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杀鸡戏猴
2019-10-18 21:24:27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且说张博天在白中天的带引下,来到了猎户吴家,三人才在正屋没有坐多久,吴家嫂子已把一大盘酱肉端在桌面上,一大壶烧酒,还有大海碗的筋面条,一人面前一大碗,连吴猎户那个小儿子也凑着桌边呼噜噜往肚里吸面条,一副自得的模样。
  三人喝着酒,白中天这才问张博天道:“张兄二人怎么这时候往山上跑,难道也是在搜寻什么稀世药材?”
  张博天一声苦笑,道:“我这是陪我那兄弟上山,他说要找人,却岔了路,几乎把我这条命赔上。”
  吴猎户问道:“究竟是在什么地方碰上那畜牲的?”
  “翻过三道土地岭,再往西去,绕个七八里地,那处好像叫朝阳峰的山腰上。”
  吴猎户一惊,道:“可别往那鬼地方去,阴风惨惨的大白天也会听到鬼在叫!”
  白中天双眉一皱,道:“怎么回事?”
  张博天也道:“难道就因为那儿出了那条巨蟒?”
  吴猎户摇摇头,道:“二位可能还不知道,就在那个朝阳峰下面深谷里,不知什么时候,竟然死了二十来个一色官服打扮的人,全都是被人切下脑袋,从老高的悬崖上踢下来的一般。”
  白中天一惊,道:“真有这等事?”
  张博天心里明白,那全是他与戈正二人的杰作,只是在如今的场合,他不能有所表示。
  “吴兄是怎么知道的?”
  吴猎户道:“去年秋初时候,我追赶一头花斑豹,那时候它已中了我一钢叉,淌着血窜到朝阳峰下面,但等我赶到那儿,却没有那畜牲的踪影,却见一大堆带着衣裳的尸骨,堆在那儿,可是没有一个头骨不是滚得远远的。”
  仰着脖子喝了一口酒,吴猎户又道:“他娘的还真霉气,回来后害了一场大病,在床上整整躺了半个月。那半个月,可真苦了娃儿他娘了。”
  张博天当即又问道:“这以后你又在那儿发现些什么?”
  “当然是去了几次,但是什么也没有发现。”
  张博天心里在骂,你小子会撒谎,去了几次没发现什么,骗谁?
  但他却表面上仍然一派斯文,也因此谁也没有看出他腹内机关。
  当天夜里,张博天就在吴猎户家歇下来,只是他在夜里尽在做恶梦,白中天几次被他吵醒过来。但白中天明白,一个身负蟒伤的人,在经过那么一阵惊心动魄的生死搏斗以后,做恶梦那是自然现象。
  就在第二天一大早,白中天与张博天二人离开吴猎户的那所茅屋。吴猎户特别拉着自己那个十来岁的小儿子,一直送到山溪旁。
  白中天一手摸着那孩子的头,笑对吴猎户道:“放不放心把小杰送到白家堡去,学几招防身把式,再让他识几个字?”
  吴猎户透着感激道:“大少堡主这么说,吴超心里自然感激十分,等过两天我同他娘商量一下,再说……”
  白中天哈哈一笑,道:“有话只管说,我又不是外人,再说每次我上山,都免不了要打扰你一阵子。”
  张博天心中疑窦更浓,好家伙,这二人经常山里走动,难保不被他们找到自己的藏宝地方,他娘的等着瞧吧!
  突然吴猎户又道:“我是说山里那头大猫,那身毛皮我见过,还真的不错。等我把它弄到手,把那张毛皮送到白家堡,一方面给老堡主拜寿,也算是一项见面礼,再方面小杰到白家堡免不了要大少堡主费心,吴超总不能不有所表示吧。”
  白中天打个哈哈,道:“老吴,你有这份心意就好了,白家堡不缺你那一张虎皮,尽快把小杰送去,我还满喜欢这娃儿的。”
  白中天掏出一锭银子,塞在吴超手中,道:“替孩子制两件新衣裳,免得让人说咱们寒酸。”
  吴超没有说话,但谁都看得出来,吴超的喉梗在跳动,眼眶在蓄泪。
  然而白中天早已与张博天二人,跨过了山溪,头也不回沿着那条通往景阳镇的唯一小径走去了。

×      ×      ×

  一迳来到景阳镇上的“悦来客店”,白中天与张博天一走入饭店那个大门坎,王掌柜就目露惊奇地迎上来。
  “怎么你们……”
  白中天笑道:“王掌柜的可是说我们怎么会凑到一块?”
