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战云飞 正文

第四章 龙潭惊丽质
 
2019-08-16 22:24:18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周福看上去当真是个废物了,张着嘴,歪着头看了半天,才认出是谁来了。
  “啊……是张老板!”
  “不敢,不敢!”
  门开了,张麻子拱着手进来。
  方天星在他身后跟进来,老实地站在一边。
  “见过周管家!”
  张麻子指着周管家代为介绍。
  方天星老老实实地鞠了一个躬道:“周老管家!”
  周福着实地打量他几眼,频频点着头道:“嗯,好!好!你叫什么名字呀?”
  张麻子说:“他叫方顺。”
  “嗯,好!好!”然后歪过头来向张麻子道:“倒是挺好的一个孩子。”
  张麻子笑道:“他不小了,今年廿五了,上过学,还会写字。”
  “啊……那敢情好!”
  这时候,听见院子里王妈的声音道:“是张麻子来了是吧?”
  张麻子嘻嘻一笑,道:“给府上送人来了。”
  王妈五十来岁,看上去却要比周福硬朗多了,满头白发扎了一个发髻,圆脸、塌鼻、红光满面。
  方天星和她的眼睛甫一交接,赶快的避开了目光,心里由不住怦怦一阵子乱跳。虽然是不经心的一窥之间,他已经断定来人——妈,是个非比寻常的人物。
  其实,连那个又瞎又瘸的周福,在他眼睛里,也不是简单的人。
  王妈那对细细而略似肿胀的眼睛,盯着方天星道:“你叫什么名字?”
  “方天……方顺。”
  “是方天还是方顺?”
  “方……顺。”
  “用不着害怕,你抬起脸来,让我好好看看你。”
  方天星慢慢抬起头显得很嫩的样子。
  王妈道:“是哪里人?”
  “是……南阳府。”
  “啊……”答话的却是那个又瞎又瘸的周福,道:“南阳府,那咱们还是老乡。”
  这话倒也不假,方天星原本就是南阳府的人。
  “你少插嘴!”
  周福被王妈一叱,当真就不吭声了。
  王妈笑了笑道:“南阳府离着这么远,你年轻轻的怎么会来的?”
  “是跟我舅舅来的。”
  “你舅舅是谁?”
  “是黄大发。”
  “黄大发”就是黄楚彪。
  方天星成竹在胸,这些问题当然是问他不住。
  王妈偏过头看着张麻子道:“王大发是谁?你见过这个人么?”
  “见过……见过!”张麻子说:“黄爷是我那个茶馆的常客。”
  “他是干什么的?”
  “嘿!是干大买卖的,有的是钱。”
  “既然这样,干嘛要他侄子出来干粗活儿?”
  “这个……”
  张麻子顿时可呆怔住了。
  方天星道:“大妈说得好……我舅舅说年轻人不能依赖家里,家里再有钱,那是家里的事。”
  “说得好!”
  方天星道:“我舅舅说他老人家年轻的时候,腰里只有五个铜枚,他一个人,出来闯天下,家里没给他一个钱,后来他才能有今天。”
  王妈含着笑,点点头道:“对了,年轻人应该有这个骨气!”
  周福在一旁点着头道:“好……好……难得你有这么一个舅舅,赶明儿个你把他给我介绍介绍,我要好好交他一个。”
  “是,周大爷!”
  他先称呼他是“老管家”,后来一听是老乡,就改了口称他为大爷,周福听在耳朵里,可就越加的受用,咧着嘴格格直笑。
  上了年纪的人,牙都快掉光了,这一笑,口水顺着口角,向下面直淌。
  “真是个好小子……就留下他吧!”
  王妈斥道:“叫你少插嘴,你怎么还多话?”
  “好!好!我不说,我不说。”
  说完了这几句话,周福一痛一拐地往客厅堂屋里踏了过去。
  王妈看着方天星道:“不是我多话,家里过去因为用了好几个人,都干不长,有的人行为不好,惹得老爷和小姐生气,反倒让我们下人落了褒贬,所以我不得不问问清楚。”
  方天星心里真有说不出的难受,差一点就想掉泪。
  他垂下头,道:“大妈说的是。”
  张麻子嘻笑道:“王妈妈你放一百个,合吧,这一个绝对错不了,我敢担保!”
  王妈笑着说道:“这一个看上去是比上一次那个好得多了,也许还能中老太爷的意。”
  “这,要靠王妈妈你多帮忙了!”
