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战云飞 正文

第五章 掌影勾贼魂
 
2019-08-16 22:25:34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这掌铁莲子只照顾一个人——那个后现身的矮子。
  同时间,一团黑影,直向着那个矮汉子身后袭了过来,夜月下,敢情是个白发皤皤的老人——周福!
  周福手上持着一口斩马长刀,一照面劈头盖脸地向着那个矮汉子脸上劈下来。
  武林中施展这种长兵刃对敌的,实在还不多见。
  所谓“一分长,一分强,一寸短,一寸险!”长兵刃只要控制得宜,却是威力至大。
  在这口斩马长刀之下,那个矮子不得不向后撤退。
  矮个子身手不弱,只见他身子向后一个倒折,已翻出了丈许之外。
  可是他仍然不能逃开这步劫难。
  就在他身子方才翻出的一刹那,一条人影由斜刺里蹿出来,这个人可就比刚才现身的周福看上去要俐落得多了。
  矮个子惊魂未定之际,发觉得身后又有敌人,他嘴里大声呼喝道:“并肩子……风紧!”
  掌中鬼头刀借着翻身之势,霍地向外一托,只听见“呛啷”一声,迎架着对方的一双短兵刃。
  来人是个圆脸塌鼻,白发壮妇!
  矮汉子心中一怔,一时想不起这妇人是何家数,只见那妇人手上持着一双匕首,圆睁着一双眼睛,那副狞恶的样子,真像恨不能一口把面前这个矮子生吞下去。
  这时院子里,已打成了一片。
  方天星的一根大木栓,迎敌着那高个子的一对判官笔,正自打成一团。
  周福双手端着那口斩马刀,跟着二人团团地打着转儿,嘴里不时地高声骂着。
  “好小子,今天要是叫你们跑了,我周福算是吃屎长大的!方顺,你给我狠打!”
  说话的当儿,方天星的棍梢已结实地打在了那个高个子的腿上。
  这一棍由于力猛劲足,直打得那高个子身子向前一跄,差一点跪倒在地上。
  二周福扑上来抡刀就砍。
  高个子就地一滚,掌中双笔倏地一分,叉住了周福劈下的刀,只见他左手判官笔突地向外一分,施出一招“毒蛇出桐”
  只听见“扑!”的一声,这支铁笔,深深的扎入到周福的左腿之内,倏地向外一拔,周福身子向外一挣,嘴里“唷!”了一声,只觉得膝下一弯,登时跪在了地上。
  就趁着这么一点空隙,高个子足下用力一顿,直向着院墙边纵身过去。
  要讲身法,他可就比方天星慢点了。
  他身子方自纵出一半,方天星先已拦在了他身前,手上的那根木栓施了一招“凤点头”。
  “噗!”一声,正好点在了高个子心窝上,这一棍可比先前那一棍重多了。
  这名瘦高的匪人直被点了个四脚朝天,一下子翻跌在地,还来不及自地上爬起来,“噗!”一声,先自向空中喷出了一口鲜血。
  方天星身形一闪已到了他面前,陡地伸出右足,“噗!”一下,踏在了他前胸之上。
  高个子匪人再想脱身已是不及,方天星足下加力,踩得实实地,他手里的那根门栓狠狠地点向对方面门,只要他再敢心存不轨,这一棍定叫他脑浆进裂。
  是时,另一面的战况,也显然有了变化。
  那名矮个子匪人,原来尚可与王妈一较长短,只是眼看着同伴被擒,哪里还有心恋战?
