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男欢女爱
2019-10-18 21:28:03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望着走过去的五匹马,张博天一扭身怒瞪着白老爷子。诸葛明缓声说道:“白老爷子,大刀寨失宝闹穷,满以为是白家堡动的手脚,却不料真的弄扭了。大刀寨还得尽力寻找失宝,早晚总会寻找到的,就算是把川陕两省翻个身,大刀寨也要找那批失宝,不过……”
  他微一顿,又道:“不过大刀寨如今是捉襟见肘,每天这开门七大件,全得应付,只好先借贵堡纹银两万两,俺们的宝一寻到,两万两银子立刻奉还。借账已登在账上,白老爷子你过目。”
  白老爷子仰天哈哈一笑,道:“两万两银子不算什么,何不明敞着说出来?莫不是也想要我姓白的帮着你们,打探你们的失宝?”
  张博天这时候才真的佩服诸葛明的这一招。
  因为,白家堡如果想讨回两万两银子,就得自动地帮着打听那些宝物的下落。
  这真的是一场智慧战,当然这全是诸葛明的策划。然而安康白家堡的白慕堂,却想不到这些所谓“找宝”的强盗,竟然一反常态的在他白家堡未杀一个人。
  不过受伤总是难免的,十几二十个受伤的,似乎也没有太严重的,白慕堂人称药王,自然轻易而为的,就把这些伤者全都治好。
  白家堡本来大火冲天,但当所有的白家堡人,重返白家堡以后,这才发觉只有堡后的几处菜园子草棚与一间大茅屋被烧。认真说起来,白家堡并未受什么损失。
  如果白家堡真的损失什么,大概就是白慕堂的两万两银子,要是想连这两万两银子也不损失,那就只有帮着大刀寨找回失宝。
  望着远去的大刀寨一众人等,白慕堂一声浩叹,道:“如果不是我白慕堂年已老迈,那就是这姓张的确有一身真才实学,看来大刀寨上是有几个了得人物。”
  白中天扶着老父,一众人等缓缓回到白家堡。
  且说张博天等人,分批过了汉江,两天后回到叫天岭朝阳峰的大刀寨。
  张博天立刻大摆酒筵,全寨近八十人,可真是好一阵吃喝。
  酒席间,张博天一拍诸葛明的肩头,笑骂道:“许多人至死也未曾发现有个诸葛明,我张博天算是走运气,哈……”
  诸葛明也笑。
  包文通一口喝干杯中酒,道:“只是有一点我不懂,咱们是干啥子吃的?咱们这是落草为寇,干的可是杀人买卖,抢人的勾当,可是咱们一进白家堡,连个鸡也没宰一个,一地窖的金银,就扛走那姓白的不痛不痒的两万两,咱们这是啥玩意?”
  诸葛明哈哈一笑,道:“二爷,你只管把你的刀磨快吧,等找到盗走寨主那批宝物的一露面,诸葛明保证叫你杀过瘾。”
  边喝着酒,又道:“诸葛明在姓白的藏金地窖中,曾注意咱们寨主,寨主在看到那些金银之后,也只是瞄了一眼,并不去摸一把。这证明一件事,二爷,你知道证明一件什么事?”
  包文通一怔道:“你们姓诸葛的全都鬼灵精,一肚子稀奇古怪玩艺儿,我怎么会知道。”
  诸葛明一笑,道:“那是姓白的藏金没有入咱们寨主的眼里,因为寨主的那堆宝藏,要比这姓白的多上好几倍。”
  突听张博天用力把酒杯往粗木桌子上一放,厉声道:“岂止多几倍,几十倍也有。”
  他此言一出,所有人全都瞪直了眼,怪不得张博天几乎疯狂的要血洗白家堡,谁摊上都会承受不了,这要不是来了个诸葛明,汉江两岸就难免血腥满天了。
  这天大刀寨的庆功宴,自中午直吃到晌晚。临收桌的时候,张博天一高兴,每人又分了二十两银子,头目以上的人加倍,张博天还特意高声道:“这是大伙零花零用,只等寻到宝藏,每人至少一块金砖,那可是五百两一个的大金砖!”
