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东方英 心祭 正文

第二十六章 智掳少女心 勇赴霸王宴
 
2019-11-05 14:14:02   作者:东方英   来源:东方英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宋晓峰坚定的问道:“告诉我,你们人寰帝君是什么人装扮的?”
  他的问话,绝不模棱两可,要受术人判别是蜚,只要他直觉的问什么答什么,这是施术者的要诀。
  春荧毫不犹豫,接口回答道:“汤二麻子!”
  宋晓峰道:“你们真正主人是谁?”
  春荧道:“朱五爷!”
  宋晓峰忽然一转头,朝着笑面天王曹晋吐劲传音道:“曹兄,你要不要再听听春昶的回答。”笑面天王曹晋原与宋晓峰约定,他只暗中窥伺,绝不出面参与宋晓峰的行动,讵料眼见之下,宋晓峰只三言两语,就证实了人寰帝君的真假,过份的容易,实在叫笑面天王难以相信,同时好奇之心大起,决心亲自试一试,当下答话道:
   “小弟想亲自问问春昶,不知台兄能否见允?”
  宋晓峰点头一笑道:“欢迎之至,请!”
  笑面天王曹晋飘身而出,落在宋晓峰身前,一抱拳道:“小弟先请教一事,他们两人为什么如此温顺,有问必答?”
  宋晓峰微微一笑道:“不瞒曹兄说,小弟在他们身上动了一点小手法,使他欲瞒无能……。”
  话声微微一顿,接着道:“曹兄要亲自询问她们,我们改变一个方法如何?”
  笑面天王曹晋暗忖道:“看来他一定有毛病,否则为什么要改变方法?”心口不一的点头一笑道:“小弟对莫兄这奇奥手法,是见所未见,一无所知,但由莫兄安排,小弟无不从命。”
  宋晓峰淡淡笑道:“小弟的意思是,我们现在恢复她们神智,由曹兄再问他们一个一清二白,因为小弟这手法,太繁杂的话,她们就答不上来了。”
  笑面天王曹晋当然明白宋晓峰的意思,已看出他的心意,讪讪的一笑道:“很好,很好,我们既已知道那冒充的人是汤二麻子,料想她们想改口也不成了。”
  宋晓峰出手如风,在春荧春昶二人身上拍打了七处穴道,只见春荧春昶如同大梦方回,睁开眼来,各自一震,相视愕然,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宋晓峰与笑面天王曹晋见他门两人不说话,他们两人也不先开口,只用一双精光闪闪的利眼,凝注着他们。
  只看得他们一阵心慌,春昶年纪轻,先就受不住,惊叫出声,道:“这是什么地方,你们要干什么?”
  宋晓峰冷笑一声,道:“要干什么,难道你们自己心里没有数,春暖春晕把什么都说出来了,希望你们也把你们知道的说出来。”
  春荧一扬头道:“说什么?我们都不知道,我们又不是春暖春晖,她们爱怎样说。我们管不着。”
  笑面天王曹晋微一笑道∶“他们说些什么,你们当然管不着,老夫要问你的话,你们却非据实回说不可,否则,你们就只好回你们朱五爷那里去了。”
  春荧冷哼-声,道:“回去就回去,谁还稀罕你们两把老骨头不成。”
  笑面天王曹晋是脸上笑得越厉害,心里越是发火,春荧一声老骨头,可真骂火了笑面天王曹晋,只见他脸上的笑容一堆道:“朱五爷要是知道你们告诉我们,那人寰帝君不过是汤二麻子假扮的,两位想想,那将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春荧大叫-声道:“胡说,我们什么时候说过人寰帝君是汤二麻子假扮的。”
  笑面天王曹晋笑道:“老夫说是你们说出来的,你们说没说,要朱五爷相信才算数,你们说是不是?”
  宋晓峰接口又道:“说老实话,其实我们也很畏忌朱五爷,两位如果能够实话实说,我们都是同病相怜之人,未尝不可彼此互助,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事。”
  笑面天王曹晋接着又道:“要不然,我们怎会知道人寰帝君是汤二麻子假扮的,还不是你们二个丫头乐极忘形,吐了真情,见了朱爷,我们的话好说,你们就难以自辩了。”
  春昶心中甚是害怕,娇躯颤抖不止的叫了一声,道:“荧姐姐,你不说我可要说了。”
  春荧丧然一叹道:“要说可以,你们要给我们一个保证。”她没有答春昶的话,直接向宋晓峰与笑面天王曹晋提出了条件。
  笑面天王曹晋道:“什么保证?”
