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东方英 心祭 正文

第二十章 就计图挽劫 传功释前嫌
 
2019-11-05 13:25:38   作者:东方英   来源:东方英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一线天一口气说下来,缓了一缓,接着道:“那时朱五绝已经有了三岁多了,她奶奶倒是深明大义,并不过份责怪老花子,却把朱五绝付讬老花子,请他教养成人,改变家风,老花子在这种情形下,那还有话说,一口答应下来,于是,有了今天的朱五绝。”
  宋晓峰很能体谅老花子对朱五绝的感情,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道:“这就难怪老花子盲目支持朱五绝了,这些情形你老人家能查出来,只怕也瞒不住那山主郭慕陶,事实上,朱五绝已经真心替郭慕陶做事了,你想想,你是怎样被郭慕陶带到去的,还不都是朱五绝一手包办的。”
  宋晓峰“啊!”了一声,道:“原来是他在暗中捣的鬼,我还以为是丐帮本身与郭慕陶暗中有勾结哩!”
  一线天道:“你的事,丐帮被利用了,自己却是不知道,这是灵燕费尽了心机查出来的,灵燕为了你,真不知受了多少委屈。”
  一提起赵灵燕,宋晓峰便不由得想起刚才赵灵燕几乎落到朱五绝手中的事,心弦紧张的道:“灵燕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你老人家看,就此叫她脱身出来好吗?”
  一线天笑道:“你不用替她担心,灵燕不会吃朱五绝的亏的。”
  宋晓峰那能放心得下,忧心炽炽的道:“你老人家不知道,刚才赵灵燕就几乎吃了他的亏。”
  一线天笑道:“当时老夫就在你身后,那有不知道的道理,你如果不太过紧张,久等下去,你就知道了。”
  宋晓峰伸了一下舌头,暗忖道:“天呀!在那种情形之下,你叫我怎样忍受得下去。”
  他讪讪的笑了笑,道:“有你老人家在,当然不会有问题,可是天长日久,我们总不能老替她守卫呀!”
  一线天拍着宋晓峰的肩头宽慰他道:“没关系,你放心,朱五绝要不死心,就有得苦头吃了,可惜你沉不住气,没让整个的事情演变下去,你存心救灵燕,倒是帮了朱五绝的忙。”
  一线天既然再三再四这样说,宋晓峰可知道一线天是脚踏实地的人,虽然有点神秘,但却实实在在,非常可靠,宽心地吁了一口气道:“她明天的婚礼,又是怎样一回事呢?”
  一线天道:“你失踪的真正原因,笑面天王曹晋和莫天倚都还不知道,因为你的声望还有相当利用价值,所以他们决定制造一个替身,替你拜堂成亲,暂时把这场婚事完整办下去。”
  宋晓峰道:“孩儿适才听朱五绝的口气,好像他……。”
  一线天笑口截话道:“那是他自己的如意算盘,你总不能叫他不打呀!”
  宋晓峰一笑道:“孩儿说老实话,一想起来就心惊肉跳不定得很,其实有你老人家暗中策划,孩儿也知道不会出什么事。”
  一线天道:“你知道就不要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了,明天的事,老夫的决定是,不动声色,让他顺利进行,我们有我们更重要的事情要办。”
  宋晓峰道:“孩儿听你老人家的吩咐就是。”
  一线天道:“现在,我们的话又说回来,老花子支持朱五绝固然说是别有原因,但朱五绝在老花子面前的表示,也实在做得很好,所以老花子才对他深信不移。”
  宋晓峰眨了一眨星目,道:“老花子对朱五绝的偏爱,有以上的内情,倒也情有可原,但不知其他五人为什么也那样深信朱五绝?”
