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战云飞 正文

第四章 龙潭惊丽质
 
2019-08-16 22:24:18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方天星不知怎么心里跳了一下,恭敬地应道:“是。小姐!”
  周小姐道:“你今天刚来,明天再干活儿吧!也不在乎这一天。”
  方天星道:“反正我闲着也没事。”
  小姐点点头,说道:“看样子,你像是对花木很懂得的样子,你以前是开花店的吗?”
  方天星摇了摇头,说道:“不是的。小姐!”
  周小姐微微眯着眸子,她的目光注视着那些被修剪得整齐有序的树身,道:“对了,很早的时候,我爹和我娘都爱花树,那时候我家里的树,都是整理成这个样子的……”
  方天星又应了一声:“是!”继续干他的活儿。
  周小姐微微点头笑道:“你弄得很好,我爷爷看见一定很高兴。”
  这时候素喜自动地拿扫把筲箕,走过来帮忙清扫地上的树枝,看见小姐,不禁红着脸,把扫把一丢道:“还是你自己扫吧!”
  说完就扭过身子跑了。
  周小姐微微一笑,也没有唤住她。
  这时候方天星已经把一大棵松树都修理整齐了,又去修理第二棵。
  这一棵松树很高,少说也有两三丈高,方天星拿着一把大剪子,很快就爬到了树梢。
  一个有功夫的人,无论如何都异于普通一般人,他虽然有意不显出来,可是却也瞒不过大小姐那双明察秋毫的眼睛。
  等到他由树上下来的时候,周小姐忽然冷冷一笑道:“你这个人看上去很老实,为什么要说谎呢?”
  方天星不禁一怔,口中纳访道:“小姐是说……?”
  周小姐道:“我看你身上最少有五年以上的功夫了,你却说只练过两年!”
  方天星心里一动,心中暗忖道:“好厉害!”
  他当然不能松这个口。
  当下点一着头,说道:“不瞒小姐说,我真的只练过两年,以后,是自己在家里练的。”
  周小姐这才改了笑脸道:“我说呢!我看你身上功夫很不错了,你是练的什么功夫?”
  想了一下,方天星道:“是练的气功和外功……”
  笑了笑,他用袖子擦着头上的汗道:“哪能有什么真功夫,不过是练着玩儿的吧!”
  周小姐微微摇了一下头道:“你太客气了,你师父是谁?”
  “是毛大海。”
  信口胡诌了一个名字,周小姐皱着眉想了一会儿,确实是想不起来什么地方听说过这么一个人。
  方天星立刻反问道:“听大小姐的口气,敢情大小姐你也会武?”
  周小姐愣了一下——这是她一个隐秘,从来不曾透露过的一件隐秘,可是由于刚才她自己斥责方天星说谎,现在轮到她自己,她自然不好意思说谎了。
  可是这件事她又实在不欲启齿,这时被方天星一问,倒不知怎么回答才好了。
  过了一会儿,她才微微一笑道:“你问这些干什么?”
  方天星道:“随便问问罢了。”
  周小姐道:“你慢慢就知道了。”
  说着就退回身子,把窗户关上了。
  看看天色将晚,方天星就暂时停止了工作,用扫把把地上的枝叶扫了一大堆。
  等到他一切清理干净,天也晚了,王妈过来招呼他吃饭,在厨房里吃饭。
  和他一块吃饭的一共是三人,王妈、周福和素喜。
  他好像很得人缘的样子,大家对他的印象都很好,尤其是素喜和周福,比较起来,倒是王妈喜怒不太形之于色,她可能是一个很难说话的人,但是对于方天星来说,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      ×      ×

