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东方英 心祭 正文

第十四章 安排苦肉计 准备钓金鳌
 
2019-11-05 12:57:45   作者:东方英   来源:东方英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朱五绝哈哈一笑道:“你们出来四个人,都不是在下的敌手,所谓阴山九恶者,也不过尔尔,亏你还大言不惭,好不要脸!”
  活屠夫贺一刀顽强的道:“你也不过是在我们精疲力竭之后,中途杀入,算得什么英雄好汉,你要不怕我们兄弟五人,可敢和我们订下一场生死约会?”
  朱五绝敞笑一声,冷冷说道:“你不要欺我年轻,用话激我以图全身而退……”
  活屠夫贺一刀的心事,正如朱五绝所说,不由心中倒抽了一口冷气,暗忖道:“这人看来年纪轻轻,原来江湖经验一点不弱,看来今天有得麻烦了……”
  一念未了,那知朱五绝话声一转,接道:“不过,在下向来,不做赶尽杀绝之事,虽明知今天是替江湖除害的好日子,但我宁愿放过你们,给你们一个机会,你说吧,什么时间地点?”
  活屠夫贺一刀快要跳出来的一颗心,又定下来了,暗笑一声,忖道:“口里说得好听,到底年轻人还是好强。”当下一本正经的道:“三月之后的今天,愚兄弟在大洪山恭候大驾!”
  朱五绝冷笑一声:“你们请吧!”
  活屠夫贺一刀一挥手,四个未受伤的兄弟,一人抱起一人,一声长啸,飞出八达镖局而去。
  这时,袁姑娘刚把老父的伤势包扎好,还没来得及向朱五绝打招呼,朱五绝已是摇肩而起,人影一闪,飘然而去。
  接着,老方等三人一言不发,纷纷长身而起,走得无影无踪。
  震八方袁卓群抬起头来,欲待呼叫是无及,长叹了一声道:“珊儿,你为什么不叫住他们呢?”
  袁珊珊道:“女儿也来不及叫他们啦!”
  震八方袁卓群一顿脚道:“我们一定要找到他们!”
  他也忘了脚伤,一顿之下,痛得“嗳哟!”一声,抱着腿叫了起来……。
  袁珊珊吓得脸色倏变,尖叫一声道:“爸!你怎样!”她也是大战之下身心皆疲,没想到乃父是自作自受。
  同时,也惊得谢镖头与单捕头纵身起来,向他们跃去。
  震八方袁卓群目见自己这一失错,弄得人心惶惶,忽然哈哈笑了起来,道:“没有什么,是我自己顿痛了伤势!”
  接着,转头向单捕头招呼着道:“单爷,请谅老夫失礼了,不能起座相迎。”
  做镖局生意的就是这样,尽管自己名头高大,交朋接友,不问高高矮矮,就不能搭架子,总要和气待人,才能少生枝节,处处得助。
  震八方袁卓群口中向单捕头客气,目光已是射向了一旁谢镖头,颇有怪责他未能阻止单捕头干预之意。
  谢镖头心有成竹,迎着震八方袁卓群的目光,欠身一礼,“单爷义薄云天,刚才来助拳的那几位奇侠,就是单爷邀请来的东主,你想,属下能不请单爷进来么?”
