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一往情深
2019-10-18 21:29:41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坐在王大寿正对面的“追云太保”王克飞道:“如果真是这样,我得连夜赶去西乡,去通知一下我的岳家了。”
  哈哈一笑,诸葛明道:“这种事情怎能再劳动少庄主去说?需知少庄主尚在新婚期中,怎可随便离开!”
  一顿之后,诸葛明又道:“西乡我熟悉,我只要给他们打声招呼,一半天我就赶往安康白家堡,也叫他们防着点。另外还有个老河口附近的通江堡,全得要赶着去通知他们。”
  诸葛明望着王大寿面无表情的样子,一目了然地看出王大寿的心思来,心中还真想笑。
  很显然,王大寿的表情,诸葛明岂有不知的?也就是你诸葛明吃大王庄的饭,去替别人办事,大王庄自然不是滋味。
  诸葛明淡然一笑,接道:“去通知他们,表面上是为了他们,但实际上是为了咱们大王庄。”
  王大寿一怔,道:“你这话怎么说?”
  “庄主你想,诸葛明一路沿汉江走下去,明敞着必须要打探大刀寨的失宝,万幸被我打听到消息,拿这消息与大刀寨谈条件,到时候咱们失去的五万两银子,不但还可以再收回来,甚至还可以大大的捞上一笔。这种生意,应该值得一试吧?”
  王大寿一听,直叫:“妙着,硬是要得!”
  就连一众武师,也觉甚有道理。
  诸葛明接受了王大寿的敬酒,再接受了总管与一众武师的敬酒,心中有了落石般的踏实感。
  于是,就见他缓缓放下酒杯,道:“除了打听大刀寨失宝的虚实与下落之外,咱们也没有白白的替另外三堡做事。”
  诸葛明神秘地一笑,接着道:“有句话,叫做‘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咱们栽过跟头,就是其余三堡的借鉴,告诉他们,是不希望他们再上大刀寨的阴谋,三堡在得到通知以后,自然就对我们这大王庄起了尊敬与好感。
  江湖上像这种作为的人,就有着领袖武林的胸怀,往后三堡的人,自然就倾向咱们大王庄,如果庄主有领袖武林之心,这种机会岂能错过?”
  “劈雷刀”王大寿不由哈哈大笑,道:“诸葛老弟,自从我一看到你,一看到你的那个高高额头的脑袋,我就觉着顺眼,好!你只管在我大王庄好好干,王大寿绝不会亏待你就是。”
  诸葛明道:“但求出力以勤补拙,为这次庄上的损失,求得适当的补偿,以报庄主知遇之恩,大小姐的抬举。”
  于是,就在第二天一大早,诸葛明骑着那匹川马离了石泉镇的大王庄。
  当他来到石泉镇的“鸿运客店”时,特意的走进店里面。
  鸿运客店的掌柜,一看到诸葛明,不由趋前问道:“客官,你打哪儿来?”
  “大王庄。”
  “我的老天爷,听说大王庄前夜闹土匪呀!究竟杀了多少人?”
  诸葛明眼一瞪,道:“这话是谁说的?”
  “石泉镇上人人皆知。”
  “胡说八道!”
  诸葛明朝着屋里走,掌柜的一边紧跟着。
  “难道没有这回事?”
  “本来就没有这回事,我可是大王庄的武师,有没有这回事,我比谁都清楚。”
  掌柜的一捋山羊胡,又道:“传言似乎凿凿,但听你这么一说,似乎又传之者妄,令人迷惑。”
  诸葛明坐在桌子上,时辰上不前不后,因而店堂上寥寥无几人。
  只听诸葛明道:“前晚大王庄是出了点事,那只是有人不小心,烧了一座马厩,大王庄甚至连匹马也没有损失。再说,如果真的闹土匪,至少也有死伤。掌柜的,你看到大王庄谁翘了?”
  鸿运客店的掌柜一听,不由破口骂道:“龟儿子真不是东西,大王庄请他们吃喝,还请他们看大戏,他娘的竟然来个‘吃孙喝孙不谢孙’,临了还要咒人家大王庄闹土匪,以我看这是遭眼红,心里还真希望大王庄完蛋操!”
