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回 幺魔小鬼诡计锁神龙,怪客奇人飞行来巨宅
 
2019-08-22 10:37:38   作者:王度庐   来源:   评论:0   点击:

  罗小虎听到这话。就紧紧地握着拳。刚想要开口争辩,就听蔡湘妹又说:“反正无论如何,由明天起得大家一齐着手,必得探出玉娇龙的下落、生死存亡,必得探出那口宝剑到底是落在何人的手内了,才能算完!”
  刘泰保摆手说:“好了!”又向罗小虎说:“虎爷你听见了没有?现在李慕白、俞秀莲都已来到,可以称得上是七龙八虎会京城,不到三五日,玉娇龙的下落必可探出来。那时是救,还是不管,自有十全的办法,反正用不着你这只虎再出头啦!”
  罗小虎摇头说:“我不出头!”
  刘泰保说:“可是我对你还不能放心!”又向杨健堂说:“大哥,你跟你兄弟媳妇去见俞秀莲商量去吧!我还得在这儿看着虎爷!”
  罗小虎哼哼一声冷笑,说:“你看着我,济得了什么事?我本就不想走,因为还没到我要走的时候呢,到我一定要走的时候,无论你们谁拦我,也是不行!”接着他又长叹了一口气,便上了炕,又去拿刀使着力去削竹子。
  刘泰保又向李成追问起来,刚才他们是怎样到大萝卜家里去的,罗小虎跟那姓贺的是怎样打的架,以及走在胡同里怎么又被人夺去了银子,然后刘泰保就说:“这样看来,那小贼也许真不是小贼,咱们倒得提防着他点儿,来!这件事交给我,只要他敢再来,我就给他个亏吃!”当下他又手提单刀出去巡查了一遍。
  刘泰保从外面巡查回来,见花牛儿李成跟罗小虎都已躺在炕上睡着了。他就自己由桌上取酒独饮。酒本来没剩多少,但他喝到口中,就觉得舌头一阵发辣,倒勾起愁来了,他心说:不行!玉娇龙永远不犯案,永远下落不明,我就永远不敢在人前露面儿,因为街上都认定是我串通了小狐狸,把玉小姐拐跑了,这个冤我怎样才能洗清?再说,我刘泰保为什么好好的拳不教,好好的饭不吃,半年以来,出生入死,我图的是什么?不就图做件漂亮的事情,出人头地吗?可是跟头连气儿栽,如今且一个跟头栽到底,弄得我也不能出头了,将来媳妇养了孩子,我倒像是个私爸爸了。这不行!我得想个法子,趁着李慕白、俞秀莲俱在此地,我要在他们的面前露露脸,那才能叫人夸我是好汉子!
  他皱着眉,摸着上嘴唇新留出来的小胡子想了半天,就决定了,他心说:我走!再到玉宅去看看。她家做知府的大少爷既然回来了,昨夜又有那件事,如若他妹妹真是被衙门捉去了,他绝不会不知情。对!我去探听探听,抢个先,把这件案子探出来,公诸于众,得使李慕白都为之咋舌,伸大拇指头赞叹,那我才算英雄。
  于是他把腰带系了系,袖口挽了挽,站起身伸伸胳膊振作起精神,就向李成的大腿拧了一下。李成被惊醒了,刚要叫出来,刘泰保就扒在他的耳边悄声说:“你别睡!看着点儿罗小虎,我再出去一趟!”李成吸着气点点头。刘泰保就将单刀交在李成的手中,他拿上李成的那口短刀,把流星锤藏在腰间,就走了。
  出了门他先到了德胜门大街,这里有一家小酒馆,掌柜的名叫白眼老六,是刘泰保新结识的朋友。刘泰保来到这里时,见还有几个坐客,他连头也不抬,就进了那个小小的柜房。这柜房里还有几个人,都坐在炕上推牌九,一见了刘泰保,都要站起来打招呼。刘泰保却摆摆手,把白眼老六一拉,扒着耳朵悄声问说:“今天晚半天你没听见什么事吗?”
  白眼老六摇摇头,又扒着刘泰保的耳朵说:“今天可是……玉宅前车特别多!”
  刘泰保说:“那倒不稀奇!那因为他家大少爷回来了,一个外任的府台,回到京里还能没有点儿应酬吗?只是衙门里面……”
  白眼老六悄声说:“刚才孟八跟着两人又来这里喝了一会儿,我顺便探了探,他们都说南北两衙门,这几天都没有什么大案!”刘泰保不禁说了声:“怪!”就怔了一会儿,白眼老六也怔着。
  天色已不早了,刘泰保见前边屋子走了几个酒客,炕上推牌九的人却仍推得高兴,他就走到炕前把骨牌一推,大家齐都吓了一跳,都笑说:“刘二爷您别跟我们闹着玩,您要抽多少头儿,这炕上的钱您随便拿!”
