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一往情深
2019-10-18 21:29:41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诸葛明与包文通二人停止了劈砍厮杀,但二人却仍然彼此怒视着。
  包文通戟指诸葛明,喝骂道:“王八蛋!手底下还真有两手,找机会非再好生较量一番不可。”
  诸葛明冷笑,道:“诸葛大爷随时候教!”
  也就在二人对骂中,“玉罗刹”王来凤却一闪而到了诸葛明的身边,急问道:“你没事吧?”
  诸葛明冷哼一声,道:“就凭他!”
  包文通只气的哇哇大叫,看样子又要挥刀砍来的样子。
  张博天叫道:“大头目,办正事要紧!”
  于是,包文通抱刀走到张博天的身前。
  张博天嘿嘿一阵笑,指着一众人等,说:“动刀动枪,难免死伤,王大庄主你可看到了吧!大刀寨的好汉们,可没有杀死一个大王庄的人,就这么一件事,你就该相信张某人。”
  “劈雷刀”王大寿哼一声,当即叫道:“王总管,带他们去金库瞧瞧,看看有没有他们的失宝。”
  张博天立刻道:“二寨主!”
  高磊当即过来,道:“寨主你吩咐。”
  “带四个人,跟我去查看大王庄的地窖藏金库。”
  一面高声对一众喽兵,道:“好生给我看牢,谁动一动,只管把他脑袋砍下来!”
  于是,大王庄的总管王元霸,心不甘情不愿地领着张博天与高磊等人,一迳走入大王庄的庄门内。
  大王庄的藏金地窖相当隐秘,就在几人走人后面正厅的时候,总管王元霸当先自左面墙边的一道假墙中,走向地道,高磊叫跟来的四人守在假墙外面,自己跟在张博天身后,也进了密室。
  然而,地窖中却全是一些日常用物,以及放了许多刀剑之类的兵器。
  这时候总管王元霸就在墙上一阵摸索,又在一堆杂物中连拉了几次,这才在地窖中又自动敞开另一个地窖门出来,显然这是地窖中的密室。
  王元霸侧身一让,道:“姓张的,这就是大王庄的金库,你可以进去仔细查验,大王庄是不是有你们失窃的宝物!”
  张博天木然走入那间大王庄的金库。
  王元霸跟着进去,高磊也随后进去。
  可真够吓人的。
  张博天等人在一进到那间五丈方圆的地窖藏金库时候,只见有个大的晒麦箩筐,周围用旋席围了两圈,箩筐里的银锭尖尖的堆了有一人那么高。
  另一面整整放了十只大木箱,也全都是五两一个的银锭,还有两只铁皮包的小箱子,里面放的全是金光闪闪、让人陶醉的金子珠宝翠玉之类。
  看了这些金银珠宝,张博天冷哼一声,道:“他娘的当年张大爷杀人的时候,怎么就不知道这大王庄有这么一个所在?”
  言下之意,王元霸自然明白,可能人家真的是在寻找失宝,也说不定。
  突然间,张博天一举手中大马砍刀,就着金库的石壁上,暗运内力,贯注刀尖,“沙沙沙”的一阵响声。
  总管王元霸吃惊地问道:“姓张的,你这是……”
  冷冷一笑,张博天一指他刻在墙上的字,道:“难道你不识字?”
  “可是你不是只查看你的失宝吗?”
  “但是宝物未寻到以前,大刀寨的人拿什么填肚子?”
  王元霸一怔,立即道:“那是你们的事,管我们大王庄何事?”
  张博天大怒,戟指王元霸骂道:“龟儿子你可要识相,别逼老子再下海为强盗,惹得老子性起,一个金库,老子全都搬走。”
  一个脖子被捏住的人,还有什么可以讨价还价的?
  再说这覆巢之下,安有完卵?这帮王八蛋能挖走这么个数目,算是客气的了。
  王元霸一指墙上张博天刻的字,沉声问道:“大刀寨借银五万两,寻回宝物,原数奉还,希望你能把那句话摆在心上。”
  冷哼一声,张博天对高磊道:“叫人来装银子,不能少拿一两,也不可多拿一锭!”
