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战云飞 正文

第四章 龙潭惊丽质
 
2019-08-16 22:24:18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老人身上穿着一袭月白色长衫,脸色红润,一双细长的眸子向两边长长地拉开过去,就在那双开合的眸子里,现出了炯炯光彩!
  在老人对面椅子上,坐着一个十八九岁的姑娘。
  方天星只匆匆看了一眼,仿佛觉得那姑娘长得极美,他却不好意思细看。
  进门之后,他深深地鞠了一个躬,叫了一声老太爷,眼睛却盯着老人手里的那一对玉核桃直看着,可是他下意识地却体会出老人那双灼灼有神的眼眸子,直直的盯着自己逼视着。
  周老太爷点头道:“你抬起头来。”
  方天星依言抬起了头。
  四只眼睛接触在一起,方天星忙移了开去。
  “你心里怕些什么?”周老太爷呵呵地笑了几声,说道:“难得,你还练过功夫。”
  “老太爷,他说他有两年武功的底子。”王妈在一旁帮着他开口说话。
  周老太爷点点头,转向王妈道:‘他的家世,你都问清楚了?”
  “是的。老太爷!”王妈说:“都问过了,还是个好人家的子弟。老太爷,他还进过学呢!”
  老太爷说道:“那好极了!他叫什么名字?”
  “叫方顺。”
  “方顺。”老太爷说:“我这里事情很清闲,你的工作是清理前后院子的花草树木,还有是帮着周福处理一下闲杂的事物。”
  “是的,老爷!”
  周老太爷的眸子又瞪着他看了半天,才点点头道:“过去我这里用过几个人,都是因为操守不好,所以我都叫他们走了,希望你能干的长一点。”
  “我也这么希望。”
  方天星讷讷地说了这么一句。
  “你住的地方,叫素喜带你去吧!”
  这一次说话的不是老太爷,却是那位孙小姐。
  声音美极了,有如黄莺出谷!
  方天星可就由不住向着这位小姐看了过去。
  大小姐也正在瞅着他,两个人的眸子情不自禁地触到了一块。
  方天星只觉得心神一震,却忙把眸子转到一边。
  那是一个人见人爱的标致姑娘,蛾眉杏眼,琼鼻樱口,她正在微微发笑,牵动而起的唇角显示出她面颊上一对梨涡。
  不过是看了这么一眼,却给他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大小姐纤纤玉手,正自轻托着香腮,睁着那只清澈的眸子,向这边打量着。
  “是的……小姐。”
  王妈就走到门口唤叫素喜。
  小丫鬟进来道:“小姐叫我?”
  大小姐说:“房子你收拾好没有?”
  “收拾好了,”说着她就向方天星招招手道:“喂,你跟我来!”
  方天星巴不得赶快离开这里,这么多双眼睛盯着他看,他很不习惯。
  向着老太爷和大小姐深深地鞠了一个躬,掉头而出。
  仿佛看见大小姐还站起来了一下。
  出了客厅。
  素喜侧过身子来招着手道:“来,跟我来!”
  小丫鬟腰肢细细的,走起路来身子一扭一扭的,倒是一副好身材。
  她带着方天星绕到了后面院子,那里有一排四五间木造房子,是低下人住的地方。
  素喜由腰上解下一串钥匙来,开了一间房子的锁,回过身来,把那把钥匙递给方天星。
  “好好的收着,可别丢了!”
  “是……谢谢你!”
  二人推门步入。
  房子里摆设得很简单,一张单人床,一张八仙台,三四个凳子。
  床上铺的被褥看上去很新,很干净。
  素喜笑若说:“这是我刚才给你新换的——你一来,我就知道老太爷和大小姐准会喜欢你,一定会把你留下,果然没有猜错。”
  说完一笑,指着一张椅子,又道:“坐呀!”
  方天星点点头,就坐了下来。
  素喜道:“我叫素喜,姓侯……”
  “我听说了。”
  “谁告诉你的?”
  “是王大妈。”
  “王妈!我一猜就是她,死老太婆,她还编排我些什么没有?”
  “那倒没有。”
  素喜由茶壶里倒了一杯水递过去道:“这是我刚刚泡的,你喝一杯。”
  方天星欠了一下身子,接过来喝了一口,点点头道:“谢谢你!”
  “唷!干嘛这么客气呀?”
  素喜一双眸子上下瞟着他道:“听说你念过书?”
  “谈不上,不过会写几个字罢了!”
  “那就不容易了,小姐老骂我蠢,说我没念过书,这一下你来了敢情好,赶明儿个你教我念书好不好?”
  方天星心里乱极了,那有心情跟她闲磕牙,只得含糊地点着头。
  不知怎么回事,他在来此以前,心里还决定好了,决心好好的干上一票,这一票也就等于用来偿付老当家的所付于自己的眷顾之恩,然后就决心洗手不干了。
  可是这个决心,就在他一踏进这家家门的时候,内心就有所改变了。
  他站起来踱向窗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自己勉励自己说:“好好定下心,先把周家底细摸清楚了再说。”
  想着,他就转过身来,脸上绽开了笑容,好像换了一副心情似的。
