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战云飞 正文

第七章 急雨惊雷夜
 
2019-08-16 22:27:57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外面静静的,没有一个人。
  她转回来,关上窗户,又走过拉开了门。
  门外依然不见一个人影。
  “没有一个人!”她走过去坐在床头。
  周百灿道:“也许是我听错了,我太紧张了,孩子,你要知道这件事的重要性,稍一不慎,就会有杀身之祸,是以我不得不格外小心!”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又道:“方顺呢?”
  友梅摇摇头道:“刚才在后院整理花,也许在他自己房里,爷爷要叫他?”
  “不……不……”
  周百灿道:“方顺这个人,你以为靠得住么?”
  “当然靠得住……”
  “只怕不尽然!”
  “怎么……爷爷你老人家莫非发现了什么……?”
  这个消息使得她大吃一惊!
  “我当然还没有发现到什么……不过……不过……”
  他眉头皱了一下,缓缓地道:“他是一个很漂亮的人,他的身世以及师门的渊源,不得不令我生疑。”
  “疑心什么?”
  周百灿冷笑了一声,过了一会儿,他才道:“我怀疑他与那个‘九翅飞鹰’叫桑桐的人有什么勾结。”
  “啊……”友梅吃惊地说道:“爷爷……这是真的?方顺,他不像是一个坏人呀?”
  “他的确不是一个坏人,可是这些日子的相处,我发觉出他有着重重的心事……不知道你可曾注意到了,这个人脸上是很难很难发现笑容的。”
  想起这一点,友梅倒也深有同感。
  她想了想,点点头,说道:“爷爷一提,我倒是觉得不错,可是这也不能证明什么呀!”
  周百灿点点头,说道:“我还在观察他……”
  冷冷一笑,他接下去道:“但是在没有查清楚他以前,我们却不可掉以轻心……所以,有关周家至宝珍珠衫的事,你千万不可在他面前透露出一点点口风!”
  “当然……爷爷请放心好了!”
  “好……那么你现在扶我起来!”
  说着他迈了一条腿至床下。
  友梅忙搀着他,关心地道:“爷爷,你老人家的伤……”
  “不要紧……”
  他一面说,已挺身站起。
  友梅搀住他,说道:“你老人家要干什么?”
  “到书房去。”
  友梅怔了一下,只得扶着他进入到隔间的书房。
  周百灿坐下来,手指了一下窗户,友梅忙过去把窗户关上。
  这间书房布置得很简单,一张书桌、一张藤椅、另有一具矮几,上面陈设着一面设计古雅的三弦古琴。另外正面壁上,悬挂着一张松鹤童叟古画。
  周百灿手指古画道:“卷开来!”
  友梅迟疑了一下,遂即依言把画面撩开,遂即现出了半面粉壁,看不出任何异态。
  周百灿说道:“你在中间四角,各拍一掌!”
  友梅应了一声,依言照做。
  就在她第四掌方自拍下的一刹那,只听得“克克”一阵声响,粉壁间竟然开了一扇门扉。
  那是小小的一扇门扉,大小不过才尺半见方,只能称得上是个暗柜而已。
  周友梅不胜惊异地由那柜子里捡出了一个黑漆的匣子来,她转手把它交给了爷爷。
  周百灿把它放置在桌上。
  友梅刚刚要用手去触摸。
  周百灿忽然叫道:“慢着!”
  友梅一惊后退一步。
  周百灿遂即由身侧拿起了手杖,轻轻向着那黑漆木匣子点了一下,即听得“克”的一声,一阵粉红色烟雾,陡地自漆匣四角喷出,在烟雾喷出两尺左右之后,随即形成了一幢粉红色的烟帐,冉冉向空中升起。
  不待周百灿关照,就在那幢粉红色的彩烟方自喷出的一刹,友梅已本能地闭住了呼吸。
  即见那高升的烟帐一直盘升到室顶,才缓缓散开,向室顶间徐徐渗出。
  周百灿鼻子里哼了一声道:“这是我独家精心所设计的‘五毒透心散’,常人只要吸上一口,轻者终生瘫痪,重者当场毙命,然而只要不过于靠近,是不容易吸入的,只在两尺之内有效。”
