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战云飞 正文

第十章 情侣结情缘
 
2019-08-16 22:31:54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周百灿、友梅双双出手的当儿,蝴蝶镖身却迂回着掉换了一个方位。
  一低乍起,左回右伸——
  “噗哧!”一声,正中王妈咽喉要害,那枚蝴蝶镖并不以此为止,只见两翼薄翅力扇之下,锋利的镖首再力而竭的已深入王妈咽喉!
  周百灿怒吼一声,二指一探夹住了镖尾,一振手腕子把这枚蝴蝶镖拔了出来,王妈的身子却已向前倒下去。
  蝴蝶镖上早已淬过剧毒,一经见血,顿时毒贯全身百脉!
  王妈哑声怪叫着,双手扼颈,在地上一连翻了几个滚儿,顿时就一命呜呼。
  说时迟,那时快!
  也就在这一刹间,“九翅飞鹰”桑桐的身子怒起若鹰,起落间已扑向周百灿身后,掌中剑闪烁出一片耀目寒光,直向着周百灿后腰间猛刺了过来。
  周友梅尖叱道:“爷爷小心!”
  周百灿焉能有此疏忽,就在友梅出声呼叫的一刹间,倏地反身现招。
  一长一短的两口剑“呛!”地迎在了一块。
  两个人四只眼睛那般狞恶地对看着,那副样子看来俱都像恨不能把对方生吞了下去。
  “九翅飞鹰”桑桐左手抬起,用“双龙出海”的毒招,分出二指,向周百灿眼睛上挖过来。
  周百灿的左手却也不闲着——
  自从他悉知眼前人就是杀害自己儿子满门上下的血海大仇人时,内心之恨恶,简直已到了无以复加地步,是以下手无不恶毒兼具。
  桑桐的“双龙出海”是奔向他上盘双目,周百灿却是攻他下盘小腹。
  掌势一沉,施展的却是一手“玉碎功”!五指张开着向外一递,顿时就有一股莫大的劲力,向外逼出。
  “九翅飞鹰”桑桐虽说在盛怒之中,可是极其理智,尤其是对像周百灿这类大敌,他更不敢心存大意,对方这一手“玉碎功”方一使出,他立刻洞悉了先机,身子已怒鸢似的向后方倏地腾起。
  堂屋内顿时轰然大响了一声,起了一阵子颤动。
  周百灿沉实的一掌竟然走了个空招!
  他一招打空了,怒吼一声,再次向着桑桐扑了过来。
  二人虽然并没有力对力地正式交过手,可是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九翅飞鹰”桑桐却已体会出对方的功力高过自己许多,生出了怯敌之意。
  然而桑桐内心的这个意思,却未能为其他各人所悉知。
  是以,就在他身子一转回的当儿,“冀北四鬼”当中的“夜叉鬼”刘行,以及“翻江鬼”叶潜却双双自两侧飞扑而前,补了他的这个缺。
  “夜叉鬼”刘行是一串“索子枪”,“翻江鬼”叶潜却是对“分水蛾眉刺”。
  这两个人由于一上来,自己兄弟就是死了两个,心里是说不出的懊丧、忿恨!
  他二人哪里知道对方周百灿这个老头儿的厉害,反倒欺其年老力衰,一时都存下拿他立功的意图,这时忽见周百灿自己送到,正是下手的好机会,哪里再肯放过。
  “夜叉鬼”刘行一马当先,掌中索子枪“刷拉”一声,使了一招“拨风盘打”,直向周百灿当头打下去。
  “翻江鬼”叶潜也不甘人后,他嘴里怪啸一声,以为先声夺人,同时间却把手里的一对分水蛾眉刺用“螳螂双刀”的招式,同时递出,直取周百灿背后一双“志堂穴”道。
  两个人这番施展不谓不妙,只可惜在周百灿那般身手之下难以讨好。
  周百灿气得厉哼一声,他虽说身上伤尚未痊愈,可是却不会把“冀北四鬼”这类角色看在眼中。
  也是合该这两个人命尽于此!
  “夜叉鬼”刘行的这条索子枪方才轮出一半,周百灿已倏地翻起左手,只一下已抄在了索子枪上。
  刘行只觉得手心里一阵子发热,已为周百灿所施展出的这大力劲把手心皮肉擦破,一时热血怒溢,耳边哗啦声响起,手里的索子枪已到了对方手中。
  “夜叉鬼”刘行痛呼一声,身子向前跄了一下,却正好迎上了周百灿藏在袖内的那口短剑。
  剑光一闪,“噗”的一声,已由刘行咽喉间平扫了过去。
  刘行第二次又发出了一声叫喊,像是因为喉管破裂之故,声音只出了一半,即无以为继,紧接着身子已倒了下去。
  动手过招,往往争的只是一刹那间,谁能把握住要紧的一刹,也就能因此制胜对方。
  周百灿一招得逞,身子毫不迟疑地掉转了一个方向,奈何“翻江鬼”叶潜的一双蛾眉刺来势锐猛,周百灿身形一侧,以肩头切人,不退反进,陡地欺身而入。
  这可是一手“火中取栗”的招法,周百灿施展得更是惊险绝伦!
