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战云飞 正文

第三章 难脱拴颈绳
 
2019-08-16 22:23:00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当他三魂幽幽醒过来的时候,似乎屋子里充满了另一种和谐的气氛。
  他发觉自己已经离开了刚才吃饭的那间房子,静静的睡在一张床上。
  眼前的两扇窗户大开着,透过敞开的窗扇,可以看见一抹夕阳洒向大地的影子。
  耳边有人说话道:“阿弥陀佛,总算他醒过来了!”
  接着是杖头触地的声音,老当家的已来到了他跟前。
  方天星忙自欠身坐起,迎面就见“九翅飞鹰”桑桐满脸沉痛的那张脸。
  “睡下,睡下!”老当家的硬把他按着睡下来,他脸上现出歉疚的神色道:“刚才都怪我下手太重了……你现在觉得怎么样了?”
  接触到他这张脸,想到了他这个人的一切,他的昔日恩情,以及他强自加诸自己身上的罪恶,他真有说不出的感触。
  一刹时,他的双瞳里聚满了泪水。
  那是一种莫可名状,却也无法脱离的痛苦,就像是跌落在深渊里,只有陷落而毫无升华的感觉。
  一千个决心,一万句誓言,却敌不过人情的困绕,“人”总是那么的脆弱,敌不住那些逆来的挫折,敌不住人们存心的算计!
  也许是前生欠他的吧!
  每当他目光接触到眼前这个老人时,他都会情不自禁地滋生出这种感觉。
  千恨万悔,无数说不清的愤怒,方夭星自感无能再逃开桑桐老当家的加诸在自己身上的这一面枷锁,他真有想死的感觉。
  如果死真的能够脱离痛苦的话,然而那只是一种逃避。
  方天星一生从不逃避任何事。
  他注意到这个屋子里除了老当家的以外,“袖里乾坤”黄楚彪和小师妹许冰荷也都在。
  黄楚彪静静地坐着,悠闲地抽着早烟。
  小师妹却自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向自己凝视着——她脸上沾着一些泪痕,像是哭过了的样子。
  方天星的眸子接触到她时,感觉到一种说不出的温馨,如果说这里还有值得他留恋的人,那么无疑的,只有”她”这个人了。
  对于老当家的脾气他太清楚了。
  他知道自己既无能亲手杀了这个人,最后的胜利终究是属于对方的……
  而老当家与黄楚彪这两个人此时的出现,那种老练的搭配,以及老当家的此刻的那副嘴脸,他们根本不需要说一句话,方天星就知道他们所抱持的决心。
  他的决心和毅力面临着考验了。
  而二老此刻的现身,亦显示出他们不可抗拒的决心和力量!
  方天星心情一下子黯沉下来,他眼睛忽然接触到了老当家的那张苍老的脸。
  桑桐正在咳嗽。
  他弯着身子,捂着嘴,声音显得那么苍老,干冽。
  方天星忽然发觉到他是那么的苍老,那么的衰弱,的确已失去了当年的那种豪劲儿,就连两年以前那种神采,也已经不可复得。
  面对着这样一个老人,他忽然生出了一些怜惜之情,不想再与他认真计较了。
  桑桐一阵咳嗽之后,长长吐出一口气道:“师父当真是老朽不行了,孩子,你就依着师父我这一次吧,再也没有下一次了!”
  方天星心里一阵难受,看着他,终于点了点头。
  桑桐顿时喜形于色,仿佛一下子全身都有了生气,他霍地回过头看着黄楚彪道:“怎么样?我就知道他会答应的!你看看!”
  黄楚彪这才把烟蒂由烟管里吐出来,咧嘴一笑。“当然……当然……咱们到底是一家人!他是你一手抚养长大的,还能不听你的话吗?”
  方天星坐起来,只觉得头还有点昏,尤其是颈项间,先时老当家的所捏扼之处,骨节尤自隐稳作痛。
  “这是最后一次……干了这件案子,大家都洗手过太平日子!”黄楚彪在他床前坐下来,由袖筒里抽出了一张桑皮纸卷儿,摊开来,“这是周家的一张房图,你先有个认识,然后揣在身上……有些地方我还弄不清楚,凡是打×的地方,还得烦你给填起来。”
  老当家的也偎了过来,脸上闪烁着贪婪的表情。
  黄楚彪道:“这件事我计划了足有一年,乘着姓周的不在的时候,我去过他家两回,没敢大搜,怕打草惊蛇,可就是找不着那些宝贝玩艺儿,而且,谁都知道他们周家是世代的珠宝业,这个周百灿既是周家的长子,还能说他手里没东西?”
  “当然有!”老当家在一旁答腔道:“这些玩艺儿一定收在一个隐秘地方。”
  黄楚彪道:“对了,我也这么想。所以,老七,你打听清楚以后,把藏宝的地方填在这个图上,这件事你就不用管了,交给我们,你只专门负责那件珍珠汗衫的事情。”
  方天星恍然似由梦境里醒转过来……
  这件事他当然不能掉以轻心,既然答应干,就得全心全力的完成任务。
  “黄五叔,你看我能干得了么?”
  “一定成……你是游刃有余!”
  方天星冷笑了一下道:“我和周家非亲非故,他们为什么会用我这个生人?”
  “你顾虑得不错,可是用不着操心,我早就想过了。”
  黄楚彪十拿九稳地道:“周家的奶妈王妈托茶馆的张麻子给他们介绍一个可靠的人,我已经在张麻子身上用了钱,张麻子先把话带到了,你吗,到时候就只要冒充是一个远亲叫方顺就得了。”
  方天星下了未,缓缓地走向窗前。
  他一句话也不说,只是怅怅地向窗外看着。
  两个老人对看了一眼,生怕他又要反悔。
  老当家的又发出一阵子咳嗽,用着有气无力的声音道:“年轻人吃苦受罪还有个身子,有个希望……我可是老了……老七,我这剩下的日子已经不多了,就指望着你这一票,也好收山了!”
  方天星回过头来,目光凌厉地注视着他道:“你老人家说的可是真话?”
  “当然是真的……老七,我可以发誓,要是我说话不算话,叫我……”
  方天星摆了摆头苦笑道:“你老人家何必起誓?我信得过你老人家就是了!”
  黄楚彪在一旁道:“老七,我看事不宜迟,打铁趁热,你得快着一点了。”
  “什么时候?”
  “我看就明天吧!”
  “明天?”
  黄楚彪道:“免得夜长梦多,我看那个姓井的要是知道了,也不会放过。”
  方天星这时真是痛心极了,只是坐着发愣,一言不发。
  黄楚彪道:“老七,对于周老头这个人,你可得多留上些心,千万不能让他看出一点蛛丝马迹来,这个人可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万一要让他看出了你的居心,我们可也没法子救你。”
  方天星冷冷一笑,没有说话。
  事情既然已经决定了,倒也没什么好后悔的,为此,倒启发了另一个决心。
  他恨不能马上把这件事干好。
  等到把那件珍珠汗衫双手交上以后,他决心脱离这里远走高飞,这里他永远再也不会留恋。