  一线天一叹道:“这就怪老夫不该粗心大意失事被囚了,如果老夫不失事,根本就不会有朱五绝这回事。”
  说不尽感慨的又叹了一口气,接道:“老夫出事之后,一切实际行动,就都落到了丐帮身上,老花子现在是一语千金,大家自然全听他的了。”
  宋晓峰跟着也叹了一口气,道:“那么我们准备怎样办,要不要脱离‘七星会’另起炉灶呢?”
  一线天沉思半响,抬目疑望着宋晓峰,道:“依你的看法呢?”
  宋晓峰面色一正道:“依孩儿的看法,‘七星会’组成不易,在武林之中已有泰山碧石之功,大家目前虽然误信老花子支持朱五绝,那只是一时之失,不能视为‘七星会’已无存在价值,我们倒不可因此意气用事,……”
  一语未了,一线天一声哈哈大笑,道:“你有这种胸襟看法,老夫无忧矣!走!我们这就到武当去找老牛鼻子去。”说着,人也接着站了起来。
  宋晓峰一怔道:“到武当去?”显然没有转过念头来。
  一线天道:“我们要讲团结,就该去找他们坦诚一谈,这里离武当较近,我们自然只有先去找牛鼻子了。”
  宋晓峰道:“你老人家说得是!”
  这时天色已经放晚,一线天与宋晓峰立时展开轻身飞纵身法,向武当疾奔而去。
  宋晓峰看他忧急之情心中说不出的敬佩,暗暗忖道:“他老人家这份任劳任怨,委屈求全的精神实在叫人感动,以他老人家这身份武功,和散居各地的潜在力量,何常不可异军突起,脱离‘七星会’与老花子一争长短,他老人家却不此为,其为人忘我之心,由此可见,刚才我还拿话试他,真是惭愧极了……。”
  宋晓峰心中感慨丛生,脚下已放开步子,疾追而行。
  宋晓峰近来功力突飞猛进,但比起一线天来,究是稍逊一筹,这等拚命狂奔的赶路法,起初还看不出高下,时间一久,宋晓峰便逐渐感到力不从心,追赶不上了。
  两人到得武当山,宋晓峰已是疲惫已极。
  两人在山下找一处地方,休息了半日,待疲劳尽复,才向武当山上进发。
  一线天这次没有带宋晓峰走秘道,因为那处秘密处所,除了“七星会”七位首脑之外,旁人都不得进入,所以一线天不能带宋晓峰从秘道而入。
  两人登上一段山路,到了一片松林之前,忽听两株巨大的松树之处,响起一声轻喝道:“两位施主请止步。”两个身背松纹宝剑的道士,从树后转了出来,拦住了两人去路。
  一线天打量了二道士一眼,道:“老夫有重要之事与贵掌门真人相商,烦请二位道长,代为通报一声。”
  二道士相互望了一眼,一位道士稽首道:“尊驾是……”无名无姓,他们实在不便回报。
  一线天在他们面前却不便提名报姓,笑了一笑道:“老夫有一句话,道长回禀贵掌门人,就知道老夫是什么人了。”
  话声微微一顿,接着念道:“三光日月星,浩气定乾坤。”话声落处,双目一凝,望着那答话道士。
  那道士迷惑地犹豫了一下,稽首道:“两位施主请到林间稍息,容小道通禀敝掌门真人之后,再请上山。”
  那道士把话交待后,转进入了松林之内,另一位道士则留在原地陪客。
  一线天与宋晓峰相候不过片刻时光,那传讯的道士已去而复回,由松林之内转之出来,稽首道:“敝掌门方丈有请两位施主入山相晤。”
  一回头,向另一道士道:“师弟,陪两位施主入山。”
  那道士抢前一步,道:“小道替两位带路。”当先绕林而入。
  穿过松林,前面是一道山坡,一列石阶沿坡而上,坡前有一株其大无比的老松,老松之旁,有一口青石为拦杆的水池,宋晓峰心中一动,忖道:“这大约就是解剑池了……。”
