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回 幺魔小鬼诡计锁神龙,怪客奇人飞行来巨宅
 
2019-08-22 10:37:38   作者:王度庐   来源:   评论:0   点击:

  俞秀莲正要往屋外走,忽听寿儿在窗外嚷着回事,说:“刘二爷来见老爷。”俞秀莲问说:“刘二爷是谁?”德啸峰说:“是刘泰保。”德大奶奶说:“他干什么又来?不见他好了!”德啸峰说:“他来一定也是为这件事,他必有所闻,怎能不见他?”说着往屋外就走,并叫寿儿出去雇车送俞姑娘去往邱宅。
  他走到外院,就见刘泰保正在书房前台阶上站着,见了德啸峰,他就请安。德啸峰一看,他那留了还不到一个月的小胡子不知为什么又剃了,嘴上光光的。进了屋,德啸峰就笑着问说:“怎么又不留须了?”
  刘泰保说:“我娶媳妇还不到一年,儿子也还没出世,我留哪门子的胡子?以前我是没法子,有人造谣言,说是我拐跑了玉娇龙,弄得我不得不昼伏夜出,就留点儿胡子以便遮人眼目,现在玉娇龙已然光明正大地当起府丞夫人来了,我还有什么嫌疑?官人还能借着什么碴儿抓我?这点儿胡子没用了,我自然不要它啦!”
  德啸峰就悄声问说:“怎么样?你在外面听见了什么没有?”
  刘泰保说:“我就是为这件事来的。今天一清早玉娇龙回的娘家,在玉宅吃完午饭,又回婆家了。车后跟随的官人很多,下车的时候,四‘周围都不许站闲人,所以秃头鹰他们都没瞧见,可是这个玉娇龙不能是假的。据我想,多半是那天红脸魏三把她捆去没有捆住,她挣断了绳索,反杀死了魏三跟魏三的老婆!”
  德啸峰说:“这样一说,你那天遇见那有腰牌的官人,一定是贼人假冒的了?”
  刘泰保说:“多半是!”
  德啸峰说:“可是玉娇龙既然愿嫁鲁君佩,她当初就不必跑。既然跑了,魏三也白费力捉了一回,枉赔上性命,她武艺之高、本领之大可知,她何必又自己投回鲁家?”
  刘泰保点头说:“五哥所说的极对,我也觉出这是个大闷葫芦,所以我还不甘心,还得设法打破这个葫芦,露一露脸。今天我来,就是有一件难办的事,您得给想法子!”
  德啸峰问:“什么事?”
  刘泰保说:“就是我们这位虎爷,他听说了这件事,简直是要疯了,他说今天晚上就要去杀鲁府丞。我真后悔把宝刀又给了他,他又有自己做的几十枝箭,简直我们都拦不住他老人家!”
  德啸峰说:“你赶快到全兴镖店去找孙正礼,到阜城门内去找史胖子……”刘泰保说:“史胖子不行,那家伙比我还坏,他现在跟罗小虎交上啦!晚间两人一同上酒馆,一同到鲁宅去探风,猴儿手也跟着他们,他们说话都背着我!”德啸峰说:“有孙正礼去就行。”刘泰保摇头说:“那位大爷急性子,您派他去打谁倒行,叫他在屋里日夜看着人,他哪有耐性儿?”
  德啸峰想了一想,就说:“不过,他一个大活人,要不叫他动弹也办不到,只是要叫他明白利害,这件事得慢慢地办理,不叫他莽撞就是了!此事本与我无关,我之所以要管,第一是因为玉宅对我有过好处,我不能不维护玉娇龙,其次还是为罗小虎。因为罗小虎的胞妹是我的儿媳,他胞弟杨豹那样的好汉子又死了,他父母的奇冤至今未报。高朗秋、杨公久、俞秀莲都是侠义英雄,对他杨家所做的事都是可泣可歌,他既是我家的亲戚,所以我义不容辞,无论他是个怎样的人,我也得维护他,劝导他,不能叫他在我眼前惹下杀身大祸。为的是将来把事情办明,冤仇报了,叫他认祖归宗,也算是杨家的一条根!”刘泰保说:“五爷当仁不让,我真钦佩,就是虎爷他认上死扣儿了!他要娶玉娇龙,可是玉娇龙大概早就把他忘啦!”德啸峰也皱着眉感觉难办。
  刘泰保只好去找孙正礼,一出门恰巧遇见俞秀莲正上车,俞秀莲就嘱咐他说:“告诉他们,现在都沉住点儿气!我现在就去看她,等我晚间回来再商议办法。”刘泰保连声答应,就让俞秀莲的车走过去了。
  车来到大街上,俞秀莲就叫赶车的放下车帘,她在车中却扒着青纱车窗向外去看。车行走了许多时,由东城到了西城北沟沿,就在邱侯爷的府门前停住,俞秀莲下了车,把车打发走了。门里有个仆妇直着眼睛望着她,俞秀莲就迈步进了门槛,微笑着问说:“你们少奶奶在家吗?”仆妇问说:“您贵姓呀?”俞秀莲说:“我姓俞。”仆妇说:“我给您回一声去!”她进了屏门,顺着廊子往里院去跑。俞秀莲就慢慢地往里去走。
  这时忽见北房的帘子一启,出来了一位三十来岁的锦衣公子,正是邱广超。他很恭谨地叫道:“俞姑娘来了?”俞秀莲止住了脚步,邱广超就笑着说:“慕白也在这里。”俞秀莲笑了笑,下了台阶往那边去走,只见李慕白身穿蓝色绸衫,手持折扇,也自屋中出来。
  俞秀莲进了这小客厅,一看,并没有仆人在此伺候,她遂就向邱广超说:“今天我来,就是求邱嫂嫂领着我去看看玉娇龙!”
