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战云飞 正文

第三章 难脱拴颈绳
 
2019-08-16 22:23:00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这几句话说得座上的方天星怦然心动,顿时不再吭声了。
  桑老爷子哈哈一笑道:“老四,你是瞎操心,老七可不是那种人……他要是想洗手,首先得把我这个师父给洗了……”
  说到这里,愤然把端在手,里的酒一仰而尽,扭头同黄楚彪道:“楚彪,你说你的。”
  黄楚彪接着一笑,才又道:“老七,事情是这样的,从南边新来了这么一个人,姓周叫周百灿。”他声音放低了:“这家伙钱可多了……多的不得了!”
  座上每一个人,脸上都现出了贪婪的表情。钱还没看见,听起来先就过瘾。
  黄楚彪眯着小眼道:“这家伙拖家带小的来到了这里,说是落叶归根,是来扫墓的,可是两年都没有动……”
  说到这里“铁手”伍昭插口道:“五叔,您说这个姓周的是有功夫的人,这一点我看可不像,姓周的那副样子,说白了简直像个寿头!”
  “寿头?”黄楚彪道:“那你可看左了,嘿嘿!不但有功夫,而且有真功夫。你我,老当家的,再说得实在点,就连那姓井的算上,恐怕都不是那个人的对手!”
  伍昭大惊道:“真的?这人不是珠宝商吗?”
  “早先我是听人家这么说的,可是后来才摸清楚,不是的,他祖上是干珠宝生意的,他有个兄弟继承了祖业,在北京城是第一块珠宝招牌——‘宝光楼’……”
  伍昭道:“啊……原来宝光楼是他兄弟经营的,不是听说被人洗了吗?”
  “不错。可是东西却没有被洗走。”
  “那是怎么回事?”
  “你听我说呀!”黄楚彪像是把这事件全打听清楚了的样子,脸上带着笑慢吞吞地道:“他兄弟叫周宝光,听说身上有功夫,可是功夫比起他这个哥哥就差远了,那个抢他们的人,到现在还没弄清楚是谁,不过周宝光被这个人杀了却是事实,听说对于抢宝光楼,主要目的并不是要那些寻常的珠宝,而是……”
  说到这里一双老鼠眼四眼看了一圈,确定没有任何外人在场,他才继续说下去:“你们知不知道,那个抢他们的人,主要的是想要一件东西!”
  “飞天鹏”刁万脱口问道:“什么东西?”
  “一件珍珠汗衫……”
  “珍珠汗衫?”
  好几个人的眼睛都睁大了。
  这件事好像不仅仅是方天星一个人不知道,除了桑老爷子以外,好像在场各人都是第一次知道,无怪乎每一个人都为之闻言变色。
  “不错!”黄楚彪道:“听说是周家传家至宝,价值连城的东西。”
  伍昭道:“这么说,那伙子人是想要这件东西了?”
  “对了。”黄楚彪道:“他们只以为这件东西一定在宝光楼,哪里想到找遍了那珠宝字号,连珍珠衫的影子也没有,一怒之下,才杀了周宝光。”
  伍昭道:“是谁下的手?”
  “这个可就不知道了。”黄楚彪皱眉道:“听说杀人的人是个罕见高手,周宝光死时身上不见伤痕,地方官都无从验尸,没办法断定是他杀,直到他这位兄长奔丧到了以后才看出痕迹。”
  每个人都像在听故事一样的入了谜。
  方天星原是对这件事无动于衷的,可是听到这里却也不由自主地被吸引住了,急于一听下文。
  全桌子的人都静了下来,大家都似乎忘了吃喝,每个人的眼睛都直直地盯向黄楚彪。
  黄楚彪却不慌不忙地喝了一口酒,咂了一下嘴道:“这个周百灿断定他兄弟是死在对方‘六阴手法’之下的,你们知道吧?什么叫六阴手法?”
  大家都傻了眼。
  方天星刚想解释,桑老爷子已先他开口道:“这是一种由阴尸气演化出来的功力……”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怀有疑惑的表情转向黄楚彪道:“这个人真有这种功夫么?”
  “当家的,一点都不假。”
  老当家的点头道:“真要是这样,那么这个人可真是一个厉害的主子了。”
  “谁说不是?”
  “不过这个人也太笨了,东西没到手,白杀人可是犯不着。”
  “老当家的,你猜怎么着?”
  “怎么了?”
  “赫……”黄楚彪道:“听说那个人杀了周宝光之后,才知道周宝光有这么一个兄长,吓得不得了,就此远走高飞。”
  “这么说起来,周宝光的这个兄长可真是把好手了。你断定他就是周百灿?”