  王妈瞧着方天星道:“方顺这个名字是新取的吧?”
  方天星心里一惊,点点头,说道:“是的。”
  “以前叫什么名字?”
  “叫栓住。”
  王妈一笑道:“栓住怕跑了?这么说你是你们家的独子了?”
  “是的,大妈。”
  嘴里说着,心里却不禁佩服这个老妈妈好厉害!
  “好了!”王妈说:“把手伸出来我看看!”
  方天星心里一动,却毫不犹豫地伸出了双手。
  王妈细细的看着他的手指。
  方天星心里通通直跳,生怕她看出了什么端倪。
  张麻子也不禁发了傻,弄不清王妈妈是在搅些什么。
  王妈妈看了半天,才点点头。
  方天星放下了两只手。
  王妈说:“你有几年没干粗活了?”
  “有两年了。”
  “我看看也像。”王妈说:“你的字大概也写得不错,是吧?”
  “噢……写得可好呢!”张麻子在一旁答腔道:“听他舅舅说,就差着中秀才了!”
  “还有……”王妈脸一下子沉下来,冷冷地道:“方顺,你老实告诉我,你练过功夫没有?”
  “我……练过。”
  “练过多久?”
  “有两年多……”
  “恐怕不止吧!”
  方天星道:“不,大妈,就只练过两年!”
  王妈怀疑的眼睛,一直在方天星脸上打着转儿,正要说话,就听见廊子下面周福破锣嗓子般嚷了起来。
  “老太爷要新来的人进来说话!”
  王妈答应了一声,狠狠地盯了周福一眼。
  张麻子嘻嘻一笑道:“王妈妈你多照顾,老太爷那边打打圆场,我茶馆里还有事……嘻嘻……”
  王妈冷笑道:“张麻子你先回去吧,这件事我还不能当家,要是老太爷决定了用他,这笔介绍费,当然可少不了你的。你回去吧!”
  张麻子拱拱手,连连作揖,这才转身走了。
  周福老远又叫道:“王妈,你听见没有,老太爷要见新来的方顺。”
  王妈冷冷道:“一个老不死的!”
  这才带着方天星一直走向堂屋。
  方天星也才看清了眼前的一切。
  院子里搭着一个葡萄架子,一行行的花树,衍生得井然有序,红色的砖墙上,爬生着喇叭花,看上去,说不出的一种和谐感觉。
  在堂屋正前,搭着一个天棚。
  这时候,正有一个穿着葱色裤袄,头梳丫角的少女由里面跑出来。
  她手上拿着一条大红色的手绢,在空中招呼着道:“喂……是怎么回事吗?你耳朵不管用了是不是?”
  这丫头可不像周福那般好说话,出口就侮人。
  王妈拉长了一张脸,生着闷气,却是没有回嘴。
  但是她却回过脸来向着方天星介绍道:“这是小姐跟前的丫鬟素喜。”
  说时素喜已来到了跟前,上下打量着方天星道:“这是新来的人呀?”
  王妈用胳膊搪开她道:“走!走,走开,别挡着路!”
  素喜马上扮了个鬼脸,道:“死老太婆……”
  王妈站住脚,沉脸道:“你骂谁?”
  素喜哈哈一笑,就跑开了。
  “死丫头片子!”王妈嘴里呶嚷着道:“看我找一天不好好收拾你才怪!”
  方天星跟在她身后一言不发。
  他心情很沉重,而且已经预感出这位周老太爷绝不简单,自己马上就要见着他,说话可要十分地留着小心,一旦露出了破绽,可就后果堪虑,休要说那个周老太爷是何等的厉害,恐怕就只是这个王妈,也将是一个劲敌!
  他内心真是苦透了。
  原本来这里就是事非得已,带着几分勉强,这时心里更有说不出的懊悔。
  他虽然还没有见着那位周老太爷,可是却已经预感着对方必定是一个令人敬仰的老人。
  他希望这个人是一个面目可憎,令人望之生厌的老人,那么事情反倒好办了。
  王妈带着他一直来到了堂屋门前。
  隔着空花的门扇,他已经看见了屋内的一切,紫檀木的家具,太师椅上面都加着猩猩红的垫子。
  王妈很小心地推开了门,走进去。方天星却垂手站在厅外不敢擅入。
  过了一会,王妈才探头出来,向着他招招手,道:“老太爷叫你进来!”
  方天星掸了掸身上,才小心翼翼地走进来。
  就看见上首太师椅上,倚坐着一个白发白眉,宽颜厚额的老人。

相关热词搜索:战云飞

上一篇:第三章 难脱拴颈绳
下一篇:第五章 掌影勾贼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