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回 大漠听悲歌寻香惹爱,满城来风雨卧虎藏龙
 
2019-08-22 10:29:06   作者:王度庐   来源:   评论:0   点击:

  玉娇龙随他走出去,就见两匹马在院中已然备好,马上都带着盛水的牛皮口袋和装干粮的袋子。罗小虎将剑和包裹系在他的那匹黑色的大马上,给玉娇龙的是一匹赤兔马,非常的矫健。玉娇龙接过了马鞭,先牵马出了柴扉,就见门外站着三个大汉,一齐向她行礼。玉娇龙知道这三个人都是罗小虎手下的喽罗,自己此时竟像是个压寨夫人了,不由得一阵惭愧。
  罗小虎也随着牵马走出,他就吩咐他手下的人说:“你们回去吧,我去送玉小姐一程。”三个喽罗一齐答应。当下罗小虎就笑着向玉娇龙说:“上马吧!”玉娇龙便扳鞍上马。罗小虎笑着看了她一眼,就也跨上了马,一挥马鞭,他先在前走去,玉娇龙策马紧紧随上。两匹马就离开了这小村,又踏上了广阔的大草原。
  今天是个晴和的日子,东方朝阳刚吐,天际浮荡着一丝丝的霞云,柔风拂面,一群群的鸦雀在草原上乱飞。玉娇龙鬓发惺忪。衣服上有许多皱折。她骑在马上,时时以柔媚的目光向罗小虎去看,罗小虎也常回头来看,两人的眼光交射在一处时,便都不禁地笑了。罗小虎觉着玉娇龙笑得非常娇媚,而玉娇龙也认为这少年强盗的一言一笑,都抚慰着她的芳心。
  此时落在草地上寻食的小鸟,一见马来,就都噗噜噜地飞起。马每行一步,都要惊起一片飞鸟。一层一层的,如溅起来的浪花一般。忽然。罗小虎从他的马上袋子里掏出来了一副小弩弓和几枝细小的箭,罗小虎就扳弓装箭,嗖嗖地射去,只见飞鸟纷纷中箭下落。玉娇龙不禁笑着说:“真好!来,给我看看!”罗小虎便把手中的弩弓向玉娇龙一扔。玉娇龙伸手接住了一看,是个很玲珑的小弩弓。
  罗小虎又跳下马去,从地上拾起来几枝箭:每枝箭上都穿着一个麻雀。箭不过三寸长,很细,所以虽然射中在麻雀身上,麻雀还都没死,还都扑扇着翅膀想要再飞。玉娇龙就一枝一枝地将箭拔出,将受伤的麻雀都放了,又笑着说:“这小弩箭可真有意思!”
  罗小虎说:“这是我做的,从小我就会做,虽然不敢说百步穿杨,可是我的箭从未虚发过。我这些年行走江湖,曾遇见许多凶悍强霸的人与我作对,可是我总不愿意伤人的性命,向来是以这小箭取胜的。你既喜欢,我就送给你吧!把这藏在衣袖里,不能叫人看出。”说着,又由他那放干粮的口袋里,掏出来四把小箭,一共有三四十只,都给了玉娇龙。
  玉娇龙就笑着说:“你把这箭都给了我,以后你要使用时,可怎么办呢?”
  罗小虎却说:“以后我就不使用这些小巧的玩艺了,我要凭长枪大刀,在疆场上立一番功名。这小弩箭不过是我飘流江湖时的一种玩艺,只要找铁匠打了箭头,我想做多少就做多少。”
  玉娇龙又看了他一眼,就笑着说:“想不到你倒是很能干的!”
  罗小虎便说:“本来我就自觉很聪明。我的武艺并没怎么样苦学过,可是也颇不错;书我也没有怎么读过,但也认识不少字。只可惜没人栽培我,不然我岂能流为盗贼!”
  玉娇龙摆手说:“你别说了!早先你是盗贼半天云,现在你可不是了。英雄不论出身,只要将来你能够致力前途,也不必做大官,我就能……”说到这里,她的双颊绯红,似羞似笑。罗小虎却得意地大笑,敞着的前胸一起一伏地,玉娇龙就瞪了他一眼,说:“扣上你胸前的钮扣。”罗小虎笑着答应了一声,就把衣钮扣好了。
  玉娇龙又留心看了看他的脚下,只见他光着脚穿着一双青布鞋,鞋都很破了,玉娇龙又问:“你还回山寨里去吗?”
