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回 幺魔小鬼诡计锁神龙,怪客奇人飞行来巨宅
 
2019-08-22 10:37:38   作者:王度庐   来源:   评论:0   点击:

  此时窗外足声杂沓,有许多人匆匆而来,玉娇龙赶紧把话止住。暗暗地摆手,又随手将掉在床上的绒花往头上去戴。俞秀莲很镇定地给邱少奶奶装烟点火,玉娇龙又作出笑脸跟邱少奶奶闲谈。
  外面来的是鲁君佩,他愤怒地用脚踢开竹帘,屋里的俞秀莲立时把眼瞪起,邱少奶奶也沉着脸儿,可又暗中拉了拉俞秀莲。鲁君佩身体高得像一座塔,而且很肥,凹鼻子、小眼、脸就像个西瓜,身穿灰色官纱长衫、青缎马褂。他低头进到屋里,便抬头直腰,低着眼皮看人,但一见邱少奶奶端坐着抽水烟,他又不敢发脾气了,就请了安,说:“婶子!我广叔这一向可好?今天怎么没有来?”邱少奶奶并不言语,照旧抽水烟。鲁君佩看了看他的娇妻玉娇龙,玉娇龙却扭着头去瞧别处。他又看了看俞秀莲,就惊讶着:邱宅从哪儿雇来的这俏老妈儿呢?
  此时毕妈妈和两个丫鬟已从他身后进来,毕妈妈还捂着脸,说:“少奶奶一翻脸就打我……”鲁君佩回过头来,瞪着眼睛大声说:“你们也是可恨!主子的面前有客,哪有下人胡说?谁家府里有这规矩!”
  俞秀莲一听这话,就要抬手,邱少奶奶从后一揪她的胳臂肘儿,便厉声向鲁君佩说:“你可别对着我发脾气!”鲁君佩一笑,傲然说:“这是我的屋子!脾气我随便发。”邱少奶奶说:“是你的屋,可是这儿坐着我的玉妹妹。”鲁君佩挺直了胸脯,说:“她是我的妻子!”
  这句话才说出,俞秀莲就向他的胸脯猛击了一拳,厉声说:“你是什么东西,敢在我们跟前发横?”她还要再打,玉娇龙却站起身来用手拦住,俞秀莲倒不禁一怔,便向玉娇龙无声地冷笑了一下。玉娇龙却面容凄惨,像是在恳求她似的。
  此时毕妈妈已哎哟一声又跑出了屋,两个丫鬟也往旁去躲。鲁君佩的身子向后连退了几步,就坐在了一张椅子上。他脸色苍白,像西瓜上长了一层白霉,双手捂着胸口,呻吟了两声,才说:“好!你邱家的底下人敢动手打我!”
  邱少奶奶愤然站起,把水烟袋交给俞秀莲,拉着她说:“咱们走!”又向玉娇龙说:“妹妹你宽心!你在他们这儿,他们要是虐待你,你娘家不给你出气,我给你出气!”说着忿忿地走出了屋。
  鲁太太已带着仆妇进来了,脸色也极不好看,问说:“怎么回事儿?我的儿媳妇才病好,来这儿看她我们知情,亲戚虽远却走得近,多少得讲些礼儿!”
  邱少奶奶说:“我来到这儿就没打算讲理,我就是为给我娇龙妹妹出气来了!这一个月她藏在屋里不见人,谁知道她是真病啦?还是教你们给监禁起来啦?”
  鲁太太却撇着嘴笑说:“那些事她娘家人全都知道!她娘家父母俱在,两个做知府的哥哥也都不是聋瞎。我们两家亲戚的事情,别人少操心,更牵连不到您邱府上!”
  俞秀莲握拳瞪眼说:“邱府就要管!你老东西少说闲话!”
  鲁太太往后退了一步,说:“哎哟可了不得!哪儿来的这个小老婆子?比她的主子还凶。怪不得邱大奶奶今天来了连我都没见,气儿比谁全大,原来早就带来打手了!”
