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回 幺魔小鬼诡计锁神龙,怪客奇人飞行来巨宅
 
2019-08-22 10:37:38   作者:王度庐   来源:   评论:0   点击:

  说时又来到德胜门白眼老六的那个酒铺前,这里门板虽已上了,可是由板缝还漏出灯光,刘泰保就拉了猴儿手一下,说:“这地方有玩艺儿,你进去看看好不好?”猴儿手发着怔说:“有什么玩艺儿?”刘泰保笑着说:“进去一瞧就知道了。”遂把门敲了几下,又叫了一声:“老六!”里面有人答应,就把门开开了。
  此时屋里和柜房全都挤满了人,牌九、摇摊、黑红宝,共三份,人足有二三十,都是短打扮,以流氓地痞占多数。只有几个穿绸裤褂,摇折扇的,却是买卖人或大宅门里管事的,都拿着整串的钱,整个的元宝来这儿赌,这个赌局也吃的就是这种人。
  刘泰保一进来,许多人都叫着“刘二爷”,刘泰保就面带微笑,向几个人努了努嘴,那几个流氓的眼睛就全都瞪在了猴儿手的身上。只见猴儿手头梳着一条小辫,身上可穿着短道袍,样子很怪,腰间系着一条粗麻绳,绳上插着一口短刀,发亮的刀把儿上还有个铜环子。刘泰保的嘴向下一撇,几个流氓就会意了,猴儿手可全不觉得。
  猴儿手的身材又不高,扒着人的肩膀往里看玩艺儿,也看不见,他就一句话也不说,拿肩膀往人身上怔顶,就被他顶开了两个人。有个人就翻了脸,开口骂道:“什么东西?鸟孙子,你他妈的怔顶什么?”刘泰保在旁说:“得!别生气!这是我的朋友,谭老兄弟,自家人!”又使了个眼色,那人当时就不言语了。
  猴儿手这时高兴极了,就伸手向怀中去掏,原来他还带着十来两银子。他把银子分作两份,先压上一份,宝盒子一开,立刻就输了。他又把余下的一份分成两半,先下半份,可是也被吃了去。他急得直抓脑袋,把那半份又压上,压的是红,不料宝盒一开又是黑。他的两手精光,急得翻了翻眼睛,回身说:“刘泰保呢?”
  立时有人向他胸上一拳,说:“小子!你瞎啦?凭什么踩我的脚?”猴儿手说:“没瞧见!”便回头急急叫着:“刘泰保!借我几两银子,我把钱捞回来就还你!”喊了两声,不知刘泰保哪儿去了。旁边有人就说:“穷吵什么?没有钱就快点儿滚蛋!”
  眼看着开宝的又直往外赔钱赔银子,有许多压中的人,都摇头晃脑地很是得意,猴儿手便急了,他把拳头咚的一声向案子上一砸,说:“我这只拳头当五十两!”开宝的人把眼睛一翻,说:“行!可是你输了应当怎样?”猴儿手说:“输了这只手,我再赌那只手!”开宝的人说:“两只手都输了怎么样?”猴儿手生气地说:“我再拿脚下注!”开宝的人却把眼一瞪。说:“他妈的你身上还有什么东西?倒不如咱们赌脑袋,你输了把脑袋割下来给我,你要赢了我也割给你头!”猴儿手说:“干!”把脖子一伸,说:“我压红的!”开宝的人脸上没有一点儿表情,当众把宝盒一开,原来却是个黑。
  猴儿手真着急了,他把眼睛瞪起,向腰上一摸,不料那口带环子的宝刀已不见了。他大吃一惊,叫道:“啊呀!我的刀哪儿去啦?哪个小子大胆,敢偷我猴儿手的宝刀,快拿出来!”旁边的人有的斜愣着眼睛撇嘴嘲笑,有的装作没事人儿似的,没有一个人言语。
  猴儿手气极了,就要打那开宝的人,突然有人说:“小猴崽子你别逞强!刀在二太爷的手里啦!二太爷是心疼你,怕你真拿这口刀抹了脖子!”猴儿手一看,只见是一朵莲花刘泰保推开了半扇门,站在门槛上,他一手摸着小胡子微笑,一手摇晃着宝刀上的环子,哗啦哗啦地响。猴儿手分开众人扑向前去,刘泰保转身向外就跑,猴儿手大嚷说:“小子你别跑!我还拿你当好人,不想你是个骗子!”一个跃步闯出门去,就见刘泰保向北跑去了。