  罗小虎说:“我还得回去一趟,我得去把那些马匹卖了,将钱分给我手下的人,叫他们各自去谋生。不然他们一定还得缠着我,不能叫我一个人把手洗干净了,去奔正路。”
  玉娇龙又问:“你山里的那两个妇人,你想怎么处置呢?”
  罗小虎说:“那是他们给我弄来的,我一定要打发走。我跟他们混了一年多,他们也抢来过不少妇女,可是全都叫我给放了,因为我平生最恨人欺负妇女和小孩。我还时时想着,怕那些被欺的妇女之中就有我的胞妹,所以前天你一到我的寨里去,我就先问你是河南人不是。我原想着你这样的美貌,你这样的武艺,必是我的胞妹,可是没想到你竟是玉小姐。”
  玉娇龙问说:“你的胞妹也会武艺吗?”
  罗小虎摇头说:“不知道,可是我总想,我的妹妹一定是貌美绝伦,武艺高强!”说到这里,他不由得又唱了起来:“天地冥冥降闵凶,我家兄妹太飘零……”玉娇龙不禁笑了。
  两匹马相并行着,且谈且走,就在这草原之上又走了二十多里地。前面又出现了一片马群,罗小虎就说:“我们避着马群走吧,倘若遇见哈萨克人,言语不通,难免发生纠纷。”当下他拨马偏南走去,玉娇龙便挥鞭跟上了他。
  这时忽见由那边马群之中,跑过来一骑黑马,罗小虎立时勒住马说:“快把弩箭交给我!”玉娇龙却已然看出来,骑马来的正是那哈萨克女子美霞。罗小虎也看清楚了,就笑着说:“这姑娘的马术也很好,只是她的鼻子长得太高。”
  此时那美霞的马已如一枝飞箭似地来到,这姑娘在马上向玉娇龙招手问道:“你还回去吗?”玉娇龙收住了马向她招手,美霞近前来,看了看罗小虎,又看了看玉娇龙,她仿佛很诧异,就问说:“你们是一家人?”玉娇龙脸红了红,摇头说:“不是,他是送我回去的。”
  美霞说:“你要回哪里去呢?将来你还能找我来吗?”玉娇龙说:“不一定,不过我要先到趟伊犁,将来还要回且末县。如果能路过这里,我一定要来看你。”美霞又说:“你的马匹跟那口宝剑还在我那里,你同我去取吧!”玉娇龙说:“你那帐篷离这里远吗?”美霞回手用鞭一指,说:“不远,就在那里。”
  玉娇龙就向罗小虎说:“那匹马我倒不想再要,只是那口剑是我父亲之物,虽非宝剑,可也是个古物了,我想要取回来。”
  罗小虎在马上伸头向那边的马群去看,只见黑压压的一望无边,就说:“他们哈萨克人的马鞭子是靠不住的,她随手一指,说不定就得走一二百里才能到她们的帐篷。一耽误了时间,你可就越发追不上你们的车马了。不如先将宝剑寄存在她那里,将来我再设法给你送去。”
  玉娇龙点了点头,便向美霞微笑着说:“我们因为要赶路,没工夫再去跟你取那口宝剑,暂且寄存在你那里。将来或是我,或是他,再到你那里去取。那匹马就奉送给你了,我们再会吧!”美霞就勒住了马,目送他们这两匹马在广阔的草原上远去。
  此时罗小虎的黑马在前,玉娇龙的红马在后,纵马速行,并不多谈话。玉娇龙已将那小弩弓和细箭全都收在怀中,脸上仍然罩着罗帕。走过了草原。又是沙漠,在沙漠中虽然没遇见大风,可是人饥马渴,太阳晒得玉娇龙身上都出了汗,罗小虎就又把胸前的钮扣解开了。
  又走了一阵子,便找了个沙岗的后面,二人下了马。罗小虎把干粮和水碗取出来,玉娇龙就坐在沙地上,拿着干粮吃,由牛皮口袋里倒出水来喝。罗小虎热得脱去了上身衣裳,露出他健壮的胳膊和左臂上被熊咬的伤,还有前胸上的那贴膏药,他动作敏捷地喂着马,手里拿着一大块干粮嚼,又就着牛皮口袋咕嘟咕嘟地喝凉水,然后就躺在沙子上歇息。
  玉娇龙坐在他的身旁,四下去看,只见连天的黑沙,并无一人一物,天作深蓝色,白云如丝,袅袅的如她的心。玉娇龙就也躺在沙子上,忽然又流下泪来。罗小虎赶紧坐了起来,坐在她的身旁,关心地问说:“你怎么了?玉小姐你又伤心了?”