  幸亏有两位展公爷家的跟萧御史家的官太太过来劝解,邱少奶奶也怕俞秀莲再把鲁太太打了,同时不愿太失身份,就听人劝解,忿忿地往外去走。才走出屏花门,就见那卖烧鸡的胖子已混到院里叫人抽签来了。
  出门上了车,车往北走,那卖茉莉花的猴儿手又举着篮子追着车跑,并向俞秀莲说:“姑娘不买茉莉花吗?”车一边走,他一边追。跨车辕的俞秀莲怒犹未息,她就向这猴头猴脑的人说:“告诉刘泰保,不用再拦罗小虎的行动,他要怎样就怎样,放他出去吧!有什么事都由我担!”猴儿手这才止住脚步,赶车的人直诧异。
  车里的邱少奶奶一揪俞秀莲,俞秀莲便将头探向车内,邱少奶奶就在她的耳边问说:“这卖茉莉花的人是谁?”俞秀莲悄声说:“这是李慕白的徒弟猴儿手。”邱少奶奶说:“也别太怔办!这件事儿我看麻烦啦!不定是怎么回事儿。玉娇龙绝不愿在他家里当媳妇,可是看那样子她又是无法,后悔刚才我也是忍不住气,不然应当问问她到底为什么?鲁君佩有什么厉害的手段会使她害怕?咳!我一定得设法救她!”俞秀莲一听也怔了。
  少时两辆车便赶回到北沟沿邱府,此时李慕白仍然在这里等候消息。邱少奶奶连两板头也不摘,俞秀莲也不换装,就把仆妇都打发回里院,她们一同急急地进到客厅,把刚才在鲁家的事全都说了。邱广超气得只是冷笑,说:“想不到鲁君佩竞有这样的本事,他会能制服了玉娇龙!慕白刚才所说的话真不错,但我倒要跟他聚会一下,现在先把这件事按下两天,我自有办法!”李慕白在旁不语。邱少奶奶跟俞秀莲都又生了半天气,揣测了半天,就齐回里院更衣去了。李慕白在这里用过晚饭才走。
  当日晚间,李慕白回到铁府并没做出什么行动,可是刘泰保、史胖‘子、猴儿手,并有那胸怀义愤的俞秀莲,拼出命的罗小虎,这些人全都在鲁宅附近各展奇能。鲁宅的门灯照得是如同白昼一般,前后各大小院落,甚至每一个墙角都挂着风灯。每座房上都有打更的人坐着,按着时间打梆子敲锣,四十名官人不断地在各院巡查,各屋中却连一点香火头儿的光也没有,防备得是一点风也不透。可是俞秀莲居然进了玉娇龙住的屋,但真奇怪,这统共五间大屋子,竟是一个人也没有,不知玉娇龙是在什么地方睡觉,她只得走出。史胖子也跑到厨房里吃了一顿夜餐,并无人察觉。其余别的人都不敢上房,约四更时,众人只好先后离去。临走时,刘泰保叫猴儿手将门灯吹灭了,摘下来扛走,罗小虎又抽出宝刀向大门上扎了几个窟窿。
  次日,猴儿手又奉史胖子之命,一清早到花市上趸了半篮子茉莉花。来到鲁宅,见木匠正在门上钉铁叶子,补那几个窟窿,门灯倒没有另挂新的。他才来到门前一站,刚要吆喝,就有官人过来把他赶走了。今天的官人好像是更多了,他不敢近前,只好提着篮子到胡同口去卖,有鲁宅的丫鬟婆子赶过来买,他就问:“那大门口为什么不许我去呀?”婆子丫鬟都说:“少打听!”傍午时便又有几辆车出来了,车都垂着帘子,看不见车里的人,出了胡同就往东走了。猴儿手猜出这必是玉娇龙出去拜客,就在车后面跟着走。
  车走在大街上,街南有一家酒楼,酒楼上有一人推开窗子正高唱道:“天地冥冥降闵凶……”猴儿手看见是罗小虎,他疾忙向他努嘴眨眼。就见楼上发下来几枝弩箭,全都射在车棚子上了。街上立刻大乱,罗小虎下了酒楼,骑上他的马,回身又射了几箭就走了。猴儿手也提着篮子,赶忙跑进了一条小胡同。
  这件事可真闹大了,街上、茶馆、酒肆中又纷纷传说起来。德啸峰听了信儿,疾忙命人找来刘泰保,叫他去拦住众人,尤其要监守住罗小虎,他说:“十天之内,无论是谁,都不许轻举妄动,否则我就不认识他!”
  刘泰保唯唯地答应着,疾忙去找史胖子,可是史胖子却说:“今天一早,罗小虎来跟我借马,我就到我寄存马的地方,把马牵来给他了。他出去闯了祸,直到现在还没回来,我看大概是不回来啦!”又笑着说:“咱们为这件事都是瞎奔忙,其实鲁府丞跟咱们没仇,玉娇龙跟咱们又没交情,咱们管不管都不要紧,只是罗小虎,咱们别耽误了人家的好事呀!”