  偏偏王妈那一对匕首舞得风雨不透,他大吼一声,摆了一个应战八方的姿态,待机纵身就逃……
  这一次他可碰见了更厉害的对手。
  矮个子身子方才纵出,倏地面前人影一闪,现出了一个秀发披拂的少女。
  来人是本宅的女主人——那位漂亮的周大小姐。
  矮个子哪里识得厉害,只以为对方少女好欺,嘴里怒叱着“滚开!”鬼头刀劈面就砍。
  周小姐玉手轻舒,只一下已拿住了对方的刀锋。
  这一手非但出乎当场那个矮子的意外,甚至于也出乎在场各人的意外。
  固然在场各人,包括新来的方天星在内,大家虽然也都知道这位大小姐身上有功夫,可是功夫到底有多高,却是没人见识过。
  周小姐这一手“空手擒白刃”的功夫,施展得极其微妙,时间、部位、准头都丝毫不差。
  别瞧着那么嫩酥酥的两根玉指,一旦拿在了对方的刀口上,却使那个矮个子匪人,施展出混身力道,也休想挣脱得开。
  大家乍然看见大小姐出手,一时也都未思插手。
  矮个子死命地摇了几下刀,不要说未能把刀拔出来,简直就像是插在石头缝里一般,休想移动分毫……
  这么一来,他才害了怕,干脆连刀也不要了,刀把子一松,撒腿就跑。
  周小姐蛾眉一挑,一声娇叱道:“回来!”
  玉腕一沉,那只纤纤玉手,就像是一把如意软钩似的,只一下已搭在了矮汉子的肩头上。
  随着她向后一带的势子,那个矮汉子整个身子直向后面倒了下来。
  也不要太小看了这个矮个子,此人姓裘名风,人称“地底旋风”,施展得一手好刀法,人是有名的阴险奸猾。
  这时眼看着他已受制在周小姐手上了,偏偏他还不甘心,两手倏地向外一翻,背着身子直向着周大小姐的两处胸肋上猛擂下来。
  周小姐冷叱一声:“去!”
  她那只抓在裘风肩上的纤纤玉手倏地向后一带,裘风“噗通!”一声已摔了出去。
  这一下子力道重极了,正巧面前有一堵假山石,裘风这一下正好撞了个正着,“砰!”一下子,当场就昏死了过去。
  是时王妈掌灯而出,那个被方天星踏住的高个子匪人也被周福用一根腰带子紧紧地捆了个结实。王妈赶过去把地上昏迷不醒的裘风也捆了个结实。
  周小姐丢下了手上的刀,眼睛看向方天星道:“你做得不错!把他们押进来,爷爷在堂上等着呢!”
  说完转身步入。
  周福恨极了那个高个子的匪人,当下答应着,两只手就要扼他的脖子,却被王妈拉住了。
  王妈说:“唉!唉!你这是干什么?来,来,快让我瞧瞧你的腿吧!”
  一提到他腿上的伤,周福这才忽然想起了疼来,嘴里“啊唷!”了一声,腿下一弯,当场坐倒在地。
  各人这时才发觉到他腿上一片血渍。
  王妈“啊唷!”了一声,赶忙上前把他搀起来,扶向后院去了。
  方天星这时把一口鬼头刀架在那个高个子匪人的脖项上,冷笑道:“朋友,你认栽吧!这地方岂是你们来得的?”说着一推那人的背道:“走!”
  高个子匪人却是赖着不动,冷笑道:“相好的,你报个万儿吧!”
  方天星道:“这就不劳动问!”
  高个子冷森森一笑道:“好说,相好的,瓦罐不离井口破,你老弟今天放了我一马,日后必有一份人心。怎么样?”
  方天星道:“我听不懂……朋友,这些话回头你对我们老爷子说去吧!我们底下人行事做不了主,走吧!”
  说着又推了他一下。
  高个子跄了一步,怒目视向方天星道:“在下姓金,名鸡羽,人称‘丧门神’,老弟,看样子,你也是个练家子,总不会没有一个耳闻吧!”
  方天星心中动了一下,这个人的名字,他果然听人说过,据说是襄樊的一名巨寇,却是想不到何以会来到了此地?
  他心中这么想,表面却装成不知模样,摇了摇头表示不知。
  “丧门神”金鸡羽冷笑道:“山不转路转,老弟你今天如果能放过我一马,以后……”
  才说到这里,堂屋门开。
  周小姐探身道:“方顺……把人带进来!”
  方天星把掌上刀向那人脖子一推,金鸡羽胆敢不走的话,这颗头非得当场搬家不可,无可奈何地向前迈出了一步。
  这人果然阴险成性!
