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血肉横飞
2019-10-18 21:26:03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且说景阳镇悦来客店中,自立大刀寨寨主的张博天,浓眉一扬,两只肥耳向后颈一摆动,铜铃眼怒瞪着围坐在桌面上的两个老者与五个粗壮的猎户,沉声道:“打从老河口沿着汉江过来,沿途没有几个平静地方,你们知道吗?景阳镇地处山凹里,那就更别想过太平日子,我张博天这可是为了地方,才在这终南山里安营扎寨,说起来算是成了邻居。”
  桌面上的几个人,直不楞地望着张博天,尽在眨着傻呼呼的
  大眼睛,没有一个敢哼一声。
  张博天绕着各人缓缓地踱着四方步,道:“既然是近邻,就得彼此有个照应,打从现在起,这景阳镇的安全,全由我大刀寨负责,只要有任何土匪强盗,动上景阳镇的人一根毛,他就算死定了。”
  张博天嘿嘿一笑,又道:“大刀寨的人,在这终南山里立下寨,既不拦路打劫,也不洗乡夺镇,对地方来说,算是一股强而有力的保乡武力。”
  张博天闪过一抹冷芒,又道:“大刀寨既然替景阳镇守大门,大刀寨更不指望着收取景阳镇的金子,不过按月我会派人到镇上来扛粮食,弟兄们不能饿着肚皮替你们拼命吧?”
  他此言一出,两个老者对望一眼,没有敢说个“不”字。
  张博天冷冷地道:“山寨上近百口人,按常理每月十担粮食!”
  突然,他一巴掌拍在桌面上,“叭”的一声,那张三寸厚的四方桌面,被他一掌震裂,就差一掌,就会垮掉。
  张博天钢牙一咬,道:“你们知道为什么我张博天领人马上了终南山?”
  只见他一个一个地把个肥大的手指头,点向几个猎户的鼻头上,边又骂道:“这件事不定他娘的就是你们其中哪个搞的!”
  忽然间,张博天一个大旋身,暴指门外这方的山峰,怒喝狂吼道:“我问你们,老子在叫天岭朝阳峰上埋藏的一堆金块宝物,可是你们谁盗去了?嗯?快说,是谁玩的把戏?”
  张博天边说边骂,道:“龟儿子你们不敢说是吧,可是老子把话说在前头,现在说出来,张大爷不要你的命,更不会杀了你全家,非但如此,张大爷一高兴,你全家往后的日子,也舒坦多了,因为大爷我会赏你几个金砖。”
  突然,张博天变成一副令人不寒而栗的冷面孔,眦牙瞪眼地又道:“如果等张大爷查出来,是你们哪个在玩把戏,连你们的祖坟也翻上地面来。”
  景阳镇原本是一些笃实的乡人,几曾见过这种真刀加颈的场面,张博天这么一说,全都目瞪口呆,半信半疑,因为几曾听过有人在终南里埋过大批宝物的!然而自称大刀寨寨主的这位恶煞,却言之凿凿。
  于是几个猎户彼此全用疑惑的眼光,似乎要看穿对方是不是盗宝人。
  张博天又道:“只等找到那批失宝,本寨主立刻拔寨远走别乡,但在失宝未找回前,你们这几户打猎的,最好离土地岭那面远些,要是碰上你们翻过三道土地岭,那就别想活着回来。”
  一面笑对王掌柜,道:“掌柜的,你陪两位回去,赶着送来几担粮食,俺们这就要准备回山寨去。”
  于是,五家猎户与两位老者,立刻哈着腰走出悦来客店,头也不回地折回镇上家里。
  当张博天率领着五十名喽兵,以及他的四武士,回转叫天岭朝阳峰后面大刀寨的时候,天早已黑漆一片,只是每个人的脸上全有了笑容,因为景阳镇上的人,还真合作,除了好几担粮食外,还送了几桶酒与肉。
  当然如果说景阳镇是为了表示欢迎,那是违心说法,因为大刀寨可是个道地的“恶邻”。
  安好了营盘,扎稳了寨,张博天开始交待高磊,好好训练山寨上的喽兵,因为他琢磨着往后的日子,绝不是守住这大刀寨完事,更不是只给兄弟们找碗饭吃就算了,主要的是那批宝藏,而张博天不只一次的暗中咒骂:“我操他18代老祖宗,如果我张博天有了那批宝物,谁要愿意占山为王,还拿着马刀去大砍人,他就是龟孙子生的。”
  山寨上一切交待妥当,张博天只带着欧阳泰与令狐平二人,朝着安康方向走去。
  论脚程,也只有两天的路,那是五十里山路,45里小坡路,再加上一天的官道,因为安康在汉江南岸,那可是个大镇甸。
  张博天与欧阳泰、令狐平二人,搭船过了汉江,迤逦着进入安康镇上,只见这安康镇真够热闹的。
  此刻,也正是阳光西落,彩霞撒满西边半个天的时候,安康镇上两边的商店,正有几个伙计们提着水桶在洒街道,有些大店面的,已开始在檐下挂起各式灯笼,就等天一黑点上了。
  张博天在欧阳泰与令狐平二人陪同下,走入一家相当气派的大饭店,张博天朝着那个饭店瞄一眼,只见四个金字就在一块铮光闪亮的木板上:“平安客店”。
  张博天冷冷地一咧嘴,心想,要是老子这把大马刀满天飞的时候,就怕不平安了。
  三人走入店中,店小二立即迎上,把三人直迎进楼上的座位。
  “三位爷,可是住店,还是吃饭?”