  他此言一出,自二寨主高磊以下,全都把一张脸僵住了。五百两,就算是双手去磨蹭,也得磨蹭个老半天的。
  第二天一大早,诸葛明与张博天,带着大刀寨的四武士,又离开了朝阳峰。山寨上留下高磊与包文通,二人共同负责一众喽兵的演练,只等下次任务到来。
  且说张博天与诸葛明二人,带着四武士一路下了终南山的叫天岭朝阳峰,就在阳光略偏西的时候,六人已到了景阳镇。
  如今的景阳镇,那可是在张博天自立为王的保护下,当然,张博天说了算数。
  景阳镇悦来客店的王掌柜,一看来了张大王,自然是不敢怠慢,好酒好肉摆了一满桌。
  几个人边吃喝着,诸葛明问王掌柜:“可有什么值得注意的消息?”
  王掌柜往诸葛明身边一凑,谄媚地笑道:“军师爷,大消息没有听到,倒是有件小事情。”
  “说说看。”
  “石泉镇附近的大王庄,派人到这一带来收购虎皮,听说要三张上等细工虎皮,不知做啥用的。”
  张博天一听大王庄,心里就有些不高兴,可能犯了他的忌讳,只有他张博天才够称上“大王”,如今却冒出个“大王庄”
  来,不知是何来头?
  石泉距这景阳镇脚程,两天不用,一天不够,但诸葛明却对店掌柜道:“叫小二把山寨上寄养在镇上的马匹,马上备鞍,吃过了酒,寨主要立刻上路的。”
  王掌柜一听,自是不敢怠慢,立刻吩咐小二由槽上牵出六匹马,全都栓在店前的栓马横杠上。
  六匹马中有五匹马是来自白家堡,小川马耐力强,脚程快,还真的不输关东大马。尤其走这些多山的官道上,更见这些川马的雄健,只见它们奔驰起来,四蹄全像离开了地面,似腾云驾雾,又如登萍渡水,人骑在上面,不用担心会闪了腰肢。
  张博天六人一离开景阳镇,立即催马疾驰,像飞一般,四周的景物“唰唰唰”的全向后面倒。才一个多时辰,六人已离了山区,而眼前却成了小坡岗峦起伏,官道也慢慢宽敞多了。
  在这岗陵荒坡的官道上,一眼望去,绿野盈眶,夏日的阳光有些炙热感。一块块的黄色土脊上,有的种着旱稻,有的金色一片,给人一种祥和的感受。
  坐在小川马上的张博天,脑海中正如胯下的马蹄一般,不停地在翻涌着太多太多的心事,不知道何时才能把那堆失去的宝物找回来。
  人活着,为的是什么?而活着的人,就得为生命而生活。不论是干什么,要把自己的生命,点缀得多彩多姿,首先就得把生活收拾得自在如神仙。那么,金银财宝成了不可或缺的唯一支柱。
  张博天的神仙生活,在突然发觉宝藏尽失的瞬间,已全都化为乌有。
  于是,他丢不下刀口舐血的日子,他要找回失宝。
  他也自觉与大马刀结了不解之缘,因为他觉得只要一刀在手,他的宝藏早晚会被他找到的。
  如今为了寻宝,他又把当年的弟兄,凑合在一起,于是自觉两肩承担了双重责任,一边是这些弟兄们往后的生活,当然,另一肩就是寻找失宝。
  人活在世,只要出点力,肚皮就不会憋塌到贴在背脊骨,要不是这堆价值连城的失宝,张博天也不会占山为主,领着这群血性汉子,挥汗淌血四处奔波了。
  四条腿究竟要比人走得快,二更天不到,六人已到了石泉镇。
  六匹马一溜停在小坡凹道上,放眼望去,石泉镇上灯火通明,看样子还真的够热闹的。
  其实,石泉镇也算得是陕南的一个大镇,市集就在汉江边不远,路上水上,全都四通八达。
  张博天六人,才一进到石泉镇边的官道头上,一哄而上来三四个提灯的小二。
  “客官,住店啦!现有的上房,外带全套澡堂,吃的喝的全都预备着,只等客官一上门,立刻就能叫各位客官有宾至如归的感受。”
  诸葛明一指提一盏大纸灯的小二,道:“就是你了,带我们去你家店里。”
  那小二嘴一咧,高兴地弯腰打躬,口中直叫:“爷们随我来。”
  小二一手提灯,小跑步着走在六匹川马前面。
  其余的几个别家小二,立即一哄而散。
  张博天低问诸葛明道:“你怎么单单选中那家客店?”
  诸葛明一笑,道:“寨主,你看他手上提的那盏灯,上面的红漆大字,不是写着‘鸿运客店’吗?”
  又一声哈哈笑,诸葛明接道:“咱们现在就需要鸿运当头,寨主你不觉着咱们这是在往鸿运道上溜去吗?”
