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回 大漠听悲歌寻香惹爱,满城来风雨卧虎藏龙
 
2019-08-22 10:29:06   作者:王度庐   来源:   评论:0   点击:

  碧眼狐狸才说到这里,忽觉玉娇龙用手指向她的左肋点去,她大惊,赶紧用右手去揉,同时又翻左手向玉娇龙打去。不料被玉娇龙用手托住,下面一脚,碧眼狐狸就咕咚一声坐在了地上。她大怒,挺身而起,不料玉娇龙如闪电般地赶到,向她的前胸又是一脚。碧眼狐狸闪身跑开,飞身上了房,想掀房瓦向下去打,忽然脑门子一痛,却被射中了一枝小箭,痛得她不禁哎哟一声。玉娇龙又如狸猫似地扑上房来,碧眼狐狸伸手要去点穴,玉娇龙却早已抄住了她的腕子,反手一摔,身后又一脚。碧眼狐狸就啪嚓一声整个身子摔在了房瓦上。玉娇龙就骑着她的身子,手按着她的双臂,碧眼狐狸极力挣扎,却不能够起来,她就说:“我要嚷了!我嚷嚷起来,我被拿住,可也于你没有好处。”
  玉娇龙却冷笑着悄声说:“我不怕!至多叫人知道了我会武艺。但你是个江洋大盗,我早已看出来了,只要捉住你,翻起你的旧案,你就休想活命!”
  碧眼狐狸的身体有些颤抖,她就悄声央求说:“你放了我,我就走!那两卷书我也不跟你要了。”
  玉娇龙说:“你要我也不能给你。今天你也可以看出了,我的武艺准比高云雁还强上百倍!无论你怎么抵抗,也是无用,无论你跑到哪儿去,我也能当时就把你捉回来。以后你就得依从我,我叫你怎样,你就得怎样,不许违背我的话。当然,我也不能错待你,慢慢地我还要把书中的武艺传授给你呢,你应不应?快说!”
  碧眼狐狸这时忽然又悲泣起来,她哽咽着说:“我应,我应!我现在本是无处容身,我当初的事都做错了,如果小姐你肯收留我,我为什么不愿过安适的日子呢?只是你师父临死时劝我赶紧逃去,她说你心毒手辣,必定容不下我!”
  玉娇龙冷笑说:“我师父他是不晓得我,我待你如何,以后你就知道了。”当下她将碧眼狐狸放了手,她便先跳下房去,回到房中安睡。
  到了次日,她大表姊就说:“昨天半夜里,我听见房上瓦响,吓得我用被蒙上了头,我怕是闹贼!”玉娇龙先是故作诧异,继而她就笑着,摇头说:“没有的事!贼人无论如何大胆。也绝不敢到这儿来呀!”
  当天,那碧眼狐狸高师娘就病了,她用白布箍住头,说是头痛。玉娇龙还特地到她屋中去看她,并说:“师父已死,师娘你也不必伤心了。你一定是因为路上劳顿,所以才头痛,你就放心休息吧,我们怎样待我师父,也就怎样待你!”碧眼狐狸口中只得道谢。
  玉娇龙见自己将这个凶悍的贼婆制住了,心中很是高兴。她原想派她借故辞出去,找着罗小虎,替她传递一封信,以表示相思之情,劝罗小虎速谋个出身,可是又怕碧眼狐狸靠不住。倘若将自己钟情巨盗半天云的证据落在她的手里,那她反倒会将自己挟制住了。玉娇龙心中犹豫不决,无论想什么主意,也无法得知罗小虎的近况。她实在忧愁,时时想念着那辽远的沙漠,每当她暗颂着“天地冥冥降闵凶,我家兄妹太飘零”那首残缺不全的诗歌时,就不禁为那个身世凄凉,在艰难之中长大,现在又失去了情人的少年英雄而惋惜、坠泪。
  又过了两三个月,此时已夏去秋来,忽然她的父亲玉大人从京城回来了。玉大人在伊犁拜访了几位亲友,便定了日期携眷回任。到起身的那天,正是个新秋晴朗的日子,这次比来的时候声势可又大得多了,车约四十多辆,马一百余匹,五十名差官,并带着百余名营兵。玉大人有时坐在车上。有时也骑着马押护,威风赫赫,直往且末城。玉娇龙的车上倒是只有丫鬟绣香,绣香替她拿着首饰匣,抱着猫儿“雪虎”。但是这时即或再有一阵大风,可也未必敢有强盗再来打劫了,玉娇龙也绝无办法再乘风走去了,她现在就如同被囚在笼中的小鸟一般。
