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战云飞 正文

第七章 急雨惊雷夜
 
2019-08-16 22:27:57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井雁行一扬手中钩,狂笑道:“老儿,今夜此时这般的一个打法,只怕对你不利吧!”
  他显然指的是周百灿患有风湿身手不便,骨子里却暗含着激将之意。
  周百灿果然中计,咆哮一声,身形蓦地腾空而起。
  闪电乍亮,周百灿身子有如神龙天降,霍然向着井雁行身上袭到。
  他手里的一对钢圈,名叫“离魂子母圈”,乃是他多年来仗以成名的兵刃,平素绝少使用,然而一经展出,威力无比。
  即见一大一小两圈光影,以雷霆万钧之势霍地向井雁行头、背两处地方猛力打落下来。
  也就在这一刹间,井雁行的护手钩同时挥出。
  雷电之下,这把长钩,闪烁出蛇也似的一弯长虹,迎接住周百灿落下的双圈。
  “叮!”一声脆响。
  两条人影就像球也似的被反弹出去。
  从表面上看来,不过是兵刃相互的一击,然而其间的力道却是非当事人不能体会出来的。
  一击之后,周百灿身影婆娑。井雁行更是邯郸步影。
  雷声隆隆。
  暴雨倾盆。
  风、雨、雷、电……酝酿着可怖的自然天威。
  天籁掩饰了一切,更遑论现场渺小的两个人。
  方天星倚身在假山石下,眸子眨也不眨地注视着现场的两个人,热血在心里激动着,他蓄满了势子,以备必要时出手向井雁行作致命的一击。
  只是他却苦于插不上手。
  因为现场两个人,身手是那般的诡异高超,在没有分出胜负之前,简直看不出一些征兆来。
  两个人影,一共合结了两次。
  周百灿由南里来,井雁行由北里迎。
  周百灿的双圈抡向肩后。
  并雁行的单钩却搭在臂弯。
  雷声隆隆!
  风雨加剧!
  这小院一角,两个人的拼搏,惊心动魄的生死之战,反倒被掩饰了,反倒像是渺小得微不足道。
  高手出招,毕竟不凡。
  你猜不出周百灿双圈的出势,更难以想像井雁行横架在臂弯间的单钩,是何等的诡异!
  这一切俱都在眼前的这一瞬间展露出来。
  首先是周百灿的双圈使了一招“拨风盘打”的势子,就空直落而下。
  紧接着井雁行的双钩如银蛇猝闪,由下而上,倾斜着挥出去。
  想像中必然是颇具声势的一次交接。
  事实却又是大异其趣!
  周百灿的双圈其实并不是旨在伤人。
  井雁行的单钩更未曾想到真要招架。
  双方都心存诡诈!
  动手过招原本就是集诡诈于大成,只是看看谁的心思灵巧,能够得隙而入。
  毕竟姜是老的辣!
  对方天星来说,呈现在眼前的这番打斗竟是那般的模糊,他们究竟是如何变换招式的,方天星根本就没有能看清楚。
  总之,当闪电再亮的时候,周百灿手上的那对钢圈子,已经左右各一的按在了井雁行的两肩之上。
  在此一刹,井雁行手上的那把护手钩却也斜挥出去。
  闪电之下,这口护手钩,亮出了一道奇光。
  周百灿鼻子里“哼!”了一声,一连后退了好几步,才拿桩站稳。
  井雁行向后一翻,整个人坐在雨地里,仰头,吐出了一口鲜血……
  他发觉到情势对自己不利时,再也不肯在这里多耽搁一分钟。
  只见他手按地面,整个身子箭矢也似的射了出去。紧接着一连几个滚跃之势,已翻出院子,一路落荒如飞而逝。
  周百灿怒啸着自后面扑上,十数步后,已因为足下不稳,跌坐在雨地里。
  当他挣扎着站起之时,方天星己来到了他面前。
  周百灿怒吼一声,还待扑上时,方天星已拦腰把他抱了起来。
  雨势未止——
  倾盆大雨,早已混淆了二人视线,两个人活似两只落汤鸡,全身上下水淋淋的湿成一片。
  方天星力抱着周百灿,方自来到堂屋阶前,只见友梅端着一盏灯方自现身出来。
  当她乍然发觉到二人时,由不住大吃了一惊,几乎吓得叫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啊……啊!爷爷!……”
  方天星匆匆抱着周百灿步入堂屋,把他放置在一张座椅上。
  友梅持灯近看,再次地尖叫了一声,手里的灯几乎把持不住,坠落下来。
  灯光下只见周老太爷全身汗湿,皓发银髯紧紧贴在他瘦削的面颊上,那样子简直就像是一个鬼。这还不说,再看他身上那袭长衣,由胸而下,已为利刃分成了两片。
  小腹部位,一片鲜红,鲜血混合着雨水,渲染着一片血渍。
  周友梅大骇叫道:“爷爷……你怎么了?”
  方天星一面用力的撕开周百灿身上的衣服,一面招呼友梅道:“姑娘快取刀伤药来!”
  周友梅答应一声,放下灯转身就跑。
  只听周百灿怒吼一声道:“井雁行,小辈……”
  他身子霍地向上一挺,双目一睁,顿时闭过了气去。

