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战云飞 正文

第八章 拼死雪深仇
 
2019-08-16 22:29:22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这种掌力要在昔日来说,有一掌断生死之感,只是今天周百灿在重伤之下,自是大大地打了一个折扣。
  尽管如此,亦不可轻视。
  方天星身子正要腾纵而起的一刹,只觉得背后一股生平从来未曾体验过的劲力突然袭到。如果这股劲力,能够保持着一贯的速度击出,方天星只怕难逃活命。
  然而,并没有。
  那是一股后继乏力的掌力。
  虽然如此,给予方天星的感觉,仍然有如背后着了一锤般的滋味。
  他只觉得双眼一阵昏眩,仿佛五腑六脏俱都要从嘴里吐了出来的那般痛苦。
  足下一跄,一头扎到了墙角里。
  人到了拼死活的时候,身手有出乎意外的妙处,常有适应环境的怪招。
  方天星在对方掌力方一触及背部的刹时,已经感觉出这种功力有异一般。
  事实上,他的身手己经相当不错了,当然知道这一掌的厉害,眼前计,如不能在发掌后的一刹,把中在身上的力道化解开来,可就免不了要受内伤。
  是以,他忍住了碎心般痛苦,就在身子方一栽下的同时,陡地把身子向左侧方一个疾滚。
  眼看着他身子疾速地如同驴也似的在地上滚着,如此十数转后,已把加诸在身上的掌力,化解了个干干净净。
  一声怒吼,带着周百灿踉跄的躯体赶到了面前,这个老头儿虽是重伤下,却不甘心丧失重宝,怒火中他急急地挥动着手中杖,直向方天星身侧猛力击下。
  “叭——叭——叭——叭——”
  木杖头加诸了他本身内力,不啻如钢棍铁杵,一阵狠敲力打之下,把地面方砖,一连击碎了七八块!
  周百灿毕竟是伤势过重,有些力不从心了。
  十数杖后,他已大感不支,只累得频频喘息不已,人也摇摇晃晃,即将要倒下去的样子。
  那个蒙扎着面巾的人——方天星,身法是何等的快,以至于周百灿一连十数杖,杖杖落空。
  现在正当周百灿愤起余力,再度挥下杖头时,方天星已狼也似的由地面上蹿了起来。
  他的身手毕竟不凡。
  就在他身上挺跃而起的一刹间,右手突出,“噗!”的一声,已抓住了周百灿手中木杖。
  “小辈……”周百灿怪啸了一声,霍地一把抓向方天星面门……
  事出突然,方天星竟是闪躲不及。
  老人如果居心想掌伤对方,方天星不死必伤,然而他只是存心想抓下对方的面巾。
  “噗……”一声,面巾被周百灿五指抓下来,连带着也使得方天星额头上,留下了三道指痕。
  这一突然的事件,使得敌我双方彼此俱都大吃了一惊。
  周百灿足下一跄道:“是你……方……顺?”
  方天星呆得一呆,回身就跑。
  周百灿怒叱一声道:“站住!”
  方天星倏地回过头来。
  到底是邪不胜正。
  一刹时,他面色大变。
  “老爷爷……”
  他只说了这么一句,已双腿打颤,霍地回身,再次向窗前纵去。
  “方顺……”周百灿怒声叱道:“你……站住!”
  说时,他身子用力向前扑出,却是力道不继,沉重地摔倒在地上。
  “方顺……方……”他用力地呼叫着,却由嘴里呛出了一口鲜血。
  方天星已跑向窗前,却由不住回过身来。
  当他发觉到这情形时,蓦地一呆,忽然于心不忍,霍地直向周百灿身前扑去。
  “老爷爷……”
  说着他用力把周百灿由地上扶起来。“老爷爷……我……我真该死……我……”
  他忽然把箱子推到了周百灿手上,用力地咬了一下牙齿。
  “箱子还给你……我走了……”
  才跑了一步即为周百灿用力地抓住。
  “你不能走!”
  周百灿紧紧地抓着他。
  ”我……”方天星急促地道:“为什么……我已把箱子还给你了……快让我走……快……”
  周百灿的手,就像一把钢钩似的抓着他。“果然我没有猜错……你原来是派来卧底的。”说着他瞪大了眼睛道:“说……是谁派你来的?说……”
  方天星愧恨兼具地道:“我……我不能说!老爷爷,我对不起你,我错了,你让我走吧!”
  “不……你非说出来不可……”
  “我不……你让我走!”
  方天星猝施大力,硬生生地把抓在肩上的一只手拉了下来,连带着一只衣服的袖子也被撕破了。
  周百灿怪啸着,另一只手直向着他脸上抓过来。
  方天星身子一闪让开。
  周百灿由于用力过猛,重心猝失,再次的跌倒在地。
  方天星身子一掠,已来到了他面前。
  就在周百灿身子方自转过的一刹,方天星的刀尖,已经抵住了他的咽喉上。
  周百灿倒是没想到对方的身手竟是这般灵活,一时大吃一惊!
  “小子……原来……你……你瞒得我好苦……”
  “老爷爷……你不要逼我太甚……我已把箱子还给你了,你为什么还不叫我走?……你要是再拦阻我,我……我可就对你不客气了!”
  “我谅你也不敢……嘿嘿……”
  “我……怎么不敢?”