  刘泰保摇头说:“我不抽头儿,我是来特别告诉你们几位,这几天千万少在外头滋事,别在人前逞能,别满处去混说!”
  众人都点头说:“您放心!我们都知道。自从刘二爷留上胡子之后,我们没有统领了,在街上连个架我们也不敢打。”
  刘泰保又说:“就是我能出头,也帮助不了你们,因为今天来了两位有本事的人!”大家一起惊讶,都问:“是谁?哪一个?”刘泰保摆手说:“不必多问!你们玩吧,明天再见!”说着转身出了酒铺。
  原来除了这酒铺的灯还亮着,其余别的铺户都已关上了门,门缝里都连一点儿光也没有,天上那钩牛耳尖刀似的月亮已被乌云包住,四下里漆黑。刘泰保贴着墙根去走,就到了玉宅的高坡上,他盘上了一棵大槐树,坐在树上歇了歇,心说:我真无能,我来到这里也不知有多少回了,但没做出一件漂亮事,今天我是胆子得壮一壮了,干一下子吧!他想着,就如个猿猴似地由树枝跳到了房上,然后踏着房瓦伏着身向后去走。
  玉宅是向来睡觉很早,他是知道的,这时天色不过三更,但各屋中多半已没有灯光。他一直走向里院,就见这院里简直像是没有人住,一个萤火虫那么小的光亮都没有,他就想:净在房上走来走去,跟猫似的,什么事也办不了,我得下去,先设法找着他们新回来的那位大少爷住在哪屋,那才是漂亮办法。于是他将身向下一跳,不料脚下重了一点儿,发出了点儿响声,就听东屋里有人使着声儿咳嗽。他吓了一大跳,赶紧溜到南房檐下蹲着,心中骂着自己“饭桶”。停了半晌,再不见有什么动静,他就慢慢地直起腰来,侧耳向窗里去听,原来屋内一点儿鼾声也没有,他心说:怪呀!莫非这屋里没有人住?他轻轻地伸手去推门,见门没有锁着,也没安着插关。
  此时忽听前院敲着梆子,声音很脆,似是打更的人往这院里走来,他大吃一惊,急忙拉门避到了屋里。屋里咕噜咕噜一阵乱响,又听啪喳一声,大概是一只碗掉在地下摔碎了,吓得他毛发悚然,他抽出短刀来,又听有老鼠的吱吱叫声儿,四周围一股油烟气味,原来这里是厨房,没有人在此睡觉。刘泰保伸手向前去摸,摸了半天,忽然把手指烫了一下,原来是摸到个热水壶上了。他心里骂了一声,就掏出火折子来,点着了一抖。火光一闪,屋中的灶台厨柜就全都映入他的眼帘,地下还有一只被耗子撞下来的破碗。
  更声愈来愈近,他疾忙将火折用脚踏灭,蹲下身,却听打更的人已来到这院里,把梆子敲得“梆梆”地响。刘泰保心说:不好!万一这家伙闻出来火折子上的松香味儿,他要撞进屋来,那可糟糕!杀伤了他就是一场人命,不伤他我可又跑不了!于是他就将刀和火折全都收在腰间,却由菜案子上抄起了两只铁锅,一手拿一个,预备只要有人撞进这厨房来,就迎头给一锅,两只锅至少能打晕两人,然后自己抛下锅就跑。他于是等着,心说:打更的!你进来吧!我给你个铁帽子戴一戴!
  等了一会儿,更声却过去了,打更的似是往后院去了,刘泰保倒笑自己太毛咕。可是这两只锅是他新得来的武器,就像玉娇龙得到了青冥剑似的,他也绝不肯放下。他用磕膝盖一顶门,才要出屋,忽见对面的房上有一条黑影逝过,惊得他几乎坐了个屁股墩儿。他一振勇气,心说:妙呀!说不定又是玉娇龙吧?她不知在什么地方挣断了绳索,又回家探母来了吧?好!我也请她戴个帽子!