  只见他扁瘦的身躯,正好由叶潜的两根蛾眉刺之间投身切入——
  叶潜本人还没看出险来,“九翅飞鹰”桑桐忍不住大叫了一声:“左闪……”
  这声喊叫原是想救叶潜不死,想不到却反而害了他一条性命!
  叶潜闻声一惊的当儿,周百灿的短剑却已由他面颊上劈了过去,剑锋过处,竟然把叶潜一颗头颅劈成了两半,一片血雨飞溅里,叶潜的身子,也向后仰倒下去。
  这两式杀人的手法真可称得上快、绝、厉、准,弹指间已取了刘、叶二命!
  “九翅飞鹰”桑桐目睹及此,禁不住大吃了一惊……
  这时现场打杀分为两处。
  周百灿与刘、叶二人是一边,周友梅却与“铁手”伍昭以及黄楚彪另外打在一处。
  “九翅飞鹰”桑桐眼看这边连番失利,心胆俱寒,但是他也有他的打算。
  他自忖不是周百灿的敌手,然而要是与周友梅比起来,却是游刃有余。
  心里有了这个念头,遂即暗运功力于双臂之间,突然向着周友梅身边欺去。
  偏偏机会来临!他身子方自欺近的一刹,正好是周友梅为了闪躲伍昭判官双笔的一个退势,桑桐把握住此一刻良机,右手长剑向外一挥,划出了一道弧形的剑圈,把周百灿待上的身子逼出剑圈以外,左手向外一探——“云龙探掌”“噗!”地一把,正好抓在了周友梅肩头之上。
  周友梅只觉得身上一麻,大吃一惊,还想抡剑回撩,哪里还能提得起一丝力道?却已为桑桐的拿穴手法拿了个结实。
  这一突然的转变,不禁使得正待扑身而上的周百灿大吃一惊,身子登时打住,呆立当场。
  “铁手”伍昭以为有机可乘,一摆双笔,霍地直向周友梅胸上扎来,却被桑桐一剑架开。
  他的剑势一转,架在了周友梅颈旁,由不住发出了一声怪笑!
  “姓周的……你只要再上前一步,我就叫你这个孙女儿立刻血溅我剑下!”
  周百灿顿时面如白纸……
  这一突然的转变,不禁使得他手足失措!
  “且慢!”周百灿瞪目欲裂地道:“桑桐……你敢下毒手!你……”
  桑桐嘿嘿笑道:“我怎么不敢?”
  说时剑锋作势,直向友梅白嫩的颈项间切下。
  周百灿怒叫:“不可……不……”他抖颤着前进儿步道:“姓桑的……你要是敢下毒手,我绝不与你干休……”
  桑桐冷笑道:“我就是不杀她,又何能与你干休?”
  “不,你不能杀她……绝对不能!”
  “哈哈……”
  桑桐怪声笑着,这一刹间,他得意极了,一旦“太阿倒持”,局面自是大不相同!
  “周老头……你先放心,事情很简单,只要你不想叫她死,我一定乐于遵命!不过……”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嘻嘻一笑。
  “当然做任何事都是要有代价的!”
  周百灿登时一惊……
  他焉能不明白对方这一派鬼技俩,只是此刻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已失去了讨价还价的余地。
  想到了即将要失去的一切,周百灿内心升起了一片寒意。
  他发出了极为凄惨的一片笑声。
  “好吧……姓桑的,你说吧,你有什么条件,我都可以答应你!”
  桑桐凌笑一声,道:“好说,周老爷子不失为一个聪明人,这么一来,我们就好说话了!”
  忽然,周友梅用力的一挣,大声道:“爷爷,你老人家可不能上他的当……爷爷……”
  桑桐怒叫一声,刀刃几乎要划开了对方皮肉。
  周百灿听得怪声叫道:“不……你不要下手……”
  他紧紧咬着牙齿道:“桑桐……你要是敢伤我这个孙女儿,我至死也不与你干休!”
  桑桐嘿嘿笑道:“那可就要看你孙女儿她想死还是想活了,周老头,我们废话少说,把你的宝贝拿出来吧!”
  周百灿怅然叹了一声,道:“你是说,要金银珠宝么?”
  “你少跟我装糊涂,我要的东西,你会不知道?”
  周百灿道:“老夫真的不知。”
  桑桐狞笑一声,说道:“我要的是你们周家传家之宝——珍珠衫,听清楚了没有?”
  听到这里,周友梅忍不住冷笑道:“看你们简直是做梦——爷爷,孙女情愿一死,我们周家的传家之宝,是绝对不能落在外人手里的!”
  桑桐怒声道:“我杀了你……”
  剑身轻颤着,闪出了一片寒光,当真要向她颈项之间切去。却为一旁的“袖里乾坤”黄楚彪,陡然以掌中钢拐架住。
  “当家的且慢……”黄楚彪扬着他那一双黄焦焦的老鼠胡子道:“周老头会双手把东西送上的……”
  他眼睛斜瞟向一旁的周百灿道:“怎么样……姓周的,可就等你一句话了!”