  离开伊犁走了三天,就见车马已走人了草原地带。此时草地的草色已变得枯黄,成千上万的牛马嘶着西风。差官、营兵,全都振作精神走着。隔着车窗,玉娇龙就听他们互相谈说道:“放心走吧!连夜走都不要紧,这次绝不能像来时那样了。沙漠里现在没有强盗了,半天云那伙人早就叫官兵剿得一个也不剩了!”玉娇龙无意听到了这话,她的心就如同被利刃扎了一下似的,她悲伤地想:怪不得半载以来听不到罗小虎的音信,莫非他早已死了?他死之前没见到他的恩人高朗秋,也没见着我,他真是苦命!玉娇龙这样地想着,就十分伤心。
  过了草原,又是沙漠,她不禁又想起了几个月前,与罗小虎共卧沙上,对倾心曲的那缠绵难忘的情景,现在,真不知罗小虎的尸骨埋在哪里了!玉娇龙暗暗地拭泪,绣香就看出来了,便问说:“小姐,您是怎么啦?一来到这里,您又想起以前的事情来了吧?不要紧,这次有大人保护着,就是再遇见大风,半天云也不敢再抢咱们来了!”又笑着说:“您抱着雪虎吧!不愿叫我抱着,直抓我,是想小姐!”这个不解事的丫鬟,就把个猫儿放在了小姐的膝上。她原想借着猫儿解开小姐的忧惧,可是没想到,小姐的眼泪反簌簌地如同雨点儿一般地落在了猫儿雪白的毛上。
  此时车马已走进了大漠的腹心,马蹄沉重,车轮迟缓,所有人都不作声,都沉重严肃地走着。玉娇龙柔肠宛转,自己也不知泪怎么会这样地多。又走了半天,忽听传来一阵歌声,雄壮而苍凉,字句并很真切,唱的正是:天地冥冥降闵凶,我家兄妹太飘零……
  玉娇龙大惊,就听车外人声马声又嘈杂起来,有人嚷着说:“大胡子!一定是半天云!”又听她父亲玉大人怒喊着说:“放箭!”只听嗖嗖箭声急响。玉娇龙心头一下一下地紧痛,她泪如泉涌,双手按住自己的胸口。丫鬟绣香吓得面色惨白,靠在了她的身上。这时却听外面那高昂的声音仍急急地唱着:父遭不测母仰药,扶孤仗义赖同宗。我家家世出四知,惟我兄妹不相知……
  外面箭声愈急,车也忽然停住了,就听她父亲玉大人咆哮着说:“追!杀!捉不住贼人你们都不要回来!”喊声中夹杂着紧急的箭声,杂乱的马蹄声。歌声仍然忽断忽续,可以听得出,这人是一边骑着马飞奔一边唱出的,歌声渐渐地就远去了。
  玉娇龙把猫和绣香全都推开,她自己爬出车去,站在车辕上向远处去望,就见有三四十名骑着马的营兵,都持弓握刀向北追赶去了。那北边极远之处有几匹马,马上的人时时回身,也似在向营兵们放箭。一霎之时,那几个贼骑就跑过了沙坡,玉娇龙却始终没看清罗小虎。
  这里大队的车辆全已停住,差官营兵们都刀光闪闪地保护住了车辆。玉大人骑在紫色大马之上,手举宝剑,高呼着:“追!”他虽是背着身,只能看见他花白的胡须被风吹得乱动,但玉娇龙还是赶紧又回到了车里。她又担心,又悲痛,又愤恨,只是紧紧地咬着牙,枉然地落着泪。绣香吓得已缩成一团儿,猫儿卧在车角里仍然睡觉,外面是一片怕人的沉寂。
  少时谈话声又渐渐地沸起,仆妇和丫鬟们都过来掀开车帘看小姐,并安慰着说:“小姐放心吧!强盗已被咱们这里的兵给赶跑了!”玉娇龙拭着泪,摇头说:“我倒是不怎么怕,只是太太现在怎么样?”仆妇说:“太太倒也没受着什么惊恐。”
  玉娇龙就叫丫鬟给穿上鞋,仆妇便搀着她下车去,到前几辆车旁去看慰她的母亲。玉太太说:“我倒是没有什么,你没受什么惊吓我就放心了。这次贼来得不多,只是四五个人,你没听见刚才有个贼人直唱歌吗?”
