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战云飞 正文

第六章 心神交战苦
 
2019-08-16 22:26:54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方天星己经完全明白了。
  “这个人也就是当今武林败类!”周百灿冷笑着说:“飞鹰帮的帮主桑桐,有个外号人称‘九翅飞鹰’的!”
  方天星只觉得身上一阵发麻,顿时动弹不得。
  周友梅也颇为吃惊,长长地吁了一口气道:“原来是这个人!”
  周一百灿目光转向方天星道:“方顺……你可知道这个人么?”
  方天星一副茫然的表情摇摇头道:“这个人小的倒不曾听说过。”
  周百灿道:“就我所知尚大哥门下只有这两个弟子,倒不曾知道还有一个姓毛的。”
  方天星立刻道:“家师想必是后来改投在尚爷之门下的吧!”
  周百灿点了点头,皱了一皱眉。
  方天星真怕他又会说出什么叫自己心惊肉跳的话,所幸他什么都没有说。
  过了一会儿,周老太爷才又叹息了一声,道:“你师父毛大海现在哪里?”
  方天星道:“现在在南方开设一处教场。”
  周老太爷点点头,他缓缓端起面前的茶,呷了一口,徐徐地道:“尚大哥一生要强,武功出众,想不到后来竟然会死在他那孽徒的手上……”
  说到这里,由不住重重地叹了一声。
  方天星大吃一惊:“你老是说,师祖他老人家是死在……桑……桐手里?”
  周百灿冷笑道:“谁说不是……这件事非但是你想不到,在当时来说,的确是谁也不曾料及。桑无名那个孽徒当时敌不住武林公理正义,不得不潜走他乡……”
  顿了一下,他又接下去道:“尤其是尚大哥那个大弟子吴必开,得讯之后发誓不欲与他这个师弟干休,曾经追逐天涯,势必要为师父报仇。我也曾联络了远在‘雁岭’的莫二哥,合力声讨,只是踏遍南北一十三省,竟然未能发现他的踪影!”
  周友梅奇怪地道:“他人呢?”
  周百灿冷冷笑道:“以后才知道那个孽徒,化名桑桐,已在外自立门户,成为飞鹰帮的帮主,烧、杀、抢、掳,无恶不为,真正是无法无天,罪大恶极!”
  他眼光转向一旁的方天星道:“你那时年纪尚小,当然不知道。总之,这件事,是你们‘六合门’中最丢人现眼的一件事了!”
  方天星垂下头来。
  他内心真有说不出的痛苦,“九翅飞鹰”桑桐在他印象里,原本就不好,现在不禁留下了更为深沉的阴影。一刹间,他脑子里想到了很多事情,他简直连正视对方的勇气都提不起来。
  “方顺,你坐下来……”
  “是……老太爷!”
  说了这么一声,方天星怀着鬼胎在一旁坐了下来。
  周小姐忽然一笑道:“方顺……你怎么啦?”
  “没有什么……”
  他的眼睛情不自禁地向着周友梅看过去。
  周友梅笑道:“这又不关你什么事,你也用不着气恼,爷爷,是不是?”
  她回过头看着周百灿,后者点头表示同意。
  “不错!”周老太爷说:“那一个门派里,都免不了有几个败类,你也犯不着为这件事气恼。”
  “是……老太爷!”
  周百灿一笑道:“以后你用不着这么称呼我……”
  “这……为什么?”
  周百灿道:“算起来,你师祖与我是义结金兰的兄弟,你既然和他有上这么一段渊源,我就不能亏待你,以后你就称呼我一声周爷爷吧!”
  方天星垂首道:“小的不敢!”
  “你一定要这么称呼!”周百灿很认真地道:“不但对我称呼要改,以后,与我孙女也要兄妹相称……”
  他转向周友梅道:“听见没有?”
  “是……爷爷!”
  周友梅应了一声,目光转向方天星,脸上微微现出一片娇羞。
  周百灿微微一笑,眸子掠向站立的王妈,道:“以后你们对方顺的称呼也要改口,你把我的话传下去!”
  王妈似乎怔了一下,可是她立刻也就欣然同意,答应一声。
  方天星惶恐地站起来道:“这……可就太不敢当了!老太爷……”
  “你不必再因执了!”周百灿大声道:“我已经这么决定了。你在找这里住着,也闲不下来,家里的事,还是得你多操劳,你只要记住,我没把你当作外人看待就是了。”
  “是……老……”顿了一下,他终于改口道:“周爷爷!”
  周百灿点了点头,道:“距离天亮还有些时候,你也去歇息吧!”
  当他站起来的时候,方天星霍然发觉到这位老爷爷显然身子骨有些个不俐落,他孙女友梅还用双手搀扶住他,较之先前对付二盗那般的生龙活虎神态,简直是不可同日而语。

