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回 大漠听悲歌寻香惹爱,满城来风雨卧虎藏龙
 
2019-08-22 10:29:06   作者:王度庐   来源:   评论:0   点击:

  时光荏苒,转瞬严冬已过,新春又来。玉娇龙除了有时随她父亲骑着马到郊外去游玩,稍为开心之外,便整日在闺中习字作画,晚间仍然练习武技与弩箭。她练武必在深夜,并不避讳碧眼狐狸,所以碧眼狐狸的武艺也较前略好些,而且因为她能从玉娇龙那里学一些拳剑招数,也很感谢玉娇龙,就更不想离开这里了。玉娇龙终日以笔墨丹青消遣她的青春韶光,除了猫儿可使她稍解烦闷之外,并没有一个人能够安慰她。罗小虎是毫无音信,关于半天云的消息也一点儿听不见。
  不觉春转成夏,夏又转成秋,庭草由青变绿,由绿又变黄,燕子飞来又飞去了。这日是重阳节以后,忽然有位哈萨克的姑娘到衙门来拜见玉小姐。衙中的人记得去年小姐在沙漠中失踪之时,多亏有位哈萨克姑娘援救,所以赶紧通报到内宅,玉太太立时命仆妇给请进来。这位哈萨克姑娘美霞,头梳双辫,脸上搽着脂粉,除了脚下穿着皮靴,身上穿的衣裳也跟旗人的女子差不多。她是骑着马来的,由马上拿下来的一口宝剑,并有两块马肉脯,剑就是玉小姐在沙漠中丢失的那口“断月”,马肉脯是她带来的礼物。
  美霞随着仆妇一进了内宅,玉太太跟玉小姐都由屋中迎出来,让到客室中,丫鬟们忙着敬茶,摆点心。玉太太先表示谢意,说:“我的女儿去年在沙漠中遇见盗贼,多亏姑娘救了她,临走时姑娘还送给她一匹马。我们早就要去给姑娘道谢,只是想那草地的地方太大了,恐怕找不着。”美霞听了,却有点儿发怔,答不上话来。玉娇龙在旁边赶紧说了些别的话,然后就拉着美霞到她的屋中去玩。
  原来美霞此次来是另负使命,到了玉娇龙的屋中,她就从怀中掏出来一封折叠得不成样子的信,玉娇龙赶紧使眼色将高师娘和绣香支出屋去。她拆开了信,就见里面只有一张信纸,上面密密地写道:
  娇龙贤妻妆次:别后又将一载,深为思念。我现在依你之言,去奔前程,现在做买卖,买卖很发财。因为我想发了财之后才能做官,做官不难,至多再有一年,我就能高车大马,冠带见汝。到时必以花轿娶你,叫别人都说你的夫婿是英雄。今托美霞姑娘传信,请你放心,并送上弩箭二十支,是我做的,请你收下可也。书不尽言,他日再见!小虎顿首。
  玉娇龙看了这封信,脸上不禁发热,又是高兴,心中却又有一种隐痛。美霞又从靴筒中掏出一把短小的弩箭,玉娇龙赶紧接过来,连信藏起。她把美霞拉到床头,与她并肩坐下,她就低声问说:“你知道他现在是做什么买卖吗?”
  美霞说:“他是贩马,现在很阔了!”
  玉娇龙听了,心中稍稍安慰,又悄声儿说:“我也不给他写回信了,将来你若再见了他,就说是我告诉他的,叫他改个名姓吧!他本来是姓杨,再说以后难免会有人知道,罗小虎即是……”美霞说:“你放心,他现在已不做强盗了,那伙人全散了。再说除了有些官人恨他,我们放牛马的人并不恨他,他在沙漠里这几年,没抢过我们什么东西!”玉娇龙点点头,又说:“你还告诉他,也不可专做买卖,还必须赶紧求个出身。不然,我怎能……”
  正说到这里,忽然有个仆妇进来,说:“太太说,这位姑娘既是远路来的,就请小姐留这位姑娘在这儿多住几天。”玉娇龙就向美霞问说:“你能在我们这里多玩几天吗?”美霞说:“我随便玩,我一个人时常到各处去,半年不回家,家里也没有人找我。”玉娇龙又因此想到了自己,自己有一身武艺,何处不可去?但只能在闺中度这烦闷的生活。自己的心是太软了,总是不愿离开年老的母亲。
  由此,这哈萨克姑娘就留住在这里。每天玉娇龙带着她出城去玩,二人都骑着马,只带着两个丫鬟,几名营兵,玉大人和玉太太对她们也不干涉。秋原野草,骏马西风,二人时常赛马或射鸟打兔。在衙中,玉娇龙就跟美霞学哈萨克的语言。玉娇龙心中的愁绪渐渐解开,美霞居此也留连忘返,她一直住到年底,方才回去。她走后。玉娇龙又感觉寂寞了,又时时刻刻想念着罗小虎。
  过了年,玉娇龙已然十八岁,她的容貌越发出落得美丽了,武艺也日益精深,那碧眼狐狸跟她的感情也更厚更密,只是罗小虎却消息杳然,哈萨克姑娘美霞也没有再来。是年秋间,她父亲玉大人忽奉钦命调任京都九门提督正堂。这个消息一传来,衙内外全都喜欢,许多官员官眷都来贺喜。玉太太也很高兴回北京,因为在京城有许多亲友,不至像在这里这样寂寞,而且九门提督正堂的权位又比现在大。下人们更都是欢天喜地,都想回京城去逛逛,连碧眼狐狸高师娘全都笑了,她私向玉娇龙说:“天下的地方我都去过,只是没到过京城,现在可遂了我的愿啦!”