  春荧道:“不要让朱五爷知道是我们泄了他的秘密。”
  宋晓峰道:“可以,不过你们也要和我们合作,听我们的话行事,不然我们出了事,你们首先遭殃。”
  春荧道:“如果我们什么都听你们,你们自己不小心出了事呢?”
  宋晓峰道:“那不怪你们,我们依然保证不泄漏你们的谈话。”
  春荧道:“你们的话靠得住么?”
  笑面天王曹晋含笑道:“姑娘除了相信我们之外,似乎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弄翻了,朱五爷要得到我们的帮忙,就是明知道你们是情非得已,只怕也饶不得你们,你们要活命,就只有相信我们了。”
  春昶道:“荧姐姐,我们说了吧?”
  春荧冷芒如剑的瞪了春昶一眼,道:“你就这样怕死!”
  笑面天王曹晋笑道:“你们绝不会死,就是不说也不会死,我们要把你们交还朱五爷时,-定给你们机会向朱五爷分辨。”
  朱五绝是怎样一个人,她们两人似是非常清楚,宁可这时丧了命,也不愿被笑面天王曹晋说的那样被送回去,春荧点头一声长叹道:“好,我们说了。”
  笑面天王曹晋与宋晓峰听完春荧所说的一切情形,其实她所知道的也有限得很,除了知道人寰帝君是假的以对,便是她们此行的任务,她们此行任务其实不说,笑面天王曹晋与宋晓峰想也想得到,除了监视他们和抓实权之外,难道还会有什么好心肠。
  宋晓峰再一伸手解了她们两人被制的功力,带着她们回了新房,倒是人不知鬼不觉,谁也想不到春暖洞房之中,令人魂消魄散的旖旎风光变成了勾心斗角的惊涛骇浪。
  笑面天王曹晋回到自己房中,眼看着睡在床上一对春情荡漾,双靥酡红的蛇蝎美人,心里真恨不得一掌把他们送进鬼门关,才泄心头之气,试想他在江湖上混了一辈子,如今朱五绝还用这种手段来对付他,分明是一种极度的讽刺和侮辱。
  想到恨极之际,笑面天王曹晋已然再无他顾,决心与莫天倚连成一气,反倒朱五绝了。
  正当他恨极之际,房门之外,忽然起了轻微的剥啄之声,天都快亮了,是什么人,这时还来惊扰,好没礼貌,笑面天王曹晋心中气上加气,冷喝一声道:“什么人?有事不会明天再说么?”
  “大哥,我是谷中鹤。”
  谷中鹤可不比别人,笑面天王曹晋闪身打开了房门,轻问道:“贤弟,有什么事?”
  谷中鹤隔着房门,轻声道:“宋晓峰来了……。”
  笑面天王曹晋心中一阵羞愧,老脸一红,犹豫了一下道:“你怎么带他到这地方来……。”
  谷中鹤截口微笑道:“他说此时此地,比什么地方都好谈话。”
  这话一点不错,朱五绝再是心沉似海,诡计多端,怎样也不会监视到新房之内来,何况新房之内的两位新娘还是他安排的心腹手下。
  笑面天王曹晋苦笑一声,点头道:“那你请他进来吧!”
  谷中鹤轻咳了一声,眉头一皱,进了新房,笑面天王只觉眼前人影一现,宋晓峰已站在谷中鹤原来站立之处了,他是从何而来,笑面天王曹晋竟然没有看清楚。
  宋晓峰像往常一样,非常有礼貌的行了一礼,口称:“曹师伯!”
  人在落魄失意时,最是多心,自卑感也特有,宋晓峰这样谦恭有礼,笑面天王曹晋见了,心里就觉得舒坦,微微一笑,道:“请进!”