  玉娇龙摇了摇头,眼泪就顺着鬓发落在了沙地上,她说:“你别称我小姐了,我的名字叫做娇龙。现在我恨我那师父,他不该卖弄才能,背着我的父母传给我武艺,我尤其恨我得了两卷讲述拳剑的书,弄得我不能安分随着我的父母做小姐。”
  罗小虎就说:“莫非你又不愿意回去了吗?那可容易,我也不必去谋什么出身了,更不必去当强盗,咱们俩就在这沙漠、草地上过日子,保管有吃有喝,也有马骑。”
  玉娇龙摇摇头,又说:“我也不愿久离我的母亲!小虎,我跟你相遇真是做梦也没想到,我的性情最骄傲,但我被你制服了。我眼中除去了我父母之外,再没有别的人,可是,我此后将永远忘不了你。你可千万也要永远想着我!为我,你要好好地致力前途,将来我们好永远在一起。但是,眼前我们就要分离了,即使高老师能够将你收容,可是你在外面,我在闺中,我们也不能再时时见面,我也实在不放心你!”
  罗小虎发了半天怔,就摇头说:“不要紧,以后我们见面也很容易。你放心,一年之后我必能做个大官,我必能娶你!”玉娇龙叫了声:“小虎!”便扑到了罗小虎的怀中。这时两颗热恋着的心,就如在这荒沙之中开放了美丽的花朵,涌出了汹涌不断的甘泉。此时天上的云丝都绕成了一团团的,在他们的眼前轻轻地飘荡,似乎在望着他们,大漠中常有的狂风也停住了,沙粒都安静地躺着,没有驼铃声,也没有飞鸟的呜叫声,两匹马也都躺在沙上,跟他们一样,都不想走了。
  过了许多时,罗小虎才爬了起来,他备好了马匹,搀着玉娇龙又上了马,依然策马领路前行。玉娇龙却懒懒地不愿快走,她就与罗小虎且行且谈,越谈越觉着亲密。走出了沙漠,又是一片草地,并有稀稀的田庄。两匹马踏着青草又走了十来里地,罗小虎就勒住马不往前走了,他指着远远的一片树林,说:“那边就叫白沙岗,你们那队车辆昨天就宿在那里。他们因为你丢失了,寻不着你,所以他们不能往下走,此时一定还都在那里。你就去吧!我因怕那营兵里有人认识我,所以我不能往那边去。”
  玉娇龙将马催近了两步,紧紧挨着罗小虎,恋恋不舍地问说:“那么你现在要往哪里去呢?”
  罗小虎说:“我先到个别的地方去。记住了,此处名叫秦州村,这一带的农家多半是由秦州迁到这里的。明天早晨我还到这里,如若你那老师果然名叫高朗秋,就请他明天来此见我!”
