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死里逃生
 
2019-10-18 21:19:25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已经是阳春二月了,照说该是春暖花开的季节,然而在北国的山区里,仍刮着凛冽的西北风,大风依旧带着刺骨的寒意,冻得人们簌簌发抖。高山上的积雪非但未开冻溶化,反而更坚实,更滑溜。因为积雪的上层表皮在冒水,也就那么湿湿的薄薄的一层水,却在稀薄的冷空气吹袭下,反而把下层积雪结结实实地冻了起来,而使得急着上山的张博天与戈正二人,不止一次地走到半途又不得不又重折回到景阳镇的“悦来小客店”里。
  张博天与戈正二人,如果是在一年前,那可是人见人怕的两头豹,因为他二人可是李闯王身边的两个贴身悍将;只是二人万幸,当李自成被吴三桂搬来女真大兵,赶出北京的时候,二人正好押了一批珍宝在川陕道上,因此盛会未碰上,却把李自成的私藏,埋在了这终南山的“叫天岭”绝峰上面,埋得严严实实的。
  不过张博天与戈正二人也够狠的,因为同他们一起爬上这“叫天岭”绝峰的二十个押宝亲兵,正挖了一个大岩坑洞,又把金砖珠宝坑入这个十丈深洞之后,却一个个被二人守在洞口,一刀一个,全都劈砍在洞口的万丈悬崖下面,大部份全都脑袋离位,就算有人在谷底收尸,恐怕多一半得张“头”李戴了。
  单就这件事来说,二人甚感满意,因为在二人来说,既不要,也没有在清兵入关的时候,搏命于缰场而为闯王尽忠,更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二人干了这趟买卖。
  本来嘛!原本就叫流寇,寇者,盗匪也,而盗匪干的就是刀口舐血的活儿,东杀西砍的,为的就是金银财宝。
  如今,天全变了,天变成大清的天下,如果二人当时把这批珍宝,双手再捧到北京,那才叫货真价实的傻蛋。
  张博天,人长得一副端正相,浓眉大眼,直直的胆鼻,只是头尖而圆,宽而厚的大嘴巴四周,长了一半寸长的黑胡茬子,肥耳下面光溜溜的,看上去像是个富贵相。只因李自成没成气候,否则必是一个方面大员之流的人物;再看他身材也相当魁伟,白净净的,如果是蟒袍加身,玉带腰围,谁见了也会低头哈腰地侧退一旁。
  至于戈正,更是一副张飞相,虎臂熊腰,豹头环眼,绕腮胡子连到胸膛上,六尺大汉人前一站,还真是让人以为天神下凡呢!
  看来二人全是“大将之材”,却没有跟上时运,到头来变成丧家之犬,躲躲藏藏地窝在老河口附近的武当山里面。
  一年多来,二人还真的够安份守己,没再干他们的老本行,当然二人全有自知之明,一份价值连城的宝物,正等着二人去分享分用,只等山上积雪溶化,挖开山洞,二人这大富翁肯是当定了,谁还会放着富贵的日子不享,再去干那淌血掉肉的刀口日子!
  张博天与戈正二人在年一过完,就急不可待地沿着汉江西进,而到了这终南山下附近的景阳镇。
  年刚过完,二人都在正月二十的中午,就赶到了景阳镇,半个月里,前后往终南山的叫天岭,爬了三次,却都无功而返。
  倚着客房门,一颗脑袋几乎顶着门框上梁,戈正抓着他那毛森森的络腮大胡子,嘿声不绝地道:“他奶奶个熊,那么大的日头,竟然晒不化山上的积雪,惹得哥儿俩这儿穷急躁。”
  坐在一张四方桌上喝闷酒的张博天,往嘴巴里一连丢了四五个花生,把个放在一张板凳上的大脚一收,起身走到戈正身旁,斜着头往远处的山峰上仔细瞄了一阵,才又回身缓缓地走回座位,狠声道:“他娘的还有得等的!”一面招呼仍然倚门望山的戈正,道:“老戈,喝酒吧。急有个屁用!”