  惟有小姐玉娇龙却为此事愁了两三天,因为她想:自己一到了京城,就越离着罗小虎远了,他在这里的消息自己更无法得到了。并且到京城之后,自己就愈益尊贵。在这里罗小虎只要做个小武职,还可以冒昧求亲,一到了京城,他得做到什么爵位,才能向一位正堂的小姐攀亲呀?再说京城的亲友众,少年显贵多,自己年已十八,难道能没有别人来求亲吗?她十分地忧虑,倒愿意朝廷忽然收回成命,可是,行期已卜定了。
  这天。许多的官员来恭送,营兵们击鼓奏乐,商民们争献万民衣、万民伞,荣耀显赫的大队车马就离开了且末城。依然是取西路先赴伊犁,然后再转道晋京,因此又须穿过沙漠。沙漠中虽然风沙滚滚,可是并没看见半天云那伙盗贼。过了沙漠是草原,玉娇龙在此也没遇见那哈萨克女友,因此心中既惆怅又悲哀。
  到了伊犁,她父亲玉大人又向本地将军拜辞,将军和大小官员又来送礼、饯别,她的舅父瑞大人、舅母于夫人,表姊玉清、玉润也都赶来相送,因此在这里停留了五天。玉娇龙天天帮助母亲应酬这些女眷,觉得十分乏味而且烦恼。
  好容易盼得动身了,但行走了数日到了迪化省城j玉大人在此又需驻师拜客。玉娇龙跟母亲带着仆妇丫鬟,住在一个很大的官舍之中。这里有花园,花园中秋柳萧疏,寒蝉聒噪,园中有楼,楼外是一条长巷,巷中也有几家铺户和不少的人家。
  来此的第二天,晚饭之后,因为在房中觉着烦闷,玉娇龙就带着高师娘和丫鬟绣香上楼来眺望。这官舍本归迪化抚台所管,抚台每遇花月佳辰,时常招延本城的一些文官、绅士、名流,登此楼来饮宴赋诗,所以这楼上有一块横匾,题名“绿霞楼”。楼上的陈设相当款式,壁上的字画诗文也不少。玉娇龙略看了看,然后就推开后窗,只见楼外巷中人来人往,并有狗跑着,车走着。玉娇龙就笑着说:“这楼盖得可不大好,一边是太雅了,一边又太俗了!”
  碧眼狐狸问说:“北京宅里也有这样的楼吗?”
  绣香在旁说:“没有,我小时在北京宅里住过两年,知道宅里没有楼,院子可是又深又大。也有一座花园,那园里没有柳树,可是有很多棵海棠树,还有芍药,一到春天,海棠开过芍药就开,好看极了,比这儿可好!”碧眼狐狸说:“小姐,咱们回到北京宅里,可要找个临近花园的屋子,咱们住。”玉娇龙并没理她。
  此时夕阳斜照在小巷里,家家炊烟散出,都在做晚饭了,所以往来的人也渐少。忽见由左首来了一匹马,这马是全身红色,鞍鞯很新,嘚嘚地走了过来。马上的人身穿蓝缎子夹袍,青团龙缎子的马褂,头戴镶金边的缎帽,似是一位官员。这人身材雄伟,在马上扬着头。玉娇龙一看,神色立变,她赶紧退身回首,紧张得都有些颤抖,她向碧眼狐狸和绣香说:“你们都先下楼去!”说话时是命令的口气。
  绣香还发着怔,碧眼狐狸便拉着她说:“咱们下楼等着小姐去吧!”她拉着绣香正往楼梯下走,忽听楼外有人扯开嗓子高声唱道:“天地冥冥……”
  玉娇龙推开楼窗,向楼下厉声喝斥了一声,外面的歌声便止住了。玉娇龙气得浑身发抖,向楼下瞪着眼,却见罗小虎正骑在马上扬首向楼上笑,街中还有往来的人呢!玉娇龙赶紧又退回身来,暗暗叹气。忽然一回首,见一张几上放着墨盒和笔架,并有一叠纸张,她便赶紧走了过去。纸上已有厚厚的一层尘土,她抽出一张,见印着是“绿霞楼诗笺”。墨盒因盖得紧,里面的墨棉倒是没干,她就急匆匆地持笔蘸墨向信笺上写:
  君来此何意?速走去!他日若得意,可正大光明至京去见我
  父,勿再做此鼠窃。我为君憔悴甚矣,君乃不谅!男儿何竟如此无
  志气?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为君为我,均宜奋翼直飞,今暂
  别,勿悲伤,相见之期不远,惟在君为也!
