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战云飞 正文

第八章 拼死雪深仇
 
2019-08-16 22:29:22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当他缓缓抬起头来时,却发觉到周友梅已把捂在耳朵上的一双手放了下来。
  出乎方天星意外的,他发觉到友梅那双眸子里,竟充满了关怀的情意。
  其实他应该早就体会出来的。
  这些日子以来,这位大小姐在暗中一直关怀着他,嘘寒问暖,不时地打发那个丫鬟素喜送些东西给他。
  现在他忽然感觉出来,这份情意,决非是出于偶然。
  有见及此,他也就立刻明白了为什么她会这么伤心?为什么她会对自己有这番态度?
  方天星顿时呆立在当场,一刹间,他仿佛心上插了一口钢刀!
  “姑……娘……这一切……我都有说不出的苦衷……希望你能够相信我!”
  友梅一言不发。
  周百灿长叹了一声。
  方天星终于鼓起了最大勇气,道:“老前辈……姑娘……如果你们还信得过我,我有几句话要告诉你们。”
  周百灿点点头道:“说下去!”
  方天星长叹一声道:“老前辈所说不错,我是被派在你们家里来卧底来的。”
  “是谁派你来的?”周百灿问。
  “是……”方天星慨然地道:“桑……桐!”
  “桑桐……?”
  周老爷子霍地站起来,睁大了眼睛道:“六合门的那个桑桐?”
  “不错……就是他!”
  周百灿大声问道:“你是他什么……人?”
  方天星征了一下,垂头道:“桑桐,……他是我的义父!也是传授我武功的师父!”
  “你是谁?”
  “方——天——星!”
  “方天星,方……天星……”
  周百灿嘴里念着这个名字,一张脸气得铁青,恨恨地坐下来:“我好像听过这个名字。”
  方天星道:“后辈原无意要干这些无义勾当,只是,师命难违……后辈虽再三苦苦哀求,请求他老人家打消此意,但是,他老人家无动于衷,几个师兄,更是盛气凌人,后辈被迫,不得不……否则性命难保!”
  周百灿冷笑道:“生死事小,失义为大,你既然身为武林人,应当知道这个道理!”
  方天星叹息了一声,目含痛苦地道:“老前辈教诲得极是。只是我那养父也曾对后辈苦苦哀求,后辈承其教养大恩,至今未报……是以狠不下心!”
  “我明白了……人皆有不忍之心……”周百灿长长叹息了一声,道:“这也难怪你了……只是,既然这样,你又为什么把到手了的东西还给我?你又是怎么一个打算?”
  方天星苦笑道:“往后的事,后辈还未曾想过……只是也顾不得了!”
  周友梅道:“顾不了什么?”
  方天星看了她一眼,苦笑道:“在下也只好脱离师门,不再回去了!”
  友梅冷笑一声,说道:“他们会饶得了你?”
  方天星摇摇头,叹息道:“那是在下的事情了……”
  他目注着友梅道:“方天星来府上以来,承姑娘以兄长对待……如今又剑下留情,姑娘与老前辈大恩,在下没齿难忘。”说完抱拳深深一揖,向门外步出。
  友梅出声唤住他,道:“方大哥,你回来!”
  方天星听见她忽然对自己改了称呼,不由一惊,站住了。
  友梅已走过来,她脸上显著流露出深湛的情意。
  看着他,她脸色微红道:“刚才是我错怪了你……方大哥,你等一下!”
  说完她转向周百灿道:“爷爷……方大哥他……”
  “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是担心他身上没有钱是不是?我也想到了。”
  说着,他就吩咐道:“你去房里拿二百两银子来!”
  周友梅答应了一声,刚要转身。
  方天星大声嚷道:“不……我绝不能再要你们的钱……我不要……”
  说完他深深一拜,热泪迸流地道:“老前辈与姑娘大恩永不能忘,只请千万记住,我师父桑桐……对于府上的传家至宝珍珠衫,垂涎已久,绝不会就此甘心,多则半月,少则数日,必会前来,老前辈与姑娘请千万留意,我……这就去了!”
  他一口气说完,霍地爬起来夺门而出。
  周友梅怔呆了一下,大叫道:“方大哥!”
  她想追出去……
  周百灿却唤住她道:“友梅,任他去吧!”
  眼看着方天星奔出院外,她一时忍不住内心的伤感,倏地以手掩面,低声泣了起来。
  周百灿看见这番情景,禁不住轻轻叹了一声,他忽然觉得,自己犯了极大的错误——
  不该把方天星这个人留在家里!
  他更难脱卸疏忽的责任——
  疏忽的,是他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起,自己的孙女儿竟然偷偷地爱上方天星!
  周百灿一刹时仿佛感觉到自己像是失落了什么,一种说不出的遗憾与调怅!
  他不忍心再去责备孙女儿,反倒轻轻地安慰着她道:“孩子,别难过了,你应该为他感到高兴才是。一个迷途知悔的年轻人,是值得为他高兴的……”
  周友梅擦着脸上的泪,仰脸看着爷爷道:“爷爷……您看他会不会有危险?”
  “这个就很难说了!”
  周百灿微微一笑,又道:“孩子,你难道只会想到别人,就不会为我们自己想一想?”
  周友梅一惊,道:“爷爷你老人家是说……?”
  周百灿冷笑道:“刚才那个方天星也曾说过,他是桑桐派来卧底的人,桑桐这个人,你也许还不十分清楚,我却是知之甚详……”
  友梅道:“他是怎么一个人?”
  “是个很难惹的人!”
  周百灿顿了一下才接道:“我记得以前曾经对你说过,你大概是忘了,哼……这个人是六合门中杀师灭祖的败类,我那拜兄尚进,也就是死在这个人手里!”
  友梅怔了一下,顿时插口道:“我记起来了,他可是人称‘九翅飞鹰’的那个人……?”
  “就是他!”周百灿恨恶地道:“他自从杀师叛离本门以后,在外自组‘飞鹰帮’,烧杀奸掳,无恶不为。爷爷我为了找他,曾经踏遍了南北各省,想不到他居然也在找我,更想不到他竟然还动起我的念头来了!”
  友梅恨恨地道:“既然这样,爷爷,我们就等着他,倒要看看他敢不敢来?”
  “他当然敢!”
  周百灿把手里的珠宝箱子交给友梅道:“快收起来!再说话!”
  友梅接过来匆匆放回原处,然后把壁上的画重新挂好。
  周百灿才又接着以上的话题,冷冷地道:“我倒有一个奇妙的构想,如果一旦实现,那是最好不过……”
  “爷爷,什么构想?”
  “我是在想,如果让飞鹰帮的人和井雁行那一帮子人不期而遇,互相火拼,岂非是一件很理想的事情?”
  “对!”周友梅眼睛里充满了喜悦道:“这可真是个好主意,可是我们该怎么做呢?”
  “首先,要飞鹰帮的人或者是胡家塘井雁行那边的人先来一次,然后我们就可以放出口风,说是宝物被劫,这么一来,另外的那一方面,就不会再找我们的麻烦了!”
  友梅点头道:“对……可是我们该怎么做呢?”
  周百灿冷笑一声,道:“总会有办法的……”
  他作势要站起来,友梅忙过去搀扶他站起。
  周百灿道:“你就去准备一下,嘱咐王妈他们,要他们尽快的搬出去一个时候,免得赔上了性命。”
  友梅怔了一下道:“我们呢?”
  周百灿哼了一声,道:“等王妈他们撤离以后,我自有办法。”
  友梅听爷爷这么说,心知他必有道理,也就不再多问,当下把爷爷搀扶回房休息,遂即遵嘱办理。