  就在当天晚上,这家“悦来小客店”中,又来了一位年不过三十的健壮男子,但在外貌看来,却是一派斯文,穿了一件蓝大褂,外罩兔毛坎甲,一条天蓝长裤,裤管分别由两条指宽的黑带子扎着,黑布面鞋子,肩上搭了一个褡裢帆布袋,袋子的两端还有系带露出那么两三寸。
  论他的长相,一看是个老实人,一张四方脸,大耳宽嘴巴,眉清目秀下面吊了个悬胆鼻。他一进门掌柜的就哈哈笑道:“约莫着白大官人也该来了。”
  只见这姓白的就着店中一张方桌子,放下肩上的褡裢袋,一边坐下来,一边笑着道:“王掌柜这个年过的可好?”
  “好,好,如今不闹流寇,地方上平静就算是福。”
  就着一张凳子,王掌柜一手拎着他那支长年不离手的旱烟袋,坐下来道:“今年山里的雪好像化得特别慢,三两天恐怕白大官人还不能往山中走啊。”
  喝了小二送上来的茶,这位被称作白大官人的笑道:“明天一早,我得往山上去踩踩路,不行再折回来,如果还要等上个十天半月的,那就再回白家堡,总不能就在你这家小客店里干耗着。”
  店掌柜换装着旱烟丝,哈哈一笑,道:“说的也是,这儿到大官人的白家堡,也不过一天的脚程,没有必要窝在我这破落的小店。”
  这位白大官人,就是安康以西不过十里的白家堡少堡主白中天,川陕道上谁都知道,安康白家堡是个武林世家,老爷子白慕堂年已六旬,膝下两儿一女,大儿子白中天,除了子承父业,学了老父一身本领外,更是醉心岐黄之术,每年开春,总是要攀上终南山的各大高峰,采摘一些嫩枝草药,几年来从未中断过。

×      ×      ×

  景阳镇的悦来客店那扇大门,掩上了半边,因为天色已黑,从终南山顶吹刮下来的西北风,仍然是那么的刺骨。店外面的那条泥巴小街上,已不见了人影。就拿悦来客店来说,住店吃饭的人,才不过五成,数一数也只有十七八人而已。
  悦来客店门口的两盏西瓜大的纸糊灯笼,在油座底下各坠了一个包在布里的石头,为的是怕风吹得晃晃荡荡。
  屋子里,七八张四方桌子,看起来全坐了人,只是没有一张桌子坐满人。那些赶驴运粮或拉着矮不唧的小川马往东运川盐的贩子们,大多只是吃了一碗辣汤牛肉盘子面,干净的凑着洗脸水再洗个脚,就倒在那个通铺上睡了。不爱干净的,甚至脸也不用洗,就睡下去。如果有人问他们,走了一天的路,赶了一天牲口,怎么连脸都不洗一下,他们准会说,一脸油泥可挡风刮日头晒,洗了那多可惜。
  安康白家堡的少堡主白中天,据了一张桌子,一边吃喝着,一边与掌柜的闲聊。
  “我到山上所要找的宝物,还真的要等雪全化了才能找得到,总不能瞎子摸象,挖出来不一样吧!”
  店掌柜眯着眼笑道:“赶明儿一早,我叫伙计给你准备家伙,你到了高山顶上刨起来也方便多了。”
  “那就谢谢你了。”
  “哪里话,白大官人你可不是外人,说谢可就见外了。”
  二人这么有一句没一搭的对话,却把附近一张桌子上正在大吃大喝的戈正与张博天两人,给说得扭结在了一块儿,那股子吃惊的样子,只就看着戈正手举着酒杯,半天停在空中没有动的表情,就可以知道。
  于是,张博天与戈正二人,对于白家堡的这位少堡主,算是盯上了。
  戈正心想:上山挖宝,什么宝?敢莫是老子们的那个山洞里的“无价之宝”吧!
