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战云飞 正文

第八章 拼死雪深仇
 
2019-08-16 22:29:22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这家伙不愧是老狐狸,见解的确要高人一等!
  他冷冷笑着,眯细着他那一对老鼠眼睛,又说道:“不要说老头子不好对付,要是如此惊动了胡家塘的人,那更是划不来,是不是?当家的,姓井的可不是好惹的呀!”
  桑桐哼了一声,徐徐地道:“这件事,昨天晚上我苦想了半夜,一直也得不到一个结果,真不知该怎么做才好。楚彪,你说说看!”
  黄楚彪道:“我看,老七变心还不至于,大概这小子一心想着洗手,对这件事不大起劲儿,倒是真的。”
  桑桐冷笑一声,道:“那可不行!刁老四!”
  刁万应道:“是,当家的!”
  “你今天去一趟,想办法见着方老七,就说我的话,他要是在三天之内,办不成这件事,嘿嘿!我可就饶不了他,知道吗?”
  刁万答应了一声。
  黄楚彪立刻阻止道:“哎,当家的,这件事不能叫老四去……”
  “叫谁去?”
  “嘻……”黄楚彪缩着脖子道:“要去也得叫老么去!”
  “不行……”桑桐摇头道:“这个时候,我不打算叫他们见面,万一两个人串通好了,一块走了,那不是鸡飞蛋打,啥都完了?”
  “当家的说的不无道理,只是这一点我何尝没想过,我的意思是……”
  说着嘻嘻一笑,把嘴凑到了老当家耳朵旁,低声说了半天……
  在座各人都没清楚他在说些什么,只看见他鼠眉时扬,鼠须时张。
  这个人是惯出馒主意的,当然不会有什么好话说。
  桑桐倒是听进去了。
  他连连点着头,道:“好,好……”
  皱了一下眉,又道:“只是,未免太委曲老么了!”
  黄楚彪道:“这只是一个策谋,对老么不会有什么伤害的,你放心吧!”
  桑桐点了一下头道:“好吧,老么人呢?”
  “飞天鹏”刁万道:“大概在房里睡觉呢。我去叫她去!”
  说完步出堂屋。
  “俏红线”许冰荷是住在里院的一个单间,那个院子里除了她以外,还住着一个人——“一掌红”石子奇。
  这个人前文亦谈过,他是这伙子人当中,最最不幸的一个人了,自从劫镖失手,为救“飞天鹏”刁万失手被擒之后,即为井雁行下毒手挑断了颈后大筋,落成了一副怪模怪样,变得终生低首,见不得人。
  他心里充满了难以压制的怒火——
  尤其对于刁万这个人,他感觉到极度的不满,认为自己落得如此下场,全系刁万的自私,恩将仇报。事实上对于这件事,刁万的确应该要负完全责任。
  是以“一掌红”石子奇,心里恨恶刁万的程度,远超过井雁行之上,他曾经背人发过誓,今生今世,果真要是再能动刀杀人的话,第一个要杀的人就是刁万。
  这个愿望,他不知道一天要念上几百回。
  反过来“飞天鹏”刁万对于这个师弟,也是深具戒心,除非有什么特殊的事情,他绝不会轻易来到这个院子里。
  岁当深秋——
  院子里积满了落叶。
  秋风吹舞着黄叶,一圈圈地打着螺丝旋儿,向天空里旋着高飞。
  空旷的院子里,没有一些花草,只有一口枯井,井里早就没有水了,上面压着一块大青石板,石板上生着石苔。
  “飞天鹏”刁万来到这里,只觉得院子里静静的没有一点声音。
  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感觉,他忽然觉出来,像是有什么事发生了。
  小师妹许冰荷的房子,就在那边角落里。
  要在平日,他当然应该直接走正门去。
  可是今天却不然,他宁可多费事拐上一个圈儿。
  他绕了半个圈子,悄悄地走到了许冰荷所居住的那间房子的屋檐角下。
  窗户是关着的。
  可是却由房子里传出了人声。像是有人在说话。
  这一突然的发现,禁不住使得他心中一惊!
  小师妹一个人是不应该说话的,除非她在自言自语,或是在与六师弟“一掌红”石子奇在说话。
  然而,当他再向前走近几步时,立刻就断定出那个说话的声音,不是石子奇,而是……
  刁万还有点不清楚,那个声音是不是七师弟方天星的声音,但是无论如何,他却是吃惊不小。
  轻轻的在纸窗上戳了小小一个月牙孔,刁万把眼睛凑近过去,向着里面窥看着……
  只看了一眼,已不禁使得他大大地为之惊心!
  房子里一共是三个人——
  方天星,许冰荷,石子奇。
  方天星是什么时候来的?为什么来的?他可是一点也弄不清楚,可是眼前的这三个人的会合,绝对不是在谈说什么好事,这一点足堪认定。
  三个人鬼鬼祟祟地在低声说些什么。
  桌子卜放着几件包袱。
  许冰荷正在忙着整理,方天星站在一边,神态沉着。那个低着头的残废石子奇,坐在椅子上。
  一看到这里,刁万立刻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好小子……”他心里狠狠地咒骂着:“原来是这两个家伙会合在一块想跑,好大的胆子!”