  玉娇龙拭泪摇头说:“我没听见!”
  玉太太说:“你回车去歇息吧!待会儿就能把贼人捉了来。那半天云真胆大,也不知是个什么人?”
  旁边有仆妇说:“我看见啦!那贼人是个长鬓胡子,头发也挺长,跟个恶鬼似的,他骑着黑马,嘴里还唱着。”
  玉娇龙心痛得觉着站立不住,两个仆妇就又把她搀回车上去了,她很担心,就想:如果少时官人把罗小虎捉获送来,在车前枭首,我怎么受得了呢?她担忧了多时,忽听又是一阵杂乱的马声,就听她父亲震怒地喊道:“你们还都有脸回来?贼人一个也没擒来,混账!饭桶!”玉娇龙这才放下了心,知道罗小虎已然逃去。她很钦佩罗小虎的英勇矫健,但是又不由得发恨,暗想:别后半载,你依然在此为盗,你也太没有志气了!你这样,我怎能和你相见呢?因此,她的泪又不住地流。
  车身又移动了,外面玉大人仍在震怒着,骂他手下的人无用。他一面骂。一面指挥着车马向前走。这里玉娇龙经绣香劝慰,她不得不收住了眼泪,细想了半天,她的心倒是不怎样难过了,只是依然怀着幽怨。这种幽怨也无处去说,除非能给自己一匹马,让自己去追上罗小虎,去痛快地数落他一番才行。
  车马加紧前行,越过了沙漠,便找了驿站歇息。次日依然往下走去,又走了数日,便安抵且末城。到衙前下车进内,玉娇龙倒觉得自己的家有些生疏了。有个看守房屋的仆妇说:“太太跟小姐走后,家里倒是没有什么事,只是高师爷、高师娘回来了。高师爷得病死后,小姐的屋里时时有响动,我们怕是闹鬼,都不敢在小姐的屋里住。”玉太太怒喝道:“不许再说!本来小姐在路上就受了很多惊吓,如今才一回来你们就说这话,走开!”这个仆妇便退出去了。
  玉太太就向女儿说:“你别信那话,你要不愿住你那屋子,你就搬来跟我住在一处吧!”玉娇龙却摇头说:“我不害怕,我还要住我的那间屋,只是叫高师娘每晚跟我做伴好了。”玉太太犹豫了一下,但想高师娘的年岁也很老了,平日人又规矩,如今她丈夫死了,她也很可怜,既然女儿喜欢她,那就叫她去一半做伴,一半服侍,也很好,她上了年纪的人总比丫鬟还靠得住,遂就答应了。
  由是,晚间玉娇龙就同碧眼狐狸住在一间屋内。玉娇龙本来心情不好,但是自她与碧眼狐狸住在一起之后,每晚碧眼狐狸必要跟她说许多话,倒解去了一些愁闷。碧眼狐狸就跟玉娇龙说了她自二十岁时走江湖,至今三十年来所遇到的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说她自鸣得意其实是凶狠淫贱的种种行为,说高山大河、名侠悍盗,并说她与高朗秋的关系,以及她怎样害死了哑巴,高朗秋又怎样从她手中骗去了那两卷奇书之事等等。因此玉娇龙凭空知道了闺阁之外的许多事情,这些事情使得她惊异、羡慕,也解去了她心中的一些愁闷。