  玉娇龙皱皱眉说:“万一他不是你那恩人呢?”罗小虎说:“他若不是,我会另去找出身,早晚我要和你相会!”玉娇龙眼睛一酸,又说:“你可千万珍重,身上的伤必须好好医治!”罗小虎拍着胸脯说:“这不要紧!”玉娇龙又说:“你也不可忧烦,我跟你说的那些话可都须切记!”罗小虎点头说:“不劳你嘱咐。我再也找不到你这样既美貌又会武艺的人了,为了要早些娶你,我一定好好去谋个出身。”
  玉娇龙拭泪说:“那么咱们再会吧!”罗小虎也说了声:“再会!”两只雄彪彪的眼睛直瞪着芳容黯淡的玉娇龙。玉娇龙就策马走了,且走且回头。这时,天上的云光已变为金红色,草原上的晚风渐渐吹紧,玉娇龙的健马俏影便渐渐地走远了。
  原来不远就是白沙岗,那里并不是个市镇,只有一个驿站,有四五户农家。日前,玉太太那队车马由沙漠之中逃出,就栖止在这里,这里的驿吏只能腾出两间房来,请玉太太和丫鬟们,跟那几个小官员的家眷们居住,其余的人有的投宿在农家,有的就在车上睡。除了细软之物,一切东西都存放在车上,因为没有地方去搁。前夜可就有贼人从车上偷去了一个包裹,包裹里是小姐的衣物,东西虽然丢得不多,可是把这些人吓得不得了。
  又听一个农夫说,就是那天,有两个骑马的人深夜来敲门,把他们叫起,问:“在这里停留的车辆是什么人的?有位姑娘现在还在沙漠里,她是不是这里官眷中的人?”这农夫说:“我把实话都告诉那两个骑马的人了。那两个人都长得很凶悍,都带着刀,说不定就是半天云特意来此打听消息,还想要打劫。”因此,这里的一些差官和营兵们全都惊心丧胆,都说:“这地方可不行,不能多住,还是再走一程到克里雅城吧!”
  玉太太因女儿在沙漠中失了踪,忧烦得时时哭泣,她却不愿意走远,怕把女儿单独丢在茫茫的沙漠里,所以就派差官、营兵找遍了沙漠。找了两天,可始终也没寻出小姐的踪影,众人都说:“小姐一定是被半天云给抢走了。在这里越耽搁就越不好,这非得到克里雅城去勾来大队的官兵,才能由半天云的贼群之中将小姐救出。”
  这时那位高师爷又忽然病了。他是住在一家农夫的小土屋里,他就向他的妻子碧眼狐狸说:“你去告诉太太,自管往下走吧!玉小姐必然无虞,不等咱们走到伊犁,她一定已然先走到那里了!”
  高师娘就把这话告诉了玉太太。玉太太却说:“这是因为高师爷病了,他说的是胡话。”所以玉太太死也不走,非得寻着小姐她才能放心起身。
  大家都得听太太的话,所以虽住在这小小的驿站上,时时恐怕强盗袭来,可是大家又都不能走。所幸此地水源倒还富足,粮草也还够用,但是小姐一天寻不着,众人就要一天困在这里。
  就在众人忧心叹气之时,忽然小姐单身归来,而且骑来的是一匹赤兔马,马上还有一个水袋和装干粮的口袋。这些营兵和几个差官看见了小姐,就如同见了天仙忽然下凡似的,一齐都欢呼着说:“小姐回来啦!”这么一喊,早有仆妇丫鬟由驿站的小房里跑出来,都惊喜着把小姐搀下马去。小姐微微地喘着气,脸有些红,就进到里面见了她母亲。
  玉太太真疑惑自己是在做梦,她把女儿仔细地看了又看,就流着泪说:“龙儿,这两天你上哪儿去啦?你可真急死我了!”
  玉娇龙说:“那天刮着大风,我在车上被个强盗揪了下去,抢走了。在风沙里走了很远,我就用手打那强盗。那强盗一怒把我推下了马去,我就摔死过去了,就在沙地上躺了一夜。第二天早晨,被一个放马的哈萨克姑娘把我救了,那姑娘待我很好,她也会说咱们的话,她把我带到她的帐篷里,又住了一天。今天是她打听出母亲等人驻在这里,她就给我备了马,还给我带了粮食跟水,指告了我路径,我这才回来!”
  玉太太说:“哎呀!这位哈萨克姑娘可真好,明天咱们赶紧派人去谢谢她吧!”玉娇龙摆手说:“暂时不用,我已经跟她约好,将来我们由伊犁回来时,我再去看她。”旁边有小官员的家眷就说:“这一定是神佛指点,特意叫那姑娘去救小姐,不然在沙漠里就是有人去救,要是个男子也不方便啊!”