  宋晓峰进入新房,笑面天王掩好房门,心里还有点不好意思,宋晓峰正眼也不望别处一下,向笑面天王曹晋又是-礼,道:“明日就是丐帮帮主施一平约宴之日,小侄过去深受师伯知遇之恩,不敢忘情,今日特冒万死而来,有一言向师伯陈情。”
  笑面天王曹晋长长一叹,说道:“你可是顾念旧情,要师伯退出这场兵灾杀劫之事。”
  宋晓峰道:“小侄更有甚者,是想请师伯拔刀相助,帮小侄消弭武林浩劫,朱五绝之为人,山主的遭遇,小侄想师伯你老人家不待小侄赘言,也比小侄知道得清楚,但小侄这方面的安排,只怕师伯所知就有限了,如师伯有心下问,小侄愿举实以告,请师伯明智抉择。”
  笑面天王曹晋刚才已经打定主意,脱离朱五绝,但只是消极的逃避,没有准备作积极的倒戈相向,宋晓峰的要求,使他不得不又重新考虑起来,蹙眉凝思,久久无言。
  宋晓峰不敢打扰他,静静的在一旁等待。
  忽然,笑面天王曹晋一抬头,问道:“莫老儿不是已经答应相助你们了?”
  宋晓峰早就知道笑面天王曹晋对莫天倚是一百个不服低,微一笑道:“莫老前辈与你老人家的情形不同,他确已早就离开此地了……。”
  笑面天王曹晋一愣截口道:“他早已离开此地了,那现在的那位莫老儿……。”他的脑筋当然也不慢,马上就想到现在那位莫天倚,话声未了,宋晓峰已是一礼到地,接口道:“小侄向你老人家告罪,现在的他实在就是小侄。”
  笑面天王曹晋怔了一怔,转目向谷中鹤望去,心中对他大为不满,不由冷笑了一声。
  谷中鹤一揖到地,恭声说道:“小弟瞒着大哥,实在都是为了大哥好,请大哥赐谅。”
  笑面天王曹晋干笑一声,转目凝注着宋晓峰一阵,接着一叹,说道:“你要老夫相助你不难,你去叫你义父亲自请老夫吧!”
  笑面天王曹晋话声方了,门外忽然有人传声接话道:“小弟早就来此,有候赐见了。”
  笑面天王曹晋一震,谷中鹤已闪身去打开了房门,一线天含笑跨步而入。
  要知,笑面天王曹晋与宋晓峰他们的谈话,因怕惊动旁人,都是用传音神功对话,本来传音神功,不但可以择人交谈,而且隔音妙用,不是交谈对象,虽是对面对的站着,亦无法与闻,如今一线天在房外,竟把他们的传音谈话听得清清楚楚,一线天的一身修为,能不叫笑面天王曹晋暗暗吃惊。
  本来,像笑面天王曹晋的一身功力,在江湖之中,已是难逢敌手的绝顶身手,就和山主郭慕陶比起来,亦在伯仲之间,绝不是二三百招所能分出高下。
  但一线天有心无意之间,露了一手扑音捉影之术。
  笑面天王曹晋已心里有数,比一线天要差得多了。
  因为“扑音捉影”之术,最是现实,非功力高于对方,而且要高出很多,否则,别想扑捉对方的传音对话,这是硬碰硬,一点也无法偷机取巧的。
  武林人物,就是这样,面子在于一切,一线天这一现身,与其说是震住了笑面天王曹晋,不如说是给足了笑面天王曹晋面子。
  将来说出来,他是一线天亲自相请的,那面子就大得多了。
  这时,笑面天王曹晋已是心平气和,笑脸相迎道:“不敢,小弟言语失态,尚清……宋兄……见谅。”一线天到底姓什么,笑面天王曹晋实在弄不清,但上次一线天是以姓宋的身份,与他见过一面,所以,笑面天王曹晋顿了一下,还是决定称一线天为宋兄。
  一线天-笑抱拳道:“小弟为江湖请命,望曹兄仗义相助。”
  笑面天王曹晋与一线天作了一番恳谈,真正了解一线天与宋晓峰的抱负之后,大是感动,决心以有生之年,为正义武林效力,以赎前愆。
  一线天走后,笑面天王曹晋连日来沉重结郁的心情,为之一朗,轻松的一笑,指着床上身手被制的春暖春晖二女道:“晓峰,这两个丫头,老夫就交给你了。”
  宋晓峰摇手笑道:“不行,这两天你老人家敷衍下去,我去把春荧,春昶二女叫来,要他们自己把话说明,免得我们再劳神了。”说着,身形一幌,人已出房而去。
  谷中鹤接着一笑道:“曹大哥,小弟留在这里算什么?失陪了!”笑声未了,人踪已杳。
  笑面天王曹晋无可奈何的苦笑一声,双膝一盘,垂帘内视,打坐起来了。
  宋晓峰带着春荧春昶二女再来时,已是天色大亮之后,这时,宋晓峰又恢复了莫天倚的装扮。
  叫开笑面天王曹晋的房门,春荧春昶二女奔去解开了春暖春珲二女穴道,春暖春晖二女睁开眼来,还以为春荧春昶二女有意捉弄,羞红着脸啐了她们一口,急急穿好衣服。
  这春荧轻轻拉了春暖一下道:“暖妹妹,事情不好了啦!”
