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战云飞 正文

第十章 情侣结情缘
 
2019-08-16 22:31:54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刁万闪烁着一对血也似红的眼睛道:“是不是……?反正我都是一死,怕什么?”
  李大力咽了一口唾沫道:“小子——话可不是这么说,你果真要是识相一点,把箱子送过来,我担保放你一条生路。怎么样?”
  说着,李大力就向前走过来。
  刁万怒声喝道:“站住!”
  李大力还是真听话,叫他站住他就站住了。
  刁万道:“你们要是以为我是跟你们闹着玩的,那可就大错特错了,老子反正是一死,我怕个鸟!”
  李大力干咳一声,转脸看向井雁行。
  井雁行正在动着心思,他笃定得很,脑子里在盘算着:如果这时逼迫过急,以刁万这小子的毛躁很可能就会搅出人宝俱亡的事情,那时就算是杀了这小子,鞭尸三百,也是枉然。不如暂时略为放宽一些,让他离开现场,那时出手,何患他插翅脱逃?
  井雁行有一样独门的兵刃——“银链飞爪”,一向绝少施展,两只如意的爪配丈二长短的一条钢链子,施用时左右飞舞,两丈方圆内,即使是一只飞鸟,也万难逃脱得开。
  有了这个东西,井雁行自有必胜的把握,他心里毫不惊慌。
  当下哈哈一笑道:“刁万,你这小子不愧是老狐狸的徒弟小狐狸,这一仗算你小子赢了,只是你休要得意,鹿死在谁手里还不一定?老子们在前路上等着你?”
  说着,一甩脖子,关照李大力道:“走!”
  李大力哈哈一笑,退回身子,两个人怒视了这边一眼,遂即双双退下。
  刁万当然不会以为他们两个真的走开,可是能有机会给自己喘上一口气总是好事。
  再者他非得往前面走不可了,因为大火已经烧到了他身后,劈劈啪啪的声音,会合着冲天而起的浓烟,火星子四下飞窜,其势看上去,真是骇人极了,刁万站立在那里,只觉得背后烤得生疼。
  “两个老小子,你们打的好算盘!”他心里想着:“老子岂会上你们的当?”
  想着,他把那个珠宝箱也背在背上,一只手握着万字夺,就向前面大步行进。
  他清清楚楚的看着井雁行和李大力两个人的背影在前面走,他就在后面跟着。
  前行了约五六丈左右,刁万就不再走了。
  他很明白对方二人之所以会对自己网开一面,完全是为了“投鼠忌器”的原因,说白了也就是为了身后的那场大火的缘故。
  两个人绝不会是爱惜自己这条生命,事实上是顾忌自己身上的这箱东西,现在看他们两个这种动作,分明是想把自己诱离现场,那时候他们再以毒手相加,就不怕有任何闪失。
  刁万有见于此,顿时就停了下来。
  前行二人走了相当一段距离之后,也各自停下了脚步,回头打量着他。
  彼此距离约在十丈左右。
  李大力咬牙切齿道:“他妈的,这小子又停下了,他是打着什么主意?”
  井雁行冷冷地道:“倒是小看了这个王八旦,他小子精得很!”
  “我们怎么办?”
  “等等再说吧,看看他究竟要搞什么鬼?”
  由于距离很远,他们说话也不怕他能听见。
  井雁行嘴里说着,探手人怀,已把银链飞爪拿到了手中,只要刁万再前进一点,他就可以用飞爪擒他。
  可是看起来那个刁万果然像是很聪明的样子。
  双方保持着这个距离,似乎也是早经算定,如果李井二人胆敢回身相扑,刁万仍可随时把箱子投向身后火场,是以那两个人看上去仍是一筹莫展。
  刁万远远打量着他们两个,心里也在不停地盘算着。
  眼前一片山坡林地,两侧间隔着两道山沟,即是另一片树林。这些树林虽然称不上是原始树林,但是郁郁苍苍,十分密集。
  刁万心里顿时有了见地——
  他只要设法能够越过了左侧这片山沟,逃到了另外的那一片树林里,就算得上安全了。
  对付眼前这两个强敌,刁万可是丝毫也不敢大意,他知道,凭自己这身能耐,是无论如何也不是对方的敌手——只可智取。可是斗智也未见得就是这两个人的对手。
  忽然他想到了“火攻”这个阴毒的方法。自己背后有现成的一杆喷火筒,竟然没有想到加以利用,实在是大大的失策。想到这里,他顿时胆力一壮,当下冷笑一声,倏地纵身直向着左侧山沟奔去。
  井雁行冷叱一声道:“哪里走!”