  “都有。”张博天粗声说。
  “那好,等爷们点好菜,我这就去柜上给三位订房间。”
  张博天当先在面对正门的一张桌子上坐下来,欧阳泰与令狐平二人分坐两面。
  小二一面习惯地抹着桌面,一面笑道:“俺们安康这地方,不论是天上飞的,地上走的,还是河里游的,再就是树上结的,土里长的,全有哇!”
  张博天一听,有些不耐地道:“老子吃过炮凤烹龙,你们这儿可有?”
  小二一听,还真傻了眼,嘴巴张得好大,半天说不出话来,好一阵子,才在张博天的冷笑中,期期艾艾地道:“客官爷,就……就……是这两样没有。”
  张博天一笑,道:“龟儿子的牛皮炸了吧。”
  顺着嘴巴四周的短胡茬子一摸,张博天道:“那就捡几样你们这儿拿手的弄个四样,二锅头三斤,不够再叫。”
  小二这才笑嘻嘻地下楼而去。
  要知道这张博天当年跟着权倾天下的魏忠贤,当然享受过不少美味佳肴,算是见过世面的人,如今来到这安康地面,虽说算得个水旱大码头,但对张博天这种尚未到了“老骥伏枥”的迟年来说,并未看在眼里。
  如今张博天为了失宝的事,真的到了处心积虑的地步,因此,在失宝未寻得之前,吃喝玩乐,已对他起不了兴趣,因为那些失宝,在他张博天来说,就等于是他的家当,是他后半生的依靠。
  想着那堆宝物,张博天喝酒如马尿,吃菜如嚼蜡。
  然而对两个沦为赶猪的欧阳泰与令狐平二人来说,却有一阵子没有这么享受过了,单就那碗香菇栗子焖山鸡,就叫二人吃得合不拢嘴巴,令狐平一对大板牙,就像他赶过的猪一样,尽把山鸡肥而嫩的肉往嘴巴里钩。
  而张博天除了喝酒之外,只对一盘剪头去须,但仍在颤动的汉江脆虾感兴趣,就着四川椒往嘴巴里送,“格嘭嘭”的吃着。
  三人刚吃了一半,突然间,平安客店大门外,一阵吆喝着,奔进七八个手持单刀长剑的壮汉,一进门就是一阵足踢,把个当门的三张桌子掀了个四脚朝天。
  于是,就见一个虬髯大汉,敞着毛森森的胸膛,足蹬一双牛皮快靴,一摇三晃地走进来。此人看个头少说也有六尺,溜圆的一双眼珠子,吊在一对厚厚的眼皮下面。
  “给我抓出来!”
  掌柜的提着大衫前摆,慌忙笑脸迎上,道:“包二爷,什么人惹你老生这么大气?”
  但见包二爷毛手一伸,一把提住山羊胡子瘦不拉叽的店掌柜,道:“二爷问你,可有个姓万的大个子,长得活像个竹杆似的,窝在你这店里?”
  店掌柜双脚离地,双手下垂,山羊胡子已经同包二爷的毛手联合在一起。
  只见他抖动着身子,活像个上吊的人一般,哀声道:“二大爷,有!是有这么一个人。”
  包二爷一放手,店掌柜一屁股坐在地上。
  扭屁股急忙爬起来,苦笑道:“二大爷,你这是要找……”
  “找我!是吧?”