  这一夜,方天星反复地在床上转着。
  他的心情复杂极了,思前想后,久久不能成眠,初到一个地方,固是难免有些不适应,而方天星的感触和思虑,却是反应自内心的懊悔。
  睡在床上,耳朵里听见室外竹树被风吹得刷刷的声音,他真有一种说不出的悲哀。
  想到了昔日在牢房的景象,固是不胜唏嘘,然而即使是今日的工作,又何尝有半点值得他欣慰之处?
  灯残如豆!他的感触似乎不停地泉涌着。
  他又想到了小师妹许冰荷的婀娜多情,更觉得这一夜是十分的长了。
  差不多将近四更时分,他仍然没有丝毫的睡意,干脆披衣坐起来,也许是睡前多喝了几杯水,现在觉得肚子发胀。
  他慢慢穿好衣服,套上了鞋,悄悄下床,想到外面去小解一回。
  妙在他初来这里,竟然不知厕所在哪里,一个人出了住处正不知如何走法。
  就在这一刹间,他耳朵里听见了一声声响!
  任何人听见了这种声音,都不会十分在意的,然而方天星却大大地吃了一惊。
  须知他出身黑道,惯于夜晚出没,是以有关夜行人的一切技俩,他称得上了若指掌。
  就像眼前这声声响,立时给他很大的警觉性。
  心中一惊,身躯一个侧转,已掩向壁角暗处。
  他果然没有猜错。就在他身子方自一转的当儿,眼中已清晰地看见,一条人影,有若是冲霄而起的大雁,足足拔起了四五丈高下,直向着院子里一处茅亭上落下去。
  这人身手,端的可称得上一个“高”字。
  就在这人身子方一落下的同时之间,另一条人影即由正面主宅的屋顶上窜身直起,和前者一样,两条人影是落在同一个地方。
  两个人,同时俱都落在院子里茅亭顶上。
  夜色沉沉,方天星虽然看不清这两个人到底是一副什么样的长像,然而却由对方那种鬼祟的行踪上,断定出他们绝非善类。
  二人一高一矮,均着黑衣。
  其中那个矮子,似乎留着一圈绕口的黑胡子,貌像极为狰狞。
  那个高个子,看过去是一张白白的吊死脸,背部略略向前拱着,却在那拱起的背影里,交叉地背着一对判官笔,在月色里,那对判官笔,发出黑油油的一种光华来。
  这样的两个人,一入方天星眸子,顿时使得他暗吃一惊,首先,他可以断定一点,这两个人绝非是自己这一方面的。
  那么,不可否认,必是另一派系的。
  他们来此的目的又是为了什么?
  这一点其实也不难想知,方天星只要想一想自己的来意也就可以明白。
  然而,他当然不会容许这两个人得逞的。
  其实他何尝不知道,这所宅子里大有能人,即使是自己不出手,只怕这两个家伙,也讨不了什么好去。
  就在他脑子里方自动念的当儿,那高矮两个人影,已经相继来到了面前。
  二人显然是忽略了面前还有方天星这样的一个人,以至于就站在距离他咫尺之间的地方谈了起来。
  谈话的声音很低,可是方天星却清晰地听在耳鼓里。
  只听高个子压着嗓子道:“妈那个巴子的,黑糊糊的,也看不见。瓢把子派的好差事!”
  矮个子是天生的沙哑喉咙,话更难懂。
  只听他说:“可要小心呀……听说这个老小子是有名的难惹!”
  “怕个鸟!怕就不来了,我倒希望他们谁来了,老子先拿他来开刀!”
  “你又来了!”矮子左顾右盼地道:“说话小声一点!”
  高个子由鼻子里“哼!”了一声,左右看了一眼道:“我就是不信,这个老小子手里头还能有这些东西?飘把子可真是想发财想疯了!”
  矮子一笑道:“是真是假,可瞒不过你那一手‘量天尺’,要不然飘把子岂能要我们哥儿们来?是不是?”
  高个子那细小的眼睛,在与矮子说话的时候,一直不停地四下瞟着。
  他似乎已有些捺不住了。
  “好吧,我进去,你在外头招呼着,要是有什么风惊草动,就赶快地通知我一声!”
  说到这里,这个高个头身子向下一落,“呼!”的一声,一阵风也似的袭了出去。
  同时间,那个矮个子也自腾身而起翻上了屋檐。
  趁着这个机会,方天星把身子绕到了另一个方向。
  在这里,借着壁角的掩饰,他正好看得见那个高个子的一切动作。
  高身材的那人,这时全身倒挂在窗栏杆上。
  别瞧这家伙身材高大,他倒是挺灵活的,只凭着两只长腿紧攀着窗外的栏杆,竟然把身子定住。
  他弯过身子来,只几下子,已把窗户上的一层铁栏,翻了过来,可真是胆大妄为之极。
  方天星一时没有称手的兵刃,一转眼,正好看见一根木门栓是靠墙立着,他就顺手拿过来。
  高个子把天窗部分的铁栏弯过来之后,遂即开始收缩着两处肩头的骨骼。
  他很可能练过收骨卸肌的功夫,只是并不怎么高明,收练了半天,才把一双肩骨脱下来。
  这一刹那,机会难得。
  方天星猝然由暗中现身而出,足下一点,已向着那身材高的汉子身后袭到。
  名副其实的“趁虚而入”。
  高身材的那人,费了半天的劲儿,方自把一双肩骨脱下,一时间既要收缩复元,又要出手应敌,可就来不及了。
  方天星身法奇快,只一闪,已来到了他的身后,手上门栓陡地向着对方背后就扎。
  这一棍子力道十足。
  如此形势之下,高个子只有被打的份儿。
  只听见“噗”一声,捣了个正着。
  高个子鼻子里“哼!”了一声,整个身子斜着向前栽了出去,“噗通!”摔倒在地……
  他身子就地一滚,乘机把一双肩骨回复原状。
  也就在这一刹间,房面上那个生有绕口胡须的矮子,猛地直扑下来。
  这家伙心真狠,一声不哼,右手翻处,已自发出了一口飞刀。
  方天星自幼习过暗器听风之术,这时陡地转过身来,手中门栓向外一扬,“笃!”的一声,飞刀打在了门栓之上,颤出了一片银光。
  这当口那个高个子已由地上施展“懒驴打滚”的身法,陡地翻身跃起。
  高、矮二人同时扑出,联合出手,向着正中的方天星身上夹击过来。
  矮个子是一口鬼头刀,高个子是一对判官笔。
  方天星其实早已料定了有此一着,他身子陡地向下扎,已然抡起了手上的那根木栓,使出一招“秋风扫落叶”,“呼!”的一棍子横扫出去。
  虽说是一根木棍,可是在他手里却是威力至大,迫使得这高矮二人,不得不急急向后退出。
  宅子里的人焉能不知?……
  只听得一个沙哑的喉咙叱了一声:“打!”
  “打”字出口,只听见“刷!”地打出一掌暗器。
  夜月之下,一片银光呼啸而至,敢情是一掌铁莲子。

相关热词搜索:战云飞

上一篇:第三章 难脱拴颈绳
下一篇:第五章 掌影勾贼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