  张博天也在琢磨,这个王八蛋,可能就在打老子们的那些金砖珠宝,好在让老子碰上了。
  然而,戈正与张博天二人却有个共同的想法……
  其实,二人的想法也就是令他们费解的迷惘……
  那就是这小子怎么会知道的?
  上山挖宝还有在人多地方嚷嚷的?
  还有就是这小子是什么来路?
  疑问的结果,对于戈正与张博天二人来讲,却全都变成了问题,而解决问题的方法,就是先盯牢这小子,当然必要的时候,就在深山先做了他。
  当天夜里,戈正与张博天二人还真的一直商量到二更以后,方才睡去。
  就在二人紧邻的房间里,白家堡的大少堡主白中天,早已是鼾声大作,睡得十分香甜了。
  当太阳光还未从悦来客店正对面的斜坡上冒头的时候,白中天已收拾妥当,背了一应上山用物及一把十字镐,手上抓着一把宝剑,沿着景阳小镇北边的一条蜿蜒山道,迤逦着朝终南山的高峰方向走去。
  相距不到一里多地,戈正与张博天二人,也朝着这条上山的小径走去。
  从东边洒落的一片金霞,把个天空照射得相当美,美得就如同一张崭新的蓝被单一般,在高山白雪的互映下,人们的心中是应该舒畅,恬静的……
  然而,这时候跟在白中天后面的戈正与张博天二人,却并不舒畅,更不恬静,因为前面的白中天,竟是与他二人同道。
  一连翻过“三道土地岭”,那是攀上终南山高峰必须经过的地方,每道土地岭上、面,均有一座丈高的土地公庙,据说那是因为这一带山区里面,野狼特别多,而土地公却专管这些畜牲,不准它们越过这三座山岭,也因此,人们只要翻过这“三道土地岭”之后,再也不会看到任何住家的人了。
  白中天一到了第三道土地岭,就在土地庙前的老松树根坐下来,歇腿塞肚子,因为这时候已快近中午,吃饱喝足以后,还得有一段好长好长的山路要爬呢。
  三道土地岭的高度,全都差不多,因此戈正与张博天二人站在第二道土地岭上,还真的把正在第三道土地岭上的白中天,看了个一清二楚。
  张博天边啃着一块酱肘子边道:“老戈,如果苗头不对,咱们俩可得狠着点。”
  戈正边吃,边仰头往白中天处望,慢吞吞地道:“只要看到他往咱们那个地方爬,咱们就把他剁了,大山里没有人看到,谁知道是咱们哥儿俩干的?”
  张博天不由地摸摸背上的大刀,他那把砍刀可是喝过不少人血的锋利钢刀。
  于是,就在白中天翻向第三道土地岭下方的时候,戈正与张博天二人也急急忙忙地朝着第三道土地岭上冲去。
  白中天脚步相当快,因为戈正二人才登上第三道土地岭的时候,他已沿着碎石草径,直往正面高峰上走去。
  看了这情形,戈正与张博天急忙紧脚步追去。
  翻过第三道土地岭,戈正二人知道,再往山里进,顶多再有个四五里,就连那尺宽小径也没有了。
  一连转过三个山凹,跨过两次山溪,戈正二人已看不到前面的白中天。
  “快!”张博天当先展开身法冲去。
  戈正也急道:“咱们直赶朝阳峰去。”
  二人施展轻功,快得如两头黑豹,不过一个时辰,已经攀岩跨崖冲到朝阳峰偏西的那个悬崖上面。
  一棵向下垂的合抱老松树,是特有的,也是主要的记号。另外,一溜长藤,严产实实地自老松树根处垂下来,遮了一大片岩石。
  戈正与张博天二人对望一眼,没有异状。
  张博天想笑,因为,宝物就在一片藤蔓下面,只要搬离堵塞洞口的岩石,二人这就成了富翁,连下辈子也闻不到“穷”味了。
  戈正仰天哈哈一笑,道:“老张,还等什么?下手吧!”