  石子奇催促道:“快吧,再晚可来不及了!”
  许冰荷噙着泪,把两个包袱背在背上,十分紧张地说道:“星哥……我……我害怕……”
  方天星凌然道:“命是要靠自己闯出来的,离不开这里,一辈子也别想有什么发展!”
  “可是……”许冰荷道:“要是老当家的他们知道了,可怎么办?”
  方天星怔了一下,苦笑道:“那只有皇天保佑了,说不定那个时候,我们早已经离开了这个县城,走吧!”
  石子奇附会道:“老七说的对,车子已经给你们套好了,就在小岔道边,快走吧!”
  “好!”方天星回过身子紧紧地握着石子奇的手,道:“六哥……我还是要劝你,跟着我们一块儿走吧?在这里你能有什么……”
  石子奇哑着嗓子道:“我……?我还能有什么好想的?不过是过一天算一天,在哪里都一样……”
  石子奇方自说到这里,忽见方天星神情一栗,他心中一动的当儿,方天星已倏地闪身而出。
  窗外的“飞天鹏”刁万,心中也自一动。
  他刚刚觉出不妙,急欲抽身时,方天星已经站立在他身前。
  “四师兄是你……?”
  刁万乍惊之下,一连退后了三步。
  “老七!"他冷笑着说:“你是什么时候来的?”
  说话时,许冰荷与石子奇已先后从房子里奔出来,见状俱都大吃了一惊。
  石子奇先是一惊,立刻回身急奔过去,把通向前院的一扇门关上。
  “飞天鹏”刁万险阴地笑道:“老六,你这是干什么?莫非还想不利于我?”
  石子奇背倚着门,聆听之下,发出了一阵子狂笑……
  “姓刁的……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说着凌声向方天星道:“七师弟,小师妹,还不走,等待何时?”
  话声一落,他已奋不顾身地直向着刁万身上扑了过去。
  石子奇平素惯用的兵刃是一对牛耳短刀,这时身子向前一袭,两口短刀左右同时递出,直向着刁万两肋之上刺扎下来。
  “飞天鹏”刁万倒是没想到这位六师弟,竟会向自己使杀手。
  所谓“一夫拼命,万夫难当”!石子奇固然是残废,身手大欠灵活,可是一旦拼起命来,仍然不可轻视。
  刁万冷叱一声道:“好!”
  双掌同时向外一翻,“双擂手”的手法,直向着石子奇两肩上扎了下来。
  然而,就在这一刹间,一股劲风直向着他背后袭到。
  刁万的两只手方自递出,顿时受到了威胁,疾忙回外一翻。
  可是来人的这一式手法,端是高明之至。
  刁万身子才翻出一半,已为这一股骤然加诸的力道,击中在左侧背后——
  “碰!”一声!
  刁万只觉得双眼一阵发黑,身子已不由自主地被击得斜晃了出去。
  由干这股子力道,来得突然,刁万防不胜防,随着对方的掌力一撤,他身子已滚倒在地。
  紧接着在地上一连打了几个滚儿,脸上的皮全被擦破了。
  他身子还来不及站起,已为石子奇扑过来的身子压在了身上。
  同时间,石子奇手中的一对短刀,已左右交叉地叉在了他喉头两侧……
  刁万大骇道:“老六……不要……下手……”
  石子奇发出了一阵子凌厉的笑声……
  “姓刁的,你也想不到会有这么一天吧……”
  他恨恶刁万的程度,简直难以想像,根本不容妥协,左手刀起,“克察……”一声,已深深地扎进刁万的肩窝,一股子鲜血立刻喷了出来。
  刁万负痛啊唷了一声,身子痛得一阵子发抖。
  这真是最痛苦最尴尬的一刻。
  石子奇偌大的身子,全都压在他身上,乱发蓬松状如巴斗般大小的一颗头,几乎跟他的脸抵在了一起。
  自从石子奇负伤自囚以来,他恣意地自己摧残自己,头不梳,脸不洗,状如死囚。
  那副样子,平常刁万连看一眼都嫌讨厌,再加上他内心对于石子奇的内疚,是以更加处处都在逃避着他,而此刻,这张脸居然和自己脸对脸地贴着。
  尤有甚者,石子奇自从被挑断脖颈后的大筋,那颗头就再也抬不起来,连带着使得他五官的功能也失常态,最显著的一样,就是口涎的不能自已。
  这时透过石子奇咧开的嘴角,口涎就像是蛇一般的顺口滴下来,通通滴在刁万的脸上。
  这种刑罚,简直比杀他还痛苦!
  然而,对方手上的两口刀,却使得他更感觉到一种死亡的威胁。
  在这种威胁之下,刁万变得像猫一般的蜷伏了。
  “老六……你手下留情……这件事我不说就是!”
  “哈哈……”
  面对着他的那张极丑怪的脸,咧着大嘴道:“刁老四,你还想活么?哈……我看你是‘红脚盘里翻身’,只好等下一辈子了!”
  他一面说,那只紧握在右手上的刀,不停地转动着。
  刁万痛得整个脸部扭曲了。
  一旁的方天星和许冰荷看到这里,俱都有些不忍。
  方天星道:“六哥……手下留情!”
  石子奇发出嘿嘿怪笑,道:“老七……你们还不快走?真想落在老当家的手里,是不是?”

相关热词搜索:战云飞

上一篇:第七章 急雨惊雷夜
下一篇:第九章 舍命闯龙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