  碧眼狐狸在江湖飘流的年数多了,外面所结下的仇人,所作下的大案,所招惹下的那些必欲捉获她而后甘心的各地名捕,也实在是太多了。现在玉娇龙待她很好,吃喝很富足,每天除了缝缝衣服,也没有什么事干,无论上下全都尊称她为高师娘,她倒是很知足、很安分。她只是时时防备着,万一被人发现了她是碧眼狐狸,官人来捕,或是江南鹤来为他师兄报仇,到时她还是要设计逃走,她并想逃的时候要带走玉娇龙,以作自己的膀臂。所以她除了用江湖上的新奇事情,做盗贼的种种潇洒来引诱玉娇龙之外,并对玉娇龙极为恭顺,玉娇龙吩咐她怎样做,她就怎样去做,决不违背。玉娇龙是一面监视着她,一面又笼络她。原想利用她到沙漠中去找罗小虎,为自己传信,但是自己总对这碧眼狐狸还是不能放心,总不敢把罗小虎之事向她公开说明。
  。
  不觉又过了几个月,此时天已严冬,郊外草木尽枯,野兽无法藏匿了,正是打猎的时候。此时又值边疆平靖,衙中无事,玉大人便几乎每日要到郊外去打猎。他打猎时很是威风,至少要有二十名差官随行,带着鹰犬、弓箭、火药枪,每次出去必能猎到许多狐狸、兔子、獐子等等。有时一高兴他也叫玉娇龙随行。玉娇龙总要带着丫鬟绣香和高师娘一起去,但是她对于打猎虽感兴趣,可是自己从来没动过手。她那现在已练得百发百中的珍珠箭,本来不用鹰犬就可以捉狐射兔,但是她绝对不显露,在她父亲的面前,她只作出活泼、天真、胆小的样子。她父亲只知道女儿的骑术不错,可是不知道女儿还有一身超人的武艺,更想不到跟着女儿的那个高师娘原是个江洋大盗。
  有一天,玉娇龙又随着她的父亲在郊外打猎。她看到放出去的盘旋于空际的猎鹰,便感叹自己的武艺无处施用,看到那撒出去的猎犬,猛勇绝伦,又不禁地怜惜。想到遥远沙漠中的那个人,那条勇猛强壮的汉子,俊美多情的男子,飘零不幸的人,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了,因此不禁又一阵伤心。
  此时天色阴沉,似有雪意,时间也不早了。但是玉大人因为今天得到的野物太少,便赌上了气,他决定先不回去,非打不可。但是想到女儿进城晚了也不大好,所以就派了两名差官,先护送小姐进城。小姐玉娇龙是骑着一匹赤兔马,人都知道这匹马是个哈萨克姑娘送给她的,只有她自己晓得这匹马的可悲伤可恋慕的来历。玉娇龙头上戴着貂皮女帽,身披红缎大斗篷,薄底的绣花坤鞋蹬着黄铜镫,手戴着貂皮手套,提着皮鞭,握着缰绳。
  高师娘跟绣香都坐在骡车里,绣香说:“小姐您上车来吧!您拿暖炉暖暖手脚吧!”高师娘也说:“要不,小姐您上车来,让我也学着骑骑马!”