  那领路道士走到大树之前,止住脚步,欠身道:“此处就是敝派解剑池,两位施主如有随身兵器,请予留下。”
  一线天笑道:“老夫从来不用兵器。”
  宋晓峰方待取出“紫彩玉箫”,只听一线天用传音神功止住他道:“紫彩玉箫出示不得,小道士们并不知道老夫身份,你”紫彩玉箫“一现,传出去就大为不便了。”
  宋晓峰闻言转过念头向那道士摇头笑了一笑。
  那道士带着一线天与宋晓峰拾级上,上完石级,迎面是一大片铺满石板的空地,空地一边便矗立着江湖向往,人人声道的武当重地“三元观”。
  那带路道士突然放快脚步,奔向一道侧门,侧门之内迎出一个老道士,稽首肃客。
  一线天微一领首,大步而入,宋晓峰紧随一线天身后,寸步不离。
  一线天进入三元观后,便不待那道士相引直向武当掌门人玉虚真人静修之处走去。
  那老道士微微怔了一怔,眼中泛起一道讶然之色,但未出言阻止一线天,紧随身后,步步相趋。
  一线天轻车熟路,直趋武当掌门人玉虚真人静处,抬首只见武当掌门人,玉虚真人已当户而立,稽首相迎。
  武当掌门人玉虚真人身旁有一位俗装老者,亦含笑相向。
  一线天哈哈一笑道:“原来,李兄也来访,那真是太好了。”
  武当掌门人玉虚真人目光一掠宋晓峰,微一点头,把他们迎入室内,分宾主坐下,拌袖饬退了侍立弟子。
  一线天这才替宋晓峰引见武当掌门人玉虚真人和那俗装老人,一指宋晓峰道:“此人就是兄弟义子,曾经向两位说过的宋晓峰。”
  武当掌门人与那俗装老人似乎没有料到当前这位玉树临风般的少年人,就是一线天全力支持的宋晓峰,两人不由微微一怔。
  宋晓峰缓缓站起身子,抱拳一个长揖道:“末学后进宋晓峰,给二位老前辈见礼。”
  宋晓峰当此两位“七星会”首脑之前,为了给他们一个深刻的印象,吐谈之际,已暗注天韵元音,说话的声音,不高不低,但字字珠机,不特清朗无比,而且直敲听者心弦,令人一听之下,五内皆舒。
  武当掌门人玉虚真人与南方侠隐李公旦两位当代,大都是识货之人,闻声之下,都是目光一亮,面现惊讶之色,暗自点头赞叹。
  那俗装老人哈哈一笑了一阵,转脸望着武当掌门人玉虚真人,说道:“这位宋少侠,真也算得是人中之龙了。”
  武当掌门人玉虚真人点了一点头,无声无息的微微一叹,接道:“宋少侠是赵兄义子,虎父无犬子,自非池中之物。”
  宋晓峰暗暗忖道:“第一印象算是争取到了,但武当掌门人那微微一叹,却是令人费解。”
  一线天脸上却是未带丝毫笑容,一指武当掌门人玉虚真人说道:“不用说,你也该知道这位是武当掌门真人了。”
  宋晓峰又一抱拳,恭敬的称了声:“掌门真人!”
  武当掌门人玉虚真人含笑点了一点头,道:“少侠不用客气。”
  一线天又指着那俗装老人说道:“这位就是南方侠隐李老前辈。”
  宋晓峰又对南方侠隐李公旦一个长揖,道:“李老前辈。”
  南方侠隐李公旦似是一很直坦的人,毫不掩饰他对宋晓峰的好感,竟然微一欠身,还了一礼。
  一线天咳一声,道:“老弟这次冒昧携同宋晓峰前来造访,尚望玉灵道兄见谅。”
  武当掌门人玉虚真人含笑说道:“好说!好说!赵兄一向深谋无虑,此来想必定有手教,请道其详。”
  一线天沉吟了一阵,又望了南方侠隐李公旦一眼道:“近来江湖情势,瞬息万变,一时间,在下也不知从何说起。”
  话起一顿,忽然一扬眉,说道:“在下这里有件东西,请两位先看一看吧!”说着,从怀中取出一份文件,推手凌空送到武当掌门人玉虚真人的手中。
  武当掌门人玉虚真人展视之下,脸色一变道:“有这等事?”