  猴儿手急追,刘泰保穿越着小巷又往东,一边跑一边摇晃着刀环,故意逗他。猴儿手追得很快,可是刘泰保跑得更快,所幸此时已夜深无人。小巷长街就由着他们追、跑。猴儿手跑得气喘吁吁地,他就大骂道:“小子,反正你跑不上天去!谭爷爷追上你,非点你的死穴不可!”刘泰保笑着说:“二太爷平生是不怕点穴,你不追老子你就是孙子。”谭飞听了这话更是努力紧追。
  眼看到了一块旷敞的地方,此地人家稀少,多半是些小门小户,刘泰保就跑进了一家院墙,猴儿手也随之跳了进去。这人家是分内外院,外院又是对面的房子,房内全没有灯光,刘泰保就到北房前拿手去捶窗户。猴儿手赶上去抡拳要打。却不料房门忽开,出来一人抡着双刀向他就砍。猴儿手疾忙躲开,不料使双刀的人又是一脚,脚像个钩子,把猴儿手踹得哎哟一声。他刚骂了声:“贼……”突然不知从什么地方又飞来一支钢镖。猴儿手疾忙将身向地上一趴,镖就从他身上飞了过去,屋中又出来了一人。这使双刀的人就将鞋尖向猴儿手的身上一点。猴儿手就觉得全身又麻又疼,他知道是遭了点穴。
  这时刘泰保早已跑到房上蹲着去了,就听他说:“俞大姐别伤他。他是猴儿手,我特意把他诓来,为的是请您教训教训他!”他随手将火折子抖起,跳下房来,迷嘻地笑着,并向猴儿手说:“你睁眼看看吧!这位是谁?”
  猴儿手把眼睛都瞪圆了,他一看,那拿双刀的是全身青衣,蛾眉秀目的俞秀莲,另一个提枪拿镖的也是个女子,青衣红裤,身材娇小,猴儿手就哀求着说:“俞师姑!我不知道你在这儿!”俞秀莲却不正眼看他,就把解救点穴的方法告诉了刘泰保。刘泰保把火折扔在地上,叫它自行燃烧,他就遵法摇动着猴儿手的身子,摇动得差不多了,他就疾忙往旁一跳。猴儿手坐起身来,又悄声向他狠狠地骂了几句,刘泰保却直笑着作揖。
  此时俞秀莲跟蔡湘妹已进到屋里把灯点上,把猴儿手叫到窗外,俞秀莲就在窗里,向他询问他近年来所做的事。俞秀莲问得很严厉,猴儿手站在窗外,低头站立,懦懦地、糊里糊涂地回答,刘泰保就在旁边笑,并揪揪他的胳膊,在他耳边悄声说:“这口刀是人家罗小虎的,我替你还了他好了。今天是我跟你第一回开玩笑,好显着咱们亲热,你可别生气!”猴儿手伸腿去踹他,他却又跳出远远的。俞秀莲又告诉猴儿手李慕白已经来到此地,嘱咐他不准胡作非为,并命猴儿手即刻到西城阜城门内一家油盐店里,找在那里匿居的爬山蛇史健,以后一切事都须听史健的吩咐。
  猴儿手唯唯地答应着,连大气儿也不敢出,然后转身跳过了墙,垂头丧气地走去。刘泰保还站在墙上向他拍巴掌,猴儿手就由地下拣起一块砖头向他飞去。刘泰保急忙将身向墙里跳,不料脖子上已“吧”的挨了一砖,非常地疼。就听蔡湘妹在屋里说:“你干什么啦?俞大姐叫你进来,有要事分派你啦!”他便摸着脖子进了屋。
  当夜,刘泰保仍然回到积水潭,花牛儿李成跟罗小虎都已在炕上睡熟,一夜什么事儿也没有。次日罗小虎仍然不出门,照常耐心地坐在炕上削竹子,发着怔,凝着眼神儿,仿佛连话都不爱说,外面的事儿他更是不闻不问。天气很热,蝉在门外柳树上高唱,声音都传到屋内。
  京城中表面是依然平静,鲁宅的新媳妇玉小姐病了这许多日,至今还没有见亲友,这件事仿佛也陈旧了,没有人再上茶馆酒肆去谈说了。可是现在有许多人暗中却很活跃,第一是德啸峰与京城闻名的侠公子银枪将军邱广超,二人除了托人在各衙门探听玉娇龙的下落之外,并都亲身去见新回京的玉知府宝恩,他们不能明说闻说三小姐被官人捉去了,只能问:“姑奶奶近日的病势如何?”