  他身子霍地腾身纵起,直向着前行的刁万身侧扑过来,同时之间,“赛元霸”李大力也由另一个方向腾身纵起,直向着刁万另一面袭过来。
  刁万狞笑一声,身子陡地一个侧转,就势向前一弯,左手拉动背后喷火筒栓,“哧——”的一声,打出一枚硫黄弹子。井雁行见状大惊,他方才目睹过这玩艺儿的厉害,哪里敢正面招架,身子快速地向近侧一个快滚,凌空蹿出丈许外。
  他身子方自落下,耳边上已听得轰然大响之声,紧跟着扬起了大片火光,炸开的硫黄弹子,爆溅出千点飞星,这些爆炸开来的火星子,一经沾着了四周的林木,顿时劈拍有声地燃烧起来。
  转眼之间蔚为大火奇观!大火虽然没有直接命中井雁行,可是眼前火势却已阻止了他的去路。
  井雁行略一迟疑,刁万又亡命般地向山坡下飞跑而去。
  他这里方自跑出十数丈外,耳际听得身后一声大喝,“赛元霸”李大力已自身后扑到。
  不容得刁万转回身子,李大力的一双金瓜锤,已然忽悠悠贯足了劲风,直向着他背后袭到。
  刁万大吃一惊,足下向前一划,身子一个快旋,已把掌中的十字夺挥出去!“!”一声,和对方的金瓜锤迎在一块,虽然把对方的锤身架开了,却震得他膀臂发麻。
  紧接着李大力左手的金瓜锤又自忽悠悠地抡了过来,却向他左颊上猛然击了过来。
  刁万吓得怪叫一声,全身斜穿而起,由于眼前地势是个斜坡,他足下一个踉跄,遂即向着坡下直滚了下去,李大力怒吼一声,自是不肯放过,倏地纵起紧跟着刁万的滚势快追下去。
  是时井雁行也由另一面倏起倏落的赶到了眼前,见状顿足骂道:“好个小辈!”倏地腾身而起,直循着刁万滚下的山坡快追了下去。
  刁万自问必死之身,却想不到这一摔反而给他留下了一线生机。
  不过,眼前这一阵子的快速滚翻,直把他滚得七荤八素,五腹六脏都似要由嘴里呕了出来。
  也不知滚了多远,只觉得轰然一下子大震,仿佛全身骨节都撞得散了开来。
  刁万鼻子里哼了一声,翻了一下身子,才觉出全身上下百骸尽废,微微一动却似乎都要为之散了开来。身边一块巨石,方才那一下子不用说准是撞在了这块石头上。
  地上滋生着半人多高的蔓草,这时晨光方蔼,地面上飘浮着一层茫茫的白雾,山巅上火势虽大,却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波及这里,刁万想坐起来,却是怎么也弯不起腰来。
  就在这时,他耳中听见山坡上传过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透过草间空隙,若隐若现的,他看见了井雁行持剑立在山坡中间。
  不久,那个持着一双金瓜锤的李大力也来到眼前。
  井雁行厉声叫道:“这家伙莫非还会土遁不成?要是被他跑进了林子,可就完了!”
  李大力恨声叫道:“我就不信这个邪,这小子他跑不了,一定就在这附近草里面!”