  写毕,团了团,便摘下发辫上的金簪,刺透信笺,隔窗投于楼下。只见罗小虎在马上伸手接住,又笑了笑。玉娇龙赶紧回身,心里真恨。
  听见楼下的马蹄声,她又扒着楼窗向下去瞧,见罗小虎健马雄威。已走出了这条长巷。玉娇龙的心里又有些依恋,她回身走到几前,收了笔纸,不禁呆呆地发怔,心中想:小虎必是真不做强盗了,不然他如何敢到迪化城中来呢?他一定是知道我将离开新疆,所以才不知由什么地方赶到这里来与我相别,但他又太冒失了。
  此时碧眼狐狸又一人上了楼,她向玉娇龙作出来一种恶笑,说:“小姐,我知道了,原来半天云……”玉娇龙不语,转身下楼。碧眼狐狸在前,一边向下走,一边还回头,还是那么恶笑着,悄声说:“从今天起,你得把书让我看看了!”玉娇龙蓦然一脚,正踹在碧眼狐狸的腰上,就听咕咚一声,就像是把一个很重的东西给整个扔下楼去了。
  正在院中揉柳丝的绣香吓得转过身来,说:“哎呀!高师娘你怎么啦?”碧眼狐狸却已挺身而起,瞪起了两只凶眼。可是玉娇龙已然下了楼,就假作搀扶似地揪住了她的胳膊,碧眼狐狸紫色的脸立时变为苍白。玉娇龙笑道:“师娘你老了,上下楼应当小心!”她手指用力,正捏的是已经被她给挫开了的碧眼狐狸的骨节。碧眼狐狸疼得头上就滚下豆子般大的汗珠,她只好说:“可不是,我真老了!好小姐!”玉娇龙又用手一托她的胳膊,咯嘣一声,骨节才合上了。碧眼狐狸一裂嘴,这才缓过气来。玉娇龙叫绣香过来搀扶着高师娘,这才一同出园回到内院。
  从此,碧眼狐狸对玉娇龙更加畏惧,可是玉娇龙待她却比以前更好。绣香那聪明的丫鬟却从这次起,就觉出她们的小姐有些奇怪,可是她不敢问,也不问,并且故意不去留心她小姐的行为。
  在迪化城住了四天,又启程东去。玉娇龙怕罗小虎仍在暗中尾随。她时时地提着心。可是过哈密城、出猩猩峡、进嘉峪关、走祁连山,渡黄河、经兰州、过长安、穿风陵渡、穿晋省,路上直走了两个月,在秋色满城之下平安抵达了北京,竞未再见罗小虎的身影。沿途阅尽了千山万水,玉娇龙自觉襟怀一畅,可是把个罗小虎抛在了万里之外。她又有些悲哀。
  到了本宅中,这里庭园宽广,起居食用较在边疆时益为豪华。她因有绿霞楼上的那件事,就不愿再与碧眼狐狸同屋居住,所以她自己择定了西房做她的香闺,命丫鬟绣香和吟絮住在套间。这里是格外宽敞,而且有个后窗,窗外通着那向少人迹的花园,她每夜习武非常地方便。因为她父亲就了新任,公事较在新疆时忙得多了,她母亲又终日与戚友应酬,所以她也比昔日更多些自由。
  京城的富丽,生活的尊贵,也使她对于罗小虎不甚悬系。京城中显贵极多,彼此都往来甚密,喜庆慰吊之事几乎每天都有,玉娇龙的富丽、雍容、华贵,就立时压倒了京都一切的名门妇女。她的两位胞兄和嫂嫂、侄儿也都进京省亲,家庭团聚,便解去了她不少的忧闷。她的两位胞兄,一名宝恩,一名宝泽,全是在京城长大的,后来都中了举,做了官,一在安徽,一在四川,现任都是四品府台。嫂嫂也全是名门之女,侄子们都已很大了。十余年来,因为父母和幼妹都在新疆,路途遥远,他们很少去省视,只是有时候玉大人进京时,他们才赶到京城去叩见。玉娇龙只记得五六岁时随父母在京时,她的两个胞兄同在一个月之内娶了嫂嫂,喜事办得很是热闹,那是给她印象很深的一件事。
  兄嫂在京住了约有半月,就又分别回任去了。庭院虽大,但人口稀少,玉娇龙便又感到有些寂寞。得到她母亲的同意,她就时常出去游玩。与她往还密切的有许多名门女眷,但比较近的反倒是那落魄的小旗官德啸峰之妻德大奶奶。这有几种原因:
  第一,两家本来是老亲,而且玉大人最钦佩德啸峰之为人,认为他慷慨好义。对于几年前德啸峰所打的那场冤枉官司,玉大人也非常不平。所以德啸峰充配新疆之时,虽然他只到了伊犁,并没到且末城,可是玉大人赶紧就派人去照应他。