  他手提着两只铁锅,飞身上了房,走过了两重脊,又到了后面的一个院里,就见那条黑影如燕子似地从房上翩然下落。刘泰保高高举起锅来要打,可是又想:不行!离着太远,绝打不着,白惊动人!同时他又看出来下面的这条黑影身材很矮,而且毛手毛脚的,一点儿也不大方,绝不像是玉娇龙。
  见这条黑影进了那漆黑无灯光的西屋,刘泰保心中突生一计,就也跳下了房,这次他跳得可很漂亮,脚着地一点儿声音也没有。他压着脚步,慢慢地也走到那西屋门前,听里面并无声音,他就把两只铁锅底儿朝下,放在屋门前的地下,算是设了两个埋伏,然后抽出短刀侧耳去听屋里的动静。
  却不料忽然屋门一开,屋里的人嗖地蹿了出来。但是这人万也没想到地上会有埋伏,他一脚蹬在锅上,哧的一声就滑出了很远,只听“咕咚”“当啷”一阵响。刘泰保心说:这叫做活煮臭脚丫!那人翻身爬起,刘泰保就抄起一只锅飞去,没打着,锅掉在地下又是一阵乱响。屋中就有人惊叫,前后院的梆声也紧敲起来。
  刘泰保飞身上房,那人随之追上,刘泰保由房上跳至墙上,那人也紧紧追来。刘泰保跑至花园,那人也追来了。刘泰保藏在太湖石后,那人也耸身跳到太湖石上。刘泰保转身又跑,越墙而过,下了高坡。那人随之又出来,喊了一声:“小子!走什么?过来对对刀,比一比身手,那才叫好汉子!”
  刘泰保止住步回身说:“喂!别上前!我手里可有镖!小心打你的肚脐眼!”
  那人说:“老爷怕你打?老爷的肉皮是刀枪不入!”说着往前急逼。
  刘泰保往后直退,就问说:“朋友你是谁?说出名姓来我好认识你!”
  对面那人一拍胸脯:“老爷姓谭名飞,外号叫猴儿手,是李慕白老爷的大徒弟!”
  刘泰保说:“哎呀!原来不是外人,大水冲了龙王庙啦!兄弟是一朵莲花刘泰保,德五爷是我的好朋友。李慕白大哥虽说与我没见过面,可也是知己的朋友。”
  猴儿手说:“你这小子救走了罗小虎,你也跟着跑啦,为什么又到这儿来啦?”
  刘泰保哈地一笑,说:“我来这儿恐怕与你老哥来到这儿一样,咱们哥儿俩都为的是玉娇龙,咱都是一派。”猴儿手说:“我们九华派里没有你!”刘泰保说:“可也总算是一家人。咱们得联起手来,对付玉娇龙跟罗小虎,那才对!”
  猴儿手近前一步说:“玉娇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是在家里?还是真跑啦?”刘泰保笑着说:“原来你还都不知道呢?你为什么不早跟我打听打听?”猴儿手说:“我找不着你这家伙!”
  刘泰保摆手说:“才见面,别就开玩笑!这地方不妥,人家玉宅里的人恐怕都吓醒啦!来,我带你到一个地方,咱哥俩细谈谈。我还告诉你,你的师父已然来到北京啦,你知道吗?”
  猴儿手说:“我不知道!是真来了吗?他老人家在哪儿住?”
  刘泰保听猴儿手的说话声音,似乎是有点害怕的样子,就心说:这小子!不定是怎么回事啦,他师父来北京,还许是特意为捉他呢!遂就又一笑,说:“我所听的也不过是传闻,慕白老兄要真来到北京,他总还得有些顾忌。他来到这儿又有什么事可办呢?玉娇龙一个女流之辈,他老兄也犯不上帮助咱们下手,我想他老兄还是多半没有来!”
  猴儿手说:“你别拉近,他会是你的老兄?他是你的爷爷。”刘泰保笑着说:“那也没有什么。咱们先别开玩笑,我先打听打听,你来到京城这些日子,先是跟罗小虎住在一家店里,后来你又走了,一走无踪,今天忽然又露了面,你到底贪图的是什么呀?难道你是想摸玉娇龙一把吗?”猴儿手不言语,随着刘泰保一同往西去走。
  刘泰保虽然与他并行,可是不能放心这猴儿,躲出了有三四步,并且时时扭头防备着。猴儿手却似是很颓唐的样子,一边走一边说:“我摸玉娇龙干吗?她是我的仇人,我要打她,只是打不着!”又说:“在九华山上学艺二年多,我师傅李慕白他不好好教我,他反倒说我不是个材料,这辈子我也当不了侠义英雄。我就跟他赌了口气,背着他跑出来了。我凤阳府的老家因为经过一场官司,已然七零八散,我哥哥谭起死在狱里了,陶小个子现在还做着囚犯。我到安庆府去找我姊夫,可是我姊夫也不容留我,他的镖店买卖很好,用的全是一些专管吃饭的镖头,我这么大的本事,他可不要我!”刘泰保听了,只是笑着。
  猴儿手又拍着胸脯说:“我是李慕白的徒弟,不能在江湖偷盗。我爸爸是凤阳府分水犀牛谭二员外,虽然死了,可是大江南北谁人不知,哪个不晓?我也不能当街卖艺,给我爸爸丢人!”