  邱广超说:“我们也正在提说此事,也因她是个女子,只有俞姑娘见了她,才什么话都好说。慕白的意思是不愿再逼她,只叫她把青冥剑交出来就是了。”
  俞秀莲说:“还不定是怎么回事呢?德五嫂子不信在巨鹿跟我闹翻了脸的是她,我又有点不信现在重病才好的真是玉娇龙,我非得去看看不可。”
  邱广超说:“本来内人是要明天去看看她,因为今天玉娇龙必回娘家去。”
  俞秀莲说:“我听到刘泰保说,她已然从娘家回去了。”
  邱广超说:“那今天叫她去也好,只是姑娘要随了去,未免要使鲁家的人生疑!”
  俞秀莲说:“我可以扮作你们家里的丫鬟。”邱广超笑了笑,说:“我家只有四个使女,他们都认识。”李慕白在旁说:“据我想,鲁家现在必有比玉娇龙更狠毒的人,所以玉娇龙才不能不低首就范,姑娘去了,千万也要小心!”俞秀莲听了便一旺。
  此时进去回事的那个仆妇出来说:“我们少奶奶请俞姑娘!”俞秀莲点点头,又向邱广超、李慕白二人说:“我到里院去啦。只要邱嫂子今天肯出门,无论用什么手段我也要见着玉娇龙,只要见着她,我就有法子向她探出来底细。”
  李慕白又说:“杨健堂听罗小虎说过,玉娇龙的才艺确实是自哑侠的书中所得。南鹤老伯数十载浪迹江湖,就为的是寻找那两卷书和哑侠的下落,倘若姑娘能将这两件事的下落究出,再把宝剑索回,我就不必亲自向她去追索了,因她现今已是一位命妇,我更不愿与她见面动武。”
  俞秀莲点头说:“好!这些事我必忘不了。”说着她就随那仆妇往里院去了。
  这里李慕白与邱广超又接着闲谈,谈到武艺,李慕白就说:“玉娇龙的武艺确实罕见,只是行为卑劣,毫无慷慨的气度。”接着又谈道:“现在铁贝勒拟留我常住北京,也是因为他现在职位愈尊,人愈贵重,玉娇龙两次到他府中盗剑之事,使他有些胆寒,所以想使我保护他。虽然他对我必然优待,但多年来我浪迹江湖,闲散惯了,若叫我在京长住。不能再往别处去,如何成?所以我想给他介绍两个人代替我。”
  谈了些时,就有仆妇进来说:“少奶奶要走啦!”
  邱广超与李慕白齐都站起身来,隔着玻璃窗向外去看,就见由里院走出来高梳两板头,身穿豆青色春罗旗袍,手拿着小扇子的邱少奶奶。随侍着的有三个仆妇,其中一个仆妇穿着一身月白色的裤袄,脑后梳着个“苏州头”,年纪很轻,袅袅娜娜地,原来正是俞秀莲。
  邱广超不禁大笑,李慕白也点了点头,邱广超就回身笑着说:“慕白兄,你太有些近于迂腐了!为什么你不与她结为夫妇,天下的婚姻哪还有比你们再合适的?我是俗人之见,我主张你不如应了铁贝勒之聘,就在京长住下,我们再把旧事重提,使你与俞秀莲成为一对,永弥人间缺憾,也省得你们再在江湖飘泊。你看,神出鬼没的玉娇龙现在都甘心俯首做人妻,未必不是她厌倦江湖了,做人还是夫妇与家庭的事要紧!”李慕白却摇摇头,只说:“你不明白。”
  此时,门外的两辆骡车已然走了,鲁宅本来离此不远,不多的时间便已来到。这门前本已停着几座车轿,可见宅里已来了客人。俞秀莲先下了车搀扶邱少奶奶,另一个仆妇赶紧走过来,对她很客气地,俞秀莲却瞪了她一眼,这仆妇就不敢过来帮忙了。邱少奶奶倒是一点儿不客气,大模大样地叫俞秀莲搀扶着下了车。
  门前有一个胖子,穿着油裙,地下放着个篮子,篮子里有几只烧鸡,这胖子高举着签筒子,许多宅里的仆人都围着他抽签赌彩,打算赢他的烧鸡。上马石的旁边还有个卖茉莉花的小子,有几个丫鬟都围着他买花,往头上去戴。卖花的小子猴头猴脑的,扭头一看见俞秀莲,他就把嘴一咧,高声吆喝着:“茉莉花啦!香死人的茉莉花啦!”有个官人模样的人就走了过来,瞪着眼说:“在这门口做买卖,可不准胡吆喝!不然你就滚吧!”