  他的双手虽然被绳索紧紧缚着,可是却绝不甘心情愿地被人制服。
  只见他霍地把身子自右方飞转过来,两只紧绑在一起的手掌,陡地直向着方天星面门上砸过来。
  方天星早就防到了他会有此一手,身子向后面陡地一坐,一抬腿,已结实地踹在了这人的腰眼之上。
  金鸡羽自是当受不起,整个身子直向前栽了出去。
  可是这厮在就地一滚的当儿,两只手上已抓起了一块石头,陡地反身跳起,正想把手上石块向着方天星头上砸过来的当儿。
  就在这一刹间——
  一声清叱道:“大胆!”
  立在堂屋门前的那个大小姐,徒地隔空一掌劈出。
  这一掌力道奇大,“丧门神”金鸡羽身子一歪,痛呼了一声,再次跌倒。
  方天星一上步,由身后把他提了起来,步入堂屋。
  周老爷子神态雍容地坐在太师椅上——他身披着一件银灰色的披风,银眉皓首,仪态从容。
  这时,他睁大一双细长的眸子,注视着被押进来的“丧门神”金鸡羽。后者面色青紫,一如金锭,左肩头上一片血肉模糊。
  原来周大小姐刚才那一手劈空掌,竟然暗含着“金鸡断羽”的绝技。
  以“金鸡断羽”的毒招,来对付金鸡羽这个人,说得上是个无心的巧合,金鸡羽却在这一招式下吃了大亏,确是始料非及。
  金鸡羽就像是一只斗败了的公鸡似的,他紧紧地咬着牙,一声不哼。
  这时王妈却也押着院子里的裘风步入,后者显然是被王妈兜头浇了一盆冷水弄醒的,刚才那一头撞在假山石上,虽然没有把头撞破了,但是却肿起了碗大的一个疙瘩。
  只见他满头满脸连带着身上,都是水淋淋湿辘辘的,一副如丧考妣模样。
  王妈把他押进来以后,转身关上了堂屋的大门。
  周老爷子眼看向方天星道:“方顺,你干得很好,这件事多亏你了!”
  方天星欠身苦笑了一下,没说什么。
  周老太爷的眼睛移向面前二人,冷冷一笑道:“王妈,给他们两个松了绑!”
  王妈道:“老太爷……”
  周老太爷摇摇头道:“给他们两个松开,当着我的面,你还怕他们两个跑了不成?”
  王妈迟疑了一下道:“是……”
  大家都知道这位周老太爷周百灿身上有功夫,可是到底功夫如何,却是没有人见过,也和那位周大小姐一样,是个“讳莫如深”的人物。
  绑松开了。
  “丧门神”金鸡羽和裘风对看了一眼,两个人脸上虽然是死灰一片,可是目神里,却情不自禁地透露出一种喜悦之色。
  周小姐眼尖,一眼看出来,冷笑一声,转向周百灿道:“爷爷,你老提防着一点,这两个家伙保不住会捣鬼。”
  老太爷“嘿嘿”一笑,伸出一只手来,轻轻扫着飘洒在胸前的一部白须,一副泰然模样。
  他虽与金、裘二人近在咫尺之间,却是没有把这两个人看在眼睛里,丝毫也没有提防的样子。
  “你们自己把名字报上来吧!”
  老太爷把那一双精光四射的眸子先注视在高个子金鸡羽身上。
  金鸡羽冷笑道:“老头儿……我知道你,你又……”
  周老太爷插口道:“我问你的话,你怎么不说?”
  他还真有一股子威风。
  金鸡羽顿时收敛了一下狂态,哼了一声道:“丧门神,金鸡羽!”
  周百灿想了想,好像没听过这个名字,眼睛转向一旁的裘风。
  裘风叹了口气,道:“在下裘风,人称勾魂客。老太爷,我二人无知留犯,尚请体念,大家都是武林一脉,你老网开一面才是……”

相关热词搜索:战云飞

上一篇:第四章 龙潭惊丽质
下一篇:第六章 心神交战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