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萍水相逢
2019-10-18 21:32:16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沿着终南山区里的绝谷,溪流滚滚而下,流入汉江。飞云堡上游不远处,一连三条这种溪流,把个汉江搅和得江水翻滚,狂涛有如万马奔腾。
  当这些急流在经过飞云堡的时候,水势虽有稍缓,但却漩涡处处,反而更加危机重重。
  飞云堡面对汉江的一面,有一段光滑溜溜的峭壁,另外两面也是高逾十丈的悬崖,只是靠汉江的一面,看上去稍有倾斜,也因此,城堡的墙看来较低。
  江风拂面,令人有着舒坦的感觉,因为太阳的酷热,实在令人难以忍受,从江面上望过去,附近那些灰苍苍的山岭,岭岭相连。高磊领着他那十名水将,扛着一大捆绳子,顺江边摸向飞云堡。
  在距离飞云堡尚有大约一里地的时候,已经是岩石挡道难以前进,如果想往前进,就得下来游过去。
  于是,一条绳子,把他们十一人相互连了起来。
  一到了水下,高磊的本事全抖露出来了。
  一根绳子每隔五丈,连着一人,这是一定要做的事,因为凭高磊的水上经验,有漩涡的地方,那可是恶水所在。对人来说,那也是吃人的地方。有时候劲急的漩涡,连水中的鱼儿都会躲着。
  迎着滚滚狂涛,十一个原来曾经以水为生的汉子,各人背着大马砍刀,短衣装,鹿皮靴上缠套着草鞋,像十一条水中蛟龙,顺着江边峭岩与击人的狂流,往上面顶着游去。
  距离不算远,认真地说,才不过一里远,但十一个“水怪”,就在水中跌跌爬爬地折腾了将近一个时辰,才在高磊的低声喝骂中,摸到了飞云堡的下面。
  大伙集在一个岩石后面,高磊这才发现,有一半的人,已受了伤,被尖石撞了,还正流着血呢!
  “忍着点,破点皮肉算不了什么,需知想进飞云堡的宝库,就得吃这苦中苦!”
  接着,他一打手势,立刻有一人攀着岩石朝上面望。
  他尽力极目远望,道:“回二寨主的话,咱们在这处看这岩壁上的堡墙不太高,如今走到跟前再看,可不是那么回事,还真够高的。”
  高磊一阵子衡情量势之后?果断地道:“五爪钩!”
  立刻两个喽兵从各自腰背后取出一个五爪铁钩,在一阵骚动中,抖手甩向飞云堡的堡墙垛子上面。
  高磊立刻重复道:“我再说一遍,你们可要记清楚。”
  于是,十个湿漉漉的大汉立刻挤在高磊身边。
  江水一波波地冲向岩石,也冲到十一个人的身上,而使得高磊的话声,不得不提高。
  只听他一脸严肃地道:“如今飞云堡可是防备森严,咱弟兄们的任务,就是把飞云堡的大堡门及时弄开来。但飞云堡自信这后堡墙冲到前面的堡门,足有七八十丈远,由咱们的方向看,左边是飞云堡主巴耀东的内脊所在,右边都是下人们住的地方,不过最叫我担心的,还是左面接近堡门的地方,住着几个武师与飞云堡的巴总管。”
  一顿之后,高磊忧戚地又道:“我担心咱们未扑近大门,就被这几个武师拦住,那就大事不妙了。”
  所以,高磊特别交待道:“大伙上去以后,可千万把自己隐藏好。咱们一步一个人,慢慢地朝着堡门摸,不到万不得已,决不可硬冲。”
  说罢,就见他大手一挥,道:“上!”
  两根绳子,一次上两个人,滑溜的岩石,实在站不稳,所幸这十一人全都经验老到,把皮靴套上草鞋,还真的管用。
  于是,先头的两人,一蹴一蹴地爬到三丈高的堡墙垛子边,极力地伸头内望。
  像两只大猩猩,两个大屁股一扭,二人已爬上了堡墙,伸手一打招呼,另两人也悠悠爬了上来。
  飞云堡的墙并不十分宽,只不过三尺多一点。
  就在高磊等十一人才刚刚爬上城垛子,一个个全都平躺着不敢稍动的时候,突见自远处的大门边,两双灯笼朝着这边走来。
  看上去大约有四五人,手里全都拎着明晃晃的钢刀。
  堡墙上没有人敢稍有移动,连头与脸全贴在地上,因为脚步声已渐渐地走近,灯亮也在下面左晃右荡。
  “杜师父,咱们要不要登到堡墙上瞧瞧?”