  “另外一位大个子呢?”
  张博天粗声粗气地道:“死了!”说罢便直走入后面房间。
  白中天双眉一紧,缓缓道:“这人透着怪,自从我救了他以后,看不出他有感谢我的意思,难道他是个不通人情道理的粗汉?”
  王掌柜一笑,道:“也许他这是大恩不言谢,全都搁在心里头吧。”
  白中天嘴角上牵,冷笑道:“也许是我白中天多事,不该把他救活。”
  二人就在正中的四方桌子上坐定,白中天掏出一个布包,打开来指着布包,道:“王掌柜你看,这可是难得一求的蛇涎香,草本上叫‘蛇片’,得之不易。”
  王掌柜几乎把脸都贴在桌面上,边瞧着边闻:“嗯,有一股淡淡的香味,看样子还真值银子。”
  白中天含笑收起白布包,小心翼翼揣入怀里,边笑嘻嘻地道:“打老远的安康上一趟终南山,能有这样的收获,总算不虚此行了,哈……”
  突然,张博天背着个包袱,掖着他那把大刀,自店后走出来。
  他把一锭银子放在王掌柜面前,冷冷道:“够不够?”
  “客官你这是……”
  “我问你这几天的店饭银子够不够?”
  “够!足够了……”
  张博天扭头对白中天咬牙一笑,使白中天不由打了个寒颤。
  “张兄,天都快黑了,难道你……”
  “要事在身,天黑也得上路。”
  “可是你的伤……”
  “张博天命大,遇上你这位救星,大概是死不了啦!”
  他一顿之后,看了站起来的王掌柜一眼,又道:“不死,就得为活着打算,二位说是吧?”
  于是,张博天走了。
  他走得匆匆,话只两三句。
  四方桌前的王掌柜,手拿着烟袋满面狐疑地望着张博天远去的背影,直在摇头。
  而白中天,却自言自语道:“也许他是受了刺激,难免有这种不正常现象。”
  于是,在王掌柜的好奇心与追问下,白中天把昨天发生的人蟒大战,对王掌柜说了一遍。
  “怪不得他是这副样子,想想他们二人刚来时候,全变了样。
  来的时候,二人有说有笑,如今好伙伴这么一死,也难怪他住一宿的兴致也没有,提起行李就走了。”
  白中天也道:“看来这姓张的可真是性情中人,讲义气,够朋友!”
  “嗯,是个血性汉子!”王掌柜接了一句。
  然而他二人却再也料不到张博天这么一走,并非是带着朋友丧命而使他哀伤逾恒的心情,相反,在张博天的内心中,正充满着怨毒的仇与恨,他真正应了那句:“如蚁附膻,如蝇逐臭。”
  但是张博天如今既未附膻,更未逐到臭,他只是空欢喜一场。
  张博天在失望沮丧之余,离开了景阳镇,连夜折回老河口附近的武当山。
  就在武当山北道沟的沟口附近,有一间茅屋,那儿可是他张博天与戈正二人窝了一年的地方。
  从北道沟子往正东,半天不到的时间,就会到老河口,只是一年的山野生活,并未使张博天与戈正二人对人生稍有改变,如果说二人真正改变些什么的话,那就是二人变得更贪得无厌,因为二人已是急不可待的,要成为雄霸一方的大财主。
  如今,戈正算是应了那句“贪夫殉财”,而死在终南山的朝阳峰。
  张博天却背了追查失宝的“重责大任”。
  于是,张博天拟定了一个“伟大计划”,那可是跟着李闯王学的那一招。
  张博天收拾茅屋中值钱的东西,背了一个包袱,然后一把火,把个茅屋烧掉。
  当然,烧茅屋对他张博天而言,那是他的第一步,也是表示他“壮士一去不回头”的决心。
  远远的,张博天回头望望冒黑烟的草茅屋,心中已产生了当年在京城跟着闯王闯天下的那种吃天啃地的野心,当然,首先他得找找当年的旧属同僚,因为一个人是起不了什么大作用的。
  他张博天当年能成为闯王的贴身悍将,自然也知道不少名堂,更认识不少人物,不过要把这些东躲西藏的“过气”流寇重新凑在一块,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不过就他所知,沿着汉江西上,有个白河镇,那儿可是个三省交界地方,也是个真正三不管地方,也因此李闯的旧属窝在那儿的也最多。
  再说这白河到安康不远,有一天自己成了气候,安康附近的白家堡,自然是头一个目标。
  春阳照醒了大地,但照不醒张博天一心寻找失宝的决心,他不甘心烤熟的鸭子竟然又飞了,所以他背着包袱来到了白河镇。
  白河这地方,也算是个小小的水旱码头,自不免龙蛇杂居,牛鬼蛇神一大窝,但却谁也不识谁是老几!