  说着抡动一双金瓜锤,乌天黑地的在附近草丛里乱打一气……砰!砰!砰!砰!一连串的铁锤击地声,似乎整个的山坡都为之震动了。
  如此三五十锤之后,李大力尽管是力大如牛,却也禁不住累得气喘吁吁。
  井雁行冷笑道:“他绝不会跑远了,我们就一步步往前面逼进,看看他挺不挺得住?”
  说着他二人就一步步的向着山坡下面过来。
  两个人这一手果然厉害,每走几步,他们就停下脚步来,只要有一点风惊草动,李大力就会猝然抡起他那一对金瓜锤打过去,锤身击打在山坡上砰砰有声,听在刁万耳朵里简直吓了个半死。
  刁万算计着这两个人马上就来到了面前,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当时再也顾不了许多,倏地由草丛跃身而起,随着他腾起的身子,“噗!”的一声,发出了一枚硫黄火药弹丸。
  这一次井雁行自不会再上他的当,他嘴里怒叱一声,霍地腾身拔空而起。
  李大力也怒吼着由另一面猛扑而起,刁万这一弹打了个空,落在草丛里轰然大响了一声,冒起了大片火花,遂即熄灭。
  井雁行在身子腾起的一刹,已抖手打出了一掌“铁链子”,这种暗器虽然说不上什么狠毒,可是厉害的是一经发出所占面积至广,很不容易闪躲开来。况乎井雁行手劲奇大,这一掌十七粒铁链子,每一粒上都贯注了充沛的劲力,一经发出,当空立时起了一阵急啸之声,一十七粒铁莲子有如渔夫撤网般的全数散了开来,这一式“满天花雨”的暗器打法好厉害!
  刁万闻声而惊,霍地转过身来,挥动手里万字夺,叮两声把迎面飞来两粒铁莲子打落在地,可是斜面飞来的两粒,他却是闪躲不开,“噗!噗!”两声,相继打在了他肩窝上。
  刁万啊哟一声,身子向后面一仰,手里的那杆兵刃万字夺,竟是再也把持不住,脱手跌落在地——说时迟,那时快,井雁行恰于这时扑到,他心中恨恶刁万到了极点,如何再能容他逃得活命!身子向前一探,右手兵刃“护手钩”已挥了出去。
  “噗——”一声,护手钩劈落在了刁万左面肩头上,井雁行狂笑一声,向后面一扯,“嘶!”的一声,连皮带肉硬生生地拉下了老大的一块肉。刁万痛得惨叫一声,足下一跄直向着前面倒了下来。
  李大力这时由侧面扑到,嘴里大嚷到:“我打死你这个兔崽子!”
  金瓜锤“呼!”一声抡出去,由于眼前已来到了林边,面前障碍太多,这一锤中途即撞在树干上,只听见“砰!”一声爆响,一颗参天老树,竟被这锤拦腰打折。“飞天鹏”刁万吓了个心胆俱寒。他身子就地一滚,方自跃起,井雁行已再次欺身而上——“小辈,纳命来吧!”
  井雁行嘴里喝叱着,身子向前一探,右手“护手钩”,猛地向着他颈项间斩去,同时左手探出,抓向刁万背后背着的宝箱。
  他的手方自触及箱带,正要用力拉扯的一刹那,陡然间斜刺里一人大喝道:“打!”
  并雁行方自一惊,只听得“噗!”一声,飞来一枚“亮银丸”,紧接着“叭!”一声,不偏不倚,正好打在他左手手背上。
  一阵折骨般的奇痛,使得井雁行伸出的手不得不向后一收,连带着他右手挥出的护手钩也失去了准头,却在刁万右脸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血槽。
  “飞天鹏”刁万痛得大叫一声,足下用出全身的劲道猛力地一顿,已扑入面前树林之内。
  井雁行眼看着已把宝箱自这人肩后扯下,想不到竟然会有人从中作梗,使自己功亏一簧。一时急怒攻心,霍地转身探望。
  面前人影一闪,现出了周百灿与友梅祖孙二人的身影,一老一少像是赶了很远的路。
  周百灿因恐宝物落在井雁行手里,是以先行发出暗器,这时见刁万竟然待机逃入树林,心里不禁大急,只听他怒叱一声,舍弃对敌井雁行,竟然直向着刁万身后追去。
  井雁行见状一声怪笑道:“老儿——你也休想!”