  玉娇龙摇摇头,微笑着说:“我是最不喜欢坐车。”两个差官一个在前,一个在后,玉娇龙的马傍着车走。骡子和马的口中都吐着白气,天是很寒,而且越来越阴沉,雪花已纷纷落下来了。
  走到将进城门之时,碧眼狐狸忽从车里伸出头来,向南指着说:“那边就是你老师的坟墓。那坟前不是有一座新立的碑吗?是你师父没死的时候托付衙门陈文案做的,陈文案上月才把那碑给他做好,才立上的。”
  玉娇龙知道师父的坟上新立了一座碑,听说上面有碑文,她前些日子就想要去看看,如今她父亲又没同行,她遂就吩咐车马站住,说:“你们且等一等,我去看看我师父的坟,立时就回来。”遂催马跑了过去。
  不一会儿就跑到了坟前,只见坟上的蒿草未刈,新碑屹然。她下了马,于细微的飘飘雪花之下,看见碑上刻着的是篆文“绥江高先生云雁之墓”,背面是楷字,刻的是:
  嗟尔高云雁
  绥江一儒生
  胸怀秋月朗
  身世羽毛轻
  尔曾读经史
  文章早有名
  亦曾发韬略
  边疆树奇功
  携剑游南北
  长揖傲公卿
  肝胆交良友
  仗义拯孤伶
  布衣五十载
  死葬且末城
  虽死有遗憾
  人间犹不平
  尚有侯门女
  雏凤作鹗声
  更有杨小虎
  恩仇未分明
  玉娇龙读到这里,便十分惊讶。此时雪已越下越大,天已越来越黑,后面的字还很多,她也不能再向下去看了。她只想将那“尚有侯门女”五个字铲去,但此时身边又没有刀剑,她只得恨恨地上了马,赶上了车辆,进城回到衙内。
  这时她的心中十分闷闷不乐,想着师父高云雁实在是不明白自己,他以为自己也是碧眼狐狸那样的人,并且以为自己将来比碧眼狐狸更能做出什么恶事,他真是想错了!或者是因为他对我私抄书籍。以及纵火烧房之事深为衔恨,所以临死时还气愤不出,才作了诗,托人刻在碑上,来骂我劝我?他真是书生的度量,太狭窄了,太小器了。只是小虎,原来他是姓杨,怪不得他唱的那首歌有什么“我家家世出四知”的话。真奇怪!这高老师既叫小虎恩仇分明,可又不早告诉他实话,歌词又作得那么含混不明,是什么意思呢?真是书生的行为。无怪他读了数十年书,学了数十年的武艺,却既做不了官,也做不了侠客,并且连碧眼狐狸也制服不了,真是个酸书生,无用的人!
  玉娇龙现在对她师父很轻视,并且有些愤恨,但她并未对碧眼狐狸露出一点儿意思。碧眼狐狸就悄悄问她,说:“小姐,你没看见那碑上刻的是些什么字吗?”玉娇龙笑着说:“看见了,是他自己作的一首诗,夸他的本领才学如何之大!”碧眼狐狸便恨恨地说:“那书呆子只会作诗、会骗人,早先那两本书若不是被他骗去,现在我得多么……”
  玉娇龙微笑说:“你手中就是有那两本书,你必也学不会,书上的图画虽明白,但没有细心地领会,巧妙地运用,也是不行的。你就别再挂念着那两卷书了,你也老了,即使再教给你,你也学不会了。你就安心地跟随着我,反正只要有我庇护你,什么事你也不要怕。少时我要出去一趟。”
  碧眼狐狸急问道:“小姐你要出去做什么?”玉娇龙笑说:“因为我师父坟前新立的那座石碑上有几个字,我要把它削去!”碧眼狐狸说:“过两天路过那里再把它削去吧!何必深夜又去一次?隔着一道城!”玉娇龙说:“隔着两道城也拦挡不住我!因为那碑上有一句骂我的话,不即时削去,我不放心!并且还有骂你的话。”
  碧眼狐狸气愤愤地说:“他骂我什么?他病了那些日,不多亏我服侍?我又不是他的老婆,他也不是我的汉子!”玉娇龙说:“他骂我是枭鸟,骂你是淫狐!”碧眼狐狸说:“我去把他那座碑劈了!”
