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战云飞 正文

第五章 掌影勾贼魂
 
2019-08-16 22:25:34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座上的周老太爷听到这里,忍不住“呵呵”有声地笑了起来。
  他一面笑,一面频频地点着头道:“话吗,倒是两句好话,只可惜说的不是时候……不过,我有几句话要问你们两个,你们要是照实回答,我也许真的网开一面,就放了你们。”
  顿了一下,他端起茶杯来喝了一口茶道:“要是你们要想捣鬼耍什么赖,那是自讨苦吃!”
  裘、金二人对看了一眼。
  裘风立刻点头道:“是是……老太爷你请直问吧,我们是知无不言。”
  “好!”周百灿道:“你们是哪里来的?”
  裘风一怔,正要开口。
  金鸡羽忙抢道:“是关中来的……”
  “干什么来?”
  “是……”金鸡羽狞笑了一下道:“不瞒老太爷说,咱们哥两个因为最近手气不好,赌场上十赌九输,所以想……想干上一票,才……才……”
  周百灿嘿嘿一笑,目射精光道:“拔烟袋,施熏香,偷鸡摸狗的小贼?不……不……不像!”
  金鸡羽还要开口,只见坐在位上的周老太爷,忽地抡起胳膊,隔空挥了一下。
  “叭!”的一声脆响——金鸡羽就好像被人当面打了个耳括子似的,直把他身子打得一跄,差一点摔在了地上。
  这家伙生俱野性,哪里甘心吃这个亏?霍地跳起来就向着周百灿身子扑过来。
  那位周老太爷,哪里把他看在眼睛里,只见他那只打人的手倏地向眼前一封。
  金鸡羽顿时就像是撞在了一堵无形的墙上一般,他身子扑上得猛,撞回来得更猛,有如冲窗的冻蝇一般,霍地被反弹了回来。
  对于周百灿这种无形内功护体,金、裘二人也曾经听人说起过,只是那只不过是“听人说起”而已,还从来不曾看见有人亲自施展过,周老爷子的这手功夫,自然使得他们大为惊惶。
  其实一旁的方天星看到这里,远比他们更感到心惊。
  他无意间探知周老太爷的不世身手,益加的使得他在内心存下了深深的警惕之心。
  周百灿目光转向到裘风身上道:“你说……你们到底是哪里来的?”
  裘风吓得脸色苍白,期期不敢开口。
  王妈走过去用力地在他脸上掴了一掌道:“说!到底是哪里来的。”
  裘风咬了一下牙,冷笑道:“好吧,老爷子既然一定要问,我也只好实说了,我们是胡家塘来的。”
  一旁的方天星顿时一惊。
  坐在椅子上的那位周老太爷,似乎也呆了一下。
  他鼻子里“哼!”了一声,点点头道:“这么说还有点道理。我问你,你可知道‘铁臂哪吒’井雁行这么一个人?”
  裘风脸上一惊……
  他那个同伴“丧门神”金鸡羽却怪笑了一声道:“周老头,用不着这么神气,大爷既然落在了你们手里,杀剐请便,啰嗦些什么?”
  王妈怒喝了一声,正要冲上去,周老太爷却唤住她道:“王妈……!”
  王妈忿忿道:“老太爷,你把这两个东西交给我吧,我有办法,叫他们说实话。”
  周百灿道:“用不着你费事……”
  说到这里目光转向一旁的裘风道:“你说,铁臂哪吒井雁行可是你们一条线上的?”
  裘风无可奈何地点头道:“井老大就是我们的龙头大哥。只是这件事却与他没有关系。”
  周百灿一笑道:“事到如今,你还要替他掩饰,其实你们在胡家塘的一举一动,我也都有耳闻,我算计着姓井的早晚必然会来到这里,果然不错!”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沉下脸来道:“说!井雁行要你们来是想干什么?”
  “丧门神”金鸡羽狞笑道:“周老头,你自己心里明白,又何必多问?”
  王妈怒声道:“老太爷,这个人太可恶,你交给我吧!”
  周百灿一笑道:“不要紧,这笔账等会儿一起算。”
  裘风闻言一惊,道:“周老……你这就不对了,我们已经对你说了实话,你要是再下毒手,可就不够意思了。”
  周百灿冷笑道:“就是因为你们并没有说出实话!”
  裘风顿时惊骇地道:“我说,我说,你到底要知道些什么?”
  “井雁行要你们来干什么?”