  宝恩便像是很发愁的样子,说:“还是不见好嘛!在房里还是不见人,一听见人的足声,她就惊喊,终日昏昏沉沉的,只有一个仆妇,两个丫鬟伺候她。内人昨天还去看了她一次,可是她大睁着眼睛,竟不认识嫂嫂了。因此家母也因忧得病,家严更是十分灰心!”
  显然有一种隐情,他家里的人似是讳莫如深。邱少奶奶以至近的姊姊资格到鲁宅去看过,可也被玉家的两位奶奶给拦住了,说:“别去看她啦,她不像早先那样子啦!我去看她,都挨了她一顿骂,您若去,得罪了您,我们可真担不起!”旁边玉大奶奶膝下的那个女孩蕙子,一听人谈说到她的龙姑姑,她的脸色就立刻显露出惊疑来,仿佛是在心说:不是那么回事呀?总之,玉、鲁两宅无论上下,对此事全都保守得极为秘密,事情是可疑得很,然而无人能把它揭穿。
  同时,又出了一件事,是有人在提督衙门控告了大盗虎某,原呈是:
  具状人贺绍绅,河南人,在刑部衙门当差。前闻西城某巷中有
  娼妇大萝卜、小虾米,其家中去一游客,自称姓虎,身携银两无
  数,举动凶悍,动辄殴人。有人知彼即系在玉宅喜事时,箭射彩
  轿,刀伤官人之人。想系江湖大盗潜居京师,若不严加捕拿,难免
  再出巨案……谨此告密。
  并附有这贺绍绅的家世履历。
  提督衙门的人抄下来一份给了德啸峰。原意是听人传说,德啸峰对那撞喜轿的莽汉的来历有些知晓,刘泰保救走了那人,德啸峰有主使的嫌疑,所以想索性把这状子给德啸峰看看,送个人情,给德啸峰容个时间,好叫那虎某快跑。不料德啸峰一看那贺绍绅的家世履历,却是:
  父讳颂,曾任河南汝南及江西吉安知府……现告老居京。绅在刑部当差,所言是实,绝无谎报……
  官人走后,德啸峰就拍着桌子说:“这真是冤家狭路,这贺家正是多年前害死我儿媳妇父母,三年来遍访无着的仇人!”
