首页 > 武侠全集 柳残阳 断刃 正文

第四十三章 以德报怨
 
2019-07-28 17:51:34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何星莹迟疑了一下:“方便么?”
  申昌玉听着了,一笑道:“当然。”
  原班人马,多了一个何星莹,又从阁楼后的便梯走了下来,出门后,大伙儿一迳回到了“甘怡轩”。
  那间精舍小厅里,早已摆妥了一桌盛筵,厉绝铃、申昌玉、池恭、何星莹等人四平八稳的坐下,杨大财敬陪末座,苟家两兄弟则只有侍候跑腿的份儿。
  酒过三巡,菜添五道——
  池恭喝得黑脸泛紫,活似猪肝,他又举起满溢的酒盏,朝着何星莹大声道:“来,何姑娘,自古英雄敬美人,英雄难过美人关——我敬你一杯!”
  何星莹有些啼笑皆非的举起杯子道:“池大哥,你说得我脸都红了,你是英雄不错,我哪能算美人?”
  “咯”的一大口干了杯中酒,池恭一抹唇角酒渍,笑得眯了眼:“不折不扣,你是个美人胚子,呵呵,灯下相视,越看越妙,好,端的是好!”
  冷“嗤”了一声,申昌玉道:“胖子,三杯马尿下肚,你又不知东西南北了,在混扯胡说些什么?”
  池恭黑脸发着油光,脑门子上沁着汗,他笑得肉麻兮兮:“老申啊,酒中乾坤大,醉里日月长哩,酒进了肚,才叫人说真话,吐实言,所以我这回半醒半不醉,讲的才是心底实话……”
  厉绝铃一个劲的吃,这时把五脏庙祭得差不多了,他笑吟吟的看着池恭,没有吭声,池恭又是半盏酒下肚,醺然问:“厉老兄,我说的对吧?”
  厉绝铃耸耸肩,道:“差不多。”
  又转向何星莹,池恭咧着大嘴道:“对了,何姑娘,有桩事儿,要想请教——”何星莹正举箸想夹一片火腿,闻言放下筷子,倩笑道:“请说。”
  打了个酒嗝,池恭翻着眼珠子:“你,呃,今天那手赌技,可叫高明,只不知——真假?”
  何星莹笑道:“老实说,全是真本事。”
  睁大了眼,池恭惊道:“全是真本事!”
  点点头,何星莹道:“不错,在赌技这一门上,我已浸淫了十六七年了,可以说门门通、道道精,只是,我不靠这玩意维生。”
  池恭不相信的道:“开玩笑,你才多大年纪?”
  何星莹呷了口酒,平静的道:“我今年二十四了,实在的确有这么多年火候,我家从老到小,都会赌,且赌得精,尤其我的一位二叔,更是把一生的时间都投注在这上面,他的六道之深湛博杂,委实令人叹为观止,我在家里便自然而然也受了感染,从小我就会赌,越长大越赌得好,非但如此,我二叔也特别喜欢我,把他的功夫倾囊传授予我。”
  “这么些年来,加上我自己的揣摸浸淫,也差不多够顶了;我所会的,不论文场武场,正门邪门,明换暗偷,全是最完美的技术,平时我玩,都用真功夫,除非对方弄假,我是很少主动玩花样的,像今晚,就完全是真刀真枪上阵——就拿掷骰子那个台面来说吧,那‘老瘪瓜’的手法是要俐落狡猾点,铁头阿青就差了一截,我看‘老瘪瓜’摇筒运动及摆动震晃的时候,得等他反扣定皮筒的那一刹才能断定骰子的点数,但铁头阿青却不用,只要他摇上个六七下,我已差不多猜到他会开出什么点子了……”
  吸了口气,池恭道:“乖乖,想不到你居然还会有这深的道行……”
  何星莹笑笑道:“献丑献丑。”
  厉绝铃淡淡的道:“你二叔是谁呀?”
  抿抿嘴,何星莹妩媚的道:“何清。”
  半口酒喝得池恭脸红脖子粗,他喘息着嚷:“什么?‘大铁壅’何清是你二叔?”
  何星莹笑得像朵盛开的玫瑰花:“嫡亲的呢。”
  张大了嘴,池恭好一阵子才吐了口气:“我的老天爷,原来你竟是这位活祖宗的侄女儿?吃赌饭的只要遇见了他,十个就有十个栽,没有能赢的,他就好比一只‘大铁壅’,专张着口吞鳖,就算家有金山银山,和他赌钱也能输个鸟蛋精光!”
  厉绝铃笑道:“想不到你有这么个身怀奇才的二叔,真是‘家学渊源’呀。”
  何星莹泰然自若的道:“反正大家都是混生活,为了吃饭就只有各出手段,这也没有什么说不得,道不得的!”
  池恭忙道:“现在,你二叔在哪里?有好多年没听着他的消息啦!”
  提到这件事,何星莹的表情便有些黯淡了,她叹了口气,幽幽的道:“在家里,而且,永远也不会再出山了。”
  怔了怔,池恭不解的道:“为什么呢?似他这样的好手,没有一个吃赌饭的不想巴结奉承,若是能和他搭上了桥,不啻背了个聚宝盆在身上,走到哪里吃到哪里,有这样的本事,他却瘟在窝里干么?”
  浅浅啜了口酒,何星莹的双眸中不禁微微润湿了:“他老人家残废了。”
  呆了一下,池恭愕然道:“残废了?怎么搞成残废的?”