  玉娇龙又问:“我的老师和师娘怎样了?他们那天没遇着什么惊险吗?”
  玉太太叹了口气,说:“还提呢!你那老师那天也叫强盗给拉下车去了,被烈马连踢了几下,并受了惊吓。当时还不觉怎样,一来到这里,他就起不来了。现在是住在外边一个农夫家里。听说今天他发烧得很厉害,人事不省,口中直说胡话。他催着叫我们离开这里,他说你绝丢失不了,你会一个人走到伊犁去。”
  玉娇龙听了不禁神色一变,赶紧说:“我去看看他老人家吧!”
  旁边的丫鬟就说:“小姐且歇一歇,换上衣服再去吧。这次出来把小姐的衣服带得很多,可是前天晚上来到这儿,因为这儿的地方太小,车上的东西就没全拿下来,不知怎么会丢失了一个包裹。”
  玉娇龙不等这丫鬟说完,就摆手说:“那不要紧!”
  因为这屋子太小,连玉太太都退了出去,叫女儿换衣服。少时,玉娇龙就换上了新绸子的内衣裤,外罩雪青色的缎夹袍,仆妇又给她梳洗头发,重编辫子。屋中并点起了烛台,丫鬟又送上来红茶、糕点。玉娇龙却都不去食用,她只急急地要去见她的老师高云雁。玉太太也想着:自七八岁时,女儿就做了高师爷的学生,如今高师爷在沙漠中遇了凶险,得了重病,也难怪女儿对他放心不下。当下玉太太就派了三个仆妇随去,并叫了两名差官,十名营兵,护送小姐去看高老师。
  此时,天上的云影已然发黑,暮鸦成群在空中飞叫,从沙漠和草原那边吹来的晚风,是越发地寒冷了。其实高朗秋所住的那处人家,距这驿舍不过二三十步远,可是营兵却个个持刀拥护,就仿佛玉娇龙是什么显官要员似的。她来到了这人家,就进了高朗秋栖住的那间小屋之内。这屋子真窄,除了炕上躺着的高朗秋,炕前坐着的高师娘,就几乎再无隙地了,玉娇龙一进屋,她的身后就是用草扎成的屋门了。
  屋中很暗,也看不清高朗秋的病容,只见高师娘霍地站起她那高大的身躯,道:“小姐你回来了?这两天内你一定见了不少的事,到底是徒弟比师父强!你师父只为那天被马踢了几下,他就爬不起来了。小姐,我们还以为你单枪匹马跑到伊犁去了呢!”
  见碧眼狐狸这样高声地说话,高朗秋就揪着她的胳膊,连说:“哨声,悄声!”他喘吁了几声,就声音微弱地说:“娇龙,我怕我一病不起。当着你的师娘,你说实话也不要紧,我那两卷书,你是否已抄出了副本?”
  玉娇龙说:“师父且不要问这话,我先问师父,你是否名叫高朗秋?”
  碧眼狐狸便突然抓住了玉娇龙的手,悄声问说:“他教了你十多年,难道他的真名字你都不知道?”此时高朗秋呻吟着,说:“我没做过欺人枉法之事,真名字被人知道了也不要紧,只是,奇怪!你是听谁说的?”玉娇龙悄声对碧眼狐狸说:“请师娘暂且出屋,我要跟师父说几句话!”碧眼狐狸却嘿嘿地笑着,大声说:“哎呀,真奇怪!女徒要跟老师说话,还有叫师娘躲开的吗?”