  刘泰保对他的家世本来不太明白,只听他说,就问道:“那你怎么办?你吃什么呀?”
  猴儿手说:“我本来有半箱银子哪!都叫我师父给散光啦!我离开安庆的时候,我姐姐给了一点儿钱,我就买了个药匣子,买了道袍。”
  刘泰保说:“您就卖野药儿?”
  猴儿手说:“不是野药,是当年陶小个子传给我的方子:一个是补铁平金散,专治拉稀,小肠串气,精关不固,百病皆治,一个是生龙活虎膏,是刀创药。还代卖耗子药儿,耗子吃了当时就死。若是把耗子药加在生龙活虎膏上,那……”
  刘泰保说:“您给罗小虎贴的大概就是这种双科的膏药吧?才把他那镖伤弄得越来越肿,越来越化脓,是不是?”猴儿手说:“我是行侠仗义,拿这膏药在湖北、河南、直隶省,救过不少受伤的强盗跟土痞。”刘泰保说:“好个行侠仗义的妙法子!我要是受了伤,可绝不敢找您!”
  猴儿手又说:“我来到北京是想像我师父似的,在此做些惊人之事。”刘泰保说:“胡贴膏药也就够惊人的啦!”猴儿手又说:“来到北京,我就遇见了罗小虎,我就看出他跟他带着的那俩小子,都不是东西。我看见他有口好刀,我就想他不配使,应当归我使,我就费了许多力,将刀取在手中!”说着拍了拍腰。
  刘泰保说:“那么这些日子您可又跑到哪儿去啦?玉娇龙的事情闹翻了京城,您怎么也不出头行侠一下子呀?仗义一下子呀?”
  猴儿手摆手说:“不跟她斗,不跟娘儿们斗,你看德家的少奶奶,我就绝不见她!”
  刘泰保冷笑说:“你得敢见她呀!我虽不知详情,可也听说个大概,当年要不是你,杨小姑娘的爷爷能会被人杀死?”
  猴儿手似是很惭愧的样子,说:“可是我也救了她,前些日罗小虎到他家里要调戏她,幸亏我暗中相助……”
  刘泰保说:“你别胡说!人家两方都不计较那天的事啦!罗小虎当称杨小虎,他是杨豹的哥哥,杨丽芳是人家的亲妹妹!”
  猴儿手诧异地问说:“是真的吗?杨豹可是我的仇人。当年他若不杀我爸爸,我们兄弟还不能杀死他爷爷呢!”
  刘泰保说:“你们那笔债,早就糊糊涂涂地勾销了,你既做了李慕白的徒弟,咱们就算是一家人,我劝你就别跟我们这帮人作对!”
  猴儿手说:“我不跟你们作对,我上次图的就是罗小虎的那口宝刀。可是,杨豹姓杨,他是他的哥哥,怎么他又姓罗呢?我不明白!”
  刘泰保说:“你不明白,我也不明白,不过这真不是瞎话,是真的。现在我就问你,你到玉宅里去,是打算干吗?”
  猴儿手却笑了笑,说:“那是为一件别的事。我认识一个娘儿们,我离开了西珠市口那个店,我就住在她家。那娘儿们长得不错,像个小鸟儿似的,叫人见了她一点儿也不害怕。我跟她过得很好,所以我不愿意我师父来,我也不愿意再管人家的闲事。可是我的钱又不够花的,我想玉宅的钱多一半都是他们小姐当贼挣来的,偷他一点儿不算什么。”
  刘泰保说:“好!你倒真会想主意!”
  猴儿手说:“我就去偷了他一下子!后来我又想着不对,钱也许是玉大人挣来的,要真是他做官挣来的,那我可还得是贼。所以我就要想法子还他。今天我在西城街上遇见罗小虎,他还同着一个人,他们到钱铺里去兑了一大封银子。我想罗小虎是个贼,由他手中取来,不算是我做坏事……”
  刘泰保摆手说:“你别说啦!我明白啦,刚才是你抢了银子又到玉宅去还账,表示你是侠义,不是贼。到底你是侠义还是贼,我不便批评你,反正你是猴儿手,真正的侠客不能有这外号,你看我一朵莲花!”猴儿手说:“你也别吹,我知道你也斗不过玉娇龙!”刘泰保却微笑着说:“可是一回斗不过她,两回再斗,早晚我要叫她在我的手下服输。”

相关热词搜索:卧虎藏龙

上一篇:第十回 潇潇风雨半夜驱群盗,锵锵刀剑三侠逐一龙
下一篇:第十二回 堕计错寻仇竟逢鸳侣,请君来人瓮大快人心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