  张博天手一拦,急道:“慢着!”
  一面环视一下四周群峦绝峰,道:“不要忘了,上山来的可不是只咱们哥儿俩!”
  戈正一听,不由点头,道:“对!要不要找那小子去?”
  “不必,咱们暂时不要把这洞口附近盖上的积雪移除,藤上的积雪依旧,就算那小子摸来,他也不一定知道咱们是干啥子的。”
  “有道理,不过……不过咱们总不能就守在这儿不动,岂不引起那小子的疑心?”
  张博天一边挥去身上的雪痕,一边冷笑道:“他最好别冒失,也最好别叫咱们碰上!”
  “你的意思是……”戈正比划个杀头的模样。
  “嗯!”张博天在他那胖嘟嘟的脸上冒出一个笑,只是那个叫人起鸡皮疙瘩的笑,却被一层寒霜所掩。
  哥儿俩有二十年的杀戮生涯,彼此也太了解,因此,只要是任何一个动作,任何一个表示,不用开口,心里全都明白。
  于是,戈正又摸摸背的大砍刀,环视一下四山。
  时辰在二人觉着是慢了些,但等下去似乎毫无意义,因为既然决定要对那小子下手,就算他真的遇上,也还是死路一条,顾忌对二人来说,似乎已成了多余。
  二人一打商量,决定开始动手。
  “呛”的一声,戈正抽出大砍刀,对准附着一层几有半尺厚的雪,开始劈砍那层藤蔓。
  一堆堆的积雪,笔直地落向老松树下面的万丈深崖,还未落到谷底,已被从谷里吹来的阵风,吹得无影无踪。
  于是,一大片藤蔓条,一下子连雪全都落下深涧,沿着山壁,带起大片的雪花与碎石。
  一大块足有磨盘大的岩石,歪歪的却正紧紧地堵靠在山崖上。
  二人相视一笑,立刻动手推那块大岩石。
  戈正则把垫在大岩石下面的几块碎石除掉。
  也就在二人低头拆除大岩石周围碎石的时候,张博天忽地“噫”了一声。在这种令人窒息而又兴奋的时刻,任何异样的表情,都会令人吃一大惊。
  戈正身材高大,急忙垫起脚,伸头看过去,不由也是双眉一皱,因为他也发觉,就在大岩石上方,断藤的下面,还有一个足可爬进去的洞口。
  对望一眼,戈正与张博天二人立刻“哼咳”有致,施出全身力气,急急地推开那块巨大岩石。
  就听一阵雷声般的巨响,巨岩在不断撞击着岩壁的响声中,滚向峰底。
  然而,巨岩离洞却带起一股极为腥臭的味道。但这时候对二人来讲,已管不了这么多。
  不打招呼,且又是争先恐后,二人甚至连个松枝火把也没有点燃,立刻朝着数丈深的洞中冲去。
  头前两三丈,距离洞口近,尚可看见,但过了三五丈,洞中却一片漆黑,尤其人在明处,一旦走入黑暗,双眸尚不能适应,还真的是有伸手不见五指的感觉。
  也就在二人刚刚人洞五六丈深的时候,就听一阵“沙沙”巨响,那声音就如同人行沙滩上一般。
  二人一惊,张博天人在后面,正要掏出来的火折子,立刻被划落地上,人也斜撞到洞壁上。
  而走在张博天前面的戈正,却大叫一声拚命在洞中左冲右撞,他那高大的身体,不断地发出撕裂声与撞击声,以及他手中那把大砍刀的碰壁声。在拼命挣扎中的戈正,粗哑着声音,只低而沉地迸出一个字来:“蟒!”