  高磊立刻走出地窖,交待外面的四人。
  还真够快的,过没多久,不知由什么地方,一冲而进来十个拿麻袋的大汉。
  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交谈,更没有对这堆满金银的宝库多看一眼,只顾得数着把银锭往麻袋装。
  每人装了五千两,像扛个大石头般,一个个哼呀咳的走出地窖来。
  大王庄内,烧去一座马厩,马匹都被放火的赶出马厩外面。
  当然那是这十个扛银锭人的杰作,如今他们早已把马匹集中在一起。
  于是,五万两银子合着放在五匹马背上,一人牵马,一人护着,“踢踢踹踹”地走出那个高高的庄门楼。
  张博天一到戏台前面,一直走到“劈雷刀”王大寿的前面。
  不等张博天开口,王大寿戟指张博天,道:“王八蛋,你还是搬了我的金库。”
  张博天冷冷地道:“姓王的,你最好弄清楚,张某已经在你的金库中,留下了借条,对我大刀寨来说,那是救急之用,只等失宝寻到,必定如数奉还。”
  环视一下月光下大王庄各人那种忿怒的眼光,张博天沉声又道:“张某既没有动你的金,也没有动你的宝,只是借了你银子五万两。这在你王大庄主来说,应该是如同拔了你身上一根毛,只痛那么一下子,过后还是会长出来的。”
  突然,他低声对“劈雷刀”王大寿诡秘地一笑,道:“王大庄主,像你那个金库,塞了那么多的宝贝,虽说比我张某失窃的还少一大截子,可是也算够多的了,往后可得多加小心!要知道,‘艺多不压身,财多会要命’。”
  王大寿既惊且怒,道:“目的已达,你们还在这儿啰嗦个鸟?”
  张博天一声招呼,高磊立刻高声叫道:“大刀寨的兄弟们,回山寨了!”
  还真的井然有序,只见两个一并肩,十双成一排,一波一波的共分三波,全随在马匹后面,小跑步疾快地离开了大王庄。
  包文通肩上扛着他的那把鱼鳞紫金刀,敞着个毛森森的大胸膛,心不甘情不愿地走到诸葛明身前,哇哇叫着戟指着诸葛明的鼻尖,道:“大刀寨没有把汉江上三堡一庄看在眼里,就如同包二爷我没把你这小子放在心上一个样子。早晚你让包二爷撞上,包准要你这身瘦骨变成零碎。”
  冷冷的一哼,诸葛明道:“姓包的!不要以为你像个瘟神就拿人命当蚂蚁捏,下次碰上不定谁要谁的命呢!”
  于是,张博天的人,全上了五里外系在老柳林下的那艘大木船上。
  张博天与四武士,却骑着马直奔朝阳峰的大刀寨。
  包文通与高磊二人,率领着一众喽兵,押着“借”来的五万两银子,由水路返回朝阳峰。
  就在大刀寨的一众喽兵相继消失以后,石泉镇大王庄上,立刻一阵慌乱……
  老庄主“劈雷刀”王大寿立刻走回宅子里,他来到地窖的藏金库中。在王元霸的指明下,王大寿双手扶着绕在箩筐上的竹席,箩筐中原本堆得快要溢出的银锭,如今几乎已看到了底。
  王大寿有着锥心的痛苦表情,只是他的金块珠宝玉器未有分毫损失,多少还是值得安慰的。
  猛回头,他看到墙上的刀刻字迹,心中也不得不佩服这姓张的头儿,还真的不愧是“阎罗刀声”,自己是比他差了一截。
  王大寿无可奈何地又走到正堂屋里,总管立刻走到前厅上,他要立刻查明各处的损失。
  于是,各路的报告全送到前面大厅上。
  共计损失,马五匹,烧毁马厩一座,有十一人受刀伤,但却没有性命之危,不过有几位妇女都吓出病来,还是由人抬回屋里的。
  后屋里,“玉罗刹”王来凤把诸葛明救她一命的事,说了一遍。
  当然,在张博天撤走的时候,人们把包文通对诸葛明的那付欲拼个你死我活的样子,也看了个真切。
  如今一听女儿的话,当即着人把诸葛明找到这后宅堂屋里面。
  “劈雷刀”王大寿就着灯光,把诸葛明看了个仔细,微点着头,道:“好,好!天庭饱满,凤目生辉,这是公侯相,可惜生在乱世,不易出头罢了。”
  一面叫诸葛明坐下,满面含笑,道:“来凤说你救了她一命,老夫自当有赏!”