  友梅痛声道:“爷爷,千万不能给他们……”
  周百灿苦笑了一下,叹息着道:“孩子,你错了……一任稀世之宝,终必是身外之物,世界上再也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比生命更宝贵的了!”
  黄楚彪嘻嘻一笑道:“老爷子,你这话可就说对了,佩服,佩服!”
  周友梅聆听之下,忍不住低头泣出声来。
  “九翅飞鹰”桑桐怒声道:“怎么回事?你到底是拿不拿出来呀?”
  周百灿顿了一下,忽然下定决心地说道:“好吧,你们等着,我这就给你们去拿!”
  友梅大声道:“爷爷,你不能这么做……爷爷……你真的不明白他们是什么打算么?”
  周百灿忽然一怔,冷笑道:“这一点我倒是忘了……”
  说时他忽然沉下脸来,转向桑桐道:“姓桑的,大丈夫一言既出……”
  “驯马难追!”―桑桐大声应着:“东西一到手,我们马上放人!周老头,你就快着点吧。”
  周百灿点点头道:“好!”
  事无选择,他只得向书房步入。
  桑桐施了个眼色,黄楚彪当然懂得,立刻尾随着他向书房步入。
  黄楚彪冷笑着道:“周老头,你要是敢给我玩一点花样,你孙女儿这条命可是万难保全。”
  周百灿这一刹间内心之沉痛,简直无以复加。他绝不甘心就这么将家传至宝拱手让人,可是又无奈何,正如其所言,两相权衡之下,自是友梅性命重要,他不得不忍痛割爱。
  他惟一的一点期望,只有寄望在匣开时的那一刹那了。
  周百灿心里盘算着,遂即不再迟疑,于是开启了壁间暗门,将那个黑漆的珍宝匣子取到手里。
  黄楚彪上前欲接——
  周百灿忽然收回道:“这个我要当面交给你们桑当家的!”
  黄楚彪道:“也好!”
  二人退回到堂屋之内。
  桑桐眼巴巴地看着那个黑漆匣子,道:“东西在里面么?”
  周百灿道:“当然在里面,我们是一手放人,一手交货!”
  桑桐怪笑一声道:“周老头,你倒说得好,谁知道你这箱子里放的是什么东西?想骗我上当,可没这么容易!”
  周百灿怒声道:“胡说,哪一个骗你不成?”
  桑桐嘻嘻一笑道:“这件事很简单,把你的箱子拿过来,我们先验明,如果是真的,那时再放你的孙女不迟!”
  周百灿迟疑了一下,点头道:“好!就这样吧。”
  说完把手上漆匣递过去,黄楚彪接过来转手递交给桑桐。
  桑桐接过来,看了一下,冷笑道:“周老头,你这箱子怎么个开法?”
  周百灿道:“按动两边锁扣就可自行跳开。”
  桑桐一双眸子,打量着箱子,面现孤疑。
  周百灿冷笑道:“如果你以为其中有诈,就由我来开也是一样!”
  说罢就想上前去接过箱子。
  桑桐一笑道:“用不着你……”
  说着,他眼睛向着身前的周友梅一转道:“我想这件事,由你孙女来做也是一样?”
  周百灿微微一愣,遂即点头道:“也好!”
  友梅机警地看了祖父一眼,祖孙二人目光一对,立时交换了一个暗号。
  桑桐把手上的珠宝箱子,交给了黄楚彪,道:“你拿着,麻烦周姑娘你为我打开来。”
  他虽然嘴里这样说,可是掌中的那口剑,依然紧紧压在友梅的肩上。
  “铁手”伍昭身子也向前拢了过来。
  周友梅把掌中剑用力的插在地上,双手抬起,作势向箱钮上按去。
  她当然知道这箱子里所暗藏的机关,是以先行闭住了呼吸,作出一付毫无所谓的样子。
  这番做作果然使得一旁的黄楚彪以及身后的桑桐宽心大放。
  异宝当前,哪一个不愿意先睹为快?是以,就在周友梅的两只手一搭向箱角时,桑桐、黄楚彪、伍昭三颗头颅,俱都情不由己地向前凑近了一些,六只眸子,俱都闪烁着贪婪,死死地盯着箱盖子瞧。
  周友梅偷窥了一眼,算计着黄楚彪与伍昭距离已合乎标准,身后的桑桐虽是离得稍微远了一点,可是当箱子开启的时候,他必然还会再向前一点,那时仍将会在毒雾喷出的范围之内。
  生死存亡可就在此一举了。
  周友梅感觉到肩项上的那口剑,也就更加深了她内心的恐俱,两只手迟迟不敢按下。
  “九翅飞鹰”桑桐皱了一下眉道:“怎地还不打开?”
  周友梅冷笑道:“这不就开了么?”
  说时她双手按动宝箱两端锁扣,箱子内发出了“卡!”的一声。
  她故意不立刻打开箱盖,为的是想要那箱内的毒雾多聚集一些。
  说时迟,那时快——
  就在三颗头同时向前凑近的一刹那,周友梅霍地打开了箱盖。
  大股的红烟,云也似的突然由箱内涌了出来。

相关热词搜索:战云飞

上一篇:第九章 舍命闯龙潭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