  震八方袁卓群转目望着单捕头一怔,随之一掌拍在单捕头肩头上,接着又抓住单捕头的手臂,“啊!啊!”连声的道:“老弟,老弟,老夫真不知要怎样表达老夫对你的感激了……”
  单捕头虽然是地面上有头有脸也大权在握的人,但和震八方袁卓群的江湖声望比起来,可止差了十万八千里,平日的交往,与其说是震八方袁卓群看得起他,不如说是他存心高攀,借屋遮阴。
  这时,震八方袁卓群一掌一抓,虽然拍得他几乎痛得忍受不住,但震八方袁卓群那声老弟,却叫得他受宠若惊,抱拳不迭的道:“不敢!不敢,金海也不过是因人成事,凑巧替局主请来了那几位奇侠而已,局主这样说来,金海就更是汗颜了。”
  话声一顿,接着又急急的问道:“老弟,那几位奇侠现在那里,请快快告诉老哥哥,老哥哥这就去向他们申致谢忱。”
  单捕头现在是鲤鱼跃龙门,身价百倍,心头也确实高兴,不过他深知喜不可忘形的要义,缓缓的道:“局主,现在只怕不便去打扰他们……”
  震八方袁卓群一笑道:“没关系,江湖上没有你们场上的讲究,而且,现在不去,明天只怕见不到他们了。”
  单捕头微微一笑道:“他们这时可不正在和我们胡大人一道饮酒赏月,不过局主请放心,他们明天绝走不了。”
  震八方袁卓群皱了一皱虎眉道:“这样说来,今晚倒真是不便去惊扰他们了。”
  单捕头保留住几分神秘,不愿马上把所有的说一次吐尽,抱拳一礼道:“局主,你刻下还有很多事情亟待料理,金海也得回报我们胡大人,有关官面上的琐事,金海明天再来和局主研商办理,今晚金海不便久扰,告辞了。”身形一转,迈步出了八达镖局。
  第二天一早,宋晓峰与朱五绝在房中说话间,忽然老方走了进来,说道:“外面单爷和八达镖局袁局主请见二位公子。”
  胡大人与宋晓峰谈得投机,对宋晓峰他们极是礼遇,命人整理了东边一座独院接待他们,有自己的客厅和进出的独门,宾主各不相扰。
  宋晓峰与朱五绝微微一笑,老方打起门帘,二人一前一后,跨出房门,进入客厅,只见单捕头与一个头发已然花白的长袍老人并立在厅中。
  那长袍老人垂手而立,更是一脸诚敬之色。
  单捕头紧步向前抢了二步,道:“两位大侠,八达镖局袁局主前来拜见两位了。”
  震八方袁卓群随即一揖到地道:“老朽袁卓群,昨晚多蒙朱大侠义伸援手,救了本局倒悬之危,袁某来拜见申谢。”
  宋晓峰微微一摆袖,发出一股无形劲力,托住震八方袁卓群过份的弯腰,随即抱拳还礼,道:“原来是袁老前辈驾到,有失远迎,罪甚,罪甚,老前辈与单爷请坐!请坐!”
  朱五绝一旁回礼,一旁微笑,却都由宋晓峰答话,显得非常有教养和风范。
  震八方袁卓群原是专为拜谢朱五绝而来,事先他不知道宋晓峰和朱五绝在一起,原因是他没有详细打听,单捕头也忘了先告诉他。
  这时,他见回话的是宋晓峰,分明身份要比朱五绝为高,抬起头来,微微一怔道:“请恕老朽失礼,这位是……”
  朱五绝这才含笑接口道:“敝师兄……。”
  单捕头更一旁笑道:“紫彩玉箫宋大侠!”
  所谓“人名树影”,“紫彩玉箫”四个字真有点震人心神,震八方袁卓群脸上掠过一道惊容,双目精光暴涨,望着宋晓峰“啊!”了一声,又是一揖,道:“老朽久仰宋大侠侠肝义胆,江湖同钦,如今又沐深恩,老朽……”
  宋晓峰那能让他说出过份的感激的话来,一笑截口道:“老前辈太谦了,你我江湖同道,彼此知心,昨晚之事,请莫再提,否则,晚辈可要下逐客令了。”
  震八方袁卓群哈哈大笑道:“好!好!老朽是在恩不言谢了,但宋大侠贤昆仲,道德武昌,可容老朽水酒相待,略尽地主之谊,借亲教益。”
  宋晓峰摇头而笑道:“这个……”
  单捕头一旁插嘴道:“袁局主是一片诚意,宋大侠千万要赏这份脸。”
  宋晓峰连忙说道:“事不在晚辈,而是敝师弟另有要事待办,即将起程他往,恐怕有负老前辈盛意。”
  这是欲擒故纵,放长线钩大鱼的水手,徐图慢进,一旦水到渠成,震八方袁卓群的女儿,非被朱五绝弄到手不可。
  震八方袁卓群道:“朱大侠就不能稍缓一日起程么?”
  宋晓峰道:“事关一位武林朋友的生死,再迟就怕赶不及了。”
  震八方袁卓群可不便坚请了,双眉一蹙道:“但不知朱大侠回不回到武昌来?”