  因儿媳妇杨丽芳现在正闹着要往河南去报仇,假若她知道仇人就在京师,她又会武艺,立刻就能闯出来大祸,所以德啸峰把这事并不宣露。他只把新从延庆回来的杨健堂请来,悄悄告知他此事,叫他去设法探出这贺家的情况、平日的行为,以及那告老的贺知府在汝南任上时,是否害过一姓杨的夫妇,并嘱他不要向外人说知。杨健堂为自己义女的家门奇冤,自然十分义愤,便慨然应允了。这件事倒不难办,知晓了贺家的住处,杨健堂费了一天的工夫,就已探出来大概。德啸峰记在心里,秘不发表,现在只是专搜寻玉娇龙的下落。
  先几日来京的爬山蛇胖子史健,他是在山西与李慕白会面后,一同北来。走到保定迤南遇见了玉娇龙,李慕白去追玉娇龙往南去了,他就一个人来到北京,秘密见了德啸峰一次,现住在同乡开的一个小铺里。他对这回事最热心,曾带着猴儿手趁夜到鲁宅去了两次,可是竞没有寻着那不见人的新娘住的屋子。
  刘泰保手底下的耳目众多,除了每天有人向他报告消息之外,他并且天天晚上要到玉宅门前去溜达,探出来的却只有玉宅的奶奶少爷们,天天坐车往鲁宅去看那位病姑奶奶,但谁信鲁宅的新房里真有人?谁信他们为双方遮羞耍的这套假玩艺?玉娇龙到底是在哪里?玉娇龙到底是死是生?连俞秀莲也每夜潜入玉鲁两家的宅中去探查,各衙门的监狱中,她也都设法进内查过了。蔡湘妹又托街坊的李二嫂,向那个在鲁宅做厨役的娘家哥哥去打听,结果全像海底寻针似的茫茫渺渺,一点儿也探不出玉娇龙的踪影。
  李慕白此次是与俞秀莲、孙正礼一同来京的,现住在铁贝勒府内,如上宾一般地受到优待。他过去的官司经铁小贝勒打点,已无人肯再追究了,现在他可以随便地在街上闲游了。每天他只是访访德啸峰、刘起云、孙正礼,京华景象,一如从前,但已没有多少人认识他了。六载前曾逗留过的西河沿旅舍,打磨厂比武的地方,韩家潭的销魂之乡,都能引起他的许多回忆。他也到南半截胡同去拜见了表叔,表叔祁家是越来越穷,以为他早先的案子还没销,也不大敢接待他。出了南半截胡同不远,就是他旧日卧病,与孟思昭结成生死之交的法明寺,再往南,即是纤娘的埋香之所,李慕白并没去看,心头滋出的悲思,也旋即消逝。
  他鞭丝帽影,骏马英姿,走遍了长街,登遍了酒楼茶肆,但听不见关于玉娇龙的风声,也看不见形迹可疑的人。李慕白倒不是一定要寻获玉娇龙,他认为玉娇龙若果真被官人捉去,那倒是为江湖除去了一个强霸,他只是立誓要寻回青冥剑。他觉得那口剑若在玉娇龙手中,还不至于滥杀无辜,但是要到了什么红脸魏三的手里,那可就更贻害无穷了!同时他还希望,能于玉娇龙的口中问出哑侠及《九华拳剑全书》的下落。但作难的是他不愿像史胖子、猴儿手那样,深夜往人家宅第去寻人家的闺房,所以他并没到鲁家去过,只会过史胖子、猴儿手,在德家见过刘泰保,刘泰保又引他去看了看罗小虎。
  现在罗小虎已将他的那些支弩箭做好了,刘泰保并将宝刀还了他,天黑以后,若有人跟着他,也准许他出门。罗小虎是这件事里的主要人物,他的心比谁都急,但他又不得不随在这许多人的后头,寻他的茫无下落的情人。
  这古城中,现在是龙藏虎卧,鹭走猿飞,每夜更深,群侠齐施身手,刀光剑光闪闪,但是一连五日,竞毫无线索。
  到了第六天,忽然发生巨案,说是西直门关厢的第一家小店里,昨夜突去暴客,杀死了两个在那里投宿了七八天的旅客,是一男一女。有人认识,是在镖店做伙计的红脸魏三跟他的老婆,死得极惨!还有人看见昨夜行凶的暴客是从房上来的,是个细腰的少年。