  “错不了,就是他!”黄楚彪一双小眼睛在各人面上转了一转道:“各位……我现在要慎重地宣布一件事……”
  大家耳朵都伸直了。
  黄楚彪道:“那件珍珠汗衫,不在周宝光手里,而是在他兄长周百灿手里。”
  各人顿时一惊。
  黄楚彪道:“好啦!现在才说到问题的重点,我们现在所要计划的,就是想办法去拿这件东西。”
  “飞天鹏”刁万一笑道:“五叔真会兜圈子,早要是说了,我们早就下手了,何必还要等到现在?”
  “所以你这个人……”黄楚彪用手里的筷子指点着他道:“……你说话就是不经过脑袋,要有这么容易,我还不会干,还要等到现在,还要麻烦老七?”
  方天星心里一怔……
  他实在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让他们安插在这个事件里,又为什么非要自己不可?他虽然心里有这个怀疑,却不急于开口询问。
  黄楚彪冷冷一笑,眼睛看着刁万道:“我刚才不是说过了么,这个周百灿身上可有真功夫,你要是玩硬的,人家可是不在乎……”
  三角眼在各人脸上一转,哈哈地笑道:“你们各位我看还是免了吧,我刚才不是说了吗,要是想硬拿,恐怕就连老爷子亲自出马,都不行。”
  “九翅飞鹰”桑桐在这件事上,态度表现得很谦虚。听了拜弟黄楚彪的话,他附合着连连点头道:“不错。要照你这么说,我也没辙!”
  “是不是?”黄楚彪神气活现地道:“我们要干一件事,一定要十拿九稳,可不能胡来,姓井的那家伙该有多厉害,可是你看看,他敢不敢动?不敢!我就算定了,他就算知道姓周的手里有这件宝贝,他也是不敢动这个念头!”
  伍昭嘿嘿一笑道:“照你这么说,连老当家的出来都没把握的事,老七又有什么办法?”
  黄楚彪嘿嘿一笑道:“所以你这就又不知道了,这件事我与老当家的合计好几次了,老当家的意思也是一样,要找这么一个人,你们师兄弟里面算来算去也只有老七能够胜任。”
  “什么事我能够胜任?”方天星甚为不解地问,心里大为恐惶。
  黄楚彪龇牙一笑道:“是这么回事,老七,我跟老当家的认为你们师兄弟当中,你脑子最好,长的也像个人样,不像老四他们,一看就是贼头贼脑的,叫人不敢恭维。”
  “飞天鹏”刁万在一旁“噗!”的一声笑了出来,道:“我贼头贼脑的,五叔,你自己大概看不见你那副尊容,我看比我更不济。”
  黄楚彪先是一愣,随后也笑了起来。
  全桌子的人都笑了起来。
  黄楚彪道:“所以,我们都不行,老七,就非得你出来不可了。”
  方天星益加不解地道:“五叔,我实在不明白,你到底是要我干什么?”
  黄楚彪道:“你先别急呀!是这么回事,姓周的那个老小子,现在跟前有一个孙女,一个孙子,还有一个老奶婆子,另外还有一个不成器的外孙,家里面本来用了个人,不知犯了什么错,给撵出去了,现在他们家想找一个人。”
  方天星冷笑道:“我明白了,你是想要我去应征那个人是吧?”
  “对了……”黄楚彪眯着小眼道:“这可是干载难逢的机会呀!老七,因为你人够仔细,功夫也好,所以这件事要你去是最合适。”
  方天星压制着一肚子的怒火,道:“我去干什么?”
  黄楚彪一笑道:“这还用说吗?那时候可就全看你的了。以你的那点子小聪明,我看用不了一个月,你就能把他们那个宝贝藏放的地点给摸清楚。”
  说到这里他嘻嘻一笑道:“那时候,我们不需要动一刀一枪,东西就是我们的了,你说这事该有多好?”
  方天星冷冷一笑道:“五叔,也许你还不知道,我已经不打算再干这行子买卖了!”
  全座各人俱都一怔。
  桑老爷子的脸一下子就罩了下来。
  可是黄楚彪却马上接道:“你说的对极了,我们谁又不是存着这个打算呢?”
  方天星反倒怔住了,不知道他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黄楚彪道:“你还没出来以前,老当家的早就跟我们提到洗手不干要散伙的事,老七,你还以为我们还真眷恋着这个行当?”
  方天星冷冷地道:“既然这样,又何必还要我干这种事?”