  目光显得凄涩的垂落下来,何星莹沉沉的说道:“被人家把两颗眼珠子全剜掉了,一双手也砍了下来,为的便是我二叔在赌台上榨干了人家——那是个大布商,他一晚上便把所有家财全输给了我二叔,回家之后就上了吊,这布商的儿子探明了其中原因,对我二叔恨入了骨,变卖了仅剩的一件随身宝物‘双龙玉珠’,用这些钱雇买了几个黑道凶人废了我二叔……”
  “就这样,我二叔便不再赌,不谈赌,也永不出山了,所以,我以此为戒,赌虽偶尔也赌,却决不以此维生,且选择对象极严……”
  池恭干笑道:“真惨……不过今晚你选择了我的场合做目标,却也刮得太狠了……”
  微微一笑,何星莹道:“你们骗别人,我骗你们,尘归尘,土归土,何狠之有?”
  厉绝铃笑道:“有道理,来自何处,去向何处。”
  池恭苦着脸道:“我也是辛苦起家,被你二位一说,我倒像全是‘白手捞鱼’捞来的这份基业了……”
  神情平静的申昌玉开口接道:“那么,那些暗算了你二叔的仇家呢?你做过什么处置?”
  何星莹苦笑道:“我二叔被人暗算的时候,我还小,做不了什么事,但我一待成长闯道,那些人还跑得了吗?当然一个个也被我收拾净了,可是,便替我二叔报了仇又能怎么样?他的眼,他的手,也仍然永远生不出来了,他一样还是个残废,一样要那么痛苦的活着,更一样的心灰意冷,在无尽的黑暗中挨日子……”
  摇摇头,申昌玉道:“捞偏门的这一行里,你二叔的遭遇也是典型的悲惨实例之一……”
  何星莹惫感的道:“对我来说,却是个心上刻痕的教训。”
  池恭叫这一番对他所执行业中有着深沉警惕作用的对话一刺激,酒也大为清醒,他吁了口气,干笑道:“别再谈这些扫兴的熊事啦,说一句,我心里便跳一跳,委实不自在,幸亏我做这行买卖还不太狠,没什么逼人上吊的事发生,要不然,你们这一说,我可连觉也睡不安稳了。”
  申昌玉冷冷的道:“要不是当年我硬逼着你关掉你的黑店生意,胖子,你做的孽就更要多,觉就更睡不安稳了。”
  池恭央告着道:“我的活祖宗,你就别提起我的‘当年’啦,唉,留个面子给我,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呀……”
  申昌玉道:“这也是给你一个警惕!”
  池恭忙道:“我受教,老申,申爷,我这不深深受教啦?”
  喝了半杯酒,厉绝铃道:“良药苦口,忠言自来逆耳,池兄既不以为忤,昌玉也就不必再叫他听着不泰了,而且,池兄做的这行营生,总要比他以前的买卖好得多,何况——他也是为了一大帮子手下人要养家活口呀!”
  池恭连连点头:“不错,我也有我的苦衷,厉老兄说的可是公道话——”一举杯,他感激的道:“来,老兄,就凭你提了我这一把,业已隆情无双,我敬你一杯!”
  厉绝铃一饮而尽,笑道:“好说好说。”
  菜上全了,酒也喝得差不多了,池恭眼珠子红通通地凑在厉绝铃耳边,低声道:“厉老兄,如今酒醉饭饱,麻烦事业已摆平了,怎么样?你有没有兴趣来个余兴节目?”
  厉绝铃笑笑,悄然道:“什么余兴节目?”
  暧昧的一笑,池恭压着嗓门道:“别装蒜啦——酒后头那个字呀,呵呵,我可以替你找到顶好的货色,包管侍候得你熨熨贴贴,心满意足,浑身三万六千个毛孔全往外张……”
  厉绝铃摇头道:“心领了。”
  池恭谄笑道:“我说,厉老兄,你可是假正经——”
  厉绝铃微微一哂,但精神中却明显的透露着兴味索淆的味道:“当真没有胃口,池兄,我半点也不客气,都是自己人,也都是在外头闯的人,要就要,不要就不要,如果假正经,岂非显得虚伪了?”
  知道池恭在出什么点子,申昌玉老实不客气的道:“胖子,绝铃素来不近此道,乃我深知,你别在他耳边净出骚主意,我们还有事情要谈,你有那个毛病我晓得,不用客气,你先请吧。”
  哈哈一笑,池恭站了起来,一抹嘴道:“恭敬不如从命,我这就告退啦;几位的住处我已叫人安排,要不要再留下人在这里招呼你们?”
  申昌玉没好气的道:“不用了,都请自便吧。”
  于是,池恭作了个罗圈揖,率同杨大财及苟家兄弟退出门,去办他“酒”后面那个字的事去了,接着有人撤去了残席,奉上香茗,也自悄然退出,并顺手将门扉轻轻掩上。厉绝铃就着桌上香茗啜了一口,笑道:“池恭这人还十分识趣。”
  申昌玉哼了哼道:“若非我冲了他几句,看他不硬缠着你拖你‘下水’才怪。”
  何星莹当然知道他们是在说的什么事,但她表情若常,神态自然,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嗯,可不是,老江湖了呢。
  这时,厉绝铃才向何星莹道:“说吧,何姑娘,你有什么事要告诉我们?”

相关热词搜索:断刃

上一篇:第四十二章 江湖儿女
下一篇:第四十四章 兀鹰显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