  小二送上一壶茶,诸葛明边喝边道:“掌柜的,把刚出锅的酱牛肉,给我包个三五斤,再装上一壶酒,约莫有个三斤,我得尽快上路呢。”
  掌柜的一高兴,道:“客官,你等着,东西马上替你包装好。”
  就在诸葛明即将走出店门的时候,掌柜突然冒了一句使诸葛明吃惊的话:“你不是还有几个同伙吗?怎么没有看到?”
  诸葛明呵呵一笑,当即道:“你是说同我一起来住店的那五个人?”
  “是呀。那天他们走了以后,就没有再看到他们了。”
  “他们本来跟我不是一道的,也只是路上碰的面,说不上识不识,大家全是在外面闯的嘛。”
  “原来是这么回事!”
  于是,诸葛明离开了石泉镇,朝着西乡飞云堡驰去。
  他并不急着赶路,因为,由石泉镇到西乡,纵马疾驰,两天都能见到太阳,慢点走,也可以浏览沿途山道的美妙风光。
  大约驰了一半路程,诸葛明心里在笑,因为他早在离开石泉镇的时候,他已经发觉身后有人跟踪。
  那是一个披着天蓝披凤的骑马者,大风帽挡在头顶上,头低着只顾往前跟。
  于是,诸葛明望着前面不远的山道,嘿嘿地笑了……
  笑声里,突然间听他沉喝一声,就见胯下的小川马,翻开四蹄,朝着山路疾驰而上。
  就在他一连绕过两个山弯之后,诸葛明立即收缰下马,连人带马,隐入一个大岩石后面。
  就见跟踪的那人,也疾驰而来。
  诸葛明这次可看了个真切,不由一惊,心想:“怎么会是她?”
  于是,又急急地翻身上马,随后赶去……
  一连又绕了三个山弯,官道似乎平坦了些,再向前望去,只见大王庄的大小姐“玉罗刹”王来凤,立马在一棵巨柏下面,回头痴望呢!
  诸葛明当即笑问道:“大小姐这是要上西乡吗?”
  “玉罗刹”王来凤道:“你早就知道我在你后面了?”
  诸葛明点着头,道:“大小姐,出了石泉镇我就觉着有人在盯我。”
  王来凤一笑,道:“一大早听说你就离开大王庄,也不告诉我一声。”
  诸葛明道:“在下这是出来办事,三五天就会折回大王庄的,何敢惊动大小姐?”
  王来凤抿嘴道:“别再小姐小姐的好不好,叫我来凤。”
  诸葛明笑道:“大小姐对我好,诸葛明心里很感激,只是做属下的礼不可失,大小姐你多包涵。”
  “玉罗刹”王来凤冷哼一声,道:“既然你是属下,那么我现在命令你,往后叫我来凤,知道吗?”
  诸葛明透着无奈,道:“属下遵命就是!”
  “那么叫我一声。”
  诸葛明的一双丹凤眼一眨,露出一种慑人的,但却也令女人陶醉的眸芒,低声叫道:“来凤!”
  王来凤嘻嘻一笑,道:“听起来亲切多了。”
  于是,诸葛明与王来凤二人,并骑成双,缓行在官道的入山窄道上。
  太阳似乎已在头顶上,晒得大地直冒热气,望着路面,有着一种看不见的热浪,自地面升起来,而使得远处的视物有跳动的感觉。
  二人来到一个泉水往上冒的巨大岩石旁,一棵巨大的柿子树,正由这巨岩旁雄伟地展延到四面八方,而使得五丈多长的一段山道,处在树荫下面。
  王来凤轻声道:“诸葛兄,咱们在这儿歇歇,我知道这儿的泉水特别甜,你下马喝一喝就知道。”
  诸葛明仰头望去,满树的青柿子,着实令人心怡。只是柿子尚未成熟,否则坐在树下面,摘几个柿子,该是另有一番情调。
  二人就在那个往外冒泉水的大岩石旁,坐了下来。
  诸葛明立刻自鞍袋里,掏出酒与酱牛肉,递了一块给王来凤。
  “你还买了吃的?我就没有想到。”
  诸葛明一笑,道:“赶路不带干粮,有时会耽误大事的。”
  望着诸葛明就着一个袋子喝着酒,王来凤一笑,道:“你不请我喝?”
