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战云飞 正文

第十章 情侣结情缘
 
2019-08-16 22:31:54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手捧宝箱的黄楚彪,由于距离最近,头也伸得最长,是以首当其冲,这片红烟,几乎由他脸上整个的漫掩了过去。
  黄楚彪怒呛一声,整个身子像块木板似的向后直倒了下去。
  紧接着他之后的是“铁手”伍昭。其实“九翅飞鹰”桑桐和他不差先后,二人同时都吸进了一些,俱都发出了剧烈的咳声。
  把握着此一刻难得机会,周友梅首先纵身而出。
  桑桐猝惊之下挥剑已是不及,他毕竟经历丰富,一发觉不妙,顿时止住了呼吸,可是尽管如此,亦觉出一阵头昏目眩,差一点站立不稳。
  饶是如此,他仍然放不过那个珠宝箱子,当下抢先一步把地上箱子取到手上。
  是时周百灿早已由侧面怒扑上来。
  就在黄楚彪身子倒下的一刹,他已猛然向着“铁手”伍昭身边凑上来,右手紧握的短剑,闪出了一道奇光,斜着刺出,“噗!”一声正中伍昭心窝。
  “铁手”伍昭先已被箱中毒雾喷中,眼看着昏倒在地,这一剑正好送他一命归阴,足下一个踉跄,遂即倒毙血泊。
  这一刹,桑桐正好把地上珠宝箱子抢到手中,周友梅拔剑扑上,举剑向着桑桐身上就砍。
  桑桐横剑迎过去,两口剑“”!的一声,碰在了一块,要是平时,桑桐这口剑必将是猛厉十分,可是这时看上去,却是那般的乏力!
  随着周友梅撩起的剑势,桑桐足下一连几个踉跄,差一点坐倒在地。
  周百灿却已由正面猛扑过来,他决心要亲手杀桑桐以为周氏两代报仇。
  然而就在这一刹间,却由门外陡地扑进两条人影,正是“飞鹰帮”奉命把守户外的“飞天鹏”刁万,和“黄脸狼”谢登虎。
  两个人闻声而警,猛杀进来,见状大惊,“飞天鹏”刁万大吼一声道:“当家的快往外闯!”
  他嘴里嚷着,上身朝前一弯,左手后探,猛然拉动了身后所背的那个厉害暗器——“五云喷火筒”。
  眼前“轰”的一声大响!
  大股浓烟涌处,一溜子火光直向着周百灿身上飞来。
  周百灿心中一惊,身子倏地向外一闪,虽未吃那物件直接命中,但听得身侧一声爆响,紧接着冒出了大片火光,堂屋内顿时火起!
  就在刁万弯身发动五云喷火筒的一刹,桑桐早已识得先机,他突然记起自己背后的这杆玩艺儿,当时左手后伸,拉动弹簧,紧接着刁万之后,发出了第二枚。
  这一次威力似乎较诸前次更为猛烈,一声雷样的霹雳,四窗齐碎。
  猛烈的火势,随着四溅开的硫黄星沫,爆炸出千百流焰,有如正月里玩放花炮般的壮观!
  也就是这股火势,阻遏了周百灿祖孙的攻势,桑桐就在这一刹,把握着良机,身躯就地一个快滚,已扑出门外。刁万早已等候着他了,当下向前一上步,已架住了桑桐的身子。
  他张惶的道:“当家的,我们走!”
  说着倏地挟抱起如饮醇酒的桑桐,一逸地向着院墙外翻越了出去。
  周家宅院,瞬息间已在烈火赤焰里。
  周百灿怒啸着穿越过火丛,扑向厅外,只见火星四溅,流焰穿空里,哪里还有桑桐的身影?
  桑桐的走失固是可恨,连带着周家传家至宝的遗失,更是令人痛心!
  周百灿自是不会为此甘心。
  偏偏那个遗留在现场的“黄脸狼”谢登虎,竟然厮缠着他不舍不放,迎着周百灿正面,抖手发出了两口飞刀。
  两口刀左右同出,划出了两道银光,直向周百灿两肘之间飞驰而来。
  周百灿蓦然一惊,急起右腕,把左面来犯的一口飞刀,击落在地,可是右面来的那一口,却正于流焰里,搅乱了他的视觉。
  只听得“噗!”的一声,已穿破了他身上的中衣,由他腰边滑肌而过。
  谢登虎冒死飞刀,仅仅不过予对方以轻伤,却为此给自己带来了杀身之祸!
  他这里飞刀方才出手,面前人影一闪,现出了周友梅娉婷身躯,连带着寒光闪处,一口利剑已劈头落面,直向着他面颊上猛劈下来。
  可怜谢登虎连“啊呀”两字都没有叫出,即为这一剑将脸部劈为两半,当场死于非命!
  是时周百灿也扑身而进。
  友梅望着一天大火焦急地道:“这可怎么好?这么大火,怎么好!”
  周百灿用力顿足道:“房子无所谓,那个珠宝匣子可是遗失不得,我们快追下去?”
  说罢二人双双跃墙而出。