  第二,德啸峰现在虽然没做官,但家道还很殷实,而且此时朝中的显要铁小贝勒,与他最称莫逆,所以仍然有许多富贵人家与他往来,不以为辱。
  第三,德啸峰过去在京城的名头太大了,
  “铁掌德五爷”在南北城的光棍、地痞中是无人不知,无人不称他是好朋友。尤其是全都晓得德啸峰结交过李慕白,而京城中的人都把李慕白的事迹神化了,都知此人有万夫不当之勇,偷星换月之能。还有俞秀莲,十六七岁的姑娘双刀震京城,匹马闯南北,天下更找不出第二个来,而俞秀莲就跟德家人是一家人一样。加以现在北方的名镖头神枪杨健堂,京城侠公子邱广超,也都是德啸峰的好友。因此一朵莲花刘泰保也时常在街上吹,说他认得德五爷,常到德五爷家中串门。这几年德啸峰虽然整天在家中读书习字,不常出门,可是昔日的名气丝毫未减。
  第四,德大奶奶很善交际。她丈夫从新疆赦还时,说是在新疆时多承玉大人照顾,并听说玉大人有一女公子,貌美年轻,能书善画,时常随她父亲骑马打猎,所以德大奶奶脑里就早存着印象。如今玉娇龙一来到北京,她就极力联络,她倒并没有什么用意,不过她最喜欢有点儿男子脾气的女子。
  第五,玉娇龙除了喜欢德大奶奶的为人畅快之外,并存着一种深心。因为德家现仍不断与江湖人往来,名镖头、大侠客,只要初到北京,时常先去拜访德啸峰,并听说李慕白、俞秀莲仍与德啸峰秘密交往。
  尤其是德家的儿媳妇杨丽芳,最使玉娇龙留意,因为在玉娇龙所认识的这些人的家里。简直没有娶汉人的姑娘做儿媳的。杨丽芳那放不大的脚,却又穿旗装,这样美丽的媳妇在北京也没有第二个,而且,她每逢三六九必随同丈夫向名师杨健堂学枪,这更是少见。许多亲友因此都在暗地里笑话,说德家简直是胡闹,也不知是从哪儿弄来个姑娘,就算是他们的儿媳了,并且成天练武,难道将来还要叫儿媳出去卖艺吗?
  玉娇龙却从邱广超之妻的谈话中知道了些杨小姑娘的来历,原来她叫杨丽芳,本是永定门外卖花老人杨姓的孙女,姊妹二人,后来她祖父被杀,姊姊被贼人抢走。那时俞秀莲正在北京,她就仗义不平,把杨丽芳安置在德家,免得孤苦无依。然后她又往外省去了一趟,听说替杨家把仇报了,并把杨小姑娘的姊姊也嫁到外县什么财主的家里做妾,后来杨丽芳也就由俞秀莲为媒做了德家的媳妇了。
  这邱大奶奶对杨丽芳的家世来历不过略略晓得,但玉娇龙听了,却非常地惊讶,并想到了罗小虎所唱的:“我名日虎弟日豹,尚有英芳是女儿。”她虽没听说杨豹现在何处,也没得机会问问杨丽芳,她的姊姊是否叫什么英,可是她很怀疑杨丽芳就是罗小虎之妹。因为杨丽芳的眉目之间有几分颇似罗小虎。
  有此种种原因,所以玉娇龙与德家来往得很密,只是杨丽芳比她低~辈,玉娇龙有许多话不好意思向她问。再说当着德大奶奶。玉娇龙也不能净跟一个做儿媳妇的谈话,她知道打探人家凄惨的家史也是很不对的。何况杨丽芳也一定不知道她还有个姓罗的胞兄,不知道她那胞兄现在是做什么的,更不知道自己跟她那胞兄又是什么关系,所以简直都不能说呀!但是玉娇龙对杨丽芳却很亲近,而且只要一看见杨丽芳,她就不禁想起了那个在遥远之处的人,而心中就不禁有些悲痛。
  京城地大人多,藏龙卧虎,碧眼狐狸一来到这里仿佛心就慌了。她常出门,名目上是到德胜门外一座小庙去烧香,其实她什么地方全去。她也存不住话,回宅里便对玉娇龙谈说,不是今天哪家镖店在比武,就是哪宅又出了飞贼作了大案,哪路的英雄要来了,某名拳师又新收了徒弟,把她在街上听来的市井新闻,全都津津有味地秘密告诉了玉娇龙。因此玉娇龙也不禁技痒。那天她又去看杨丽芳练武,她虽然装着胆小,仿佛真拿不起枪来的样子,但是幸亏她见杨丽芳的武技幼稚,不足一笑,否则她真许忍不住要跟杨丽芳比一比呢!