  此时屋门开了,两个仆妇站在屋外,都说:“请小姐回去吧!不然太太又不放心,叫师爷跟师娘歇歇吧!”碧眼狐狸笑着说:“对啦,小姐请回吧!待会儿想着把那两本书送回来就是了。”高朗秋躺着又长长地叹了口气,玉娇龙只好转身出去了。
  营兵们把她护卫着回到了驿舍,她便同她母亲一起用饭。这茶饭虽然比不得她们在且末城时那一向的享用,可是比跟罗小虎在一起时吃的要强得多了,但她却吃不下去。玉娇龙手持着筷箸闷想着:今天仅仅知道了高云雁即是高朗秋,罗小虎所唱的那首歌就是他编的,罗小虎的家门惨史,妹弟的下落,也都只有他知道。只有他能帮助罗小虎,能将一个草莽英雄引上正路。可是,又偏偏有那高师娘从中作梗,不能叫自己将话对他说明。她忽然把筷箸放下,眼睛一瞪,心说:今晚我就去,先将高师娘杀死,然后对高朗秋说明。请他明天带病到秦州村见一见小虎,以后求他给小虎谋个出身……
  这时她母亲玉太太却瞪着眼睛看她,慈爱地说:“龙儿,你怎么一点儿饭也不吃呀?你别净想着这两天的事啦,咳!这次咱们真真不应该出这趟远门儿。”绣香也在旁说:“我给小姐热点儿酒,叫小姐定定神吧!”玉娇龙却急躁地说:“不用!”见她母亲惊讶地望着她,她又勉强地噗哧一笑,说:“妈妈!我真想再回到那沙漠里去,那沙漠里真好,有马,有人唱歌……”
  忽然听到窗外真像是有人在唱歌,玉娇龙吃了一惊,赶紧侧耳细听,原来是在窗外守卫的一个营兵,嘴里哼哼着梆子腔。玉太太就叫仆妇出屋去吩咐,说:“叫他们规矩点儿!因为小姐回来了,夜里还得加严防备,要仔细防备半天云那伙强盗再来抢劫。”玉娇龙听她母亲口中说出了“半天云”这三个字,不由得脸上突然热了,她便站起身来,背着灯烛。
  这时玉太太又连声叹气,叫绣香给小姐收拾床铺,让小姐歇息。她拭了拭眼泪,向女儿说:“将来见了你父亲,我也得瞒着,不能叫他知道你在沙漠里丢失了两天两夜的事。虽然你也没有什么舛错,但是,我究竟对不起他呀!”玉娇龙心中又一阵难受,眼睛也觉着发酸。
  少时,绣香已铺好了床铺,就请小姐歇息。这小屋中除了她母亲,和一个仆妇、一个丫鬟之外,还有五个官员的太太也在此睡觉。这许多人都在一间屋里,玉娇龙还没有受过。她躺在床上,想起昨夜与罗小虎在一起的时光,那是多么惊奇而缱绻呀!她辗转寻思,忽悲忽喜。整夜,窗外永远有巡更声,脚步声,和刀鞘摩擦靴子上的声音,她虽想要偷偷起来去见师父高朗秋,但是却不能够。她又想不出这时罗小虎是在哪里,是在荒凉的沙漠?是在广阔的草原?可怜的他究竟栖止在何处呢……玉娇龙还想再听听那悲壮苍凉的歌声,然而却听不见了!
  到了次日,一清早,玉娇龙就见这里的人都忙乱起来,丫鬟仆妇们都急急地收拾东西,外面也是马嘶车响,原来大家就要即时动身。玉娇龙赶紧问他母亲说:“高老师的病那样重,他怎能随着咱们走呢?不如我去告诉他,叫他待在这里养病吧!”玉太太却说:“你不用去,叫钱妈问问他吧!”于是就派钱妈去了。
  待了一会儿,钱妈回来了,说:“高师娘也收拾好了东西啦,她要一辆车,要送高师爷回且末城去养病。她说在这地方,高师爷的病也决养不好!”玉太太就说:“这也好,就叫张差官带四个营兵送他夫妇回去吧!”
  玉娇龙心中明白。那高师娘一定是藉辞回去,好去搜自己的那两卷书。关于书的事,玉娇龙倒是用不着担心,因为她看见自己的那只装首饰的木匣正提在绣香的手里,连那上面的铜锁也安然未动,高师娘就是回去到自己早先住的房中去搜,也是白费事。只是,无论如何自己也得再见高朗秋一面,并且须背着人跟他说几句话。于是她就向她的母亲请求说:“我想再去看看我的老师,因为我昨天看见他老人家的病体十分沉重。今后我们到伊犁去,他却到且末城去养病,他那么大的年岁,就许从此与我见不着了!”