  南方侠隐李公旦应声道:“什么事?”
  武当掌门人玉虚真人吸息一声,道:“这真是大大的不幸了。”说话之间,把那文件转到了南方侠隐李公旦手中。
  南方侠隐李公旦道:“赵兄,你这份文件是怎样到手的?”
  一线天脸色微微变了一变,道:“李兄,你问这话的目的何在?”
  南方侠隐李公旦面色庄重的道:“这份文件一出,小弟担心我们的七星会,就此寿终正寝了。”
  一线天冷笑一声,道:“李兄可是认为这小弟捏造出来的?”
  南方侠隐李公旦道:“小弟是绝对相信这份文件的真实性,但要人人都相信,那就很难说了。”
  话声顿了一顿,但没让一线天得及答话,接着又道:“小弟听说你赵兄有一种奇术,可以夺人意志,不知这件文件,可是用那奇术,可以夺人意志,不知这件文件,可是用那奇术得来的?”
  一线天点头震声道:“不错,小弟用那奇术得来的,这又有什么不妥。”一线天问心无愧,所以说来理直气壮。
  南方侠隐李公旦轻轻一叹之后,接着肃然道:“小弟请问一事,听说赵兄那异术,加之人身后,受术之人,常能为所不愿为之事,此事可是当真?”
  一线天哈哈一笑道:“李兄,你如果怀疑小弟,何不干干脆脆说了出来。”
  南方侠隐李公旦正色道:“赵兄,你的为人,小弟绝对相信得过,这件文件的内容,小弟也绝对相信,但因赵兄你那异术,产出两种结果的可能,因此小弟不敢苟同赵兄你这文件的效力。”
  接着,头一转,征求同意地向武当掌门人玉虚真人道:“掌门道兄,以为如何?”
  武当真人玉虚真人点头道:“李兄之论,贫道是完全同意。”
  宋晓峰听了李公旦与武当掌门人的话,起初心中确是有点失望,但仔细深入一想,觉得他们两人的立场态度,实在公道无私,不由暗中又转为无比的敬佩。
  回头向义父一线天脸上望去,起初也只见他妪眉紧蹙,脸孔乎板,心中大是不乐,但随即苦笑了一下,道:“两位说得有理,小弟算是白费了一片心血了。”
  从善如流,一线天的胸襟,更是令人敬佩,宋晓峰几乎要大叫好了起来,七星会这三个人,都令宋晓峰景仰不止。
  南方侠隐李公旦一笑道:“这件文件虽不可用,但赵兄你的心血却没白费,第一,小弟现在要站在你一边了。”随手将文件还给了一线天。
  一线天双目精光闪闪,神情大是振奋的道:“李兄…此话可是当真?”
  南方侠隐李公旦神秘的一笑道:“赵兄,你道小弟怎会这样凑巧,也到武当山来了。”
  他忽然把话锋一转,弄得一线天莫名其妙的一怔,道:“小弟又不是神仙,那知你的心事。”
  南方侠隐李公旦勉强地笑了一笑,道:“因为小弟也发现那朱五绝值得怀疑了。”
  一线天见他说话的神情,充满了歉意,他本来想笑,却忍住没有笑,静静地倾耳细听。
  南方使隐李公旦猛地一扬头,朗声说道:“你文件中所写的事实,其中有一件,正为小弟亲目所见。”
  一线天吁了一口气道:“李兄发现的是什么事实?”