  此时碧眼狐狸居心叵测,时常深夜私自外出,玉娇龙暗中问她,她只是笑着说:“我得把北京城的地方都认熟了,得找几个帮手,因为京城的人杂,倘若将来有人认出我来,我得想法子走。”玉娇龙也在闺中安不下心去,她就叫碧眼狐狸秘密地给她做了几身男子的衣裳。有时不到二更,她的闺中就熄了灯,其实她并没在房中睡觉,她是趁着夜色,钻出后窗越墙出去了。
  碧眼狐狸在京城有三个窝处:一是德胜门外的一家小店,替她养着一匹马;一是前门外西河沿一个姓魏的家,这人是碧眼狐狸早先手下的喽罗,现在镖店做个小伙计;一是乞丐长虫小二,也是碧眼狐狸用钱买下的,有许多小乞丐可间接供她驱使。长虫小二有个情人,叫丑丫儿,是个捡煤核的姑娘,住在一个极穷极僻静的地方。这几处。玉娇龙都跟随着碧眼狐狸去过。他们倒都知道她是个大姑娘,可是只知她是碧眼狐狸的徒弟,并不晓得她是提督正堂的小姐。
  碧眼狐狸在京城这样招朋引类,似乎是别有用心。玉娇龙猜着她是叫那些大府第给迷住了,又犯了她的盗性,大概她是想着将来作几件大案,偷许多珍宝,就离开京城。玉娇龙暗笑着,想暂时利用她,不揭穿她的私心,但玉娇龙自信绝不能叫碧眼狐狸得手,要叫她永远做自己的奴仆。至于她自己跟碧眼狐狸做这些盗贼似的行为,她倒并不是想做什么坏事,只是觉得在闺中太闷,晚间出去玩玩也很开心。
  二更天以后,僻静的小茶间里时常会出现一个穿着青大褂,瓜皮帽永远不摘的少年,他总是坐在背灯光的地方,听一些闲汉胡说乱笑,却永远不招呼人。南城花街柳巷之中有几个名妓也接过一个阔少,这阔少是个小白脸儿,好像是个大姑娘似的,又像是个唱小旦的,可是这阔少只打个茶围便不再来。德胜门外土城附近的住户也时常听见半夜三更之后,有人在外面跑马。但没有人对这些事太留心,她们的行动极为诡秘,宅内宅外均无人知晓。
  可是有一日,忽然宅门前来了个卖艺的父女,父亲是耍流星,女儿是走软绳。宅里的男女仆都出去看了,都说那女儿的软绳走得极好,长得模样也不难看。玉娇龙出门站立在高坡上看了一会儿,她就觉得奇异,特意把那走软绳的姑娘叫了过来,问了几句话,还赏了几两银子。回到宅中,她不禁闷闷沉思。
  就在这天夜里,玉娇龙没再出去。可是碧眼狐狸却偷偷地来到她屋中,哀恳着求助,并说:“那卖艺的人名叫蔡九,是甘肃会宁县的捕头,武艺极为高强,办案尤为厉害。六年前我在会宁县作过几条命案,也是为报仇才作的,就为蔡九和他的妻子所迫,几乎被擒。幸仗着早先跟那哑巴学过几手点穴,我才把蔡九点伤,将蔡九的妻子杀死逃走。这几年我不敢出头,也是为怕他,因为他的飞镖太厉害。现在他又带来个女儿,来到北京在宅前卖艺,一定是为我而来,他们已经探出我是藏在这里了!”玉娇龙听了这话,又是惊讶,又是气愤,碧眼狐狸若是被捕,连自己的隐事都许闹穿,所以她就答应帮助碧眼狐狸与蔡九父女决斗,并叫碧眼狐狸不要害怕。
  过了两日,这天就是铁小贝勒的寿辰,玉娇龙便随着母亲前去拜寿。虽然受到许多仆妇小姐的歆羡,但她心里很是不安,总惦记着蔡九父女在宅门前卖艺之事,所以没等到坐席用宴,就催着她母亲带着她回家去了。
  晚间她父亲回来,又急匆匆地寻找“剑谱”。剑谱现在玉娇龙正阅着,她父亲可不知道,待她将剑谱交出,她父亲还说:“你一个女孩子,看这可有什么用?”接着又说:“刚才铁贝勒将他家藏的一口宝剑拿出来给我看,那口剑确能削铜断铁,比咱们家里的那‘吞霜’、
  ‘断月’两口剑好过万分!那口剑尺寸长约二尺九分,宽一寸多,护手长约一寸,宽约二寸六分,厚约七分,两耳每耳长约一寸五,钢作深青色,七星之中第三颗特别显明。你替我仔细查一查,此剑究竟是何名称,明天我好去回复铁小贝勒!”她父亲这样地说着,似乎将此当作一件紧要的事情。
  玉娇龙手中簌簌地翻着书页,心中怦怦乱跳。因为她想起罗小虎曾有一口宝刀,那次雪夜在高朗秋的坟前,自己手中的剑便为他的宝刀所斩断,可见若没有一口超过众人的兵刃,徒有一身超过众人的武艺,也是无用。现在自己为碧眼狐狸的那件事已成骑虎难下,不定几时事情就闹穿了,自己就在家中居住不下了,就必须走!走到江湖上,若没有一口锋利的兵刃可怎成?