  诸葛明当即摇手制止,道:“庄主千万不要放在心上,身为护庄武师,干的可是份内之事。”
  边叹口气,道:“惭愧的是,贼人得逞而去,诸葛明已没有脸在此大王庄混下去了。”
  一旁的“玉罗刹”王来凤急问道:“你想离开大王庄?”
  诸葛明苦笑,道:“也许是我诸葛明的运气不佳,才三天,大王庄就出事,哪还有脸再混下去?”
  一顿之后,又道:“诸葛明得设法找到贼人老巢,看一看这帮人到底是个啥子来头?”
  突听王来凤道:“我不准你走,再说一个人去找,等于是去送死,大王庄如今还是好端端的,往后正需要像你这种人来协助呢。”
  “对!来凤说的不错,再说你救下来凤,已经尽了责任,如果大伙全像你诸葛老弟,这批贼人,必难得逞而去。”
  王大寿一说,诸葛明立即道:“可是……可是……”
  “玉罗刹”王来凤一拦,道:“不要三心两意了,我们看得出你是个忠厚而又勇于负责的人,大王庄正需要你这种人。”
  就听“劈雷刀”王大寿道:“诸葛老弟,你就留下来吧!往后大王庄还得借重你的才华呢。”
  于是,诸葛明一变而成了大王庄上最吃香的武师。大王庄上原本已有八名武师,只因四名武师陪同少庄主“追云太保”王克飞去了西乡飞云堡而不在庄上。
  就在王克飞陪着新娘子回来的时候,诸葛明在大王庄的地位,已日渐巩固,看样子谁也撼不动他了。
  一夕之间,损失五万两银子,王大寿不能不心痛,然而不幸中的大幸,是大王庄并不因损失五万两银子而伤了元气。
  于是,就在儿子媳妇自西乡飞云堡回来的时候,王大寿就在宅子里大摆筵席。
  那不是庆什么功而摆的酒筵,也不是为儿子媳妇所设,认真说来,只能算是慰劳或压惊罢了。
  总管王元霸对诸葛明真的改变了看法,因为,诸葛明真的露了他的才华。
  酒筵上,王大寿一正脸色,道:“由这次大刀寨卷进咱们这大王庄来看,庄上的这点武力,太脆弱了,人家才来了七八十人,咱们就被杀得落花流水,这要是冲来个三五百人,那还得了!”
  没有人说话,因为就凭庄上的这点武力,防个十几二十个贼盗,还绰绰有余,但若要碰上硬点子,或大群强盗压境,似乎连个招架的力量都不足。
  只听老庄主王大寿又道:“就拿这次大刀寨这姓张的来说,咱们早也防,晚也防的,可是人家从后山坡跳到咱们后宅院,还没有人发觉,也不知那般鬼东西怎么摸过去的?”
