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战云飞 正文

第七章 急雨惊雷夜
 
2019-08-16 22:27:57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方天星苦笑了一下道:“冰荷……你振作一下,这里不行……”
  许冰荷痛苦地垂下头来。
  过了甚久,她才缓缓的站起身子来。
  方天星紧握住她的手,却不知说些什么才好。
  “星哥……”许冰荷凄凉地笑着:“我们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怜的两个人,有时候想起来,我真不知道活在这个世界上到底是为了什么?”
  说着她脸上现出了一片悲惨。
  方天星忽然紧紧地拥着她。
  “我们就要转运了……”他自信地道:“命运是要我们自己闯出来的!”
  “可是……”许冰荷黯然地摇着头道:“你看老当家的能够放得过我么?不……永远也不会的!”
  “会的!”方天星长吁了日气道:“你回去告诉老当家的,多则十日,少则三天,我一定把他要的东西弄到手回去见他。”
  许冰荷一惊道:“真的?”
  方天星冷笑道:“为了我,为了你,为了我们未来的一切,我只有这么做了。”
  “星哥,你真好!”
  这一次她真的笑了。像花,迎着春风那般地绽开了笑容,露出扇贝似的两排玉齿。
  方天星苦笑道:“这件事我纯粹是为着你才做的……”说完他毅然地站起来道:“天不早了,你回去吧!”
  许冰荷怔了一下,遂即动手整理着蓬松的一头乱发。方天星却是黯然失神地坐在一旁椅子上发着呆。
  她把头发整理好,回过头来看着他。
  失神的两张脸,有若“牛衣对泣”!
  方天星忽然笑道:“我们这是怎么了?”他走过去拍着她的肩道:“冰荷……回去等着我吧,请相信我,我绝不会辜负你的!”
  许冰荷点头道:“我相信你!”她忽然苦笑道:“我忽然想到,假使没有你的日子,我将怎么活下去?要是你变了心,我也只有死路一条!要是……”
  方天星轻轻在她脸上打了一下,许冰荷一笑而止,二人紧紧握着手。
  “我走了。”许冰荷说。
  方天星点点头,遂即走过去,附着窗户听了一会儿,轻轻的把窗扉推开了一半,向外张望了一下。
  窗外是矮矮的一圈竹篱,篱外是一畦菜园。
  时近午后,骄阳一片洒在园子里,渲染出一片碧绿,跳过这矮菜园,远远的湖畔柳荫之下,拴着一匹杂花骏马,就是冰荷的坐骑。
  许冰荷向外看了一眼,回头向方天星道:“你可千万提防着,老当家的这个人可是心黑手辣,这件事要是你干不成,趁一早给我先打个招呼,无论成不成,我们都得想法子离开这里!”
  方天星道:“我知道。你回去叫他们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许冰荷点点头,翻身掠出。
  菜园子里种的是茄子,许冰荷就施展上乘轻功,一路踩踏茄叶,倏起倏落地去了。
  方天星关上了窗户,心里浮现出一片新的希望——
  他原来已不打算再下手作案,可是冰荷的到来,却又平添了他无限勇气。
  他决心再狠下心,干上一回。