  这时有两个手里拿着茉莉花的丫鬟就走了过来,笑着请安说:“邱大少奶奶!”她们并注意地瞧了瞧那个搀着少奶奶的年轻俊俏的老妈儿。俞秀莲却不多看人,便把邱少奶奶搀上了台阶。进了大门,就见由里面出来了四名官差,腰间全都挂着刀,见有女眷来了,他们就一齐躲往墙根,垂手恭立。俞秀莲晓得这必是顺天府的官人,心想:鲁君佩不过是个府丞,他的宅中就预备下这许多的人,防范谁呢?
  一个丫鬟在前面跑着去传报,两个丫鬟在邱少奶奶的前面走,邱少奶奶就说:“我听说你们新奶奶的病好了,我才特意来看看。在这儿论,我们是婶子跟侄媳妇,在她娘家论我们却是姐妹,所以我得赶紧来瞧她。”一个大丫鬟说:“我们少奶奶的病可也真怪,说病了就人事不省,说好了就立刻好了。这还是仗着太极观的老方丈,画了两道符,缝在鞋底里,把魂给压住了,这才好的!”又一个丫鬟也说:“那老道士画的符可真灵,不怪人称他是老神仙。”
  走进了垂花门,就听见客厅里有许多男人在谈话,俞秀莲就晓得今天必是有许多男客也来给鲁君佩贺喜,她倒是很想看看那鲁府丞到底丑陋成什么样子。又走进了两层院落,就有本宅拿事的女管家毕妈妈,带领着两个仆妇出来,一齐请安,说:“大少奶奶,我们太太现在堂屋会客,来的是展公爷府的奶奶、萧御史夫人,您没见过吧?”
  邱少奶奶摇头说:“我都不认识。叫你们太太先会客好啦!不用惊动她,我是专看你们少奶奶来啦。”
  毕妈妈说:“可不是!刚才就来了七八起客,都是来瞧我们少奶奶的。可是少奶奶刚病好,今天早晨又回了一趟娘家,太累啦!现在大概在房里睡下啦!”
  邱少奶奶说:“她睡下也不要紧,我们俩是谁跟谁?她病了这些日子,我都没见着她,现在还不快点儿让我瞧瞧她?”遂又问:“她住在哪屋里?”
  毕妈妈有些迟疑,可是邱少奶奶既这样地不客气,她也不敢拦阻。只好说:“我们少奶奶的病,也就算是好了七八成儿,可还没有大好,所以展大奶奶、赵太太也还都没有见着呢!”