  他嘴里嚷着,快速地向前一上步,护手钩卷起一道长虹,直向着周百灿双膝上挥去。
  周百灿怒哼一声,回身撩剑,“!”一声架开了井雁行的护手钩,反进一步,这口短剑直向井雁行的心窝扎了过去。井雁行向后凹腹吸身,周百灿的短剑竟然在他前衣上留下了一道口子。
  两个人遂即打在了一团。其实他们双方谁也没有心思打架,尤其是周百灿,他决不甘心那个宝箱落在刁万手里,然而大敌当前,却又使得他不得不与之周旋,心里好不急煞!
  另一方周友梅却与祖父周百灿抱着同样的心思,她身形甫现,即见刁万狼狈逃人树林,当下娇叱一声,身子起落着,自向刁万身后扑过去。
  偏偏这件事竟是这般的横生枝节。周友梅挺身扑上的同时,却又遇见了“赛元霸”李大力。
  李大力也是抱着与周友梅同样的心思,想追过刁万夺过宝箱来,正好与周友梅不期而遇。
  周友梅虽不认得这个李大力何许人也,可是却知对方必然与井雁行是一道的。
  李大力虽然不识得周友梅,却也知道对方必然和周百灿是一边的。
  基于以上的原因,他们双方不需要多说一句话,乍一见面即敌我分明地打了起来。
  “赛元霸”李大力的一对金瓜锤,虽有万夫不挡之勇,奈何他施展的不是地方,偏偏选在这树林子里施展,前后左右都是障碍,大感有欠灵活。反之周友梅的一口剑伸缩如意,却是越杀越勇。
  两人交手不过十余招,李大力身上已中了两剑,挂了彩头。
  四个人两对儿在林外杀了个昏天黑地,却使得那个奸险的小人物“飞天鹏”刁万得到了意外的喘息机会。乘着他们彼此打杀得正为酣热,刁万亡命一般的,冲进了树林子,撒腿就跑。一口气足足跑了有五里路,刁万实在跑不动了,心里一想到要停下来歇歇,那双脚硬是寸步难行,身子一歪就坐倒下来。
  他喘得像头牛似的,两只眼睛往上翻看,只觉得嘴里一阵阵地直叫苦,眼前更是金星直冒,穿越过树隙的缕缕天光,更像是千百道闪光的箭矢,眩耀得他头昏目眩。
  他不得不倒下身子来,身上几处刀伤,略一触及地面,更是痛穿心肺。
  他喃喃地向天哀告道:“老天爷……请救救我吧……关老爷……救我一条小命吧……”
  说了几句,又改口咒诅道:“妈的……我这是要死了吧!我不能死……不能死……我得赶快跑出了这片林子以外,才能安全!”
  奈何全身上下,却连四两力气都提不起来。
  他这里一个人自言自语,祷一阵骂一阵,过了一些时候,只觉得全身发软,两只眼皮更似重有万钧,无论如何也难以睁开。一种沉沉的睡意袭击着他,他觉得自己要睡了。

×      ×      ×

  四只脚步,走到了刁万身边站定。来人是一双少年男女——方天星和许冰荷!
  两个人俱都用着一种仇恨的眼光,打量着地上的刁万。刁万像猪也似的沉睡不醒。
  方天星看着他冷笑道:“这真是冤冤相报,他做梦也不会想到会在这里遇见我们!”