  玉娇龙摆手将她拦住,说:“你去把碑劈了,陈文案还能把碑重刻。因为他们生前是莫逆之交。再说那碑文除了两句是暗中骂我们之外,其余的话都与我们无干。少时我去,只把那两句话削下来就是,过后别人见了也不会怎么留心。”玉娇龙就叫碧眼狐狸给她预备下火镰、火石,并嘱咐她好好看守屋子。
  到了深夜,玉娇龙命碧眼狐狸到外面看看雪住了没有,碧眼狐狸说:“雪正下得大,小姐你还是不要去吧!我们久干绿林的有两句话,是‘走黑不走月,走雨不走雪’。无论身子多么轻,在雪上没有不留脚迹的。”玉娇龙却笑着说:“我不听你的,雪越大我才越喜欢出去。”她遂就换上了双白绒袜子,身穿白绒衣裤,背后插着宝剑,带上火镰、火石,头上用白纱巾蒙上,在衣裳外面又披上了一件银狐小皮袄。她全身上下尽是白色,真跟她那只爱猫“雪虎”是一样。碧眼狐狸将房门启了一道缝,她就侧身出去,只见眼前的白影一闪,玉娇龙小姐就没有了踪影。
  此时且末城整个笼罩在黑沉沉的夜色中,覆盖着白茫茫的大雪里,风停夜静,市街上没有一点儿活动的东西。城垣上的官兵虽巡逻得很严,然而却拦挡不了玉娇龙。一霎时这位小姐就到了城外,她在雪地上如同一只白猫似地,很快地就蹿到了高朗秋的坟墓之前。她蹲下身,先取出火镰和火石,打着了火绒,就一手拭去碑上挂着的雪,一手执火去照这碑阴的字迹。此时风虽不大,但雪落得仍紧,她的火镰打了四次却灭了三回,在这荒郊旷野,大雪寒夜,坟前碑后,只有微微的火光时明时灭。
  玉娇龙将全篇碑文尽皆读过后,不禁微微一笑。因为她师父高朗秋自作此墓文的用意有二:一是劝戒玉娇龙,不可恃才作恶,应当效才女班昭、孝女木兰,红线、聂隐娘亦非不可为,不过须出于侠义。并暗示她最好将那两卷奇书烧毁,切莫落于恶人的手内。此外便是嘱告杨小虎,倘若将来能来到此地,读此碑文,须知冢中人即汝父好友。因为二十年未晤,不知汝成了如何的人,但须速寻汝弟汝妹,彼等住汝州侠杨公久之家。至于仇人系一姓贺之人,问我胞兄高茂春必知详细情形。全文尽用浅近的诗句,共约二百余言,但意思极为隐晦,非详读细思不能知其用意。玉娇龙明白这是高朗秋l临死前的两件憾事,所以他才嘱友留在碑上,为将来让她和罗小虎来看。玉娇龙便从背后抽出宝剑来,一手挥剑,一手执火,将文中与她有关的二十几个字尽皆削去。
  此时大雪纷纷,火光摇摇,宝剑闪闪削在青石碑上,喀喀作响。忽然有人自后面将她拦腰抱住,玉娇龙吃了一惊,便回身抡剑。身后的人却撒开了手,跳到坟后藏着去了,并嘿嘿地笑着,是个男子的声音。玉娇龙一挺身蹿上坟头,抡剑向坟后趴着的那个穿黑衣服的人就砍,剑光如闪电般地落下。那人却用手中的短刀横迎,锵的一声,玉娇龙的宝剑便被斩成两段。玉娇龙大惊,跳下坟来问道:“你是谁?”
  这人也直起身来,哈哈笑着走近前来,说:“娇龙,别怕,我是小虎。我来此五天了,看见了你两次,可是我不敢上前招呼你。前天夜间我也到衙门里去了一回,可是我不知你住在哪间屋里。快有一年了,我时时想你,娇龙,跟我走,找个地方我们谈谈心吧!”这半天云随说随走过来,伸手就要拉玉娇龙的胳膊。
  不料玉娇龙蓦然一抬臂,将罗小虎手提的宝刀击落在雪地上,她又拳扬脚起,两三下就把个壮汉半天云打倒在雪地之上。打过之后,玉娇龙忽然又悲痛地哭了起来,她说:“我为什么要随你去呢?你,你是个没有志气、没有信义的人!在沙漠之中我跟你是怎样说的?我叫你去改过、去进取、去谋出身,你也答应了我,不想这一年来你仍在沙漠中做强盗,上次还敢追我的车,现在还敢来到这里,你,你快走开!”