  南方侠隐李公旦道:“不瞒赵兄说,自你与老花子各从已见之后,小弟便一直暗中注意朱五绝与宋少侠两人的言行,宋少侠,丐帮受擒,以及朱五绝如何将宋少侠闪给那山主,都在小弟隐身目睹之下,今天再一见你这文件,已证实小弟之疑完全不错了。”
  话声一落武当掌门人玉虚真人接着又道:“赵兄,为少侠之事,你受尽了委屈,贫道与李兄深感歉意。”两人互望了一眼,同时站了起来,向一线天一礼。
  一线天摇手大笑道:“两位少来这套,小弟自认倒霉就是。”接着,也回了一礼。
  同时,话不离嘴,又道:“那么现在两位准备怎样办?”
  南方侠隐李公旦笑了一笑,然后故作神秘的道:“我们还是支持老花子!”
  一线天一愕道:“你们还是支持他。”
  武当掌门人玉虚真人微微一笑,接道:“贫道与李兄刚才想了一个‘将计就计’之策……不知你赵兄以为如何?”
  一线天满脸豪气,一股热血,毫不犹豫的一点头,语气铿锵的道:“好,我赵某一肩承担下来了!”
  南方侠隐李公旦转头向宋晓峰期许含笑道:“宋少侠,同时也要委屈你了。”
  宋晓峰肃然起立,抱拳道:“晚辈有幸追随各位老前辈,赶汤滔火在所不辞,何委屈之有。”
  一线天起座一笑道:“小弟不虚此行,心中至为快慰,也不多打扰了,就此告辞。”抱拳一礼,转身向外走去。
  武当掌门人玉虚真人留客道:“两位千里奔波到此,想必腹中已甚饥饿,请便餐后再去如何?”
  一线天笑道:“你们的伙食,小弟实在吃不惯,你也不用客气了。”宋晓峰紧随一线天别了武当掌门人玉虚真人和南方侠隐李公旦,下了武当山,一口气奔出十余里路,一线天突然停了下来,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回头对宋晓峰道:“晓峰,今天总算不虚此行了,你先回武昌去,老夫另外去办些别的事了。”
  说完之后,忽然纵声大笑,声震原野,只惊得道旁树上所栖鸟雀,振翼长鸣而飞。
  一阵大笑之后,似乎发泄了他久藏有胸中怨慎之气,脸上泛出欢愉之色,笑声一落,人已投向西北方,一闪而逝。
  宋晓峰默默的望着一线天的身形越去越远,最后消失不见,慨叹一声,道:“义父胸襟开阔,肝胆照人,大义大仁,任劳任怨,世间难的有一人,为人行道江湖,这我宋晓峰能追随他左右,实乃平生大幸。”一阵赞叹,转身向武昌方向走去。
  现在,宋晓峰已不必像平时一样,急急赶路了,一路观赏沿途景色风光,这天到了京山附近,忽然前面掠过一条人影,宋晓峰定睛一瞧之下,心中泛起一阵愧疚,急步而起,向那条人影追了下去。
  敢情,那条人影是窥破了宋晓峰行藏,被宋晓峰狠起心肠用奇绝手法闭住了灵明,成了神经病的邋遢和尚,现在看他的外貌,要不是还穿着一身僧袍,简直已看不出他是个和尚了。
  头上乱发蓬松,满而油污,男不男,女不女,比丐帮最肮脏的叫化子,还要肮脏百十倍。
  系铃人还是解铃人,宋晓峰目前已没有那些顾忌了,自然不能再让这位倒霉的大侠再为他受罪。
  邋遢和尚功力不弱于宋晓峰,追出数十丈后才追上他,疯了的邋遢和尚当然不会任由宋晓峰摆布,宋晓峰也无法向他说明理由,唯一的途径,就是动手制住他,才能替他解除被制穴道,恢复神智。
  所以,宋晓峰一追上他之后,也没有什么话好说,出手就向邋遢和尚攻去……。

相关热词搜索:心祭

上一篇:第十九章 火燃氤氲散 身动毒裔挫
下一篇:第二十一章 雷霆一声惊天地 杯葛七星挽山河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