  张博天哈哈笑,道:“越看越觉着你就是诸葛亮。”
  “虽不是诸葛亮,可也不能给我那老祖宗丢人现眼。”
  于是,二人相对哈哈大笑起来……
  六个大汉,在小二的指领下,一路来到石泉镇的“鸿运客店”,那是在进入石泉镇快临江边的方向。
  一登上台阶,六个人还真的觉着鸿运当头呢!
  四盏大红穗灯笼,高高地挂在横椽下面,金匾大招牌,高挂在门楣正中央,当中一个雕山水大屏风,遮去了店堂中的热闹景象,但只要往迎面楼上一望,满楼的雅座,就会收入眼底。
  诸葛明与张博天全知道,能在这种大店中坐下来吃喝或住店的,必然是走南闯北贩卖京广百货的大客商,至于那些挡船走道,赶猪贩与挑担子的,也只能找家小铺子,吃碗臊子面,窝在大通铺上闻臭脚丫子勉强睡上一晚。
  怪不得六人一到这石泉镇地界边,就会有人围上来拉生意,原来他们是骑马而来的。
  骑马的人是大爷。大爷有钱,拉生意的小二眼尖,岂有不争相延揽的?
  马匹拴在后槽上,六个人绕过屏风,这才把个大厅看了个仔细。
  只见应着大门右边,高高的一张红木柜台,大厅上一列全是红木桌椅,连每人所用筷子全都是红色。四盏大红琉璃灯,把个大厅照得通红,让人觉着还真的是“鸿运当头”了呢!
  诸葛明似乎很喜欢这种灯光的情调,不住地叫好。
  张博天等人就随在小二身后,一直上到楼上的靠窗一张大桌子上落座。
  张博天似乎也面露了笑,大刀寨的四大武士更是兴高彩烈。
  诸葛明对四大武土低声道:“来到这地方,咱们可得忌讳些,知道吗?”
  四大武土连连点头。
  于是,诸葛明道:“张爷,咱们吃些什么?”
  张博天一笑,道:“还是你全权处理!”
  诸葛明随即对小二道:“先切个大冷盘三斤二锅头,陈年椒油一碗,至于热炒,就捡你们这儿最拿手的来个四样。”
  于是,一个大冷盘先上了桌面,几人一看,还真够齐全的,从腊味到酱味,混上几色干菜,完全把个色香味衬托出来,另外的一碗细如粉而香味四溢的辣椒油,更具一种特色,几块酱牛肉,沾上一点椒油,也只有在这石泉镇,才能吃到这种道地的香中带辣,辣中含香的绝佳口味。
  一边吃着,小二陆陆续续地把四样热炒送上来。
  六人看着小二送上来的热炒,却全都是整件的,乍看,没有一件是零碎热炒。
  头一件,一只脆炸山鸡,皮呈焦黄,两寸长的大葱切丝,整齐地覆在那山鸡上面,然而,当筷子一挑向山鸡肉的时候,却发出“噗”的脆响,立刻间,就见那山鸡的里面,冒出一股股的淡香气味来。
  于是,塞在里面的热炒,全露出来……
  那是叫人唾涎的黄焖栗子牛筋,加上指甲大小的老山香菇,不用说吃,就算是看一眼,也叫人直流口水。
  欧阳泰四武士不由的骂了一句,道:“他娘的真会折腾!”
  骂归骂,但是四个人可是筷子不闲,焖牛筋合着脆皮山鸡,没几下子全进了六人的肚子里。
  这鸿运客店还有个特色,那是不论高粱或江米老酒,只要客人一叫,端上桌的全是热的。
  张博天六人的三斤二锅头,自然也是从火盆上加过热才端上桌。
  酒尚未到一半,第二道热炒也上了桌,那是一个相当完整的猪肚,松松垮垮的,但在几人筷子一下,那猪肚立刻脆烂,里面却是江米烩百果、核桃白果栗子大红枣、莲子沾冰糖外带一层青红丝。
  连张博天见过大世面的人,全都不得不称句“妙”!