  黄楚彪“嘿!”地一笑,皱着眉毛道:“钱哪!钱呀……咱们这伙子人不干这一行吃什么?”
  方天星道:“我们可以干别的。”
  “干别的?”黄楚彪龇着牙不屑地道:“你想找事?你说说看,我们能干什么别的?老当家的辛苦了一辈子,临老了,还能说让他受罪?”
  桑老爷子嘿嘿一笑,十分托大地道:“老七,这件事我已经决定了,除了你,他们谁也不能胜任,没有什么好说的,你再委屈一次吧!”
  “不……老当家的!”方天星由位子上站了起来,面现痛疚地道:“别的事我都能答应你老人家,惟独只有这件事……我绝不能答应!”
  挨他坐着的“俏红线”许冰荷,不禁脸色一变,忙不迭地俏悄拉了一下他袖子,可是显然已经来不及了。
  就只见“九翅飞鹰”桑桐的脸色倏地一沉,那双灰白色的眉毛,霍地向两下里一分:“你说什么?”
  在他说这句话时,两只眼睛瞪得几乎都要由眸眶子里滚了出来。
  许冰荷张惶地道:“七哥……你快坐下来吃饭吧!”
  一面说,她一面用力地就去拉他的手,在座各人也都面色微变。
  因为他们俱都知道老当家的脾气轻易不发作,一发作就无法收拾,眼见这般模样,俱都由不住为方天星的莽撞而捏上一把冷汗。
  然而方天星在这件事上却也并不妥协让步。只见他面现悲忿地道:“老当家的……我……不能答应你……我……”
  话声未完,只听见“叭!”的一声大响,随着桑桐拍在桌子上的手势,满桌的碗盘菜肴,全都跳了起来。
  方天星吓得一呆。桑桐老爷子已由位子上暴跳而起。“王八羔子,你很大胆,我毙了你……”
  右掌一扬,霍地由其掌心里发出一股绝大的劲风,直向着方天星脸上击去。
  然而坐在他身边的黄楚彪却早已防到了他会有此一手,他当然不会容许自己的苦心积虑,仅仅因为老当家的一番盛怒之下,而化为泡影。
  是以,就在桑桐的手掌方一抬起的当儿,他已由侧面施出全力,一掌向着桑桐伸出的手臂上挡了过去。
  如此一来,桑桐的掌力顿时有了偏差,只听得“轰隆!”一声大响,全屋大大地震动了一下,紧接着哗啦啦一阵子,窗棂子碎响之声,整个的一扇窗户,化为碎片,散落了满地都是。
  桑老当家的翻过身子来,手指向方天星怒声道:“小畜牲,你再说一遍看?”
  方天星道:“老当家的……你老人家对我恩重如山……我但愿做牛做马也要报答你大恩……”
  桑老头一怔,气似乎消了不少。
  黄楚彪赶忙在一边接口笑道:“这不就是结了吗?没事了!没事了……”
  可是方天星的话还没说完,只见他目泛泪光,抖颤着声音道:“可是……老当家的,我实在不能再干这种事了……老当家的,我求求你……老人家!”
  桑桐原已消下去的怒火,霍地又升了起来,两手一掀,但闻得唏哩哗啦一阵子碗盘碎响之声,整个桌子全都折了过来。
  许冰荷吓得神色一变,赶忙携着方天星的身子离开,哪想到他身子才自离开了三五步,“九翅飞鹰”桑桐的身子已由其背后猛地袭了上来。
  这老头儿原本看上去是那等不济的,似乎全身是病,哪里知道一动起手来,可就显得全身是劲儿,十分灵活。
  方天星略一迟疑,已吃他拿住了肩头,只觉得他十指之下,力透骨节,“唉哟!”一声方自呼出,随着桑桐带回的手势,整个身躯已自摔了出去。
  这一下子似乎摔得不轻。
  方天星就地打了一下转儿,方自地上翻身坐起,桑桐已疾若旋风地再次扑到。
  方天星乍然发觉到老当家的那张脸极为可怕,又吃桑桐叉出的两只手扼住了颈项,老当家的当真是怒极了,恨不得一把把他握死的样子,方天星如果出手反击,自是不会吃这个亏,然而面对着这个从小把自己养大,一向唯其命是听的长者,他却不想如此,也不敢如此!
  他挣扎着,声嘶力竭地叫道:“老当家的……”
  才说出了四个字,即觉得一口气透不出来,双目一翻,遂即当场昏死了过去。

相关热词搜索:战云飞

上一篇:第二章 虎将悲折翼
下一篇:第四章 龙潭惊丽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