  这件事一出,使得邱广超、德啸峰、李慕白、俞秀莲、刘泰保等人无不惊诧。连史胖子与猴儿手都有些害怕了,都说:“先歇两天吧!谁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呢?玉娇龙不定是藏在哪儿啦!咱们在这儿找她,她还许正在暗处笑咱们呢?”罗小虎却拍着巴掌大乐。李俞二人既惊且愤,要再斗斗玉娇龙。但过了两天,玉娇龙还无踪迹。
  忽然一天又出了一件惊人之事,就是玉鲁两宅同时传出来消息,说是鲁少奶奶玉小姐的病已好啦,由今天起就出来拜客。这个消息可把这些日的谣言完全扫净。德大奶奶就信以为真,她又惊又喜,可巧俞秀莲正在她家,她就拍手笑着说:“叫我跟着你们当了这些日疯子!天天疑神疑鬼地瞎说人家,原来全不是那么回事儿!人家玉娇龙明明是一娶过去就病了,就没出过新房。这都是刘泰保那小子造的谣,现在看刘泰保的脸还往哪里搁?好在那小子本来就没脸。”
  俞秀莲却生着气说:“这跟刘泰保有什么相干?她这些日若在鲁家害病,那到巨鹿县去吃了我的一顿面,抢了我一匹马逃走的不是她吗?李大哥、孙师哥跟我,我们三个人把她追跑了的,难道那也是我们瞎说?”
  德大奶奶就说:“你们看见的,那一定是她的魂灵。书上常记着这样的事儿,说是一个人在这儿得了病,卧床不起了,可是她的魂灵已然出千里之外。在那地方她也照常吃饭,照常能见人说话,跟真人没有什么分别,绝看不出来。后来,她回来了,跟病床躺着的那个她,一见了面儿,两人又合而为一,变成一个好好的人!”俞秀莲说:“我不信!魂灵还有那些事儿?”杨丽芳也在旁纳闷。
  此时德啸峰走到屋里,听她们正在谈说此事,就摆手说:“两三日内,玉娇龙就可能回娘家。到了那天,我们这里去一个人看看她,由她的容态上必可看出点儿来。据我想,其中必有绝大的隐情,她那样的人,怎能甘心嫁鲁君佩?这不定是怎么回事儿了!”
  德大奶奶哼哼地冷笑了一声,也不信她丈夫的话,她就说:“谁的话也都不足为凭,还是看看她本人!我敢说,以我跟她的交情,她见了我的面儿绝不能不说真话。只可惜咱们跟鲁宅无来往,非得等她回了娘家,我才能去见她!”
  俞秀莲说:“邱家跟鲁家有来往没有?”
  德大奶奶说:“鲁君佩的四婶子是邱广超的表姐,她们倒还走得很近。”
  俞秀莲突然站起身来说:“不如我就去找邱少奶奶,叫她带着我到鲁家去看看,哪怕叫我做随身的丫鬟我也愿意。只要能见着玉娇龙,我就有办法!”
  ’
  德大奶奶说:“得啦吧!你给我惹什么祸都不要紧,可别给邱家招事儿!”
  俞秀莲说:“我不招事儿,我跟随她去,一定规规矩矩地,我哪能又跟玉娇龙翻脸呢?”
  旁边杨丽芳微笑着,也替俞秀莲兴奋,德啸峰就点头说:“俞姑娘若去一趟也很好,快些把此事弄个水落石出。只要见玉娇龙确实在鲁家,她是安心做那里的少奶奶了,我们就放心,连详情都不必问。办完了这件事。我们还有更要紧的事情。”俞秀莲瞧了杨丽芳一眼,就说:“对啦!我也愿意赶快把这件事弄清,我好带着我侄女往河南去报仇!”杨丽芳黯然转过脸去,德啸峰又点头说:“就是!”

相关热词搜索:卧虎藏龙

上一篇:第十回 潇潇风雨半夜驱群盗,锵锵刀剑三侠逐一龙
下一篇:第十二回 堕计错寻仇竟逢鸳侣,请君来人瓮大快人心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