  玉太太面上却现出不悦之色,说:“你也是个大姑娘了,对于老师也不可太近。何况高师爷也未必就死,他只是惊吓得糊涂了,前天我要是听了他的话,你回来也就找不着我们了。走吧,赶紧到克里雅城去歇息两日,再往伊犁去吧!我看你由昨天回来到现在,仿佛精神总是不安。”玉娇龙的心如同被她母亲用针刺了一下,她便不敢再言语了。待了一会儿,差官就隔着窗子请示,问说:“是否即刻动身?”玉太太便吩咐:“即刻就走!”
  当下外面的车马愈乱,玉太太带着玉娇龙出去,她就命女儿跟她坐在一辆车上。玉娇龙的心里既着急又难过,可是面上也不大敢现出愁态。她先由丫鬟搀上车去,坐在车里,她的母亲坐在她的前面,并且放下了车帘,跨车辕的是一个仆妇和一个赶车的。就听车声辚辚地响,马蹄听导唏地急敲着,她母女坐的这辆车也颠动着走了。她母亲的身子挡着车窗,她也不能扒着车窗向外去看。她便想:这时车马或许已走到了草原上,那罗小虎也许正在远处,骑着马向他们这队车马张望着呢!咳“侯门一去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玉娇龙突然想起了这两句诗,她不禁悲伤欲绝,在她母亲的身后滴下了眼泪。此时只觉车轮愈急,马蹄愈骤,又觉风在窗外呼呼地响,她真盼望再刮起一场狂风,自己再趁势逃出去,再与罗小虎相会,可是,沿路无事。
  至傍晚时,这一队车马就进了克里雅城。克里雅城即是于虞县,在这里有县官,有总镇。如今玉领队大臣的官眷来到这里,本地朱总镇便赶紧请玉太太和小姐到他的衙门内宅里面休息,朱总镇的夫人恭谨接待,玉太太就告诉了走在沙漠遇匪之事。朱总镇不住地告罪,自认查办不严,致使官眷受惊。所以朱总镇便决定次日就带领大队的官兵,往沙漠中去剿捕大盗半天云的盗众。玉娇龙听了这个消息,便非常地担心。
  玉太太觉得这里给预备的地方太狭小,不愿多住,于是又吩咐起程。本地的朱总镇便亲率官兵,保护着送到了和田县。在和田县又休息了一晚,次日再起程到莎车县,由莎车县又加派了人员保护北上。一路风尘,越走越离着沙漠远了。玉娇龙时时担心着罗小虎,不知小虎现在哪里?也不知经过克里雅城的官兵征剿之后,他是被捕了,还是能够侥幸脱身?玉娇龙时时吞咽着眼泪,但被母亲监守着,仆婢拥护着,她一步也不能离开。
  又行走了几天,才来到伊犁。伊犁的将军是一省最高级的长官,因为与她家也是亲戚,所以早为她母女预备下了行馆。她也在此见着了她的母舅瑞大臣和她的舅母于夫人。她还有两位表姊,都比她的年岁略长。一个叫玉清,一个叫玉润,娇龙一来到,当然表姊妹是住在一起。
  这里的居住和饮食,都比玉娇龙在家里时还要舒适些、豪华些。庭中的芍药已然开放,粉白纷披,芳香怡人。舅母很和善,两位表姊也都知书会画,女红尤为精巧,服侍她们的丫鬟仆妇也都个个驯服。只是玉娇龙的一颗心仍时时驰往于荒沙旷野之中。她不耐烦陪伴着舅母谈说家庭琐事,聆听闺阁的训言;她更恨两个表姊日夜跟她在一起,问她什么《女四书》、《列女传》,并弄些针线搅扰她的心。
  这里有一只小猫,全身是雪白的毛,只鼻梁上有一块黑,是她舅母由北京带来的,因为见她喜爱,就送给她了。别人都管这猫叫做“雪中送炭”,玉娇龙却又给这个猫起了个名字,叫它“雪虎”。她时常把猫紧紧地抱在怀里,叫着:“雪虎,雪虎!”有时不觉地就把“雪虎”叫成了“小虎”,假若此时身边没有人,她还常会落下几点眼泪。