  张博天头两天就在这白河镇上闲逛,竟然没有碰上一个认识的,他不觉有些纳闷。
  是不是有了什么风声,全逃走了?
  就在他这一意念中,缓步来到汉水河边。
  才一站定,张博天心中就是一喜,好大的一艘四方渡龙,两边站了七八个壮汉;黑短衫,松腿裤,光脚丫子黑头巾,那露在外面的一张脸上,全透着迷惘的样子。
  但那个坐在船头上抽着旱烟的中年汉子,他可知道,那不正是闯王的水军副将高磊吗?
  四方的摆渡大木船上,张博天闪身来到高磊面前,随手摘下他的那顶大草帽。
  高磊一惊,忙站起身来,正要施礼开口,却被张博天以手制止。
  “高兄这一向得意?”
  “赚点血汗银子,塞饱肚皮了事。”
  张博天随手一指,道:“这些弟兄们可是……”
  “旧部老人,跟着我混日子。”
  望着张博天的脸,依旧是一副福态的将军相,高磊低声道:“将军真是福大命大,逃过一场大难。”
  张博天冷冷一笑,道:“大难没死,可也并未有什么后福临头。”
  嘿嘿一笑,高磊也自怨自艾道:“有道是,树倒猢狲散,山倒河塞满,咱们能大劫之后,还有一条老命,算是祖上有德了。”
  张博天一听,冷哼一声,道:“高兄,你知道我这是往哪儿去?”
  望着高磊的惊异模样,张博天一本正经地道:“高兄大概还不知道,前年我同戈正……”
  高磊一惊,张博天立刻又道:“我说的就是经常与我张博天在一起,替大王办事的那个戈将军。”
  “我知道,黑溜粗大黑个,活像个毛张飞似的,有一回我亲眼看他在黄河岸边挥刀杀人,像切萝卜疙瘩一样。”
  嘿嘿一笑,张博天道:“他人已往终南山去了,高兄你听说过没有?我同老戈押着公公一批金银珠宝,正走在半道上,突然大王的死讯传来,半夜之间,天全变了,没办法,只好把那批宝物埋在终南山的一处高峰上。”
  看着高磊吃惊的样子,张博天心中自然是暗暗得意,于是他话在此地打住,人却缓缓地左右踱了几步。
  “伙计们,舱里提壶茶水来。”高磊高声叫。
  立刻就见一个赤脚年轻汉子,飞快地提了个茶壶与茶碗走过来。
  高磊立刻把这位当年杀人不眨眼的张博天,邀请到船头,两个人还真促膝畅谈起来。
  张博天边喝着竹叶茶,边道:“弟兄们长年挥刀搏杀,流血淌汗不说,就说平日那种风刮日晒东窜西流,朝露晚霜的日子,一苦十几二十年,好不容易成了气候,却他娘的突然一下子全变了样。”
  高磊叹口气,道:“将军说的也是。”
  “不要再称呼我将军,我听着有些刺耳,将军要在阵上亡,如果我是烈士,那就该是‘烈士殉名’而死在公公的身旁,可是我与戈正……”
  高磊道:“这是天意,如果张将军与戈将军二位在,或许不会有事!”
  张博天的心意,高磊如何会知道?