×      ×      ×

  天空中透着微曦。
  树林子里看起来还是相当的黑——于是,地面上的腐叶堆、树根、土丘石块,都对人构成了一层障碍,一不小心就会绊跌摔倒!
  “九翅飞鹰”桑桐全身无力地倚靠在树干上喘着,“飞天鹏”刁万却斜坐在他对面,用着鹰也似的一对眸子打量着他。
  对于桑桐来说,历经千劫万险,身经百战之身,从来还没有一次像今天这么狠狈过。
  如若不是身侧这个弟子刁万沿途照顾他,他可能早就支持不住了,他觉得,全身上下遍体无力——
  那是因为方才打劫时,不经意地吸进了一些箱内喷出毒雾的关系。
  直到此刻,他仍然觉得身上懒洋洋的。
  好不容易摆脱了身后周氏祖孙的追缠,乃得能苟安片刻,在这里喘上一口气。
  “这一次幸亏是你……”他一面喘息,一面打量着对面的刁万,说道:“……要不然,我只怕……只怕已经落在了……周老头手里?”
  刁万像是咧嘴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桑桐缓缓吐出一口气,道:“不过,无论如何,这箱东西我已经到手了……也算不虚此行!”
  “飞天鹏”刁万森森地笑了一下。
  暗影里,他那对眸子闪闪有光,像是充满了杀机。
  桑桐伸展了一下身子,把背后那盛装着珠宝以及珍珠衫的箱子卸了下来。
  刁万的眸子一刹时更为锐利!
  “有了这箱东西……我们爷儿两个就可以好好地享受一下了……”
  “哼……”刁万由鼻子里哼了一声。
  桑桐可不曾留意到这个弟子那种贪婪的目光,更不曾听出来那种隐隐含蓄的杀机。
  “他们死了倒好……”
  桑桐身子虽是疲乏,可是心里却是兴奋极了。
  “你知道吧,黄老五是个贪心无厌的家伙,他要是不死,这个账没法子算,只他一个人,最少就得分一半,我们爷儿们,可就算是白忙了!”
  回答的仍然是冷冷的一哼。
  桑桐可真是鬼迷了心窍,居然对于这当面的煞星疏忽了。
  他仍然陶醉在眼前的黄金美梦里。
  “把东西先出手,拿着钱,咱们就上京里去,好好的养老送终!”
  这句话好像听进了刁万耳朵,他把身子坐直了——
  “只是黄五叔死了……这个东西只怕不好出手吧?”
  “容易,容易!”桑桐嘿嘿地一阵低笑,说道:“黄老五的那些鬼门道,我全都清楚,他瞒得了别人,可绝瞒不了我!你知不知道?”
  说着桑桐把身子向前欠起来一些,声音放低了道:“你知不知道,过去常来我们家走动的一个人……”
  刁万立刻一怔道:“谁?”
  “驼背老金……”
  “噢……”刁万忽然想起了这个人。
  桑桐笑道:“找到了这个人什么问题都能解决。老五的那点鬼门道,我清楚得很。过去我们到手的那些货,全是由这家伙出手的。”
  刁万缓缓点了一下头道:“当家的可知道驼背老金他住在哪里?”
  “怎么不知道……”
  “住在哪里?”
  “住在……”桑桐嘿嘿一笑道:“保定琉璃河的八大市你知道吧?”
  “知道。”
  “到了那里一打听就知道了。”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
  听了这句话,刁万再也没有什么需要知道的了,再也没有什么要他等的了。
  他把身子向后靠下来,一面把背后那杆玩意儿——“五云喷火筒”解下来拿在手里玩着。
  “九翅飞鹰”桑桐道:“也亏了这玩艺儿,救了我们,要不然还真难说……”
  “飞天鹏”刁万一伸手,把他面前的那个珠宝箱子拾了过来。
  桑桐怔了一下,道:“干什么?”
  “飞天鹏”刁万嘻嘻一笑,道:“当家的,你还不明白么?”
  桑桐忽然发觉他脸上那种笑容,不禁心里一惊,霍然作势想站起来。
  可是刁万身手更较他为快,就在他身子尚未站起的一刹,己先拉动“五云喷火筒”的弹簧,顿时轰然一声大响,一溜子火花,直向着桑桐身上飞到。
  二人距离本近,桑桐做梦也没有想到刁万居然会向自己施出这般杀手,一时吓了个魂不附体。
  “飞天鹏”刁万在拉动喷火筒的同时,足下用力点地,早已向着一边腾身纵出。可怜桑桐全身提不起一些力道,哪里逃脱得开?眼睁睁地被飞来的这枚硫黄火药子弹命中前胸。
  只听得“波!”的一声,星火四溢里,已爆炸开来,桑桐全身上下一时沐于烈火之间,顷刻间成了个火人。
  “飞天鹏”刁万,身方站定,见状大喜。
  他生恐桑桐不得速死,身子方一站定,立刻又发射出第二枚硫黄火药弹。
  第二弹再次命中!