  邱少奶奶脸上显出不高兴的样子,说:“不管人家,得让我先见见。”
  毕妈妈只得向旁边的丫鬟使眼色,一个丫鬟就跑了去禀报鲁太太,毕妈妈就无可奈何地请邱少奶奶进到了北屋。北屋五间,最里间就是昔日的洞房,如今是玉娇龙的寝室。外屋陈设得颇为华丽庄严。墙上还贴着双喜字,挂着喜屏,朱色艳然,令人忆起不久之前他们的新婚。堂屋还摆着神龛,供着“伏魔大帝”、
  “观音老母”,佛灯下还压着种种灵符,道士送来的铁如意也在桌上摆着,又有一种神秘的气氛。
  随邱少奶奶进屋来的三个女仆,其中一个就是俞秀莲。邱少奶奶向来是吃水烟的,银水烟袋永远是叫一个张妈拿着,现在却被俞秀莲给抢了过去,为的是她好跟随邱少奶奶进里屋。毕妈妈先走进去了。待了会儿,有丫鬟从里边打起帘子,就见玉娇龙头戴着两板头。插着满头的绫花和绒凤,银红色绸旗袍,绿纱的坎肩,钮扣上挂着二龙戏珠的玉坠,下穿镶珠的厚底鞋,正斜坐在床上。果然是玉娇龙,半点儿也不假。她瓜子脸儿上擦着很红的胭脂,眉也似经过一番描画,艳丽绝伦,姿色如昔,可是真好像是生过病,有些瘦了,两眼也含着深深的忧郁。
  一看见邱少奶奶,玉娇龙就让丫鬟搀扶起来请安,忍不住两眼进出来泪珠。邱少奶奶是又惊讶又难过,赶紧说:“你坐着吧!才病好,不可以累着!”她拉着玉娇龙的双手,见玉娇龙的手上戴着金、翠、镶珠的许多颗戒指,手还是那么细而长,涂着不少的脂粉,可是竟觉得有些粗糙了,便想:是因为她拿了些日子的宝剑吧?因此邱少奶奶对她又不禁怀着些凛戒。可是玉娇龙竞像是受了多日的委屈,如今才见到了能诉衷曲的亲人似的,抽搐哭泣得极为可怜。丫鬟递给她手绢,她便接过来擦了擦眼睛,睁开眼一看,见帘子外站着个一身月白的年轻老妈儿,她立时把两眼瞪圆了。
  俞秀莲掀帘径入,向玉娇龙屈腿请安,笑着叫了声:“鲁少奶奶!”玉娇龙沉着脸,微微点了点头,就扭过面去。俞秀莲便给邱少奶奶装水烟。
  邱少奶奶与玉娇龙并坐在床上,就说:“我早就想来看你,只是你的婆家、娘家都在各处谢绝亲友,说你是中了邪,有时昏沉得人事不知,有时发了狂,满嘴说胡话,所以不叫人看你来,也没人敢来。可是我实在是不放心,本来,自你由新疆到北京来,谁还有咱们两人走得近?”玉娇龙斜着身不语,泪坠在衣襟上,邱少奶奶也拿手绢擦擦眼睛。
  旁边毕妈妈就说:“这一个月来,我们可也都急死啦!这屋里整天闹神闹鬼,墙上的画儿自己就能掉下来,笼子里的八哥也呜呜地哭。”
  俞秀莲插言说:“你们倒没丢猫?”
  毕妈妈一怔,不明白她问的这是什么话,又接着说:“请僧也不行,请道也不行,烧纸烧香都没用!枕头底下压善书,被褥上贴神像,也都没用。结果还是那两只鞋,把朱笔写的符藏在鞋底里,这才镇住了魂!”
  俞秀莲说:“要是穿一只鞋更好!”
  毕妈妈又是一怔,心说:怎么,这个老妈儿这么多的话?邱少奶奶急忙向俞秀莲使眼色。毕妈妈又说:“没娶过来的时候,玉宅的亲家太太就说姑娘身体弱,在新疆的时候就时常病!”
  俞秀莲又插言说:“新疆那地方我也知道,云一起就能遮住半个天,山上大虎小虎全都有,强盗也很多,杀人、放火、放箭、抢马上树、丢鞋……”
  忽然,玉娇龙直挺挺地身子向床上一倒,毕妈妈便惊叫道:“哎哟!怎么啦?”又疾忙过去叫道:“少奶奶!少奶奶!”邱少奶奶也慌得紧紧拉住玉娇龙的手摇动,两个本宅的丫鬟,吓得都变了色。玉娇龙虽然躺下了,头上的花也掉下许多枝,可是她瞪着两只眼,紧紧地咬着嘴唇。毕妈妈赶紧摆手,嘱咐那两个丫鬟说:“别声张!教太太知道了可不得了。”
  玉娇龙突然挺身而起,头上的花乱颤,愤怒着说:“有什么不得了?”
  毕妈妈忙说:“得啦!您好啦就得啦!不然我们真担不起!这都是因为那位大姐说了两句错话。”
  玉娇龙瞪眼说:“人家说错话?可是我听你们刚才说的错话也不少!都给我出去!”说着“吧”地一个大嘴巴,毕妈妈就双手捂着脸,哎哟哎哟地慢慢走出了屋。两个丫鬟也急忙跑出去了。玉娇龙向外看了看,就急急地悄声说:“你们何必还来逼我?你们瞧我已经到了什么地步!”
  邱少奶奶吓得脸白,说不出一句话,俞秀莲却昂然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快跟我说,我们能帮助你!”
  玉娇龙连连摆手说:“谁也不用帮助!我不求谁,只求你们可怜我,别天天晚上来许多人搅我就是了!要是把我逼死了,于你们并无益!”又向邱少奶奶说:“请您快些走,以后也别再来看我,受了连累可不好。这个家跟我们那个家,以后还不定要出什么事……”

相关热词搜索:卧虎藏龙

上一篇:第十回 潇潇风雨半夜驱群盗,锵锵刀剑三侠逐一龙
下一篇:第十二回 堕计错寻仇竟逢鸳侣,请君来人瓮大快人心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