  刘泰保看出这个胖子太坏,罗小虎一定是他给放出去的,并且还是他给出的主意。刘泰保虽然着急,但也没办法,只好跺脚说:“这么一来,我可又得留胡子啦!谁不知道那家伙是我的朋友呀!”史胖子却只是笑。当夜鲁宅戒备得更为严紧。
  事过三日,众人无计可施,刘泰保这时忽发奇想,他想:如今各路英雄齐聚于此,文的武的谁都不在我以下,可是都无法找着玉娇龙,原因就是夜人鲁宅并不难,可就是不知她住在哪间屋。我要是出一奇计,无论哪天,我去跟玉娇龙见了面,问清她现在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为什么要怕鲁君佩,然后再想法跟她要过来青冥剑,反正她也用不着了,那样一来,我这风头得出得多么大?谁都得佩服我!一辈子都可以拿它向人夸口了。
  刘泰保将此事跟他的媳妇商量,蔡湘妹立时又去找了李二嫂,现在,蔡湘妹已把她的用意都跟李二嫂说明了。李二嫂的丈夫在鲁府打杂,他也知道邱府中现在住着一位李慕白,是江湖大侠,贝勒爷的好朋友,来此也是为玉娇龙之事。他觉得玉娇龙的事是早晚要闹穿的,刘泰保必能得胜,将来还许升官发财呢!所以他们夫妇很乐于为刘泰保夫妇帮忙。当下李二嫂又打扮了一下,就带着蔡湘妹到了她的娘家。
  李二嫂的娘家住西城,离鲁宅不远。非到二更天她娘家哥哥才能回来,衣裳里总是藏着些米面、鸡丝、肉片、海参等等,白天只有媳妇在家,连饭都不用做,最欢迎人家找她来摸牌。如今她的小姑带着腆着肚子的蔡湘妹一来到,她们就凑了个手,拉来街坊的一个聋老太太,于是就一边摸着纸牌,一边谈着闲话。蔡湘妹就由这妇人的口中套出些鲁宅近日的情形,这妇人又说:“我们当家的也不愿干啦!求刘嫂子跟您房东说说,叫他上铁府伺候去吧!我们也搬家,咱们姊妹就能天天在一块儿啦,也省得我整天闷得慌,越闲越懒!”
  蔡湘妹说:“大哥在鲁宅的事儿不是很好吗?”妇人打了一张“幺鱼”,说:“好什么?现在都快累死啦!弄来好几十个官人,都是顺天府跟外城御史衙门的,都得在这儿吃饭,晚上还得预备夜宵,馒头一蒸就是四五笼,还不够吃的。厨房就是三个人,多一个也不添,快累死啦!”说着又吃了一张“九梭”。
  蔡湘妹也看着牌,口里却说:“不是听说那儿的新少奶奶病也好了吗?亲友们都常去看,下人们总可得些赏钱?”
  此时,李二嫂和了牌,那妇人就摔着牌说:“赏钱倒是有点儿,可是那顶什么?时时还得着一把汗。晚上,是房上都有人打更,官人们一夜不睡觉,看得那么严,可是门灯还丢了,大门上也叫人扎了几个窟窿。听说是现在邱小侯爷跟他们作对,他们哪斗得了呢?那位少奶奶,就是有名的玉娇龙,简直是一个惹祸精!早先,新房四面挡着红布,除了毕妈妈跟两个丫头,谁也不许进去,端进去的菜可也有人吃。大概都叫毕妈妈她们吃了。那屋子本来就是一间空屋子,哪儿有什么病人呢?”
  说到这儿她又后悔失言,便悄声说:“您可别在外头说,说出来可就不得了!鲁少爷那天把家人叫齐了,每人赏了二两银子,并嘱咐说,无论是谁,只要向外人多说一句话,造一句谣言,立刻就抓到顺天府去打板子!”
  蔡湘妹说:“我不能向外人去说,我们当家的现在也不管他们这件事啦!早先我们是奉铁府之命才管的,现在又不在他们那儿教拳啦,谁还愿意因他得罪人?可是……”她又边抹牌边问说:“到底是真病好啦还是假病好啦?现在别是个假玉小姐吧?”