  有了这道甜香百果蒸肚子,六个人酒兴更浓,于是第二个三斤二锅头又端上了桌。
  紧接着,一只刚生几个时辰的小猪仔,白不溜净的卧在个盘子上,十全的香味四溢中,上了台面,外带的葱姜大蒜,另外一碗香味辣椒。
  欧阳泰与令狐平二人,合着帮人赶了一年猪,对于这猪仔看的可多了,如今竟然用这猪仔做了一道菜,心里着实透着不舒服,本想不下筷子,但闻那味道,还真香得醇,挡不住口水往喉管咽,只好跟着下筷,二人非但下筷,发觉小猪仔那肚子里完全没变样,但却相当好吃,因为小猪仔的五脏全都上了料。
  第四道端上桌的,是汉江大老鳖,老鳖四周,密密地围了一圈净红江虾,这可是道地的一道水菜。
  张博天六人吃过以后,全都捧着个大肚皮,直叫过瘾。
  诸葛明笑道:“人活着就是为了一张嘴,能吃到这些,也算差强人意不虚此生了。”
  张博天道:“等咱们把那堆东西找回来,再把这‘鸿运客店’的大厨师搬往山寨,让他尽展所学,把这天下好吃的,全折腾出来,弟兄们痛快地吃上个十天半月的。”
  诸葛明笑道:“真要连吃个十天半月的,怕不要吃死了呢。”
  一阵吃喝完毕,张博天六人约莫着快要二更天了。
  就在六人才离座,突见由正门的红灯下,走进四个红巾扎头,天蓝长衫的汉子。
  四个人一转身,一列围住正在扣算盘的管账先生。
  只听其中一个道:“从明天起,‘鸿运楼’由大王庄全包下了,不准再有别的客人上门。”
  “叭”的一声,那说话的手一扬,一锭银子砸在柜台上。
  管账的急忙站起来,正要说话,却见四人扭头大敞步地走出店去。
  张博天冷笑着看了诸葛明一眼。
  诸葛明却含笑点头。
  于是,张博天笑了……
  因为,他发觉诸葛明又有了进入大王庄的主意了。
  店小二领着六人分别住了三个房间,一个房间两人住,房间里还隔了一个小间,一个半人高的大木桶,旁边放了一个小面盆,由皂角树上摘下来的皂角,被捣得稀烂,就放在小盆里,那是洗澡时候用的。
  关起房门,小二介绍道:“温、烫、凉,三种水,要什么样就提什么样水。”
  这如今可是夏天,六人全都选温的。
  “要不要擦背捏脚?”
  张博天久已没享受这种舒坦味道,自然立表“快!”
  于是,就在温水倒人大半桶的时候,房中进来了一个十五六岁的小男孩。
  只见他动作熟练地拿着毛巾,就着小盆里的皂角渣子,揉出许多白色皂角沫,然后就在张博天的身上磨蹭擦拭,只蹭得张博天眦牙咧嘴“唔唔”连声,浓眉下面的一对铜铃眼,似闭不闭地直跳动。
  直到张博天洗完躺在床上,才又由小二换水,轮由诸葛明享受了。
  直到三更天,三个房间中的六个大汉,才沉沉睡去。临闭上眼,张博天对诸葛明道:“我的军师爷,你可得好生想个周全的计策出来。咱们这第二个目标,约莫着该怎么下手,等天亮,你可得告诉我。”
  诸葛明笑道:“寨主,你只管安心找周公去闲聊天,伤脑筋的事,可是诸葛明份内的事。”
  也许是头天六个人吃得舒服。
  或者是那个温水澡洗掉每个人半斤身上的灰泥。
  天都大亮,阳光穿窗,六个人还在比鼾声呢!
  掌柜的带领两个小二,把张博天六人全叫起来。
  “各位爷,真是对不住,本店全被大王庄给包下来了,人家这就要来验收各房,还请六位换家客店。”
  诸葛明一笑,道:“你可是说的离此石泉镇东北七八里地的大王庄?”
  店掌柜赔笑道:“正是,正是。”
  诸葛明一笑,道:“掌柜的,你知道大王庄为什么要包下你这鸿运客店吗?”
  “大王庄的‘劈雷刀’王大寿,要为他儿子王克飞,人称‘追云太保’的要讨媳妇嘛。”
  诸葛明有些像生气的样子,又道:“这些我们全知道,我只是要问你,知不知道他这位未过门的媳妇是哪一家的?”
  店掌柜的双眉一皱,摇着头,道:“我还未曾听过。”
  “那就去问清楚再来罗嗦!”
  紧接着“嘭”的一声,把房门又关起来。
  店掌柜一愣,却听一旁的店小二道:“好像听人说是西乡飞云堡堡主的掌上明珠。”
  屋里的诸葛明与张博天听得真切,不由微微一笑。
  掌柜的还真把前店坐的大王庄来人叫到后面。
  于是,张博天六人的房门全被敲开来。

相关热词搜索:汉江刀声

下一篇:第七章  乐极生悲
上一篇:
第五章  扑朔迷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