  宋晓峰道:“要回来也在十天半月之后的。”
  这时,朱五绝接着一抱拳道:“对不起,晚辈即将启程上路了,请恕失陪。”身形微闪,已失所在。
  震八方袁卓群一抱拳道:“老朽下午再来恭迎大侠与三位尊驾,刻下老朽告辞,不多打扰宋大侠了。”
  宋晓峰回礼道:“老前辈太客气了,不敢再劳枉驾,届时晚辈准到,不过老方他们三人,也已随敝师弟一同而去,晚辈代谢老前辈了。”
  震八方袁卓群知道宋晓峰就是“紫彩玉箫”之后,又特别斟酌了一下陪客人,把方圆百里内有头有脸的名人,派专人用快马急清来作陪。
  陪客中,名震武林的有:武当掌门人俗家师弟白健,江北一龙万里虹,三英堡大堡主吕子英,朱衣叟鹤九岭,两江鱼父司徒丹等人。
  盛宴开了三席,宋晓峰当然是首席,但他却以年轻识浅,未学后进为词,硬把首席让给了朱衣叟鹤九岭。
  说势力,朱衣叟鹤九岭还不及武当派为后盾的百健和三英堡大堡土吕子英及江北一龙万里虹,但他的年纪却是最尊,因此,有些人替他暗中点头。
  席间,宋晓峰更以谦逊的态度,展露着他的才华,使人对他敬佩无比,但却消弭了每一个人对他的嫉忌。
  这次盛宴,不但达到了宾主尽欢的最高境界,宋晓峰给每-个人留下于深刻而永久的印象,
  平易中,他带着大家的友情,不过份打扰主人的告辞而退。
  第二天,他托单捕头送了一封谢函给震八方袁卓群,悄悄的,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离开了武昌。
  宋晓峰与朱五绝原约定了相会地点,宋晓峰出了武昌,便匆匆赶去与朱五绝相会,行不多远,迎面只见兰鹰武中秀急步飞驰而来。
  宋晓峰一见之下,欣喜欲狂,情不自禁的横身挡住了兰鹰武中秀,欢呼了-声,道:“武大哥!”
  兰鹰武中秀停住身形,上下打量宋晓峰,竟是一个不认识的人,不由一愣,但他旋即展容一笑,抱拳道:“请恕在下健忘,一时想不起兄台的上姓高名。”
  宋晓峰四向打量了一下,两头路上都无人踪,轻声道:“大哥,小弟是宋晓峰……”
  一语未了,兰鹰武中秀双目蓦地睁比铜铃还大,泪光闪闪的-把抓住宋晓峰颤声尖叫道:“你真是晓峰弟?”
  宋晓峰也不由鼻头-酸,道:“大哥,你总该听得出小弟的声音。”
  兰鹰武中秀破涕为笑道:“不错,你真是峰弟,这些日子你到那里去了,你不知大家多想念你们,你也不给我们捎个信,家师……。”他真担心一线天遭了不幸,所以宋晓峰不敢和他们连络,他口吐“家师”两字之际,心理上已是准备接受严重的打击了。
  岂料,宋晓峰一笑截口道:“难道义父他老人家,也没有和你们连络?”
  兰鹰武中秀一怔,接着,笑指宋晓峰说道:“你……”
  宋晓峰微笑道:“小弟已拜在他老人家膝下认了父子之亲。”
  兰鹰武中秀吁了一口气,大喜:“现在我们真是一家人了,走,回武昌去,我们要好好的谈一谈。”
  宋晓峰为难地摇了摇头,道:“大哥,小弟刚从武昌出来,就在附近找一处偏僻的地方谈一谈如何?”
  兰鹰武中秀一愕道:“峰弟,你没在武昌闹事吧?”
  宋晓峰一笑道:“大哥,你想到那里去了。”
  兰鹰武中秀双眼瞧着宋晓峰道:“那你为什么不敢回武昌去?”
  宋晓峰反问道:“你为什么要到武昌去呢?”
  兰鹰武中秀道:“小兄有要紧的事,赶到八达镖局去。”
  宋晓峰道:“这样要紧吗?”
  兰鹰武中秀神情肃然的道:“很要紧,我听到-个对八达镖局非常不利的消息,也请你回武昌去相助八达镖局一臂之力。”
  宋晓峰微微一笑,说道:“大哥,你来得太迟了……。”
  兰鹰武中秀神色大变道:“八达镖局怎样?”
  宋晓峰道:“-切危机都已过去了,八达镖局虽然死了几位镖师,但损失不大。”
  兰鹰武中秀急急又问道:“袁老爷子和他的家没有受着什么伤害吧?”
  宋晓峰道:“袁镖头受了点轻伤,其他的人都很好。”
  兰鹰武中秀显然非常关切,又问一句道:“你怎知道得这样清楚?”
