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战云飞 正文

第三章 难脱拴颈绳
 
2019-08-16 22:23:00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许冰荷道:“我也不知道,不过,老当家的说你的本事好,又够细心……”
  方天星顿时愣了一下。
  “怎么……”许冰荷说道:“你不愿意?”
  方天星道:“在牢里的时候,我早已经下定了决心,出来以后决定不再干这些事了。”
  许冰荷显然吃了一惊!
  她微笑了一下,道:“刚才在车上我已经看出来了,可是你想老当家的会答应么?”
  “我管不了这么多!”
  “七哥……”许冰荷皱着眉道:“老当家的对于这件事已经计划很久了,如果你不答应,他可能会……”
  “那就杀了我好了……”方天星把头深深地埋在两只手掌里,他感觉到痛心极了。
  “一掌红”石子奇显然还不知道这件事,歪着一颗头正在仔细地听。
  “是怎么回事,小师妹?”
  许冰荷道:“没什么里是老当家的正在准备一票买卖。”
  石子奇一怔道:“什么时候?”
  许冰荷摇摇头,不愿意再说下去。
  石子奇愤道:“还有什么买卖好做的?就是有也是姓井的吃剩下来的,还有什么油水好吃?”
  方天星一想起这件事就痛心,老当家的还没有正式跟自己谈到这件事,不过,他下定决心,只要老当家的提出来,白己决心死也不答应。
  心里有了这么一个决定,他就暂时在脑子里撇开了这件事,与石子奇谈些别后情景。
  石子奇其实原是性情中人,只因为自卑的心理作祟,又因为对老当家的与几位师兄不满,所以才这么的折磨自己,难得来了方天星这么一个人,二人过去情谊本来就好,多年不见,又承蒙方天星专诚探问,倾谈之下,顿时将两年来的怨气,一股脑地发泄出来,两个人谈了个昏天黑地,淋漓尽致。
  许冰荷听到后来简直有些支持不住。
  她正要劝方天星返房休息的当儿,忽然院子里传过来刁万的声音道:“老七在哪里?”
  方天星站起来道:“是四哥么?”
  刁万老远道:“快出来,出来。老当家的等你开饭呢!”
  方天星转向石子奇道:“六哥一块去吧!”
  石子奇道:“我早就不上桌面儿了。”冷冷一笑,他站起来走进去用力的把窗子关上。
  方天星与许冰荷当然知道他是讨厌看见刁万,也不便说什么,当下告辞离开。
  出到院子里,刁万仍然是远远站着,脸上带出一种不屑的表情。
  双方见面之后,刁万道:“你一直在那里?”
  方天星道:“跟六哥闲聊。”
  刁万冷笑道:“跟那个疯子有什么好聊的?走吧!”
  方天星道:“六哥落得这般样子,却是够可怜的。”
  刁万道:“他这是自找的。你想想看,井雁行是什么身手,连老当家的都轻易不敢招惹,碰上他跑还来不及,谁还敢硬拼?”冷哼一声,他接道:“我要不是跑得快,只怕这条命也没有了。”
  方天星听他这么说,再把石子奇说他的话互一印证,足证此人之无耻,只是限于礼数,当面却也不好说些什么。
  三个人步人堂屋,堂屋隔壁是饭厅。
  虽然只不过是几间土房子,却划分得很清楚。
  饭厅里这时摆设着一张大圆桌,酒菜都已齐备,老当家的兴致很高,先已经在位子上坐下了。
  看见了方天星,他连连招手道:“老七,就等着你呢!来来来,快坐下,快坐下!”
  座上除了老当家的外,大师兄“铁手”伍昭,五师兄“黄脸狼”谢登虎都在,另外还有一个穿着一身蓝衫的人。
  这个人留着两撇小胡子,尖尖的下巴,五十来岁,看上去酸果瓜似的一副冬烘先生的怪模样。
  方天星认了半天才认出来,道:“原来五叔也在这里。”
  那人哈哈一笑道:“我打量着你认不得我了呢。坐!坐!我刚才由城里回来,正赶上开饭。”
  这位五叔,原是老当家的过去在关西结交的一个拜弟,姓黄叫黄楚彪,有个外号叫“袖里乾坤”。虽然武功也不错,可是最擅长的却是智力方面。
  老当家的过去一直是借重这位拜弟的神机妙算来决定攻取谋略的方针。
  直到有一次——也就是年前劫镖的那一次,出了个大岔子。
  老当家的派出去的人,全军皆没,死的死,伤的伤,老当家的大怒之下,怒斥了这位拜弟几句,黄楚彪负气之下出走,一直过了八九个月之后,等到老当家的觉得还是少不了这个人的时候,才命人把他由老远请了回来,仍然是待之如同上宾。
  “袖里乾坤”黄楚彪这次不但回来,而且奉献给他往日的老东道一件好礼物。
  一条生财妙计。
  也就是意图打劫姓周的家财的那条妙计!
  因为这个计划,黄楚彪顿时蒙受老当家的另眼相待。
  酒过三巡之后,老当家的呵呵大笑着道:“我很久没这么高兴过了,这都是因为老七回来的缘故。来,老七,你给我干一杯!”