  友梅听得胆战心惊,同时,也就是那扇箱盖敞开的一刹,一束宝光已自箱匣之内怒涌而出,迫使得友梅的视线自然的投入箱内。
  箱子里一共分为两格。
  一个格子里盛着满满的翠玩玉器、珍珠宝石,另一个格子里,却叠着一件纯白的珍珠短衫。
  周友梅的目光,就在箱盖开启的一刻,自然的投视在那件珍珠短衫之上。
  那可真是她生平仅见的一桩宝物。
  一种奶黄会同着粉红色的莹莹雾光,聚拥在匣内的那件珍珠衫上,描绘出一圈彩光锐气,相形之下,竟使得边侧的那些珠宝玉玩大为失色。
  “啊……”友梅惊异得张大了她的眸子。
  “拿起来!”
  “是,爷爷!”
  一面说着,她遂即伸手把这件珍珠短衫,自漆匣内拿起来,衣衫展开,宝光益盛。
  那是一件男人穿着的外衫,式样宽适,通体上下,为数千颗光彩夺目的明珠所穿缀,每一颗都有小指甲盖那般大小,粒粒润圆,毫无瑕疵。
  友梅拿在手里、只觉得入手轻盈,并非想像中的冰寒,却有一种难以想像的温润之感。
  果然是一件价值连城的罕世之宝。
  周百灿目睹着这件传家数代,多人为它丧命的稀世奇珍,亦不禁深为感慨。
  他长叹了一声,道:“此宝冬暖夏凉,昔日传为南蛮王所有,因你先高祖父对蛮王有救命之恩,乃蒙赏赐,那时这件珍珠衫,尚还没有如此名贵。”
  他用手杖指着珍珠衫边沿的一圈粉红色珠子道:“直到你曾祖父那一代上,碰巧你曾祖父生性最喜收藏名贵珍珠,乃将九十八粒罕世大珠,倾数加缀在这件珍珠衫上,以为滚边,又加了十二粒上等翡翠为扣,才使得此一珍珠衫,更为身价百倍!”
  顿了一下他才又接道:“这件珍珠衫还有更稀罕的地方,防火——穿着它可使得环身四周的火势迅速退开尺许以外。”
  “啊……”友梅睁大了眼睛,不胜诧异!
  就在这一瞬间,只听见院子里发出了一阵叫嚣之声。
  二人大吃一惊!
  周友梅慌不迭的把这件珍珠衫塞进到漆匣里,只听得房门被捶得一阵乱响。
  是丫鬟素喜的声音道:“不得了啦!……失火了!”
  “啊……”友梅急向祖父道:“爷爷,我去救火……”
  周百灿显然也为这突发的事件吓了一跳。
  友梅慌张地开了门,素喜急促地扑进来。
  “小姐……怎么办?怎么办?”
  “在哪里?”
  “后院厨房……”
  友梅一怔,道:“周福跟方大哥他们呢?”
  “方先生不在……周福王妈,都在救火……”
  “快跟我去……”
  说着,两个人慌张而去……
  周百灿恨声道:“这可怎么好?……怎么好?”
  他匆匆收拾着那个盛装珍珠衫的匣子,身子过虚,只觉得衷气不接,手脚颤抖得厉害。
  就在这时,他身后人影一闪。
  方天星已极其轻灵地来到了他背后。
  周百灿虽然在重伤之下,可是他的听触观能,依然有过人之处,虽是些微声响风力,也能使他有所警觉。
  他陡地转过身来——
  要在平素,方天星如何能是他的敌手,只怕连他的身边也难以欺近,然而此刻的情形却断然不同。
  周百灿身子才转回一半,一口锋利的匕首,已按在了他颈项之间。
  “不许动……”
  方天星压低了嗓子,道:“把箱子给我!”
  处此大变,任何人都会为之一惧。
  方天星就把握着这一刹,左手突出,迅速地把箱子抢到了手中……
  任务既达,他并没有丝毫要伤害对方的意思。
  “多谢了!”
  陡地抽刀退身,折身向窗外纵出。
  然而,他未免太轻估了这个受伤的老人。
  事实上,像周百灿这类奇人,即使是在重伤之下,亦有其不可思议的功力和技能。
  就在方天星方自抽刀退身的一刹间,周百灿已翻身现掌,发出了奇妙的“小天星”掌力。

相关热词搜索:战云飞

上一篇:第六章 心神交战苦
下一篇:第八章 拼死雪深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