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战云飞 正文

第五章 掌影勾贼魂
 
2019-08-16 22:25:34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丧门神”金鸡羽身子方才落下的一刹那,陡然觉出背后疾风袭项。
  他还来不及回头的一刹那,又吃周老爷子一只活似钢钩的手掌,抓按在他的背心之上。
  金鸡羽倾时觉出背上一热,同时觉出一阵子炙心砭骨的奇痛,已为对方五指深深地插入背肋之内。
  他痛呼了一声,当时喷出一口热血。
  周百灿起落如飞,身形一落即起,夹着一团旋风“呼!”的一声,又已回到了堂屋之内。手腕子一振,已把金鸡羽的身子重重地摔了出去。
  这一下,金鸡羽可是再也爬不起来。
  周百灿脸上现出了一种少见的激动。
  “姓金的,你还没有回答我的话。说吧!”
  金鸡羽极其狞恶的把身子撑着,嘴角淌着血。
  “没什么好说的……周老头……你想知道你兄弟的事是吧?”
  周百灿道:“不错!”
  说时他的那双眼睛里,几乎要喷出了火来。
  金鸡羽仰天怪笑了一声,笑声极其难听,简直就像是狼嚎一般的刺耳。
  “你兄弟周宝光……哈哈……”
  说到这里,他大口地吐出了一口血沫,那双眸子就像是一双滚动着的血球,几乎像是要脱眶而出来的样子。
  “你兄弟周宝光……他是……他是老子亲手杀的!”
  话方及此,面前人影再闪,周百灿去而复临。
  只见他满头白发根根倒竖,陡然探手,一把抓住了金鸡羽的前胸,把他提到了眼前。
  “你胡说!凭你也配?”
  “哈哈!”
  金鸡羽是那般丧心病狂地仰空大笑着……
  “老头儿……信不信由你,杀你兄弟的就是我,放那把火的也是我,杀你弟媳妇的也是我……哈!信不信,通统是老子我一个人干的!”
  “你……胡说!”
  周百灿身子起了一阵微微的颤抖,像是极力在压制着内心的愤恨。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金鸡羽嘶哑地大声吼道:“不为别的,老子高兴,老子有杀人的瘾,怎么样?”
  说着,他陡然扬起一只染满了鲜血的手,向着周百灿脸上抓去……
  只是他,的手才探出一半,却因为周百灿加诸在他前胸的那只手用力的紧收之下,使得他身子一阵颤抖,那只才递出的手掌又缓缓地收了回来。
  周百灿冷笑一声道:“金小辈,你听着,我想要知道的,其实已经知道了。你既然一心求死,我也就干脆成全你。不过你必然还想跟井雁行见上一面,这一点我也乐于成全……”
  说到这里,他面上现出了一片凌厉之色,陡地松开手道:“去吧!”
  “丧门神”金鸡羽后退了一步,一副难以想像理解的表情,霍地返身,夺门而出。
  就在他身子方才跨出门槛的一刹那,周百灿倏地抬起手掌,向着他的背影上虚按了一掌……
  一个浅红色,极其淡然的手掌形影子,顺着他的掌势脱手而出。
  那是极其快捷的一刹,如非注意去看,简直就看不清楚,但只见那枚淡红色掌形的影子,似乎循着“丧门神”金鸡羽的背项上一闪即隐。
  金鸡羽宛若无知,继续向前奔驰……
  王妈倏地闪身而前,正待自他背后扑袭过去。
  周百灿霍地唤道:“王妈……”
  王妈双掌本已击出,闻声硬生生地收了回来。
  金鸡羽这时身子已纵出院外,回身再看,满室内每人的眼睛都注视着他,除了王妈面现愤愤之外,竟然没有一个人出手阻拦。
  他确实有点出乎意外!
  然而,这一切又是再真实不过,丝毫不容置疑,当下略一呆怔,冷笑一声,遂即纵身而起,倏起倏落地直向院外扑跳而出。
  转瞬间,他已逃离无踪。
  王妈忿忿地回过身来道:“老太爷,这太便宜他了!这个人既是杀害……”
  周百灿伸手制止住她继续说话,遂把一双目光转向裘风身上。
  裘风顿时神色一变,盖因方才周百灿明放金鸡羽,暗中以玄功异术的掌影相伤之一节,已为裘风所窥知,是以内心大为惊恐,这时周百灿目光转望过来,裘风只当他也要如法泡制自己,不禁吓得面色大变。
  “老前……辈……”
  裘风双腿打颤,满脸惊惧地道:“你……你老人家手下留情!”
  周百灿徐徐把身子坐了下来,这一瞬间,他脸上看起来又像是恢复了原有的慈祥。
  “裘风,你用不着担心,我不会杀你的。”
  “谢谢老前辈……谢谢你老!”
  周百灿道:“只是,也只限于这一次,如果下次我再看见你,我必不会放过你的。”
  裘风顿时喜形于面,不住口地连声称谢。
  周百灿道:“井雁行罪迹昭彰,想不到我还没有找他,他竟然先已找到了我的头上,我必是饶他不过……”
  冷笑一声,他接道:“连同着他手下各人,我也不会轻易放过,他那里料必你也回不去了?”
  裘风哭丧着脸,道:“你老说的不错……胡家塘我是万万回不去了……老前辈你老行行好……”
  周百灿摇摇头道:“我这里不能收留你!”
  说到这里转向一旁的周大小姐道:“玉喜,你去拿一百两银子来。”
  大小姐芳名友梅,玉喜是她的小名。
  聆听之下,她匆匆转身进屋,须臾步出,手上持着一包重重的绸布银包。