  春暖春晖齐皆大惊,轻声道:“出了什么事?”
  春荧指了一指门外,道:“他们什么都知道了哩!”春暖春晖二女穿好衣服时,宋晓峰与笑面天王曹晋也藉故踱出房外去了。
  闻言之下,春暖一声冷笑,挑一眉柳,道:“知道了有什么了不起!我们就和他们摊开说好了。”
  春荧摇手道:“暖妹,我们有把柄落到了他们手中哩!”
  春暖道:“什么把柄?”
  春荧道:“他们知道了人寰帝君是假的。”
  春暖春晖齐是一震道:“他们怎样知道的?”这是泄漏最高秘密,不由她们心里不害怕。
  春荧忽然目光一厉,道:“这就要问你们两人了!”他们四女之中,春荧最大,也是四女之首,其次是春暖,老三是春晖,老四才是春昶。
  春荧目光一厉,春暖气势一沮,愣了一下,愕然说道:“为什么问到我们身上来了。”
  春昶插嘴道:“昨晚半夜三更,曹老儿忽然闯到我们房中来,说是你门二人说出来的,不问你们问谁?”
  春晖气得喝了一声,道:“老四,你胡说什么……”
  春荧截口道:“老四没有胡说,事实确然如此,就因你们泄漏了消息,害得我们昨夜受了半夜的折磨……”
  话声顿了一顿,语气一沉,接道:“要不是你们二人漏了口气风,曹老儿为什么动都没动你们一下,而且又点了你们的穴道?你说!这是为什么?”
  春暖春晖本就觉得昨晚之事离奇不轻,心中正自疑神疑鬼,被春荧这样一问,两人惊愕得相顾失色,答不上话来。
  她们什么都不知道,接着,道∶“就凭这两点,你们如何向朱五绝交待?”
  春暖春晖心里虽然还是一片糊涂,却又无以自辩,她们可晓得朱五爷的厉害,在这种情形之下,似乎只有死路一条了。
  春晖哭叫一声,道:“大姐,你要救救我们!”
  春荧长叹一声,说道:“救你们,我们两人,都被你们害惨了哩,别说你们无法向朱五爷交待,就我们,还不都一样了。”
  春暖讪讪的道:“那么,我们如何是好?”
  春荧道:“刚才他们两人交下条款来,给我们两条路,第一条路,是把我们送还给朱五爷……。”
  春晖截口说道:“会不会提起泄密?”
  春荧道:“他们不提这件事,又怎能把我们送回去。”
  春暖说道:“这不是明明要我们的命么!”
  春荧道:“第二条路,就是我们和他们合作,一切听他们的,大家便可以安然无事。”
  春暖道:“这样要被朱五绝查出来,这也是不得了。”
  春昶道:“一条路是现在就身受酷刑而死,一条路虽然也是死,但还有求生的机会,他们还说,只要他们事成,他们便还给我们自由去,任由我们自去!”
  春暖道:“他们图谋什么事?”
  春昶道:“管他们谋什么事,反正都是勾心斗勇罢了,我现在只关心我们自己的事。”
  春暖望着春荧说道:“大姐,你的意思呢?”
  春荧道:“我可以顺从你们的意思,选择第二条路,不过你们一切都要听我的,你们说,你们到底走那条路?”
  春暖一叹道:“事实摆在眼前,我们除了第二条路,还能有别的选择么?大姐,你就作主了吧!”
  春荧最担心的就是春暖,她不但脾气急躁,而且鬼心眼也多,最是难防,如今有她这句话,春荧暗中吁了一口气,道:“二妹,这可是你说的!”
  春暖点头道:“大姐,我就是这个意思……。”
  “咳!咳!”笑面天王曹晋在前宋晓峰在后,回到房中来了,她们的谈话,一一落入他们耳中,因此春暖一点头,他们就适时而回。

相关热词搜索:心祭

上一篇:第二十五章 帝君重临日 枭雄竟起时
下一篇:第二十七章 阴损斗阴毒 诡才击诡谋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