  一件紫色大褂,有些旧,灰长裤,短腰布鞋,头上挽了一条青带,人不过三十来岁,细柳高挑的,额头很大,一双丹凤眼,适中的鼻子,薄嘴巴,白净净的脸,没有一根胡茬子,要在太平年代,该是个秀才学子样。
  一边撩起长摆,挽在围腰的粗布带子上,一边笑着自二门走进这间上下两层的大饭厅上。
  “龟孙子你就是姓诸葛的那个王八蛋!”
  但此人点头,包二爷仰天哈哈一阵厉笑,一挥手道:“围起来!”
  只见七八个手持钢刀的人,几个起落闪纵,已把姓诸葛的围在中央。
  于是,坐在楼下吃喝的人,连嘴巴也不抹一下,算是免费吃了一大顿,溜出店去。
  这种架式一摆,店掌柜哪敢多留,急忙闪身躲到柜台后面。
  只见那姓诸葛的缓缓转动身子,丹凤眼瞄着七八个持刀围住他的壮汉…… 
  就在这面转向内的时候,张博天突然一惊,几乎从座上站了起来。
  一看寨主这个反应,欧阳泰与令狐平反应何等快,立即向下面注视着,随手去握大马刀。
  张博天微微点着头,心想,这下子可好,能遇上这小子,算是我张博天走运。
  突听姓诸葛的道:“你们这是干啥子?”
  虬髯大汉包二爷厉声戟指姓诸葛的道:“龟儿子,你叫啥?”
  微微一瞪眼,姓诸葛的道:“诸葛明就是我。”
  又是一声笑,包二爷道:“你他娘的怎么不干脆叫诸葛亮算了,你要是诸葛亮,包准你不会傻蛋到闲事管到包二爷手下人上去。”
  冷冷一笑,诸葛明反问道:“请问你贵姓大名?”
  嘿嘿一笑,包二爷道:“真是瞎了你狗眼,你竟然还不知道二爷是谁?小子!你不妨随便问问,安康镇何人不知包文通的?”
  诸葛明忽然仰天哈哈大笑,道:“姓包的,你为什么不叫包文正?如果你叫包文正,今天就不会找到这平安客店找倒霉了,啧啧!真可惜你叫包文通,那就难怪了!”
  包二爷一听,豹眼一黑,一脸粗胡子似已变成了刺猬尾巴,大毛手一挥,断喝道:“给我杀!”
  立刻,就见满屋子刀芒飘闪,冷风刺面,八只钢刀交立辉映中,齐齐劈向中间的诸葛明。
  于是,诸葛明便有如一缕青烟在原地一弹而起,在一种出乎意料的疾闪中,翻向两丈外的柜台边,一溜耀目的芒彩,随着他身形的站定,展现在他的面前。
  八个持刀壮汉这才发觉,诸葛明的手上却多了一把耀眼生辉的短剑。
  于是,诸葛明固守着柜台,挥剑阻挡。
  而八个围攻的壮汉,分成两拨,不停地对诸葛明迎头劈砍,那样子真像是一头花斑大豹,被一群猎狗围着咬一般,只是诸葛明并未有逃去的意愿,因为谁都看得出来,他似乎不愿挥剑劈杀。
  但这光景看在当门站立的包二爷眼中,却自得地一边抓着他的绕腮大胡子,一边高声道:“孩子们!这姓诸葛的已是黔驴技穷,约莫着砍下他一条右臂,二爷晚上下酒吃。”
  他这么一叫,却叫楼上的张博天大为光火,他娘的,什么东西!
  正当他要有所行动的时候,突听诸葛明哈哈一笑,道:“姓包的原来还吃人肉,那好办,诸葛明送你一条臂,你准备收下了!”
  就在他话声刚落,语音仍在的时候,柜台前“噗噜噜”一阵衣袂飘动声,挟着一阵金铁脆鸣,诸葛明的一条组长人影又暴弹起二丈有余,空中一个倒翻中,就听一声脆响,紧接着,一股血雨,暴洒开来。
  也就在他身形一落实地之际,一条手臂也落到了他的脚前面,那可是一条人的左臂。
  诸葛明暴起一脚,撩向地上的断臂,口中喝道:“接住!”
  包二爷并未接住,只一闪上身,那条断臂“叭”的一声,撞到大木门,又落在地上。
  一刹间,那断臂的壮汉大叫一声,倒在一张大方桌下。
  这光景看在楼上观战的张博天眼里,不由笑道:“诸葛贤弟的这身功夫,还真的没有搁下,看来又精进不少。”
  突然间,就听包二爷厉声道:“刀来!”
