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战云飞 正文

第二章 虎将悲折翼
 
2019-08-16 22:20:56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方天星心里怎能会不为之一惊?
  “老七,你这是怎么了?”大师兄伍昭在他背上重重拍了一下,道:“快上车呀!”
  “啊……是是是!”
  说着,他就钻进了篷车。
  可不是,四师兄“飞天鹏”刁万就在里面……
  阴沉沉的一张尖白脸,三角眼,刀子眉,招风耳,正面看人的时候,老好像是歪着头——他惯于侧目视人。
  一眼看上去就知道,这是一个极难说话的人。
  可是这时,他脸上却带着明显的笑意,伸出一双瘦手来,紧紧地握着方天星的腕子。
  “老七……你瘦多了!”
  “谢谢四师哥的牵挂!”
  刁万眯着三角眼笑道:“你是知道的,兄弟行里,我是最闲不下的一个,整天价里胡折腾,老当家的又说我这张脸,在公门里等于上了谱,所以我也没去看你,但是我心里一直是记挂着你的。”
  “谢谢四哥!”
  “两年不见,你变得客套了……”
  说着“哈哈!”笑了两声,摇摇头又道:“自家兄弟用不着来这一套。”
  说时,“铁手”伍昭上了车,车篷子撩下来,前面车把式舞了一声响鞭,这辆大车就向前移动了起来。
  方天星的眸子在接触过两位师兄之后,才落在那个俏师妹脸上。
  水汪汪的一双大眼睛,长长的睫毛,白里透红的脸蛋儿,唇红齿白——好标致的一个姑娘!
  她梳着又黑又亮的两条大辫子,两年以来,她似乎较诸昔日变得世故多了,那双眼睛在窥人的时候,更能传递出内心的渴望情意。
  这一点,方天星是体会出来的,正所谓“心有灵犀一点通!”
  许冰荷发现他一直在看她,不觉红了脸,缓缓地低下了头,只把情腻腻的一双眼睛,瞅着自己的一双足尖。
  大师兄确够老练的,只瞥一眼,就看了出来。
  哈哈一笑,他说道:“老七,这两年你不在家,小师妹可是惦你得厉害!”
  许冰荷娇哼了一声道:“大师兄你坏死了!”
  “铁手”伍昭哈哈大笑了几声,却又把目光移向方天星道:“老七……说真的,这些日子大家最挂心的就是你,老当家的更是时时刻刻念不绝口。”
  方天星叹了一口气,感慨万千地道:“老当家的与各位兄妹的大恩,我真不知怎么来报答!”
  一旁的“飞天鹏”刁万嘻嘻一笑道:“用不着客气,老七,这两年,也许还有些事情你还不知道。”
  “什么事?”
  由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里,他忽然体会出了不妙!
  刁万赫赫一笑,一只手摸着下巴道:“二哥三哥都死了,老五老六也叫人给废了……”
  “啊……?”方天星的脸色一下子变成雪白,半天他才长长地吁了一口气道:“这是怎么回事?”
  伍昭冷冷一笑道:“咱们碰见了厉害的主子!”
  “是谁下的手?”
  “是……”伍昭一笑道:“你何必急着问,回去以后老当家会告诉你的。”
  方天星忽然用力地,握住了大师兄的手。
  “大师兄……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告诉我说,老当家的下令已散伙了么?”
  “我说过这句话?”
  “说过……”方天星肯定地道:“是大师兄你亲口说的,你告诉我说,洗手不干这种买卖了……怎么会……?”
  伍昭神色微微一变,嘻嘻一笑道:“我倒不记得说过这种话。”
  刁万在旁边冷冷一笑道:“不干……?老七,你说得好轻松!咱们这么一伙子人,有老有小,不干吃什么?”
  “可是……”
  方天星猝然陷身于一片茫然里,痛心之下,两汪泪水夺眶而出。
  “七哥……你怎么了?”
  “俏红线”许冰荷偎着他,也陷于茫然。
  “唷……?”刁万鄙夷地笑道:“两年不见,我们这位七兄弟还真变了,由牢里刚放出来,可就改邪归正了!”
  方天星倏地转过身来,怒目看向刁万……可是他终于缺乏勇气向这位难说话的拜兄发作。
  无边的怨恨、痛心、失望,一股脑地焚烧着他,他猛然垂下头来,眼泪再一次地涌出,一滴滴溅落在车座上。