×      ×      ×

  雷雨之夜!
  闪电、雷声、暴雨、狂风,给周家带来了一番激荡和恐怖。
  夜行人是不会选这种天来作案子的。
  然而方天星却以为这是一个难能可贵的机会。
  他全身包裹在黑色油绸子夜行衣里,嘴里横咬着一口短刀,偷偷地潜出房门,就在一个闪电之后,他已翻身掠上了房檐。
  雨水打在瓦面上,滑溜溜的。
  对于夜行人来说,这是最苦恼的一件事,一不小心,由瓦上摔下来,真要摔死了倒好,要是因此被擒,那可有的罪受。
  方天星早已注意到了。
  他足下所穿的这双鞋子,纯系人发所编制而成,非但落地无声,而且沾足碧瓦亦不会滑脱,对于黑道夜行人来说,实在是一件恩物。
  是以,他穿行在沾满雨水的瓦檐上,丝毫也不觉得滑溜不便。
  倒是因为心里怀着罪恶,像是冥冥中有种无法抗拒的内在压力,紧紧地压迫着他,即所谓“作贼心虚”的那种感受吧。
  周家的几间房子,对他来说,那是再清楚也不过了,不需要怎么打量,就已经摸清楚了。
  这时候,周老太爷的那间旧房还亮着灯,证明他老人家还没有睡。
  方天星把身子弯下来,施展“浅水鱼功”,活像一条泥鳅般的灵活滑溜。
  伏身檐下向着对面窗内略一打量,即见窗扇半开,周老太爷正伏案在书写着什么。
  方天星把身子转过来,双足一踏瓦面,已施展“金鲤倒穿波”的身法,落身在地。
  他取下口中刀,正欲向门缝间插下。
  就在这一刹那,他看见了一些稀奇事。
  一条影子有如冲天大雁般地射空直起,起先,方天星还看不清是什么玩艺儿,可是就在这条人影翩翩落下时,他忽然看清了。
  那是一个人!
  这一突然的发现,不禁使得他陡然一惊。
  “真他妈的!”他心里暗骂着,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自己出现的时候又来了外人。
  思念中,他身形侧转,忙把身子躲向暗处。
  那个人高高地拔起,轻轻飘下,落地无声,真比四两棉花还轻。
  方天星一向以轻功见长,在同门中,算得上是个佼佼者,然而此刻,在他目睹着这个夜行人的身法之后,他不得不自内心潜升出由衷的敬佩之意。
  这个人身法真正是称得上“高明”二字。
  只见他身形甫一下落,遂即第二次腾空而起,有如长空一烟,说不出的迤逦自如。
  这一次他身子落下的地方,正离着周百灿那间书房不远,方天星突然一惊,暗忖着夜行人忒以大胆。
  那个人身子向下一落,左足微起,摆了一个金鸡独立的架式,已把瘦长的躯体,固若磐石般地立在了当地。
  这时潇潇夜雨,正淅淅下着。
  借着一片灯光,方天星可就把来人瞧了个清楚。
  ——四十五六的年岁,黑黝黝的肌肤,一双瞳子深深的洼陷在眶子里,双颧高耸,映衬着他脸上凹凸不平的骨峰,挺鼻梁,“四”字口,好威猛的一张面相。
  方天星只一眼,已可断定来人绝非寻常之辈。
  这一点,仅仅只需由来人那双精光四射的眸子,即可判定。
  这人身高是在六尺开外,一身深紫色油绸子水靠,像是为防行动不便,在四肢腿腕间,各加丝带捆系,看上去挺劲有力,丝毫不碍他来去行动自如。
  他远远停立,那双炯炯有神的瞳子,眨也不眨地向着房内的周老太爷打量着。
  由于他站立处的地形特殊,是以,他可以清晰地打量屋内人,而里面人却难以看见他的一切。
  对于方天星来说亦复如此。
  方天星可以看见他,而他却看不见方天星。
  这人双肩高耸,高高的隆起一团,看起来似乎肩臂间肌肉极为发达有力。
  就在他宽阔的肩背后侧,斜背着一把闪闪有光的兵刃——“护手单钩”。
  这种兵刃,江湖武林中多有传闻,但方天星也是仅听传闻,还是第一次目睹。
  那把家伙足有三尺五六长短,较剑刃略窄,通体上下红紫光华闪烁刺目,那弯出的尖头部位,看上去更为锋利。
  方天星甚至于可以清晰地看见他的面部表情——那是种恨恶到极点的表情。
  他紧紧地咬着牙,脸上陡地现出了一丝冷笑,即见他探手入怀,取出了一根长近一尺的铜管。
  铜管一端有一个扁圆形的吹口,另一端却尖尖地长伸而出。