  宋晓峰笑着道:“小弟昨天晚上被袁老爷子待如上宾,怎会不知道,我就是怕他纠缠,才离开武昌的。”
  兰鹰武中秀脸色一舒,笑道:“小弟知道了,原来是你解了八达镖局的危。”
  宋晓峰道:“解八达镖局之危的不是小弟,实乃另有其人,小弟不过跟着月亮走吧了。”
  兰鹰武中秀道:“那人还在武昌么?小兄要和他交一交。”
  宋晓峰摇摇头道:“他昨天早上就离开武昌了,所以小弟才代他去扰了八达镖局一顿。”
  兰鹰武中秀忽然点头道:“好,小兄也用不着赶去武昌了,你现在到那里去,小兄陪你走走,我还有很多事,要和你好好的研究一下。”
  宋晓峰歉然道:“大哥,小弟不便请你一路同行哩!”
  兰鹰武中秀一怔,说道:“峰弟,你怎样啦?……”
  宋晓峰忙截口道:“大哥,小弟的为人,你该知道,千万不要误会小弟有其他的意思。”
  兰鹰武中秀深锁着剑眉道:“小兄当然不会误会你,只是觉得你没有我们初交时坦率了。”
  宋晓峰轻叹一声,凝目望着兰鹰武中秀,沉声说道:“大哥,老实说,小弟本来是不该和你打招呼的……。”
  兰鹰武中秀心中已是不痛快,闻言之下,火气一冒,道:“谁又要你招呼我?”
  宋晓峰苦笑道:“大哥,先别发火,听小弟说明原委,大哥就知道了。”
  话声微微一顿,不待兰鹰武中秀插嘴,接口又道:“这是义父他老人家的意思,小弟见了大哥情不自禁,却忘了他老人家的吩咐。”
  兰鹰武中秀眨了一眨星目,似信不信道:“师父他老人家不要你和我们打招呼?”
  宋晓峰缓缓的道:“正是如此,但小弟不能告诉你很多,义父他老人家的行事,你或许还不大清楚,但见到义母之后,一问就会明白。”
  兰鹰武中秀沉思了一阵道:“小兄对师父的为人,确实有点迷惘,他老人家这种措施,不会没有原因吧?”
  宋晓峰点头道:“当然有原因,而且关系非常重大,因此还要请大哥特别答应小弟,从此时此刻起,忘记小弟宋晓峰的本来身份,甚至其他兄弟面前,也不可稍露口风。”
  兰鹰武中秀也是杰出之士,虽然不甚了解宋晓峰这样做的真正内情,却相信宋晓峰不会骗他,当下点了点头道:“那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呢?”
  宋晓峰笑了一笑,“小弟是紫彩玉箫宋承志!”
  兰鹰武中秀星目一亮笑道:“啊!原来你是‘紫彩玉箫’!”
  宋晓峰继续道:“除了绝不谈往事以外,我们还是可以重新订交,只要不忘了小弟现在是紫彩玉箫。”
  兰鹰武中秀迷惑地道:“你这不是换汤不换药,何必连自己人也故作神秘。”
  宋晓峰苦笑一声,道:“大哥,你还是到武昌去吧,也许不久我们又可以在一起了。”
  说罢,抱拳一礼,闪身越过兰鹰武中秀,飘然而去。
  兰鹰武中秀望着宋晓峰身形消失不见,才摇头一叹,转身向武昌奔去,五天,一眨眼之间过去了,朱五绝忽然带着老方等人回到了武昌,震八方袁卓群闻讯之下,忙把朱五绝等人接到了八达镖局。
  因为宋晓峰一直未回来,朱五绝就借口等宋晓峰,也一直留在八达镖局了。“
  兰鹰武中秀与朱五绝很谈得来,于是也被震八方袁卓群留了下来,为朱五绝作伴。
  震八方袁卓群到底年纪大一点,虽有一片诚意,却怎样无法和年轻人玩在一起,于是袁珊珊就代父陪客,经常和朱五绝与兰鹰武中秀等在一起。
  朱五绝人本绝顶聪明,嘴巴又甜,不到半个月下来,就和袁珊珊处得像兄妹一样亲切了。
  暗中看得兰鹰武中秀直皱眉头,忧心不已。
  暗情,兰鹰武中秀对袁珊珊早有了感情……。
  于是,在他们欢乐中,暗暗布起了一道阴影。

相关热词搜索:心祭

上一篇:第十三章 神功惊四座 铁腕摄姻缘
下一篇:第十五章 箫声满天啸 掌风遍地生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