  “你小子担心他们那批王八蛋会从龙宫里走出来?”
  却听另一个堡丁笑道:“说的也是,谁有那么大的本事,能游过漩涡滩?”
  突听另一个说道:“倒是山崖一边,得多多留意!”
  于是,声音又渐渐远了。
  高磊仰起半个脑袋往下望,只见几个人走向右边角上,朝着下人们住的屋后走去。
  高磊反应何等的快,立即低声吩咐道:“脱下草鞋,四个人跟在我身后,另外六个人等着拦住刚才过去的五个人。”
  还真够快的,随着高磊的四人,顺着墙边,一下子全溜到了地上。
  于是,高磊一打手势,五个人敞开门面,朝着堡门走去,看样子,论架式,也只有自己人才那么大摇大摆地在这飞云堡内走动。
  灰蒙蒙的夜色里,江风与涛声,让人觉得倍增凄凉。
  就在高磊距离堡门尚有十几丈远的时候,就听堡墙门楼上有人“噫”了一声。
  立刻,跟着有人在问道:“是谁?”
  “我是杜师父。”
  高磊抱定能唬则唬的原则,五个人的脚步声更加急切,十几丈恨不得一步走到。
  “杜师父,你们灯笼呢?”
  “灭了!”距离已不过四五丈了。
  突然,守在大堡门里的人看了个真切,当即喝道:“你们是谁?”
  高磊连穿带纵当先扑到堡门下,咧嘴冷笑道:“王八蛋,老子是谁你都不知道!”
  立刻间,大马刀撩起一股冷焰,挟着啸声,迎着那个正持刀迎向他的堡丁杀去。
  原来值班的两个堡丁,一个在门楼上,另一个守在门楼下面。
  突然见到冷风拂面,刃芒连闪,那名堡丁连忙挥刀一挡,口中大叫道:“有强盗啊!快敲警钟!”
  高磊逼得这个堡丁手忙脚乱,跟在高磊后面的四个喽兵,已快如脱兔般扑到堡门,合力打开了飞云堡的那个巨大堡门。
  飞云堡内警钟大鸣。
  警钟唤起了飞云堡内所有的人。
  然而,警钟声也招来了掩掩藏藏埋伏在堡外的大刀寨六十名喽兵。
  就在张博天大吼声中,大刀寨的人像潮水一般冲入飞云堡中。
  一看那么多强盗进了飞云堡,又发现杜武师率领着四个人,
  血战在飞云堡的城墙边,总管巴长春立刻大叫道:“放箭!上面放箭啊!”
  飞云堡的反应也真够快的,立刻就有十多支箭,自堡墙上面射下来。
  可惜这些箭一支也没有发生效用,因为诸葛明特别交待张博天,要准备盾牌,以防箭袭。
  于是,就在飞云堡主巴耀东,率同两个儿子巴雄飞与巴振飞二人,挥刀杀出大厅的时候,正迎上了张博天率同他的四大武士欧阳泰、令狐平、司马山、上官中以及包文通与左不同两个道地杀胚。
  飞云堡的人,由于事先得到消息,而又加以防范,所以每个人夜里睡觉,也全抱着刀。
  也因此,大刀寨一旦破了飞云堡的大门,刚进入飞云堡,就迎着砍杀起来。
  一时间,金铁交击之声铿锵震天,听到耳朵里,有着刺人的感受。六七十名大刀寨的喽兵,全都哼咳喝叱,口中的叫声,配合着他们的刀声。
  飞云堡似乎是拚上老命了,堡主巴耀东的额际,明显地青筋暴起。他敞着个粗哑的大嗓门吼道:“飞云堡的弟兄们,合力把这群强盗赶出飞云堡哇!”
  飞云堡的一众人等,立刻一起呐喊起来。
  于是,刀声更加暴裂出碎碎的星芒,而使得搏杀的人,进入忘我之境。
  突然,张博天的大嗓门吼道:“大刀寨的儿郎们!咱们本不欲杀人,如果飞云堡真的以命,相搏,等我的号令,来他个血洗飞云堡!”