×      ×      ×

  骡车奔驰了足有半天的时间,还没有到。
  似乎彼此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大部分的时间,彼此都干坐着,倒是许冰荷权作解语鲜花,有一句没一句地与各人闲聊着。
  方天星揭开了窗帘一角,向外看了看,只见到一片秋收后的旱田景象,目光所及到处都是一堆堆的麦子、杂粮杆子,景色很是凄凉。
  他原以为住处不远,想不到居然走了半天还不曾到,而且眼前人烟荒僻,除了农家田舍以外,倒不见什么住家,何以车行会来到这里?
  想念之中,只觉得这辆骡车在一所颇具规模的农舍面前停了下来。
  所以说它是“农舍”,那是它的建筑式样与外表看起来,和农家近似。
  只是一般农家,很少有这种排场——说它是个乡下土财主的住处,倒有几分相似。
  老大的一片竹子圆圆的拢着,黄土地上摆着几个大石头碾子,很空旷的一个大院子。
  两只大黄狗,迎着奔驰而来的骡车汪汪地叫着,骡车围着这片舍子绕了半个圈子,直向屋前驰去。
  方天星心正狐疑,却听得身后的“铁手”伍昭哈哈一笑道:“地方到了!”
  方天星坐了下来,道:“这是什么地方?”
  “你没看见么?”伍昭笑着说:“我们现在是道道地地的庄稼人了!”
  说话的当儿,骡车已在舍子前面停了下来。
  车把式由前座上一跃而下,帮着把车篷子揭开来,龇着牙笑道:“大爷……下车吧!”
  各人陆续下了车,只听见一阵子木杖拄地的声音。
  只见一个三旬左右的独腿汉子,胳肢窝里各夹着一根假肢,上身披着一件小袄,快速地由里面踱出来——
  “老七……是老七回来了吧!”
  方天星先是一怔,仔细地看了这人一眼——
  黄焦焦的一张脸,黄眉黄须,正是自己师门同习艺的七位师兄弟中,行五的那一位——“黄脸狼”谢登虎。
  记得当年,他是兄弟行中最会胡闹的一个,一双脚老是闲不住,那里热闹那里跑,上阵打杀,也是最勇猛的一个。
  想不到两年不见,居然会落成了残废,断了一条腿——这在练武的人来说,真是极为残酷的一种打击!
  方天星眸子一红,便咽地唤了声:“五哥……”
  两只手己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老七……咱们哥俩儿见面这是喜事,别难受,咱们到屋里再谈去。”
  谢登虎倒是很洒脱的样子,一面拍着他的背,一行人遂即向堂屋里行去。
  方天星这才注意到,这片房舍尽管由外面看上去像是一户农家,可是房子里的格局却不同,而且,各种摆设也相当的华丽。
  看到这里,方天星也就可想而知,老当家的与各位师兄,尽管是人丁凋零,局促一角,可是日子过的倒也还不错。
  他的心忽然变得沉重了。
  昔日在狱中,他一直渴望着能够见老当家的一面,因为到底是他把自己扶养长大的,到底是他传授给自己一身武功,到底他还惦念着自己,常常叫小师妹探看自己……
  尤其是这一次,他出重资,把自己由狱中保释出来,更是恩重如山……
  然而这一刹间,方天星由于得悉他仍操旧业时,心情却变得极为沉重,如非是事非得已,他真连此刻去见他一面的勇气也没有。

相关热词搜索:战云飞

上一篇:第一章 法场逃死劫
下一篇:第三章 难脱拴颈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