  当下她由书中查出那口剑必是“青冥”,便告诉了她的父亲,她父亲又把书就近灯光看了半天,也点头说:“大概不错,这书上也说是青冥剑剑身的七星迥异凡剑,一定就是它了!明天我把这书送给铁贝勒看去!”
  玉娇龙的心中已决定了要取这口青冥剑,可是她并没对碧眼狐狸说。深夜,她就独自离宅前往铁贝勒府。到了铁府里,见许多屋子里的人都还没睡,她就如同一只狸猫似的无声地走着,到各屋前隔窗窃听。却听有一间屋中,有个小厮正跟同伴说话,说:“刘泰保今天弄了个大没趣,他在西下黑摸咕咚地等了半天,一心要看爷的那口宝剑,可是得禄大叔一点面子也不讲,说什么也不让他看,气得他直骂……”
  玉娇龙就按着院落的形式找到了书房,拧锁进去,取了那口青冥剑。不料这时刘泰保也想要盗取这件东西,他在窗外觉察到屋中有人了,没敢直撞进去,就跑到房上去掀瓦,去发威风。就在这时,玉娇龙像一股风儿似地早已出屋上房,而且已转到了刘泰保的身后。刘泰保刚一道出字号,玉娇龙一脚抬起,把刘泰保踹下房去,她就走了。
  第二天,碧眼狐狸才由外面得来铁府失剑的消息,她便背着人向玉娇龙笑,并要看看宝剑。玉娇龙却冷笑着说:“你若必要看剑,那我就在你看完之后,遂即割下你的头来,去交给蔡九。”碧眼狐狸吓得变色,玉娇龙便拂手令她走开。
  玉娇龙得了青冥剑,试了试,果然削铜断铁,不同凡器,她便将剑收藏在她睡觉的木榻之下。这木榻是不能挪动的,前面有隔扇,榻下藏着什么东西,别人绝看不出来。并且她在里边安设着伏弩,除了她之外,谁要是启开那榻上的一块浮板,弩箭就能把眼睛射瞎。她嘱咐绣香、吟絮铺床时要轻轻地,只许动被褥,不许动榻板。她并明告诉碧眼狐狸,说:“高师娘,我卧室中无论什么东西,你可都不要私动!要动了,你眼睛瞎了,或是咽喉破了,可别怨我!”她说这话就仿佛是凑趣似的,可是碧眼狐狸真是什么也不敢伸手去摸了,连屋中的椅子她都不敢坐。因为她知道玉娇龙说什么便能干出什么,高朗秋说她是一条“毒龙”,碧眼狐狸始终没忘。
  玉娇龙的木榻中不但藏着青冥剑,还藏着《九华剑拳全书》。和她的夜行衣及男子衣帽等物。至于她的小弩弓,是永远藏在首饰匣内。她得了这口宝剑之后,本来可以心满意足了,但她却由宝剑又想起了宝刀,由宝刀又想起了罗小虎,又不禁一阵难过。
  当日,听说那卖艺的父女又到门口儿来了,碧眼狐狸就吓得躲到玉娇龙的屋中,她的身子有些发颤,同时紧紧地咬着牙。玉娇龙却安娴镇静地在几上练她的大字。她写的是八分体的隶书,临的帖是《汉曹全碑》。她写得几乎与原帖一个样子,再把笔力运得浑厚些,就简直与前庭挂的那幅对联上的笔迹无异。
  当下她忽然停住了笔,看着自己写的这字,不由一阵发恨!她恨的是常到她家中来的那个最得她父亲欢心的鲁君佩。鲁君佩是位探花郎,现任翰林院编修,他的书法、文章、诗赋都很好,可是面貌可厌,言谈庸俗,行为也很卑劣。玉娇龙就想:自己来京已将近四个月,隐隐听得亲友中来做媒的不少。别的人不中自己父亲的意,难以成为事实。惟独这鲁君佩,确实是自己婚姻上的一个障碍,万一父亲做主把自己许配了鲁君佩,过些日,罗小虎再得意而来,那自己应如何呢?她忧虑着。心中又萌出了离开这里携剑远走的念头。
  这时绣香又进来了,这个丫鬟今天的神态也很惊惧,她哨悄向玉娇龙说:“刚才大人回来了,从来没有今儿这样烦恼急躁的,跟太太都几乎吵了起来!小姐,您快过去看看吧!”玉娇龙惊讶着问说:“为什么事儿呀?”绣香说:“听说是什么宅里丢失了一口宝剑。原主倒不愿深究了,可是咱宅里的大人气得不得了,说是若不拿获盗剑的贼正法就辞官。太太说大人是自己找着不省心,大人就急了!”玉娇龙赶紧到她母亲的屋中,见她父亲已然走了,她要问又不敢问,便找了几句别的闲话说了,才稍稍解开了她母亲的愁颜。