×      ×      ×

  来到周家已经半个多月了。
  他并没有忘记所负的使命,只是态度上显然并不积极,甚至于,他一直都在逃避着这件事。
  每当他想到这件事的时候,他都有一种罪恶的感觉,然后赶快把这些思潮尽快地驱出脑外。然而,他是无论如何也办不到!……
  正如同他忘不了桑桐加诸在他身上的威严。
  他永远也忘不了桑桐那张波谲云诡,随时都显现着杀机的脸……
  然而这张脸如果和“俏红线”许冰荷那张春花绽放的娇容叠合在一起,可就使得他另外又有一番感受。
  桑桐的狠毒,固然令他惧怕、恨恶。冰荷的娇艳多情,却又何尝不使得他情有所钟,心有所仪。
  至此,那些个同门师兄弟每一张脸,以及他们的面容,都会情不自禁地涌现而出。
  这些不同的嘴脸,立刻就汇集成一片浓云,紧紧地压在他的心头,使得他很不开朗。
  他不得不向着恶势力一面低头。
  他仍然是无能为力,甩不下那个一直紧压在他背后的包袱。
  在廊子下面,他扶着周百灿散了一阵子步——直到现在他才知道:周百灿所患的是风湿症。
  据周百灿告诉他说,以往数年,他深为这种疾病所苦,今年已经好多了,最近他正试图以内功中的三味真火,来打通那些早已麻木的关节,而且颇见功效。
  坐在廊下的石头墩子上,周老太爷伸着他那双长腿。
  “方顺!”他唤着身边的方天星道:“你家里还有些什么人?”
  方天星怔了一下,摇摇头道:“没剩下什么人了。”
  周百灿点了点头,颇有点深悔一问的样子。接下去,他又道:“你跟毛大海在一块只练过两年功夫?”
  “是的。”
  “两年能有这种成就可不简单了!”
  一面说,这位老太爷那双眼睛可就在方天星脸上转着。方天星下意识地感觉到他可能要说出来的话,不由心中一惊。
  “你天资不错!”周老太爷说:“那天你对付金、裘两人时我已略有所见。”
  方天星道:“老爷爷过奖!”
  周百灿一双眸子,一面在他身上转着,含笑点头道:“我想你的轻功大概更好吧!”
  方天星道:“后辈曾练习过轻功数年,但是实在是谈不上什么造诣。”
  “你太客气了……”
  话声一落,周百灿陡地右手一翻,隔空向着方天星打出一掌,方天星倏地拔身而起,随着对方的掌势,就空折了一个斤斗,轻飘飘地落向一边。
  他不胜惊异地看向周百灿:“老爷爷你……?”
  周百灿呵呵一笑道:“已经很不错了,你果然是出身六合,这一手‘云里翻’除非是六合门中的身法,别家是万万施展不出这么漂亮……”
  方天星不禁暗吃一惊,心忖着好险!幸亏自己就出身门路一道,还不曾撒谎,否则只这一手,已被对方看出了端倪,岂非不智。
  周百灿微笑了笑,道:“方顺,我有件事,想不明白,你却要实话实说!”
  “是,老前辈!”
  周百灿道:“你来到我这里到底安着什么心?绝不会是没有原因的吧?”
  说话时,他那双眸子紧紧地盯向方天星,似乎要洞悉他的内心。
  方天星尽管是心里大为紧张,可是他表面却是一派从容,聆听之后,躬身答道:“晚辈的确是含有用心……,老前辈明察秋毫……”
  周百灿顿时一愣。
  他脸上立刻罩起了一片寒霜,冷冷地道:“说下去!”
  方天星几乎不敢与他的眼睛相接触,当时垂着头道:“后辈只是……”
  “只是什么?”
  “后辈因听人传说:老前辈一身武功高不可测……”
  周百灿的脸色显然松了下来。
  方天星偷看了他一眼,内心略安,当下继续道:“……所以小子才斗胆……”
  “这么说你是想来学我功夫来的?”
  “正是……”
  “没有别的原因?”
  “没……有……”
  周百灿哈哈一笑道:“你倒也说话直率,只是你可知我的功夫,并不愿轻易传人?”
  “后辈知道!”方天星道:“后辈天资弩钝,对于此事原不敢期望过高。”
  周百灿又呵呵大笑了起来。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他注视着方天星,接着说道:“我要纠正你这种错误观念。”
  方天星道:“老前辈教诲!”
  周百灿道:“一个人如果抱定了志向,就该万死不移其志,誓必达到志向而后已,如果凡事自己认为不行,那就一无所成了!”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一笑道:“这件事非比等闲……我已是一大把子年岁了……春秋有限,我这种年岁的人,做任何事情,都必须三思而行,尤其是这种事……”
  抖了一下衣裳,他缓缓站起来道:“再说吧!”
  方天星忙上前掺住他。
  二人向堂屋走进。
  进了堂屋,方天星又扶着他坐在椅子上。
  “唉!”周百灿叹息了一声道:“像我这个样子不良于行,即使有一身功夫,也是一个废人了!”
  说到这里叹了口气,频频摇头不已。
  方天星道:“老前辈那日对付金、裘二人,看来身手依然灵活,怎能够称为废人?”
  周百灿苦笑了一下道:“那是对付他们两个,要是来人是一个强者,那就不可同日而语了。”
  方天星道:“你老的意思是说……”
  周百灿说道:“对付敌人,首要沉稳,这就是所谓‘行行匹夫志,悠悠故难量’,你只要沉着气,别人是拿不准你的斤两的。”
  顿了一下,他又道:“话虽如此,要是那一天来人不是金、裘二人,若是换上了那个姓井的,事情可就难以预料了。”
  “老前辈说的,是‘铁臂哪吒’井雁行?”
  “就是他……”周百灿冷笑道:“这个人是个既刁且毒,而又身怀绝世武功,在我来说,他确是个使我头痛的人物!”

相关热词搜索:战云飞

上一篇:第五章 掌影勾贼魂
下一篇:第七章 急雨惊雷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