  素喜说:“这家主人好极了,老太爷和小姐待人都顶和气,你一定喜欢在这里干下去的。”
  方天星点点头道:“老太爷今年高寿多少?”
  “噢……总有七十多了。”
  “小姐呢?”
  “小姐十九了。噢!你别弄错了,是孙小姐!”
  “那么老爷呢?我说的是老太爷的少爷。”
  “唉!别提了,很早就去世了!”素喜红着眼圈道:“我都记不清了,只记得那一年,有一天晚上,来了好些子人,拿刀动剑的,老爷和太太就和他们打了起来,结果那伙子人里面,有一个瘦老头,好厉害,发出一种暗器,蝴蝶镖,老爷和太太被他打中了,当时毒发就死去了。”
  “啊……”方天星心里暗吃了一惊。
  在他记忆里,仿佛有过这么一件事,那是八九年以前的事了。
  他的心像是一下子提了起来……
  武林中黑白两道,施展暗器的高手不乏其人,然而施展这种蝴蝶镖的人,好像还不多,在方天星的记忆所及里,却只有一个人。
  “九翅飞鹰”桑桐!
  由蝴蝶镖想到了桑桐,再由桑桐想到了八九年前的那一件血案……
  那是方天星上道所做的第一件买卖,他还记得自己被分配的任务只是负责“把风”。
  因为那一次是他第一次从事这种打劫的任务,所以在他印象里留下了永远也磨灭不掉的印象。
  他记得很清楚,“九翅飞鹰”桑桐带着众家师兄,在那个月黑风高的晚上纵火行凶,打劫的是“凤阳府”正南门的一个富户,主人夫妇全部罹难,事后清点现场,得金珠细软无数。
  那是一件大案子。
  直到今天为止,老当家的还时常的记着那件买卖的丰富收获,颇有“时不我予”之感。
  素喜一笑道:“你的心真好……这已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你也犯不着为这件事难受了。”
  方天星苦笑着点了一下头,眸子里隐隐有泪光闪动。
  人生最大的惩罚,莫不是发自自身的内心。
  也只有自身的反省,才能反应出惩罚的效果。
  方天星凄惨地笑了笑道:“你是不是可以说得更清楚一点?”
  素喜奇怪地道:“你想听?”
  方天星点了一下头。
  素喜道:“好可怕啊!我那时候太小,幸亏是王妈抱着我逃出来的。”
  方天星道:“那么小姐又是怎么逃出来的?”
  “是周福!”
  方天星顿时明白了。
  周福的眼睛原来是这么瞎的,他的脚原来是这么瘸的,太可怜了!
  素喜道:“整个家里,只逃出了我们两个人,后来才投靠到老太爷家里。”
  “原来是这样。”
  说到后来,他的声音都有点沙哑了。
  “你怎么了?”
  “没什么。”方天星苦笑着道:“你们小姐可会武功?”
  “这……?”素喜向外面看一眼,神秘道:“我说了你可不能对外人泄露!”
  “我一定不说!”
  素喜道:“你还看不出来吗?这里全家上下那一个不会武功?”
  “你呢?”
  素喜脸上一红,道:“就是我一个人不会,小姐说我天生不是练武的料子,她怎么教我,我也是练不会!”
  说到这里“嘿!”的一笑,低下头,却把眼睛斜过来瞟向方天星,道:“你不是问小姐会不会功夫吗?告诉你,除了老太爷,这里就数小姐的功夫最好了……”她身子向前倾着,小声地道:“我们小姐会飞,你信不信?”
  方天星一怔道:“怎么个飞法?”
  “有一天早上,天刚亮,我起了个早,看见小姐身子飞在竹子梢上,由东跳到西,由西又跳到东,最后却由房顶上跳下来,这还不算会飞吗?”
  方天星心中又是一惊!
  要照这么说,这位小姐分明是一流的轻功身手了。
  他只当这里,除了周百灿那老爷子会武以外,别无外人,想不到连那个老妈妈以及又瞎又腐的老头儿,也都大有来头。
  尤其是那位大小姐,刚才虽是匆匆一窥,却也看出她秀外慧中,日久天长,只怕自己这点心机,瞒不过她的观察,那可就太丢人了。
  素喜似乎对他的印象极好,当时又聒噪不止的诉说了一些这处的规矩,又关照他工作的琐碎,足足在这里赖了有半个多时辰才离开。
  方天星把自己带来的简单衣物整理了一下,脱了外面那件长衣,就来到院子里。
  刚才素喜早就关照他剪花的剪子以及各种杂物的放处,他就找出来。
  院子里那些花树早就该整理了。
  方天星挽起袖子,先由一行松柏整理起,人聪明干什么都好。
  就像是这些树,过去几个人,没有一个能够整理像样,可是此刻在方天星的剪下,一些岔生的杂枝很快被剪了下来,一棵棵的松柏,越显得神气活现。
  他这里正干得起劲儿,却听得身后一个女子的口音说道:“这些树,早就该修理了。”
  方天星陡然一惊,慌不迭转过身来。
  就见身后正是一间女子的香闺,此时窗扇敞开,正有一个身着紫衣的佳人,凭窗外望。
  那佳人不是别人,正是这所宅子的少主人——孙小姐,刚才在屋里已见过面了,不过那时只是惊鸿一瞥,却不如此刻看得仔细。
  她懒散地凭窗倚着,却把一头秀发向后面拢着,现出半截粉颈,看起来尤其显得明艳动人。

相关热词搜索:战云飞

上一篇:第三章 难脱拴颈绳
下一篇:第五章 掌影勾贼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