  他这暴喝声才落,就见艾由门外冲进一人,一把鱼鳞紫金钢刀,带着五彩缎穗,递向包二爷的手中。
  包二爷一刀在手,似乎豪情万丈,一手挽起衣摆,顶着个毛胸膛,大跨步地逼向正在挥剑劈挡的诸葛明。
  “闪开!”
  包二爷一声断喝,围着的七个人,全都抱刀退守一边,严密地挡住诸葛明的退路。
  他眦牙咧嘴地狠声道:“诸葛明,如今包二爷不光吃你一条臂,包二爷也看上了你的那颗心,今晚上包二爷就拿你那颗血淋淋的心,泡着酒蒸着吃。”
  一边,突然挥动手中鱼鳞紫金大刀,就见光彩突映中,横空如匹练,刀锋带着划空的裂帛声,一上来,一连挥出十二刀,刀刀全都逼得诸葛明滴溜打转。
  谁都看得出,包文通手中的兵刃,不宜硬碰硬挡,但诸葛明的轻身功夫终是比粗壮的包二爷高那么一等,是以一上来,诸葛明尚能应付。
  然而这情形看在张博天的眼里,心中老大不是滋味,因为他想起了当年,当年那种威风,难道真的消失了?
  张博天冷冷地哼了一声,低声而冷峻地对欧阳泰二人道:“去把楼下那七个龟儿子劈了!”
  紧接着,他又接了那要命的一句道:“我不要看到有一个活的!”
  头如斗的欧阳泰,凹嘴一翘,口水吐在手掌上,然后两手一搓,拔出大马刀来,一面笑道:“寨主,你只管喝酒看风景吧。”
  像两只硕大的大鹏鸟一般,欧阳泰与令狐平二人自二楼飞扑而下,半空中,大马刀已幻化出一束闪电般的冷焰,迎头劈砍而下。
  像切西瓜般,二人方一落地,就在二人正下面守着的二人,脑袋已被削去一大块,当场死在地上。
  欧阳泰与令狐平二人,完全恢复了当年东厂卫士的威风,只见他二人全都是双手握刀,马步如桩,一付砍山劈岳的剽悍架式。
  一连地被二人砍翻四五个。
  于是,前门站着欧阳泰,二道门守着令狐平,二人一步一趋,高举着大马刀,逼向背立的两个壮汉。
  包二爷正逼得诸葛明团团转,突然场上有了巨变,这可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的事。
  于是,他一面逼退诸葛明,一面高声骂道:“哪里蹦出来的龟儿子王八蛋,竟敢横插一手管起包二爷的闲事来了。”
  突然间,他大吼一声,道:“都进来,放倒这三个王八蛋,给死去的兄弟报仇!”
  于是,一阵脚步声,一下子又冲进十多个壮汉来。
  这一来,平安客店可真的不平安了。
  包二爷一边挥刀劈杀,一边高声断喝道:“围起来砍,一个也不放过!”
  包二爷才把话说完,欧阳泰与令狐平二人,也被进来的十几个壮汉围了起来。
  欧阳泰被围在大门边,已是在浴血奋战。
  令狐平被挡在二道门,额上直冒汗。
  于是,张博天火大了。
  只见他奋力抓起前面的一张大桌子,连酒带菜,碗筷勺盘,挟着一股劲风,砸向楼下一众冲进来的壮汉。
  楼下已经乱七八糟,一时间不易躲闪,还真叫他当场砸伤四五个。
  紧接着,张博天大叫道:“诸葛明,还识得我吗?”
  诸葛明哈哈大笑……道:“来的可是张指挥?”
  “不愧是诸葛亮后代,记性不错。”
  紧接着,张博天道:“把这个大胡子送给我,你去收拾那些龟孙子们!”
  包二爷一看来了个白胖溜高的壮汉,听说是什么张指挥的,心中就有些不服,如今又听人家把自己让来让去,心中那股子滋味,比一头插到粪里还恼人,只听他大喝一声,骂道:“老子先劈了你这头猪!”
  手中紫金钢刀一招“刀劈华山”,凌厉地带起一股锐风,罩泻向张博天的面门。
  张博天冷哼一声,打横挥出大砍刀,生把包二爷劈来的迎面一刀,挡向一边。
  包二爷与张博天二人这一对上,平安客店像开了铁匠铺一般,“叮当”之声大震,火星满屋四溅,加上哼咳哎呀之声不断,把原本围在平安客店看热闹的人,全都吓得远远的。

相关热词搜索:汉江刀声

下一篇:第五章  扑朔迷离
上一篇:
第三章 竹篮打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