  总管王元霸道:“一定是这帮强盗混在看戏里面,偷摸进庄子的。”
  诸葛明与一众武师立刻点头同意。
  于是,诸葛明站起来,抱拳一礼,道:“回禀庄主,有句话诸葛明要在此一提。”
  王大寿一摆手,道:“坐下来说吧。”
  一面对在座的各位又道:“我总得听听你们各位的。”
  于是,诸葛明淡然道:“诸葛明是个流浪汉,能在这大王庄落脚,自感非常幸运,不过自诸葛明在这川陕道上走了几年之后,发觉这些山城市镇,缺乏武力,土匪强盗一来,只有逃命一途。”
  略顿一下,又道:“大王庄附近,也住了不少人家,咱们何不把这些人家全组织起来,一有动静,足可凑个一两百人,甚至女的也不妨在平时练练武,到时候也可自保。”
  诸葛明尽出主意,王大寿不停地点头,只觉得诸葛明的确是个人才。
  微微一笑,王大寿道:“对!大王庄是该把地方武力组织起来。”
  于是,诸葛明把握机会,又道:“大刀寨的人口口声声在寻找失宝,看来他们必非打家劫舍的盗匪,否则,咱们大王庄等于落入他们手中,姓张的尽可以把金库搬空。但他甚至连一块金砖也不取,这正说明他们不是来抢劫的。”
  四周的眼睛全集中在他一人身上,诸葛明有些飘飘然地心想,真是叫人乐哈……
  诸葛明又轻咳一声,道:“照这种情形看来,诸葛明觉得,那大刀寨姓张的,根本连那五万两银子也不需要,他是另有目的。”
  王大寿与一众武师一惊,只听王大寿问道:“他姓张的不需要,为何还费那么大力气,来把我这大王庄,好一阵搅和?”
  诸葛明微微一笑,道:“这事情似乎明敞着,姓张的搬去庄主五万两银子,最大的目的,还是逼使庄上出马,帮他寻找失去的宝藏,如果庄主心痛五万两银子,就必然戮力协助,等他姓张的失宝复得,姓张的自然要归还庄主的五万两银子,甚至姓张的一高兴,说不准还会加倍奉还呢!”
  诸葛明此言一出,当即引起一众人等的议论。
  就听王大寿一拍大腿,道:“对呀!姓张的这一手可真绝,我怎么没有想到?”
  总管王元霸也道:“可能就是这么回事,要不然,咱们怎么连一个人也没有被砍死?”
  就在众人议论的时候,由内屋里,“玉罗刹”王来凤款步走到桌前,她手里举着酒杯,朝着诸葛明道:“这杯酒谢你救命之恩!”
  诸葛明当即离座,道:“大小姐,这杯酒诸葛明不能受,否则诸葛明立即离开大王庄!”
  王大寿一怔,问道:“你这是为什么?”
  诸葛明一抱拳道:“人处世上,以道义为重,是非更应分明,如果这档子事,是被诸葛明撞上,大小姐的这杯酒,诸葛明受之欣然。如今诸葛明吃着大王庄的饭,干得是护庄武师,事情砸了,已经够难堪了,何敢再受大小姐的这杯酒?”
  “玉罗刹”王来凤一听,人家这是明事理,知进退,可不能叫人难堪。
  心念间,微微一笑,道:“咱们不提那档子事,算是敬你一杯如何?”
  诸葛明不便再推辞,当即双手捧酒,先干为敬。
  “玉罗刹”王来凤对于诸葛明更增加了爱慕之心,她似乎有了个决心,当然也只有她自己心里知道。
  也就在酒筵将终,热茶上桌的时候,诸葛明起身对王大寿抱拳,道:“诸葛明告假,要离开大王庄一阵子。”
  王大寿一怔,道:“你有事?”
  诸葛明摇摇头,道:“我没有事,倒是汉江沿岸的三堡一庄有事。”
  他露齿一笑,又接道:“如今咱们这大王庄算是暂时平静下来了,但是另外三堡,却有了危机。”
  王大寿与总管王元霸等俱都是一惊。
  王大寿急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诸葛明一笑,道:“庄主可曾记得?那个凶狠如猛张飞的大个子,他在临去的时候无意间露出口风,就是汉江沿岸的三堡一庄,也没有看在那毛小子的眼里。从这些话中,我们不难想到,大刀寨必然也会对另外三堡下手。”
  王寿道:“不错!那个凶汉是说过这话。”
  诸葛明一笑,尚未开口,就听总管王元霸道:“难道他们还要对西乡飞云堡下手不成?”

相关热词搜索:汉江刀声

下一篇:第九章  黑中吃黑
上一篇:
第七章  乐极生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