  周百灿接过来,转手交与裘风。
  裘风既感激又惭愧地道:“老前辈你老这,……是什么意思?”
  周百灿道:“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胡家塘你无论如何是回不去了,这点银子你拿着速速逃命去吧!”
  裘风接过来呆了一下,忽然纳头就拜,却被周百灿一把抓住。
  “不必客气,去吧!”
  裘风双手抱拳,双泪迸落地道:“老前辈恩比青天,大恩不言谢,后会有期,在下这就告辞了!”
  说罢,环身施了一礼,倏地转身向着院外纵出……
  周百灿待他去后,忽然心中一动,待要唤住他时,其人已然无踪。
  周友梅道:“爷爷还有什么事要交待他么?”
  周百灿轻轻一叹道:“这人要想脱得自由之身,只怕还有一劫!”
  周友梅道:“爷爷是说……?”
  周百灿道:“我忽然想到那个井雁行乃是大奸狡猾之人,只怕不会这么容易地就把手下人放开。”
  “爷爷是说这个裘风会遭毒手?”
  周百灿摇摇头:“我只是忽然有这么个想法罢了!”
  说到这里,他转向一旁的方天星道:“方顺,这一次亏了你的机警,我应该要好好地谢谢你!”
  方天星道:“老太爷,你老干嘛还说这些?”
  王妈道:“真亏了方顺,要不然那个叫金鸡羽的小子,保不住就跑了。”
  方天星苦笑道:“有老太爷与小姐在场,他哪吸能轻易逃脱得了?”
  周友梅微微一笑,转向周百灿道:“爷爷,方顺帮了我们这么一个大忙,我们该好好谢谢他呢!”
  周百灿呵呵一笑,一只手顺着他下颏上的胡子,频频点头不已。
  方天星惶恐地道:“老太爷,小姐,这么做就太不敢当了!”
  周百灿一笑道:“你刚才与二贼在院子里动手的时候,我在暗室里看得甚清,我见你身手灵活,招法诡奥,显然是经过高人传授……”
  方天星心中一惊。
  周百灿道:“其中有一招‘凤凰单展翅’,更具奇特,我看这一招不像是北派的传统招法,你师父是谁?”
  方天星欠身道:“启禀老太爷,家师是毛大海。”
  周百灿道:“毛大海?”
  他自信阅历过人,可是毛大海这个名字,他确实还是第一次听说。
  “他是哪一门派的?”
  方天星心中一动,关于这一点,他可不敢胡乱回答,万一要是对方再进一步追问,自己可就无言以对了。
  方天星道:“回老太爷,家师出身是北六合门的。”
  “北六合?”
  老太爷“噢!”了一声,缓缓点了一下头。又道:“那么六合门的尚进,尚老先生,你应该知道了?”
  方天星心中又是一惊。
  尚进这个人,他当然知道。
  方天星道:“启禀老太爷,尚老乃是小的师祖……”
  “哦……”
  周老太爷一只手,捋着下颏上的花白胡子。
  “那么我们的关系就不同了。”
  方天星,心中又是一惊。
  周老太爷呵呵一笑道:“尚进在未入六合门之前,南游天台时,与老夫定下深交,后来多年交往,并曾换帖结过金兰之好……他大我三岁居长,我居三,还有一人,就是当今雁岭的莫云……”
  说到这里,他又呵呵笑了两声。
  “这是多年以前的事了……我几乎都淡忘了!”
  方天星顿时一惊,恭敬地欠身为礼道:“这么说起来,老太爷宜在小的祖师份上,这就太失敬了!”
  一旁的周友梅听到这里,忍不住笑了起来,王妈也喜得合不拢嘴。
  周百灿笑了几声,忽然顿住道:“慢着,……你说你师父叫什么名字?”
  “叫……毛大海!”
  “毛大海?不对。”周百灿皱了一下眉毛道:“尚大哥当年只收有两个徒弟,一个姓吴,一个姓桑。”
  一提到姓“桑”,方天星顿时心头大震。
  提起了当年事,周百灿知之甚详,他的脸上也情不自禁地罩下了一片怒容。
  “尚大哥这两个徒弟,造诣甚高,那个老大姓吴叫吴必开,日后改习终南剑法,为‘终南’中兴复派之功臣,这个人很了不起!”
  方天星心中甚是惊骇,因为这些事,他至今尚不知道,师父从来也不曾对他讲过……
  其实就连他师父出身为“六合门”一事,也是偶而由师父嘴里知道,师父对这件事语意含糊,好像很不愿意多说似的。
  现在想不到这件事,竟会透过第二者——周老太爷的嘴里道了出来。
  更有甚者,这位周老太爷显然对于当年六合门事知之甚详。
  当他道及尚进当年的那位二弟子时,表情可就不十分和善了。
  冷笑了一声,他目光注向方天星,又道:“他这个二弟子姓桑叫桑无名,却是一个败类!”
  方天星心里不禁又是一紧。
  周百灿道:“这个人你可听说过?”
  方天星漠然地摇了一下头。
  周百灿道:“我想,你师父是不会说出来的。因为这是六合门开派以来的奇耻大羞……”
  方天星一阵心惊,却又有些茫然不解:“为什么?”
  周百灿道:“说起这个桑无名来,也许没有什么人知道,可是如果提起他另外的那个化名来,可就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相关热词搜索:战云飞

上一篇:第四章 龙潭惊丽质
下一篇:第六章 心神交战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