  方天星双手捧杯站起道:“这一杯敬老当家的你福寿康安!”
  说完仰头,把杯中酒干了。
  随后他挨个儿地一一喝酒,感谢他们两年来对自己的照顾与关怀。
  一通酒吃下来,已是面红耳赤。
  “九翅飞鹰”桑桐笑嘻嘻地道:“老七,你坐下来,我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方天星缓缓坐下来,心里却早已猜到他要说什么话了。
  桑老爷子眼睛看着手里的酒杯,吟哦了半天,才缓缓地道:“也不瞒你说,自从你离开的这两年以来,我们可以说没什么买卖。”
  他慢吞吞地接道:“一来是人手不足,再一方面是又有人跟咱们过不去。”
  大家都静了下来,听他一个人说话。
  桑老爷子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
  他说道:“刚才你大概去看过老六了,是吧?”
  方天星,点点头道:“是的。”
  桑老头道:“我知道他对我很不满,那是因为我没有替他报仇。”
  方天星没有出声。
  桑老爷子又道:‘也许你不知道,那个姓井的可不是好惹的人物,我要是身上没病,也许还可以跟他硬碰一下,可是你看看我现在这个样子,行么?”
  叹了一口气,他道:“我看是不行,不行就不要惹人家,要惹人家就得比人家厉害,这是我毕生一惯的作风,所以老六对我很误会,他哪里知道我的苦心!”
  方天星道:“老当家心意我明白。”
  桑老爷子道:“但是今天晚上,我要跟你谈的可不是这个,我有一件重要的事要跟你谈。”
  方天星没有出声。
  桑老爷子道:“这两年我们根本就没干什么买卖,所谓坐吃山空,以前存下的一点箱子底儿,早就贴光了,你应该知道,光为了你,我们就花了上千两银子。”
  方天星心里一愣。
  就他所知,这次保他出来是五百两银子,还有五百两他就不知道用在何处了。
  桑老爷子道:“保你出来就用了五百两,另外五百两是用来上下打点……”
  方天星顿时大悟。
  桑老爷子道:“这还不包括这两年零零碎碎为你花的钱,这些钱要是加起来,只怕又是一个一千两!”
  这话倒也说得实在,并不夸张。
  方天星心里就像压了块铅也似的沉重。老实说他衷心实在是不愿意领师门这番情,可是既然非领不可,也只得意图感激,留待异日再行报答了。
  桑老爷子的话锋终于转上了正题。
  “今大我要跟你谈的是件大买卖!”
  说时他脸上充满了笑意,眼神儿向着一边的黄楚彪看过去道:“这完全是黄老弟的好心,处处还想着我这个老哥哥。”
  黄楚彪哈哈一笑道:“当家的,你就少泡磨菇了吧,快说吧!”
  桑老爷子嘿嘿一笑道:“老七刚回来,这件事压根,儿都还不知道,我看你就再说一遍吧!”
  “袖里乾坤”黄楚彪嘻嘻一笑,说道:“老七,是这么回事。咱们飞鹰帮自从胡家塘那个井雁行出来以后,可是吃尽了大亏……”
  方天星道:“五叔,我都知道,姓井的欺人太甚,我只要有三分气在,就绝不能与他善罢干休!”
  黄楚彪瞪着他那一对三角眼,笑嘻嘻地道:“犯不着……犯不着,不要说你,就连老当家的也想明白了,人家是比咱们强,干吗硬住上面碰?划得来吗?”
  想不到他竟然会说出这种话,大出方天星意外,他顿时为之一怔。
  要不是当着桑老当家的与各位师兄面前,就凭着这句话,他也跟他闹翻了。
  当时他铁青着脸,一声不吭。
  黄楚彪干咳了一声道:“老七,这是个钱的天下,钱,钱呀!有钱你就是祖宗,是大爷,谁见了你都得打躬作揖,要是没钱,你说能干啥?”
  方天星气馁地叹了一口气。
  黄楚彪摊着手道:“光讲功夫,比谁的胳膊粗有个啥用?像咱们这伙子人,人家看着就躲,沾都不愿沾!”
  方天星冷笑道:“五叔,你这话,说对了,人一定要自己看得起自己,人家才能看重你,所以我们应该及早脱离黑道的买卖,重新做人!”
  这番话他憋了很久,现在总算有机会说了出来。
  举座五人听了他的话无不脸上变色。
  尤其是黄楚彪与老当家的那两张脸更不好看。
  桑、黄二人对看了一眼……
  桑老爷子哼了一声,冷笑道:“老七,你这话可就说左了……”
  一旁的“飞天鹏”刁万赫赫一笑道:“老七是真的变了,这次回来是一心一意地想着洗手不干了!”
  “那还不至于吧!”桑老爷子端着一杯酒,斜过眼睛看着他道:“……老七会是这种人吗?他要是这么忘恩负义,我桑桐能够拉扯他这么大,把一身功夫,传给他吗?”
  “而且……”桑老头脸上罩下了一层青色又说:“咱们帮子里有规矩在先,老七他又不是外人,岂能不知?”

相关热词搜索:战云飞

上一篇:第二章 虎将悲折翼
下一篇:第四章 龙潭惊丽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