  方天星一时还弄不清楚这是个什么家伙,即见那人另外又取出了一个小小的竹筒,打开了竹筒前端的盖子,由其内倒出了两根细长的钢针,放入铜管之内。
  看到这里,方天星立时明白过来。
  不可置疑,必然是一种厉害的暗器。
  这个念头方自在方天星脑中闪过,却见那人已把铜管放入嘴内。
  方天星大吃一惊,暗叫一声不好……
  说时迟,那时快。
  就在方天星腾身直起,待向那人扑到的一刹那,似乎已迟了一步,那人嘴里已然吹动。
  只听得“噗!”的一声,其实这声音也极为模糊,夜雨之下,只见一线银光,细若游丝的闪动了一下,并不比雨丝有何差异,只一闪,已射窗而入。
  紧接着,窗扇霍然大敞,一条人影已自窗内翻纵而出。
  是时,方天星的身子已向这人扑到,他因一时没有称手兵刃,而把含在嘴里的一口短刃用力向着那人身上刺扎了过去。
  那个人果然高明之至!
  只见他手势略翻,手上的那根铜管铮然有声,已把方天星的兵刃格开,迎架之间,竟是力量绝大,以方天星手掌上劲力,竞是难以把持得住,掌心一阵子发热,那口短刀已脱手而出,足足吃出丈许以外,铮然作声,插立在泥土地上。
  方天星也因为对方猝然地加诸势子,整个身子向后倒翻了出去。
  同时间,这人左手挥出,以十成的力道,迎架住窗内猝出的周百灿。
  周百灿是否为那人所发暗器银色长针所中,不得而知,只见他白发怒张,显然是怒到极点模样。
  随着他身子甫一纵出的疾快势子,一只右掌已用佛门“大开山掌”的功力,挟雷霆万钧之势,直向着来人面门上击去。
  两只手掌不偏不倚地迎在了一块。
  可以想知,该是何等猛厉的一击。
  就在两只手掌甫一相接的当儿,两个人的身形就像是两只碰在一起的球霍地分开来。
  闪电再闪,雷声震耳!
  方天星由雨地里一滚而起,目睹着周百灿正自与那个紫衣人面对面地注视着。
  “方顺……”周老太爷冷冷道:“这里没有你什么事,你也不要惊动外人,速速回房去吧!”
  方天星答应一声,赶忙转身退出。
  他当然不会真的离开现场,只不过躲身在一块假山石下,仍然向现场注视着。
  周百灿显然是因为大敌当前的缘故,目光自一开始即聚精会神地注视着对方。雨水顺着他满头白发、胡须上淌泻下来,闪电下其亮如银。
  他对面的那个紫衣汉子,也因大敌当前,丝毫不敢太急。
  他已把背后的那把护手钩撒到手中。
  但是他却不敢向周百灿猝然出手。
  须知高手对敌,一招之失即有丧失性命的可能,尤其是在未能确定对手虚实前出招更应特别小心,一招之失,往往可置自身于万劫不复之地。
  周百灿冷森森一笑道:“如果老夫这双招子不花,朋友你大概就是‘铁臂哪吒’井雁行了。失敬!失敬!”
  紫衣人脸上起了一阵冷酷的笑意。
  “老儿……”他露出一嘴森森的白牙道:“算你还有点眼力,不错,我就是井雁行。自从那日你伤了我的人,用阴掌废了金鸡羽性命,我们这个梁子就结上了。”
  周百灿嘿嘿一笑:“姓井的,你说错了!咱们这梁子结的应该还要早一点!”
  “早一点?”
  “不错!”周百灿道:“应该还要提前五年。”
  井雁行怔了一下道:“这话怎说?”
  周百灿左手拉着右手的袖口,脸上闪烁着极度的仇恨,他哑笑了一声。
  “何必明知故问?井雁行,以你这身功夫,大可亮开招子说话,你就给一句实话吧!”说到这里,周百灿向前迈进一步,“五年前,以六阴手法杀害我兄弟周宝光夫妇,火焚宝光楼,杀人越货,可是你所为?”
  井雁行脸色一变,频频地点着头道:“不错,是有这么一回事。老儿,你此来是为你兄弟报仇来的?”
  周百灿哼了一声,道:“不错,我等着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说时他身子微微向下一蹲,两只手向着后衣下摆里一抄,手上已多了一对精钢打制的黑色纯钢圈子。

相关热词搜索:战云飞

上一篇:第六章 心神交战苦
下一篇:第八章 拼死雪深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