  回到自己的屋中,她心里犹豫了一日。本想离家远走,做一件惊人的事,但又想:那样一来,父亲也一定不能做官了,母亲还不得为思念我而死吗?再说,江湖上的颠沛困苦,我真能受吗?走后再想回家来当小姐享福,那可就不能够了!所以她知道自己不能显出形迹,不能离家。至晚间她就写了一封信,作出一种侠客的口吻,感谢铁小贝勒不欲深究之情,并请铁小贝勒转嘱玉正堂勿再为此事徒劳。信写完了,她又觉着后半篇容易叫人猜出自己与玉正堂有关系,并能显出来自己的畏惧,或许因此弄巧成拙,所以就撕去了半篇。
  她将这半张信笺封好,夜深时她又潜离宅院,寻着长虫小二,命将这信交到铁贝勒府。回来之后,她心中很痛快,因为她这封信写的是隶字。笔迹故意摹仿鲁君佩,即或铁小贝勒忽然发威,要按照笔迹去捉盗剑之人,那很好,就叫父亲把他宠信的探花郎拿下吧!
  又过了一日,这时碧眼狐狸因被那蔡九父女逼得太急,就与他们约定当晚在德胜门外土城决战,她来求玉娇龙届时帮忙。玉娇龙本来不愿再出门惹事了,可是这时她对碧眼狐狸也感到些顾忌,因为自己钟情半天云罗小虎和最近盗剑之事,这两件隐私全都在碧眼狐狸的心里,如若拒绝了她这请求,她就许翻了脸!翻了脸自己倒不怕,自己可以杀死她,但那必要闹得事情不可收拾。所以玉娇龙心中一盘算,就爽快地答应她了。
  到黄昏时,玉娇龙令碧眼狐狸先去,随后她假借如厕,暗携宝剑,离了家宅,在城墙僻静之处,爬出城外。她到德胜门那家小店里,换上青衣,取了马,飞奔土城,正赶上碧眼狐狸为蔡九、蔡湘妹、刘泰保三人所围。堪堪就要力尽就捕。玉娇龙上前挥剑解救,并接过来飞镖打回,以至蔡九负伤惨死。她将碧眼狐狸救走,令碧眼狐狸骑马自去回那小店匿居,她便于昏昏的夜色之下回到了城里。前后她去了共二十分钟,便人不知鬼不觉地又回到了闺阁中,依然抱着猫儿玩。
  但是第二天,碧眼狐狸就高兴地来报告,说是九城轰动了巨案,蔡班头昨夜中镖死在京城了。玉娇龙非常地惊讶后悔,想自己这是做的什么事呀?那蔡姑娘她是多么可怜呀!想到蔡姑娘若不离开此地,案子早晚是要发的,所以她赶紧命碧眼狐狸出去饬长虫小二探出蔡湘妹住的那间店房,夜晚她就去了。虽有刘泰保趴在房上守夜,可是玉娇龙身轻似燕,动作如闪电那般快,第一夜她在蔡湘妹的枕畔放下了白银,第二夜又到刘泰保、蔡湘妹隐匿的另一个店房里留柬,催促他们离京。第三夜刘泰保、蔡湘妹搬到得禄家里去了,她也得了报告,夜间又去恫吓。她本想杀死那二人,但一来怕把事情再闹大,二来她也觉着湘妹可怜,不忍下手。
  可是不料到了第四天,大白天的,刘泰保就带着蔡湘妹来到她家的宅门前走软绳,一顿大骂,从此北京城的人都知道巨盗碧眼狐狸师徒是藏在她的家里了。玉娇龙既愤恨、恐惧,又悲伤,因为她的父母从这天起也是日日愁眉不展,同时仿佛她与鲁君佩的婚嫁也一天一天地将要成为事实了。而罗小虎依旧是音信杳然,外面的刘泰保又日益进逼,谣言喧动,她想隐忍、敛迹,便避难似地终日不出闺门。
  可是她又觉察出碧眼狐狸高师娘仍然在外独自行动。头一回不知她是在哪里受了镖伤,第二回更是她家中的一件翻天覆地之事。那天深夜中忽然碧眼狐狸负伤逃归,她赶紧去救,不料在花园中她便遇见了一位手使双刀,武艺高强的人。她虽用宝剑斩断了敌人的一口刀,但敌人却越杀越勇。此时家中的守夜仆人和官人已赶到了花园,她只得钻进了后窗,回到屋中,敌人也惊走了,可是高师娘的尸身已发现在园中,一口被宝剑削断的刀也扔在地下。
  由此她父亲玉大人才知外面的谣言确是事实,本宅中确实藏着贼人,藏着宝剑和赃物。他父亲令人把高师娘秘密地抬出去埋了,因怕家人把此事泄露到外面去,对于谁是高师娘的徒弟反倒不深究了。玉大人既引疚自责,又惧将来之祸,所以便称病辞官。
  玉娇龙忧心如焚,正无办法,忽然德大奶奶又请她去赴宴。她就暗暗拿定了主意,想今天见着杨丽芳,自己设法跟她说上几句私话,向她细细询问她家中的历史。如果她确实是罗小虎之妹,那自己就把高朗秋和罗小虎之事告诉她,叫她去找杨豹,再去访问罗小虎的下落。至于自己,如目前的事情逼迫太急,那就顾不得许多了,只好就离开家走吧!