  许冰荷一紧手中剑道:“这种弑师贪财的禽兽,不如杀了他……”
  手举剑落,正要向刁万身上砍下去,却被方天星一把抓住。
  “且慢!”方天星道:“等问清楚以后再杀不迟!”说着用脚尖把他身子一翻。
  刁万本来是仰着睡,现在变成趴着睡,这家伙嘴里哼了几句,却嚷着说了几句,又睡着了。
  方天星蹲下来,看了一下他背上背着的那个珠宝箱子,不由吃了一惊。
  “原来这箱东西,竟然到了他的手里!”
  许冰荷一怔道:“是珍珠衫?”
  “不错……就在这个箱子里!”
  说着他伸手把这个箱子由刁万背上解了下来,掂了掂重量遂即交给许冰荷拿好。
  许冰荷忽然发现到他背上的喷火筒,不禁一惊道:“原来这些火都是他放的。不用说烧死师父老当家的准是他了。”
  “那还错得了!”方天星一面说一面由他背上把那杆“五云喷火筒”也解了下来。
  这一次想是转动太多,刁万竟然由梦中醒转——
  他嘴里含糊地说着:“是……谁?”嘴里说着,方自睁开了眼睛,已被方天星一口锋利的剑尖抵在了前胸。刁万猝然一惊,“啊!”地叫了一声,全身忽然打了一个哆嗦,陡地坐起来。
  方天星长剑一推,几乎穿透了他的肌肤。
  “说!刁万,老当家的可是你下的毒手……”
  “啊……”刁万一下子睡意全消!“你们……方老七!小师妹,你们是哪……来的?”
  许冰荷道:“谁是你的师妹,不要脸的东西,我问你,老当家的与你有何怨仇,你居然忍心下毒手,把他老人家活活烧死在林子里?”
  刁万打了一个冷战!一时面色发青。“这……你们怎么知道……的?”
  话方出口,立时察知了话中的语病,当时忙收口道:“不……不……不是我下的手……老当家的不是我杀的,是……姓井的他们干的!”
  “井雁行?”
  “不错……就是他!”
  “你还要狡辨!”方天星手中剑比着他道:“老当家的尸体,我们己检查过了,他老人家是被硫黄火药弹打中,活活烧死的……”
  “这……是他老人家自己……”
  “自己什么?”方天星冷笑着道:“莫非是老当家的自己用硫黄弹打自己?”
  刁万一时张口结舌,说不出来。一刹时他脸上青筋直跳,目光流转。只是方天星和许冰荷两口剑比着他,使他腹背受敌,想逃是万不可能。
  方天星冷冷一笑道:“好吧,这件事先不追究,我问你,周家的一把火,可是你放的?”
  “不是……是……老当家烧的!”
  “反正也有你一份!”方天星眼睛里含着泪痕,一刹时,他想到了周家那些无辜的死者,周福、王妈……这些人的死不得不说与他也有关系,如果当初自己才一潜人周家时,就把这项阴谋说明的话,何至于会有今日结局?刁万见他不说话,只以为有了转机,当下作出一片阴险笑脸——
  “方……老七,这箱东西你可是看见了……只有我知道收买这些东西的地方,这箱子东西一旦脱了手……我们三个这一辈子,可就用不着发愁了……”他一面说,一面猥琐地低头笑着。笑声还没有收口,一口冷剑已深深地刺进了他的心窝。
  刁万双眼一阵发直,全身颤抖着倒了下去。方天星拔出了剑,缓缓站起来,他喃喃地低声说道:“都死了……死得好!……”眼看着刁万身子在地上挣扎一下,遂即不再移动。
  许冰荷眼圈红了一下,轻轻叹了口气,道:“七哥,我们上哪去?这箱东西怎么办?”
  “周老太爷他们一定在附近不远,把东西还给他们,我们再走!”许冰荷默默点了点头。两个人走了几步,霍然觉出天光大盛,不知何时,东方那轮旭日,已升高了许多,万丈金光,穿林直下交织成一天彩气——他们两人显然已沐浴在金色阳光之中。

  (萧逸《战云飞》全书完,zhychina录校)

相关热词搜索:战云飞

上一篇:第九章 舍命闯龙潭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