×      ×      ×

  周家虽然是“袖里乾坤”黄楚彪嘴里的富户,可是由外表上却看不出来。
  两扇红门深深地关闭着,其上的油漆多已脱落斑蚀,透过绕屋的那片竹篱笆墙,可以看见里面的那片房舍——
  红砖砌的墙,上面是文明瓦、梧桐、松柏交织着一片和谐。
  风吹来的时候,散落在地上的落叶,滴滴溜溜地打着转儿,几株秋海棠,绽开得十分出色,有一种说不出的萧索感觉。
  站在大门外,只要向里睨上一眼,就可以断定主人绝非是凡俗之辈。
  方天星换上了一套朴素的青布长衣,腋下夹着一个布包袱,在牢里关了这么长的一段时间,由于皮肤长久与日光不接触的缘故,变得很苍白,再因为他五官很清秀,所以看上去,倒像是一个读书的世家子弟。
  相形之下,他身边的那个人可就不堪人目了。
  那个人是“六顺茶馆”的张麻子。
  张麻子今天也为自己刻意修饰了一番。
  一袭青缎的长衫,外加酱色团花马褂,福字履——他今年五十五了,倒也是老大的一把年纪了,跑堂出身,能够混上了老板的位置,也的确是难为他了。
  这档子事,完全是张麻子他阁下拉的线。
  周家要请个长工的事,足足有半年了,是宅里的王妈透出来的消息,张麻子因为收了“袖里乾坤”黄楚彪的钱,可就一拖再延的把这件事给稳了下来。
  张麻子的眼里,这位黄楚彪黄爷,是一个殷实的富商,他可不知道自己看走了眼,对方竟会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滚马大盗,否则的话,他岂能干这么缺德的事?
  黄楚彪伪称方天星是他一个远房的侄子,张麻子深信不疑。
  等到他见到了方天星这个人以后,对方这个年轻人立刻给了他极佳的印象。
  就这样他带着方天星来了。
  周家除了那个王妈以外,还用了一个老管家“周福”,这个人瞎了一只眼睛,还瘸了一条腿,是个典型的废物,可是主人对他却是十分器重,留在身边据说已有数十年之久……
  现在来开门的,正是这个人。在门口,张麻子深深打着躬道:“周管事你老好,我给府上推荐的人来啦!”

相关热词搜索:战云飞

上一篇:第二章 虎将悲折翼
下一篇:第四章 龙潭惊丽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