  她每天虽然必须盛装艳容,可是从镜里她知道自己比以前瘦了。她的首饰匣中有四卷书,其中两卷是很小的本子,抄得很潦草,那是她在十一岁时抄的。那时她师父高云雁第一次外出,把木匣交给她代存,她就自出匠心,拿了个小铁片磨成一把钥匙,将匣子开了,将书发现。她以两个月的工夫将全书抄得,并订成了容易收藏的小册。这几年来,她背着师父,背着一切的人,在暗中刻苦地练习。
  首饰匣中还有两卷书,那就是江南鹤手录的原本。在碧眼狐狸高师娘被她师父领到且末城的第一天,玉娇龙就查看出来高师娘的来历可疑,她与高云雁必不是夫妇。所以那天夜里,玉娇龙就到高云雁与碧眼狐狸所住的小院去探窥,果然被她探出,碧眼狐狸是为这两卷书而来的。玉娇龙的心中就很嫉妒,她知道她师父虽然精研此书,但是她师父的胆气太小,而且是照着念书的方式去研究,不会活用,但这书若被一个武艺已有了根底的人得了去,一二年后,这人就将成为自己的敌人了。因此那天夜里,玉娇龙就纵火烧屋,趁势将这两卷原书也得到手里。
  她将这正副两种本子,永远随身珍藏。这次她是装在了她的一个一尺见方的乌木首饰匣内,交给丫鬟绣香收着。可是来到这里,因为两个表姊时时在身旁,她竞连匣子也不敢打开。她的表姊们都有很多的金翠首饰,腕上的镯子差不多是一天一换,仿佛是故意向她炫示似的,可是她竟什么也拿不出来。
  那书上所绘的图式她倒是不必时时翻阅,因她早已在心中记得娴熟。只是这身手,若是不时常地练习,只在深闺中消磨,若再有半载,她就得同普通女子一样的纤弱了。所以,趁深夜两个表姊熟睡之时,她便悄悄地出屋,在庭前打拳舞剑,往房上房下蹿越。她住的地方虽是衙署的重地,日夜都有人巡逻,可是她这样地夜夜练习,竞没有一个人察觉。因此她甚至想盗马出城去找罗小虎,可是又难以离开她的母亲。她的身手、武艺不但都没有搁下,而且还日日进步,但是她的心里一直是十分优柔寡断,甘愿被情思煎熬着,却没有决然一走的勇气。
  过了一个多月,她的母舅就要携眷离伊犁赴任去了。她们母女也应当就回且末城,可是因为天气已至初夏,沙漠中炎热难行,又不得不暂留此地。玉娇龙觉得非常苦恼。忽有一日,高师娘突然身穿重孝来到,原来高朗秋已于月前死在且末城了。这件事真给了玉娇龙一个沉重的打击。她当着人就哭泣起来,别人只说她感念师恩,却不知道她是另有隐痛。而且因为高师娘一来到,玉娇龙夜间也不敢再出去练武了。
  高师娘是跟仆妇们住在一起,正房里还有两位表小姐,她穿着孝的人是不能到这屋里来的,所以她不能常跟玉娇龙见面,见了面也是不能说什么话。但是,一日深夜子时以后,玉娇龙忽觉外门房微响,有一个人进来,就伏在了她的床下。玉娇龙伸手一摸,摸着了床下人的发髻,她也毫不惊慌,就用低微的声音向床下说:“到外面去等我。”床下的人就爬着又悄悄地出屋去了,玉娇龙也轻轻地下了床。此时屋中还睡着她的两个表姊,外间还有一个丫鬟、一个仆妇,但她们都不知道这屋中先后有两个人进出。
  碧眼狐狸高师娘蹲在外面地上,一见玉娇龙出屋来了,她就蓦然站起来,走上前来,一把就将玉娇龙抓住,她冷笑着悄声说:“你放心,我来没有别的事!就是你师父在死前说,那两卷书是在你的手里,叫我来向你索要。你拿出来便没事,不然你可……”

相关热词搜索:卧虎藏龙

上一篇:第五回 人世艰辛泪辞杨小虎,风沙辽远魂断玉娇龙
下一篇:第七回 门外怅萧郎歌哭拼醉,巷中追艳妇兄妹成仇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