×      ×      ×

  一切都趋于平静,已是天光大亮。
  风、雨、雷、电……一切都停止住,代之的是东方冉冉升起的那轮红日。
  友梅静静地坐在一旁淌着泪……
  周百灿平静地躺在床上……
  朝阳射在他脸上,映衬着那些凹凸的骨格,更显得憔悴瘦弱。
  “爷爷……”周友梅伤心地道:“你老人家伤得这么重,这可怎么办?这附近又没有好的大夫!”
  周百灿鼻子里冷哼了一声,说道:“我一时还死……不了……”
  他依然显得那么的倔强,冷笑着又道:“那厮伤得也绝不会比我轻,唉……如果不是我的腿下不得劲儿,他是绝对逃不开我的离魂子母圈的!”
  说着满脸怅恨,忿忿不已。
  周友梅道:“姓井的竟然敢找上门来,未免欺人太甚,我这就找上他的胡家塘去……”
  周百灿咳了一声道:“站住!”
  友梅恨恨地咬着牙,忽然扑向床边,紧紧地抱着爷爷痛泣了起来。
  周百灿伸出一只手,轻轻地抚着她的背。
  “孩子,快不要哭了,爷爷还有重要的话跟你商量!”
  “爷爷……难道我们就这么地让人欺侮?”
  “友梅……你坐好,爷爷有话要告诉你!”
  周友梅一面擦着眼泪,遂即坐正了身子。
  “你莫非以为姓井的来是向爷爷复仇来的?”
  “那……”周友梅睁大了眼睛道:“难道还有别的意思?他为什么来的?”
  周百灿冷冷一笑道:“这个人很不好对付,他虽然为我离魂子母圈所伤,但是绝不会就这样死心的……”
  友梅吃惊地道:“那他还会有什么企图?……我们家自从两次遭劫以后,已经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了,他们难道还不放过我们?”
  周百灿鼻子里冷冷地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儿,他才道:“你看看窗外有人没有?”
  友悔怔了一下,点点头,走过去推开了窗子,只见方天星正在整理着花枝。
  她转回头来,道:“没有什么外人,只有方顺在整理花。爷爷,莫非你有什么话要说?”
  周百灿点了一下头,讷讷道:“你叫方顺先离开一下,我有要紧的话要告诉你!”
  周友梅一笑道:“方顺听不见的,再说他又是个老实人,你老人家难道还要防他么?”
  “你不知道……”周百灿不耐烦地道:“你听我的话做,错不了!”
  周友梅就转向窗前,却见院子里的方顺自己已转向后院,去整理那一架的藤萝花。
  她就关上窗户,回身告诉周百灿道:“他到后院子去了!”
  周百灿点点头道:‘没别的人了?王妈他们呢?”
  周友梅道:“都不在,你老人家放心吧,不叫他们,谁也不会来的!”
  周百灿叹息一声道:“丫头!你知道什么?……”
  说着他欠身欲起,友梅忙走过去扶着他坐起来。
  周百灿想是因为触动了伤处,痛得哼了一声。
  “怎么了?”
  “不要紧!”周百灿握住了孙女儿的一只手道:“这件事我本来不打算就告诉你的,可是现在你看看,我伤成这个样子……不告诉你是不行了。”
  “爷爷,到底是什么事吗?”
  “丫头……你想想看,你大叔是怎么死的?你父母又是怎么死的?”
  “不是……姓井的一帮子匪徒下的毒手么?”
  “姓井的为什么会找上他们?”
  “那……”友梅怔了一下道:“不是为了那些珠宝……么?”
  “珠宝?哼哼……”
  周百灿冷笑了一声道:“什么样的珠宝会看在他们眼睛里?”
  “那又是为了什么?”
  周友梅睁大了眼睛,一副匪夷所思的样子。
  周百灿哼了一声道:“那是因为我们周家一件传家之宝!一件价值连城的宝贝——珍珠衫!”
  “珍珠衫?”
  “不错!”周百灿胸部不停地起伏着道:“这些人穷心极力,杀人放火,无非是意在这件宝贝……一旦这件东西到了他们手里,才说得上是天下太平,要是这件东西一天不能到他们手里,就一天不得安宁!”
  “那么爷爷……这件珍珠衫现在在哪里?”
  “在我这里!”
  “在……在爷爷手里?”
  周百灿点了一下头,冷笑着道:“所以井雁行小辈还是不肯甘心,还会三番两次地找上门来生事。”
  友梅缓缓地点了一下头道:“原来这样……”
  周百灿道:“我一直认为这件东西由我来保管是最适当不过,可是现在……”
  说到这里,他苦笑地摇了一下头……
  “可是现在我不得不把它交给你来保管了……”
  周友梅讷讷道:“我来管……?为什么?”
  “你该看得出来,我是不行了……”
  “爷爷……你老人家为什么要这么说?你的身体,很快就会复元的!”
  周百灿苦笑道:“也许会有那么一天,只是那时候这件珍珠衫只怕已经落在外人的手里了。其实你也是没有能力能够保住它的,只是我别无选择……”
  周友梅还要说话,周百灿止住她,抢先开口道:‘现在我要你见识一下这件东西……”
  说到这里,他忽然皱了一下眉毛。
  友梅机替地道:“爷爷,你老听见了什么?”
  说着,她迅速地推开窗户。

相关热词搜索:战云飞

上一篇:第六章 心神交战苦
下一篇:第八章 拼死雪深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