  妇人点头说:“是真的!不假,可是回来得也真怪!那天前半夜还没有什么动静,第二天可就听见那屋里有人嚷嚷,又叫又骂,鲁少爷也发脾气。待了一会儿,玉宅的大爷、二爷就全都去啦,大概商量了足有一天一夜,就说是新奶奶的病好啦,就出来见人啦。可是,您听明白了,少奶奶的病好了,少爷可不敢跟她挨近,天一黑了,就把少奶奶搬到另一间屋子里去睡,少爷却坐着挡得挺严密的车,去到朋友家里睡觉去。”
  蔡湘妹惊讶地说:“这是为什么呀?”
  妇人说:“为防贼呀!鲁少爷现在有一个军师,是个花白胡子的老头子,南方人,官人们背地都叫他诸葛亮,这些主意全是他给出的。他说邱小侯爷手下有飞檐走壁的人,又因为玉小姐有外遇,那男的就是个飞贼!”
  蔡湘妹说:“玉小姐既然有本事嘛,现在怎会这么听他们的话?”
  妇人摸了一张牌,又打出去一张,撇着嘴说:“有什么本事?外边说她如何如何,那全是谣言,她过门儿那天就让强盗给抢走了,这倒许是真的,如今又叫鲁少爷给设法找回来啦!我虽没见过她,可是听说腰细得连一阵风儿都禁不住。前两天还有时闹点儿脾气,打毕妈妈、骂人,这两天乖乖儿的,白天只出去看看亲友。那天又出了事儿,她那个野汉子在街上一家酒楼上往下射箭,她在车里差一点儿没受伤,贼骑着马跑啦,也没捉着。晚上,她就在老妈子的屋里睡……”
  说到这儿她忽然又翻了脸,向她出了嫁的小姑子说:“下房儿在里院,三间房子是老妈子跟丫头睡,有个套间儿,一到晚上鲁少奶奶可就搬进去。屋里连根绳子也没有,恐怕她上吊。外屋里睡着八九个人,是为看着她,怕强盗再把她抢走。可是人家屋里全是娘儿们,屋里的事儿又不准跟别人说,您的哥哥在厨房,晚上他又不常在那儿睡,他怎么会知道得清清楚楚的,仿佛他看见了似的?他要不是跟哪个丫头婆子有一腿才怪!那天他还舐着脸跟我说呢,说邱少奶奶那天打架来还带着个小老妈,那小老妈比他们宅里的焦妈还强,我想他跟焦妈一定勾搭上啦,不然他哪会知道这些事呢?”
  李二嫂说:“你也别多疑心,得工夫我问问他,劝劝他就是了!”于是这个妇人掀起了醋波,叨唠不休,无意中又吐露出鲁宅的许多秘密。蔡湘妹喜不自胜,摸了不到十把牌,输了不到两吊钱,她就推说身子重,精神不好,就回家去了。
  此时刘泰保正在家中睡觉,蔡湘妹把他叫醒,就笑着低声儿说出了所探来的事儿。刘泰保一听,就跳起来一拍胸脯,说:“好啦!临潼斗宝我第一,把他们李慕白、俞秀莲、史胖子全都踢到一边去,让我来出头!这回我也得洗洗三败之辱,做个顶尖的大英雄,并且还得给我岳父雪恨!今天晚上,我就马到成功!”
  蔡湘妹指着他说:“你立时就吹牛!没你媳妇,你也办得了这件事儿?”刘泰保摆手说:“别让旁人知道!将来我一定给你道谢!”蔡湘妹哼了一声,说:“还谢什么?今儿晚上办漂亮一点儿,别泄气就得啦!”刘泰保忙给媳妇作揖说:“我求你先说点儿吉祥话!”
  少时,俞秀莲自德家回来,刘泰保却把那些话一字不提,并向他媳妇直使眼色。他坐立不安,心里仿佛揣着个弹簧。俞秀莲也没说她今天从外面听来了什么事,她只说杨小姑娘报仇的事现在是不用发愁了,大约不必远往河南就可以把仇报了,只是刻下还得斟酌。
  刘泰保对这件事倒是不怎么关心,他只问:“李大老爷怎么样?莫非对玉娇龙的事他就永远这么不闻不问吗?自然这点小事儿,他大侠客也不放在眼里,他现在是讲究刀枪对敌,不愿那么爬房过脊。偷偷摸摸地了,可是他既在这里嘛,玉娇龙又拿着他的九华全书、青冥宝剑。要真是书剑被咱们得了来送到他的手里,他大侠客总也得有点儿脸上无光吧?”