  而高磊的心事,张博天却摸得一清二楚。
  如果张博天打从现在起,一句话也不说,抽腿就走人,包高磊会黏着他的屁股般不放松。
  张博天心里明白,那全是宝藏的关系。
  当然,这一招也是张博天所想出来的。
  缓缓的,张博天招手,二人又坐在光溜溜的甲板上。
  好长一阵,张博天没有开口,只管拿两只大眼望着海中来回渡的大小帆船。
  张博天并非不知道高磊在等他的下面话,但他总得把高磊的胃口吊起来,才能一举而说动其余的人。
  “我同戈正二人押的那‘堆’金银宝物,要我二人整天坐着算,也算不出究竟值多少?就算是富甲一方的大财主,也足可以富个百二八十个的。”
  张博天望着高磊在额头冒汗,那是心跳加剧的正常反应现象。
  于是,张博天不轻易地又道:“埋了那么多金子财宝在山上,对我二人来说,有个什么用?嗯!”
  张博天心里还真想笑,但他自知已是苦哈哈,就算看到高磊的大嘴巴只张不合,他仍然没有笑出来。
  轻轻一叹,张博天又道:“我同戈正二人都有个同感,这些无价之宝,是咱们所有跟随大王拼命得来的,弟兄们刀口上奔波泣血弄来的,按理说谁都有份。”
  高磊不停地点着头。
  张博天也在心中点头。
  “你高兄在这码头上,算是混了些日子,眼下你又统领着十来个弟兄,算是有了饭碗可端了。”
  仰头把碗里茶一喝而干。
  高磊立刻接过碗,又满满地给张博天倒了一碗,伸着脖子,就等张博天再往下说。
  “我这是在替大王散财,约莫着高兄只要看到咱们的旧属老伙伴们,有流落街市,混不下去的,只管来找我,我领他们去终南山,当然多了也没有,三五百人,每人送他们几十两黄金,也好叫他们将本求利,谋个小生意,混个下半辈子饿不死。”
  高磊一听,立刻竖起大拇指,道:“张爷,你这是菩萨派你来的,救苦救难真的救在刀口上了,老实说,眼下这条大船,那不是我高磊的,这件事兄弟们全知道,白河镇的裘四爷的这条船,你不知道规矩可大呢!他们三日一收租,五日一验船,收不到租,就得被赶下船,船坏了没替他修好,也估价照收,你要是同他们讲道理,连这白河小地方就别再混了。”
  高磊祈求地望着张博天,又道:“过着这种日子,弟兄们想着过去,这下子又可好,张爷来了,只要我露露口风,谁不跟着张爷走,我高磊就是个龟儿子!”
  张博天一听,心中自然一阵高兴,但他知道,那是宝藏的关系,于是,他慢吞吞地又道:“把弟兄们立刻派出去,白河镇上该有不少弟兄们还在,晚上大家就在这大方船上聚一聚,赶这一两天里,我就带各位上终南山去,别让戈正尽在山里苦等。”
  张博天随手掏出两锭银子,又道:“弄些酒菜来,晚上大伙也好喝一盅团圆酒。”
  高磊立刻把这件事对正在忙着洗擦的七八人一说,立刻间全都围在张博天的四周,一个个面上又露出了当年那股子杀人夺城的剽悍样来。
  “张爷,我们跟你走!”
  哈哈一笑,张博天道:“咱们本来都是在皇城为官的,并不想当流寇,张博天也只是看不惯,也不忍心各位就这么为那一日两餐拼死拼活,才想带各位往山里去,把藏的那‘堆’金银珠宝分一点送给各位,张博天可没有落草为王的打算。”
  “无论如何,我们这是跟定张爷了!”
  “对!决不再为那姓裘的王八蛋流汗了。”
  张博天双眉一扬,道:“那姓裘的是什么样人,也敢这般的横行霸道?”
  一咬牙,又道:“有道是虎死不倒,狼死露齿,可是咱们做属下的,可不能像个缩头乌龟,等晚上弟兄们聚得差不多了,高爷领着你们,抄这姓裘的家去!”
  十来个剽悍的大汉,立刻高兴的大叫。
  于是,就在高磊的吩咐下,各人分途去行事,撑船?还撑他娘的屁船。

相关热词搜索:汉江刀声

下一篇:第三章 竹篮打水
上一篇:
第一章 死里逃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