  谁料事情出了意外,她一到了德家,就遇见了俞秀莲,她才知道昨夜杀死碧眼狐狸,钢刀被自己宝剑斩折了的那强硬的对敌,原来就是这位久闻其名的侠女!玉娇龙益为凛惧,可是见俞秀莲无意揭穿她的隐私,只是拿话刺激刺激,又用手段试了试,掐几下,拧几下,她全都忍受了。她倒很钦佩俞秀莲。当日没得机会跟杨丽芳细谈,可是也用不着细谈了。
  回到宅中,她料到今夜俞秀莲必来,所以就燃灯等待着。果然,深夜之间,俞秀莲前来索剑,她便表示自己今后敛迹,请俞秀莲勿再逼迫,并应允明日亲将宝剑送回铁府。俞秀莲走了,她却也随之走出,立时到铁贝勒府中将青冥剑交回在原处。
  她又至德啸峰家见了俞秀莲,两人坐在房上谈了半天心,俞秀莲就劝她别再这样胡闹,并说:“京城比不得别的地方。你是位小姐,你也比不得我,如果人家知道玉小姐是个飞贼,你父母一定都得气死,你那两位哥哥的官也就都不能做了!”她点点头,表示十分忏悔。回家后,次日就派人到德家送礼,闻知俞秀莲已走,她就放了心。想事情已经完了,宝剑交还,碧眼狐狸已死,俞秀莲虽已探出自己的事情,可是她为人慷慨宽容,必不能对别人去说。
  玉娇龙经过了此番教训,本想从此洗心革面,安分在家中做个小姐。专等候罗小虎做了官来此求亲。可是忽然一夜又闹贼,她施放冷箭把贼人擒住,想不到又是蔡湘妹!蔡湘妹大骂她的父亲,并说要去喊御状。幸亏她母亲贤明,才把事情按住了,未致扩大。她又亲自见了蔡湘妹,温慰、蒙哄,把蔡湘妹弄得绵软了,便派人用车将蔡湘妹送回。
  玉娇龙心中很是平静,觉得一切事情都已完了,所有的争斗俱已解开了,她就称疾装病度过了这惨淡的新年。虽然她父亲气病了,母亲也病了。加以那个鲁君佩又时时来活动,恨不得立时就做她家里乘龙快婿才好。鲁太太并把个双龙玉佩给她,说是压惊镇邪,她明白,这其实已隐隐有下聘之意。但这些忧愁苦闷,她认为都很容易解除。只是在上元节的这天晚上,她随着母亲观灯归来,忽由人丛中施放出来一支小箭,正正射在她新改装的两把头上,她真惊讶了!
  过了几日,夜里,忽然罗小虎又钻窗进来见她。玉娇龙见她这个相待三年,一心所属的情人,仍然是鼠窃一般地来了,仍然腰插短刀,举止粗鄙,仍然是那强盗半天云,仍然没有出身,没做官,她真觉得没有希望了!她不由得悲伤欲绝,哭泣了一整夜。
  次日,她就藉辞说:“我怕屋里的那个窗户,因为高师娘就死在那里。我想不到她原来是贼,我夜里睡不着。”于是她就将九华全书、夜行衣裤、及男子衣帽、小弩箭等,都严密地锁在一只铁箱之内,嘱绣香好好保管,她就搬到她母亲的屋中,藉以躲避罗小虎再来缠她。此时她真恨罗小虎,并且恨自己当初行为不检,她真病了。她心中甚至产生了一种反感,有时竞想,倒情愿下嫁于翰林鲁君佩,做一个庸愚的媳妇,以斩断自己内心的纷扰,而酬答补报父母的养育之恩!

相关热词搜索:卧虎藏龙

上一篇:第五回 人世艰辛泪辞杨小虎,风沙辽远魂断玉娇龙
下一篇:第七回 门外怅萧郎歌哭拼醉,巷中追艳妇兄妹成仇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