  俞秀莲说:“我想他总有办法吧?现在还没到非他出头的时候呢。”刘泰保心中笑道:等他出头可就晚了!俞秀莲又说:“第一是德五哥求他对玉娇龙加以宽容,他本人也不愿与女子争斗,否则玉娇龙必不能生还京师。现在玉娇龙是个安分守己的少奶奶,叫他去逼迫她,他自觉那非英雄所当为!”
  刘泰保说:“幸亏还有我们这一伙不是英雄的,要不然,玉娇龙不定怎么暗笑,鲁君佩不定怎么得意啦!”
  蔡湘妹申斥他说:“你怎么跟俞大姐顶嘴呀?”
  刘泰保笑着说:“我哪敢跟俞大姐顶嘴?我不过是觉着那位李大侠客跟我们的脾气不一样!”
  俞秀莲却微笑着说:“不是脾气不一样,是他跟我们的见识不同。连我也恨不得杀死鲁君佩,但他对德五哥说,杀死鲁君佩也无用,玉娇龙所怕的绝不是鲁君佩,不然她当初就不敢跑。鲁君佩的背后必定有个足智多谋的人,那人在暗中布置下了罗网,叫玉娇龙逃不出来,我们也都无法进去!”
  刘泰保吃了一惊,瞧了瞧他媳妇,心说:李慕白确实有点儿心计,他没听人说,竟猜出鲁君佩的背后还有人,可是他绝不知道那背后的人是个花白胡子的“诸葛亮”吧?媳妇也疏忽,刚才为什么不顺便向李二嫂的娘家嫂子探询探询,那“诸葛亮”到底姓什么?住在哪儿?是个干什么的?不错!现在顶是这个人要紧。我今天得单枪匹马。把这老家伙的来历、鲁君佩天天晚上睡觉的地方、玉娇龙的卧房,全都得找出。我还得见着玉娇龙,问明详情,讨要九华全书、青冥剑,再去打一顿鲁君佩,吓吓那“诸葛亮”……这些事一夜之内全都得办完了。不过媳妇又快要生养了,不能帮助我,我这一个人怕真忙不过来。如此一想,他越发待不住,便又向俞秀莲说了些和气话,待了一阵子,他就走了。
  刘泰保身边带着一切零星杂碎,短刀之外,百宝俱全,也不去找谁邀谁。出门时太阳还很高,他就往西城去了。可是沿途上,走一条街穿一条胡同全要遇见几个熟人,有的称呼他刘二哥,有的叫他一朵莲花,有的还说:“怎么这两天你不施展一手儿,给大家看看呢?”他真懊恼,心说:不行呀!我这个人太明啦!谁都认识我,我可怎么办这秘密的事儿呀?
  走到西城,看见鲁宅的那个胡同,他可不敢进去,同时又见猴儿手拿着一篮子花儿在那儿蹲着。他赶紧躲开,心中着急地想:这些家伙成天在这儿等着,没人认识他们,他们办事儿可比我方便得多了,到时一定要跟我抢功。他想先到附近饭铺耗耗时候,一拉门,看见里面的座客并不多,却有个身材魁梧的大汉,脸上刮得很干净,正在那儿吃面,原来是罗小虎。他趁着罗小虎没瞧见他,赶紧转身走开,他吐吐舌头,心说:好大的胆子呀!刘泰保绕过了两条胡同,走到鲁宅的南墙外,又见许多人蹲着围着,不知是在干什么了。刚往近一走,就见史胖子从人群中站了起来,手里拿着签筒子跟烧鸡,他又不得不躲开。
  忽然迎面来了一辆骡车,跑得极快,车帘下垂,不知里面坐的是谁。跨车辕一个戴红缨帽的差人,直用眼睛瞪他,并冷笑着说:“少见哪!”他赶紧装成个没听见的样子。车走过去了,他连回头去看看也不敢,心裹却跟让凉水浇了似的,想着:完啦!结啦!这还他妈的怎么出风头呀?
  但是为了回去不叫媳妇骂自己泄气,他不得不豁出去,于是就找了个没人照顾的烧饼铺,用了一顿晚餐,也不敢吃得太饱。跟烙烧饼的人东拉西扯地谈了半天闲话,天色就黑了,刘泰保大喜,这才走出了铺子,又往鲁宅走去。

相关热词搜索:卧虎藏龙

上一篇:第十回 潇潇风雨半夜驱群盗,锵锵刀剑三侠逐一龙
下一篇:第十二回 堕计错寻仇竟逢鸳侣,请君来人瓮大快人心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