  罗小虎由雪地上爬起,拾起刀来,却不敢再近前来跟玉娇龙说什么了。他只站在距离五步之处,沉重地叹气。玉娇龙抽噎了一阵,反倒又走过去拉住他的胳膊,温柔地劝慰说:“你也别难过,你得知道,一年来我比你还难过得多!我时时地思念你,时时地流泪。我也知道你谋出身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可是你也应当先改一改盗性,离开那沙漠,你至今还做着贼,你想我怎能和你在一块儿?我是名门的小姐,我虽会些武艺,但我并不同一般江湖女子,我绝不能离开我的父亲,去长久与匪人厮混。你要想娶我,你非谋出身非做官不可,你明白不明白?你不要伤心,你去吧!反正我永远等着你!”
  罗小虎点点头,一句话也不说,转身就走。玉娇龙却又把他拉住,指着身旁的碑墓说:“你来看!这座坟就是你那恩人高朗秋的坟墓。他有自题的碑文,上面说他临死时还关怀着你,只是你们已有二十年未见了。他无处去找你。他还说你原本姓杨,你的兄弟妹妹都被什么汝州侠杨公久携去了。你的仇人姓贺,须问汝南府高茂春,他是你恩人的胞兄,他知道你的详细身世。你想,现在高茂春恐年已甚老,杨公久和那姓贺的仇人,都许已不在人世,你那妹妹弟弟都已长得很大了。你不用为我,就为你家的恩仇,为寻你的弟妹,你也不可以再为盗贼!在那沙漠里你永远也不能见人!”
  说到这里,她仔细地看着罗小虎的脸庞,借着雪光能隐隐看出,他的脸上倒是又刮去了胡须,只是似乎比早先削瘦多了,他紧锁着双眉,满面愁闷之态。玉娇龙又温柔地安慰他,婉转地劝勉他。罗小虎就点点头。说:“我都知道了,我走了,咱们再见吧!”说着他把玉娇龙的手轻轻推开,转身踏着雪走去,雄伟的身影渐渐消失于雪色之中。玉娇龙恋恋难舍地站立着,只觉得手已冻僵,雪已落满了全身,而罗小虎却已不知走往何处去了。她这才从雪中将断剑找着,离开了这里,潜行飞跃,回到城里衙中。
  一回到屋里,碧眼狐狸就将灯点起,看见了她手中的断剑和脸上的泪痕,不禁惊讶,就悄声问说:“小姐,你刚才遇见了什么人?”玉娇龙摇摇头,不叫她多问,遂就藏起断剑,将衣服脱下,交给碧眼狐狸,她却上床掩被睡去。碧眼狐狸就把小姐衣服上的雪全都扫落,然后收起。她惊讶地看着玉娇龙,见玉娇龙用缎被蒙着头,似乎并没睡着,是在那里哭了。碧眼狐狸心中又猜疑又惊惧,便暗想:刚才她在城外莫非遇见了什么武艺高强的人?是江南鹤?或是那哑巴一派的人?她凛惧地关严了门,吹灭了灯。此时衙门更鼓已交四下,窗外的雪如风吹沙起似地萧萧作响。
  次日,雪仍未住,碧眼狐狸特意到院中去查看,见雪上一点儿痕迹也没有,原来玉娇龙昨夜在雪地上踏下的足迹,早被新雪给掩盖住了。碧眼狐狸对玉娇龙愈发畏服,但玉娇龙却从此愈少欢乐。

相关热词搜索:卧虎藏龙

上一篇:第五回 人世艰辛泪辞杨小虎,风沙辽远魂断玉娇龙
下一篇:第七回 门外怅萧郎歌哭拼醉,巷中追艳妇兄妹成仇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