  大刀寨的众喽兵一听,当即大声吼叫,一个个紧抓手中大马刀,劈砍起来。
  此时,汉江的涛声,也比不过飞云堡内的刀声。附近山林中的风声,吹不去彼此对杀者的怒骂声。就在这刀如闪电剑如林的飞闪中,一个个血肉之躯不畏死地冲杀在一起,骨骼的碎裂声,揉合着声声的撕叫;戮刺劈砍中,血花飞标四溅着。
  这真是一场忘我的拚斗,人们真正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原来是那么得凶狠与残忍。在悲号嗥叫中,在痛苦哀叫里,飞云堡似乎在色变。
  张博天挥舞着大马砍刀,在飞云堡堡主巴耀东的戮力抵挡中,早已自大厅外互砍到大厅里面,巴氏兄弟二人,却被欧阳泰与令狐平二人,杀得披头散发而东躲西闪。
  巴总管早已身中数刀,仍拚死抵挡着包文通那如锤如斧般的重砍猛劈。
  飞云堡的几个武师,已在左不同与高磊的搏杀中,与司马山、上宫中的阻挡下,躺倒两人,其中就有那个值班守夜的杜武师在内。
  大刀寨的人相当默契,好像他们各有所司、各有所事一般,每名喽兵,对付一个飞云堡的堡丁,只要认准一个,尽是着力地砍杀,一点也不放松。
  飞云堡大小合起来,不过四五十人,能拚斗的,也不过四十人,比大刀寨几乎多了快一半。
  就在一阵砍杀中,突见火把通明,二十多个喽兵,悄无声息地押着飞云堡内的一众妇女幼儿,尖声哭叫着,自大厅后面的厅堂中,拖拖拉拉地走出来。
  正在缠斗中的巴耀东,眦目欲裂,黑红的大脸庞一阵扭曲,像是一下子跌进冰宫一般,低而颤抖地吼道:“巴大爷同你们拚了!”
  他话声随着挥旋的刀芒,扭结成一股脆利的刀声,笔直地劈向张博天的天灵盖,劲急中揉合着拚命的招式。
  张博天不由大怒,他不避反进,大马砍刀凌厉而狂涛般地砸向空中的一束光焰。
  只听“当”的一声,火花飞溅,也就在光束乍隐的同时,张博天的大马砍刀在带回途中,一滑而经过巴耀东的头顶。
  巴耀东不由一惊,就听他“嘿”了一声,竭力侧翻,就在刀风刃芒中,他的头顶上一阵凉快。
  张博天不等巴耀东伸手抚摸头顶,紧逼一步,又是一连五刀连砍,刀刀均逼得巴耀东喘气有声地奋力躲闪,看样子巴耀东够狼狈的了。
  张博天挥刀有致,一派轻松,低沉道:“巴堡主,你还能经得起本寨主几刀劈?嗯!”
  咬着牙,巴耀东不开口,火把中只见他头发少了一大片,双目深陷而尽赤,显然是急怒交加。
  嘿嘿连声,张博天高声叫道:“姓巴的,须知大刀寨今晚上来你的飞云堡,并非是来杀人放火打劫你的,再要以力相拚,我可要叫喽罗们先拿你的内眷们开刀了。”
  “耀东,不要杀了!”
  是巴耀东的老母声音,也是巴雄飞与巴振飞两兄弟的奶奶。
  火把中,白发苍苍的巴老太太,一手柱着根龙头拐,在两个丫头的搀扶下,看了一阵子现场的拚斗。
  当她看到了自己四周站着持刀的大汉,没有一个是飞云堡的人,当她看到拼斗中倒在地上的,大多都是飞云堡的手下的时候,她还未开腔拦阻。
  因为,在她这七十多岁的年月里,经历过不少战乱与强盗打劫,也听过强盗洗劫,多一半都是杀人劫财。
  如今一听人家说的话,自没有再拚个你死我活的必要,这才出声拦阻。
  巴耀东一声长叹,手中大刀横着往一旁的桌面上一放,拉了一张椅子坐下来。
  巴耀东叫道:“巴总管!”