  桑桐空自虚拥了这个“九翅飞鹰”的外号,却是一筹莫展,眼看着这第二枚火药弹,更较前次犹具威力,火星四溅,流焰横穿,附近树林略为沾着,俱都火起,声势之大,简直惊人已极!
  桑桐火猴子也似的向前奔出,全身上下沾满了烈火,就连头上发梢也燃着火焰,形象之狞恶,令人不忍卒睹!他嘴里大声地怪叫着,已自向着刁万身前扑过去。
  刁万哪里还把他看在眼中?怪笑一声道:“老儿,你认了命吧!”
  嘴里嚷着,搓动机栓,又发出了第三枚火药弹,在轰然大响里,正中桑桐面门,火光一现,一声轻炸,耳闻得桑桐嘴里发出一声惨叫,遂即倒跌在地。
  大火燃烧里,眼看着桑桐倒地的身子翻动了几下,遂即不再移动。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况乎这等威烈的火势,顿时间,面前树林,蔚为一片火海!紧接着又响起了一声更为猛烈的爆炸声,爆炸声起自桑桐背后的五云喷火筒,连带着桑桐的身子,也被炸得血肉横飞,霹雳一声,片骨无存!
  “飞天鹏”刁万目睹及此,忍不住仰首当空敞声大笑了起来。
  目睹着眼前这场火势,他好生得意,当下把喷火筒背好背上,一只手挟着珠宝箱子,另一只手拔出了兵刃“万字夺”,心里的痛快,可就别提了。
  他也未免高兴得太早了一点!
  他身子方才转过来的当儿,眼睛可就看见了两个人,一高一矮的两个人,正自面向自己对立着。
  刁万顿时为之一愕!
  熊熊火光,映泛着这两张脸——似曾相识的两张脸。
  “飞天鹏”刁万突然一惊,吓出了一身冷汗。
  他身子向前迈迎了几步,仔细将这两张脸打量了一下,不看还可,这一仔细看,由不住吓得他神色一变,当时足下向后退了几步。
  两个人相对的也向前面走了几步,紧紧地盯着他,脸上的笑容,是那么的冷酷无情,以及深切的一种敌视意味!
  高的一个,瘦削的一张脸,灼灼的目神里,泛着一种凌厉险狠的神色。
  这个人就是黑道上那个顶顶有名的人物——“铁臂哪吒”井雁行。
  矮的一个黑紫的脸,生着一脸张飞似的胡子,红嘴白牙——这个人刁万也并不陌生,甚至于过去在黑道上,他们还碰过几次头,是以还记得他。
  他叫李大力,人称“赛元霸”,在黑道上是一个响叮的人物。
  “飞天鹏”刁万记得昔年老当家的还在这个人手里吃过亏,当然不是武功方面吃亏,而是受过这个人的骗,他最拿手的兵刃是一对“飞金瓜”,黄澄澄的一对,现在就系在他腰上。
  这个人是怎么会与“铁臂哪吒”井雁行会合在一块,可就不知道了。
  “飞天鹏”刁万,此时此刻乍然看见了这么两个人,内心之惊讶,自然是可以想知。
  他猛然转过身来,想往回跑,才发觉到回程已被自己所断送了,整个背面地方,燃起了滔天大火,任何人也不会傻到认为能够超越火海。
  是以刁万在一惊之后,倏地又转过身来。
  在他身子转过的同时,对面的两个人已经站立在他身前左右。
  不用说刁万的去路,也被这两个人拦住了。
  刁万一惊,道:“你们这是……?”
  “铁臂哪吒”井雁行嘿嘿一笑,说道:“小子……倒看不出,你还有这一手……真行,真比你那个老鬼师父高明多了!哈哈……”
  “赛元霸”李大力冷笑着伸出一只手来道:“拿来吧,小子……这叫一报还一报!”
  “不……”刁万紧挟着手里的那个箱子,头上青筋直跳,大声吼叫道:“你们两个,想拣这个便宜……哼!没有这么便宜的事!做梦!”
  李大力嘿嘿笑道:“天都亮了,做什么梦!小子……你还是放聪明一点的好,免得和你那个死鬼师父一样,平白的葬身火海!”
  说着,他身子向下一矮,作势要扑上来。
  刁万大喝道:“慢着!”
  李大力一怔道:“小子你干嘛呀?”
  刁万一只手高举着那个盛装着珠宝以及“珍珠衫”的箱子,比着一个要抛出的姿态。
  “你们谁敢过来,我就把它丢到火里去,大家都别想要,你们谁过来试试!”
  这几句话果然把两个黑道上的人物给镇住了,两个人倒是没想他会有这一手,一时都有点张惶失措。
  “慢着……”“铁臂哪吒”井雁行赶上一步,冷冷一笑,说道:“你敢……你要是胆敢把这个箱子丢到火里去,我就要你的命!”
  刁万凌声一笑道:“我怎么不敢?就算我双手把箱子送上,你们两个会饶过我么?”
  二人一愣……

相关热词搜索:战云飞

上一篇:第九章 舍命闯龙潭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