  “是……?”
  裘风刚要道出,一旁的金鸡羽忽然叱道:“裘风,你好大的胆……”
  才说到这里,一旁的那位周大小姐陡地眉秀一挑,玉手向外一指。
  两者相距当在寻丈,可是在她手指之下,“丧门神”金鸡羽顿时张口结舌,动弹不得。
  只见他凸着一双眸子,喉中呼呼有声,一副急颜怒色状,只是无论如何再难说话。
  很显然的是被这位大小姐的隔空点穴法,点中了身上的穴道。
  裘风目睹及此,顿时吓得面色猝变。
  周老太爷道:“说!你们来是想干什么?”
  “是……想偷点东西?”
  “偷什么东西?”
  “偷……”
  “说!”
  周老太爷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
  “飘把子……说,你老人家过去干珠宝业这一行的,家里一定多的是珠宝玉器……所以……”
  周百灿冷森森地笑了笑,眼睛看向孙女儿道:“他们的消息的确很灵通。”
  周小姐脸上似乎起了一些微妙的反应,她永远忘不了父母遇害的那一夜……
  那些个可恨的贼人,在翻箱倒柜之后,将父亲拥有的所有珠宝金银,抢掠一空,父母家人因此遭致了灭门的惨祸。
  促使这班强人下毒手的原因,也是因为“珠宝”的诱惑。
  此刻她再次的由裘风嘴里听见了“珠宝”这两个字,禁不住激起了一种莫名的伤感与怒火……
  她那双原本秀丽的眸子里,一时洋溢起难按的怒火,恨恶地,向着裘风注视过来。
  裘风方才已经见识过这位小姐的武功,这时见状不禁吓得后退了一步,所幸周小姐并没有向他立刻出手,不过他内心兀自免不了那种紧迫的栗畏感觉。
  周百灿哼了一声道:“你用不着害怕,我既然答应了饶你不死,当然言而有信。只要你实话实说!”
  裘风连连点头道:“是,老爷子!”
  周百灿道:“你跟了井雁行多久?”
  裘风战栗的道:“我是后来才加人的……他跟得久一点!”
  说着伸手指指一旁的金鸡羽一下。
  周百灿冷笑道:“姓井的这一帮子人,可曾在北京作过案子?”
  “这个……我就不大清楚了……不过瓢把子他们在北京城停留过一段时候,我是知道的。”
  周老爷子面色顿时一变,手指向金鸡羽道:“这件事他可知道?”
  裘风呐呐道:“他大概知道!”
  “好……”
  周老太爷倏地向外一挥掌,金鸡羽随势在地上折了一个斤斗,当他站起来时,身上的穴道已被解开。
  这家伙较诸裘风可狡猾多了,他眼见耳闻,已知道自己大势已去,只怕凶多吉少,是以时时存着逃走的念头。
  此刻,就在周老太爷挥掌为他解开穴道的一刹那,金鸡羽竟然把握着这一刹良机,陡地挥出右手,发出了一掌暗器,同时身子向后一倒,足下用力一点,“飕!”的一声,全身有如箭矢一般的,直向着厅门之外射了出去。
  这一手不能说不厉害。暗器是出奇的毒,身手是异常的快。
  暗器是一掌十二枚的“丧门钉”!
  这种暗器每一根外表看上去不过只有寸许长短,通体漆黑,那并非是涂上的颜色,而是因为淬过剧毒的关系,“见血封喉”,毒性至烈。
  因为现场堂屋内的每一个人都不是好惹的,是以他这一掌暗器把每一个人都照顾了。
  暗器是以“满天花雨”的手法打出去,在一阵疾啸劲风里,十二根丧门钉闪烁出大片星光,分向在场各人面门上打到。
  由于事发突然,大家伙都没有想到他会有此一手,未免现出一片惊惶失措。
  “丧门神”金鸡羽满打算着他这一手定能奏效,却没有想到老谋深算的周百灿,早已防到了他会有此一手。
  在一片暗器光影里,就只见这位老爷子一声高叱道:“大胆!”
  挥袖、腾躯、出击——
  他三种不同的势子,却是一气施展而出。
  首先他出手挥出的袖风,就像一股大气激荡的气流,风力一旋,满空暗器全数卷人这股气流之中。
  呼啸来,呼啸去。
  在一片铮铮碎响之中,这十二枚丧门钉,全数飞落窗外。
  同时间,周老爷子飞腾而出的身躯,更似狂风中一片云彩般地轻飘。
  起即是落。
  最快的身法,必然如此!

相关热词搜索:战云飞

上一篇:第四章 龙潭惊丽质
下一篇:第六章 心神交战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