  巴总管正在浴血奋战包文通,一听呼叫,丢下包文通就往大厅上跑去。
  包文通是杀得不过瘾,汗湿的手,就在自己胸毛上一抹,拎着紫金刀就追,口中还叫道:“我看你往哪儿跑!”
  巴总管一到厅上,他的一身血渍,看得巴耀东想哭。
  张博天一看包文通提刀追杀而来,不由哈哈一笑,道:“包老二,留着点劲,等咱们找找看飞云堡有没有咱们要找的东西。”
  巴耀东对总管巴长春道:“叫他们住手!别再杀了!”
  于是,飞云堡的一众人等,全停手退在一边,地上躺的十多人,也被人架着扶回屋子里。
  大刀寨也有受伤的,算一算快有十来个,也在上了随身带的刀伤药与包扎后,先行退出飞云堡。
  余下的大刀寨大汉们,手握大马刀,目光炯炯地注视着飞云堡内的人,就等着张博天的一个命令行动了。
  当了一辈子强盗流寇,杀人如麻的张博天,他在诸葛明的诱导下以及诸葛明的策略中,慢慢地领略到了不杀人的意境是什么。
  人生父母养,生命诚可贵。
  而杀一个人是那么得“举手之劳”。
  然而,生与养一个人,又是那么得不易。
  每次,在搏杀之后,张博天总是痛饮一场,但说不上是为什么。
  但是,自白家堡、大王庄以后,张博天发现,不杀人更能在心灵上得到更有价值的财富,虽然那是看不到的财富,但他却能体会出来。
  当然,除非是万不得已!
  如今,张博天由巴耀东的内眷里面,看到了白发苍苍的巴老太太,风烛残年里,还要听到刀声,看到杀戮,该是多么令人浩叹的一件事。
  而张博天的这种转变,就连他自己也不敢相信,然而,这都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收起大马砍刀,四大武士一溜站在张博天身后。
  张博天冲着巴老太太一抱拳,道:“老太太!张博天罪过,惹您老太太受惊了!”
  冷哼一声,巴耀东沉声道:“王八蛋的,别在这儿装好人了!”
  张博天一声冷笑,道:“姓巴的,你该想想,你上有高堂,下有儿女,守着这么大的一份家产,这辈子算你命好,吃香的吃不完,喝辣的喝不光,可别临了在嘴皮上占那么一点便宜,换来一刀之苦。”
  巴老太太适时地喝道:“别再多说了!这是什么时候,由得你乱发脾气。”
  张博天冷冷地道:“飞云堡得到消息,大刀寨要进你们飞云堡找寻失宝,这可能就是大王庄传递过来的。你们原是亲家,只是我不懂,明摆着大刀寨不是来杀人劫财,为什么还要戮力一拚,弄得血染飞云堡,难道飞云堡藏有我那批宝物?”
  巴耀东立即吼道:“放屁!巴家的每一两银子,都是干干净净的!”
  张博天走上几步,双手扶着颤巍巍走过来的巴老太太,一面笑道:“老太太,你坐着听我说。”
  巴耀东一旁只咧嘴咬牙,心中暗骂,这个姓张的王八操的,还真他娘的会装好人。
  “你们大刀寨是干啥子的呀?”
  老太太仰着一颗溜圆而又花白的头,望着张博天。
  张博天长长地叹了口气,道:“大刀寨是杀人的,不过杀的是偷走我们宝藏的人。”
  老太太一怔,道:“俺们飞云堡可没有偷你们的宝藏呀。”
  “老太太,我不说你还不知道啊,我们的那堆宝物,就是在终南山里面失窃的,在未寻到以前,这附近数百里内的人,全有嫌疑。如今大刀寨扭结了一股力量,就算把汉江沿岸翻个身,也要找到那批失宝。”
  “既然你这么说,那就派人去搜吧。”
  一面高声叫道:“巴鸿图呢?”
  一阵脚步声,进来一个中年的矮个子。
  “老奶奶,你叫我?”
  “带他们的人,去看看咱们的库房!”
  巴鸿图,是飞云堡掌管银钱粮食的,老太太吩咐,自然是唯命是从。
  于是,张博天对包文通与四大武士施个眼色,立刻间,张博天跟在巴鸿图的身后,走入正厅后面。

相关热词搜索:汉江刀声

下一篇:第十二章  甘投虎口
上一篇:
第十章  钱能通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