  张博天头撞岩石,尚有些七荤八素,闻言以为戈正叫自己帮忙呢。
  于是,他奋不顾身地挥动双手,朝着戈正跟前抓去,却在他尚未摸着戈正人的时候,左臂陡然火攻一般的疼痛,大叫一声,急忙用力收回,于是巴掌一块大的臂肉,几乎被撕下来。
  到了这个时候,张博天才发觉,这洞中原来窝藏了一条水桶般粗细的巨蟒。
  就在这么一阵翻腾中,张博天似已适应洞中的情形。
  不错,那确实是一条巨蟒,一条花斑大蟒,正把戈正缠绕在地上滚动。
  再看戈正,由于洞内窄小,根本没有躲闪余地,仅看到戈正的一条手臂不停地在挥,在抓。
  本来,戈正的身体粗壮,却不料这条蟒更十分凶悍,它不但死死地把戈正缠住,甚至不断地张开巨口,对戈正的头脸咬去,
  也因此使得戈正没有再开口说出一句话,甚至一个字来。
  要知道巨蟒缠人或任何动物,一旦被它缠住倒在地,那就算是死定了,因为人要用上力,全得要站稳脚步,如果倒在地上,又如何运用得出任何力道?
  相反,对蟒蛇而言,只要能把人撂倒在地,它便立刻缠咬自如,更显出它的力大无穷。
  其实对戈正而言,也是想不到的事,如果明着发现洞中这头巨蟒,戈正一刀在手,他是毫无可惧的,然而……
  张博天一看戈正被巨蟒掀翻在地,顾不得自己左臂滴血,立刻拔刀,劈杀过去。但由于人蟒不停地滚动,他又怕砍到被缠绕的戈正,所有竟显得有些无所适从。
  渐渐的,人蟒已翻滚到距洞口三丈距离,张博天这才看了个仔细,他知道戈正真的完了,因为戈正的那个粗脖根,已变了方向,那样子何止是面目全非,简直就是被千刀万剐,但却全招呼在他的那颗脑袋上一般。而戈正的头,如果不是被巨蟒绕着脖子,一准会垂下来。
  张博天如今是一喜一忧。
  喜的是戈正这么一死,自己算是放下了设计已久的心机。当然,那是在二人分宝时候,施之于戈正的计谋。如今岩洞已开,宝物将露,自己这往后就算是富甲一方的张大财主了。
  忧,当然是忧,因为这条巨蟒,看样子还真难对付,自己是躲一躲呢?还是挥刀而上?
  就在他的一念尚未决定的刹那间,突见那头巨蟒,昂首吐出一尺多长的叉形毒信,滑溜不唧地朝他扑来。
  这时候就算想逃,也已迟了。
  张博天大吼一声,不等毒蟒扑近,立刻挥刀向它劈去。
  却不料毒蟒的尺半长蟒头一缩,已疾快无比地绕向紧靠洞壁的张博天,那种扑击绕缠动作,直叫张博天大吃一惊,而急忙朝洞内纵去。
  他才刚刚跨过戈正倒在地上的尸体,巨蟒的尾部却已拦住他的去向,急切问,张博天挥刀狂劈。
  有如金铁交鸣,又像砍在碎沙石地上一般,张博天的那把大砍刀几乎有不着力的感觉。
  就在这一刹那间,脑际出现了一群人影……
  人影在浮动,全都是没有脑袋的样子……
  那不正是亡命在崖下面的那二十名被他与戈正劈杀的手下吗?
  眨巴着双眼,张博天极力想把那种令他惊心的幻觉抹去,但却愈眨巴愈明显。
  就在他这种惊吓中,巨蟒的扑缠已即将上身,张博天拚命地大叫一声,一连又挥去四五刀。
  虽然,刀刀都中在巨蟒的身上,虽然,每一刀全都发现巨蟒有血被大刀的刃芒带出,但却无法一刀挥断这头巨蟒,更何况巨蟒似通灵性般的,只把七寸以上的部位,尽量地躲过张博天的刀锋。
  因此,张博天眼见快要步上戈正的后尘,去统领崖下面的那二十名“阴兵”了!

相关热词搜索:汉江刀声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章 杀鸡戏猴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