×      ×      ×

  他嘶叫着,一口刀的刀尖,几乎已刺进了他的喉咙!
  “你不要逼我……”他激动地道:“逼急了,我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他的话方出口,一口利刃,已加诸在他的颈项之上。
  方天星大吃一惊,刚要转过身子。
  “不许回头!”背后那个人说,“方顺……你好大的胆子!”
  不用看也能听出来……是周友梅的声音。
  方天星倏地一呆,突然垂下了头。
  周友梅冷笑着道:“原来都是你搞的鬼,哼,我爷爷果然没有看错你,你是一个贼……一个下流的强盗,你……你太可耻了!”
  一面说着,那口拿在她手里的剑抖成一片,显示出她内心恨恶激动的程度。
  锋利的剑刃刹时间,已割破他颈项间的皮肤,殷红的血立刻顺着他的颈项,一滴一滴直淌下来。
  周百灿见状大声喝止道:“友梅……不要下手!”
  说着他抖颤颤地站了起来。
  方天星无力地垂下了手中刀,他长叹一声道:“姑娘骂得不错……我来你们家的确是没有安着好心……现在既然败落在你的手里,姑娘你就下手吧!”
  周友梅眼睛里涌着泪。
  “说……”她大声的叫着,“是谁要你来的?”
  方天星苦笑道:“姑娘何必多问?下手吧,杀了我吧!”
  周友梅呆了呆,冷冷地笑着。
  那口持在她手里的剑用力地按在他的颈项上,只要随时动念,向下面用力一推,方天星的一颗人头,即会滚落在地。
  方天星自问必死,倒也泰然。倒是周百灿目睹及此,却大为着急。
  “友梅……不要杀他!”
  周友梅鼻子里哼了一声,倏地玉手一翻,只听得“呛!”的一声,掌上的那口三尺青锋,已插落剑鞘之内。
  她后退了几步,坐下来,道:“好吧……看在爷爷面子上,我饶你不死,你走吧!”
  方天星抖颤颤地回过身子来。
  面前的两张脸,是那么惊异,失望地打量着他。
  他几乎不敢和他们的目光交接。
  这真是极其尴尬羞辱的一刻,在对方四只眼睛的注视之下,方天星真恨不能有个地洞给自己钻下去。
  然而他并没有立刻就走。
  这些日子来的相处,对方祖孙所加诸在他身上的恩惠情谊,在激动着他。
  他忽然觉得在道义上来说,自己不能够抖手一走就算完事,必须对自己行为进一步的负责任。
  周百灿感慨万千地叹了一声道:“方顺……你去吧!你总算还有一点人心,大丈夫罪不惮改,希望你好自为之……”
  说到这里,他发出了一连串的咳嗽,频频摇头叹息不已。
  周友梅怒视着他,厉声道:“姓方的,叫你走,你听见没有?真的想死么?”
  说时,她的一只手忍不住又抓住了剑把子。
  方天星苦笑道:“我走……”
  他足下移动了两步,又回过身来。
  四只眼睛仍然盯着他,其中的两只眼睛―周友梅的眼睛,忽然滚出了眼泪。
  嘤然一声,她痛泣着低下头来。“爷爷……”
  她扑抱爷爷肩头,大声的哭泣着……
  “为什么?”她抽搐着道:“为什么人的心有这么坏?为……什么,爷爷?”
  周百灿一只手拍着她,感慨地道:“这就所谓的人心难测啊!孩子……火可救灭了?”
  周友梅一面低声泣着,一面点头说道:“救灭了,爷爷……我们进去吧!我不要再看见他,他不走,就让他永远在这里好了!”
  方天星实在忍不住,忽然上前一步,道:“老前辈……请留步!”
  “方顺……你有什么话说?”
  友梅冷笑着,叫道:“爷爷,我们进去……”
  方天星倏地扑身拦住了她,大声道:“姑娘请等一等!”
  友梅看着他冷冷一笑,却把脸移到了一边。
  方天星喟然叹道:“我知道姑娘对我齿冷……只是有几句话我却不得不说!”
  “我不听……”
  周友梅忽然两只手按住了耳朵。
  方天星心里一酸,嗒然垂首。

相关热词搜索:战云飞

上一篇:第七章 急雨惊雷夜
下一篇:第九章 舍命闯龙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