×      ×      ×

  对于潜伏盗宝的这件事,“九翅飞鹰”桑桐显然早已经沉不住气了。
  倒是他手下的那个狗头军师“袖里乾坤”黄楚彪却很镇定,他认为方天星为人沉着,慎于行事,有智巧,这件事一定能顺利成功。
  堂屋坐满了人——
  上首坐的是“九翅飞鹰”桑桐,黄楚彪坐在他身边。
  其他如“铁手”伍昭,“飞天鹏”刁万,“黄脸狼”谢登虎,这些人散坐各处,倒是没有看见“俏红线”许冰荷这个人。
  堂屋里散着一片浓烟——
  几乎是人手一枝烟枪,一口口的浓烟,就是由那一张张的嘴里喷出来的。
  老四“飞天鹏”刁万最是毛燥,在这个场合里他显得最不安宁——
  “师父……”他拧着眉毛道:“我总觉得老七这家伙有点不对劲儿……”
  桑老头子鼻子里“哼”了一声,一张嘴狠狠地衔咬着旱烟嘴子,大股的浓烟,由那个黝黑的牙口里喷出来——
  “说说看,他是怎么个不对劲儿?”
  “这个……”刁万的眼睛向着下首的黄楚彪瞟了一眼,冷冷一笑接着道:“你老请想想,老七去的日子,可不少了,到如今,别说是盗宝了,连宝在哪里他都不知道!”
  桑桐连连点着头,又哼了一声。
  “飞天鹏”刁万又接道:“我偷偷去过几回,发现到老七好像有点……”
  “袖里乾坤”黄楚彪冷冷一笑,道:“刁老四,莫他妈的疑神疑鬼了,方老七不是这种人,再说,他的心,早就叫我们给抓住了……”
  说到这里嘻嘻一笑,看向桑桐道:“当家的,你说是不是?”
  桑桐由鼻孔里哼出两股烟来,冷冷地道:“你指的是老么……?”
  “哼……”黄楚彪缩了一下脖子道:“那还错的了?哈哈……”
  “老么”就是“俏红线”许冰荷。
  许冰荷与方天星私下里要好的事,对他们来说,已经不是秘密了,谁都知道。
  老当家的抓住许冰荷,而操纵方天星,这一招不谓不狠,可惜的是实施得还不够彻底。
  “铁手”伍昭却岔口道:“五叔……不知道你发现没有,这两天小师妹的神态不大对劲儿?”
  桑老爷子顿时一怔道:“为什么?”
  伍昭道:“也许是我多疑,我总发觉她不太对,常常一个人掉眼泪。”
  黄楚彪道:“那是她想老七——还用得着问吗?”
  刁万道:“上一次小师妹回来说,老七少者三天,多则十日一定能把事情办妥当,今天都第七天了……别说是宝贝了,连消息也没带回一个来!”
  “哼!”老当家的说,“我也正在为这件事发愁……”
  他转过脸看向黄楚彪道:“这件事我看恐怕没这么简单,只怕老七他一个人拾掇不下来!”
  刁万大声道:“对!我看我们最好能给他来上一个里应外合,他奶奶的,动手帮他干!”
  黄楚彪顿时拦阻道:“不行,不行,那么一来,岂不是功亏一赞了吗?再说,这么一来,打草惊蛇,弄得外面所有的人都知道了……”

相关热词搜索:战云飞

上一篇:第七章 急雨惊雷夜
下一篇:第九章 舍命闯龙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