  诸葛明一怔,双手把酒袋递在王来凤的手上。
  轻轻的抿了一口,王来凤笑道:“好辣啊!”
  诸葛明微笑着双手去接,但他却把两只大手捂住王来凤那柔荑般的娇嫩粉手,没有立刻放下。
  脸有些红,王来凤只是面带桃花地凝望着诸葛明,她甚至连自己被握的手,也没有抽回来。而在她的内心中,正在呐喊着,那袋酒为什么不燃烧起来?因为酒的燃烧,应可以把他们彼此溶化在一起的!
  诸葛明胸有成竹,他知道把握时机,因为,他就是个善于制造时机的人。
  当然,一个善于制造时机的人,必然也会把握时机。
  突然间,诸葛明接过酒袋,笑道:“来凤,这酒很烈,你一定喝不习惯的,还是少喝一点的好。”
  浅浅一笑,“玉罗刹”变成了“玉小猫”,只听她低声略带着羞涩道:“好嘛!我就听你的。”
  诸葛明这时的心情,特别愉快。他心想,这下子更好,只要有王来凤陪着前往西乡飞云堡,自然更能取信于飞云堡的人,当然,行起事来,也就更顺当了。
  心念间,诸葛明关怀地问王来凤:“来凤,你吃饱了没有?要不要再吃点酱牛肉?”
  王来凤一笑,道:“我吃饱了。”
  诸葛明也一笑,道:“你是这就回头呢?还是要……”
  “我跟着你走。”
  “这样不太方便吧?”
  王来凤俏眉一扬,道:“有什么不方便?”
  诸葛明道:“就怕闲言一句而坏了你的名节。”
  王来凤道:“别说得那么严重,反正我跟定了。”
  诸葛明表现出一付无可奈何的样子,道:“来凤,你对我好,我心里知道,只是咱们身份不同,认真的说,你是主,诸葛明是仆,两不相称。”
  王来凤嘴一撇,道:“你心里是这么想,可是我却没有。人总不能把自己看得太低,你说是吧?”
  于是,诸葛明在一阵沉思之后,道:“来凤,你要不要听诸葛大哥的话?”
  王来凤一喜,笑道:“你说吧,我会听你的。”
  诸葛明也许酒胆冲头,伸手拉起王来凤的右手,温柔地在自己手掌上揉蹭着。他望着王来凤的一双美眸,低声道:“来凤,老实说,自从鸿运客店中细看你以后,诸葛明就觉着咱二人有缘份。可是我却不敢高攀,又挡不住对你的爱慕,才毅然决然地投奔大王庄。”
  王来凤一喜,道:“是真的?”
  “到了现在我还会骗你吗?”
  横着身子,王来凤“感恩投报”般横贴在诸葛明的身上,细声细气地道:“我好高兴!”
  诸葛明顺手一拦,搂住王来凤的柳腰,说道:“咱们这就去飞云堡,把咱们大王庄的遭遇,细说给他们飞云堡知道,也叫他们防着点。”
  一边稍加用力地一搂,道:“这趟飞云堡之行,以你为主,我是你的保镖人。向他们说完以后,赶明儿一早,咱们上路,但是……”
  王来凤轻启樱唇,道:“但是什么,你说嘛。”
  诸葛明道:“咱们折回石泉镇的时候,你得先回大王庄,长途跋涉,我心痛啊!”
  王来凤摇着上身,却摇不脱诸葛明有力的膀臂。
  只听王来凤道:“我要跟着你,直到咱们一起回转大王庄。”
  诸葛明道:“你这是不信任我,怕我跑走?”
  “我没有说你会跑走。”
  “那就听我的话,回大王庄等我。”
  一顿之后,诸葛明又道:“有两件事,是我叫你回大王庄的主要原因。”
  王来凤仰起粉脸,翻着大眼,俏模样充满了诱惑,问道:“说说看,是哪两个原因,要你赶我回大王庄。”
  诸葛明缓缓松开搂住王来凤腰上的手臂,一面长身而起,仰天朝着山上望,一面低声道:“回去,你好静下心来,自己理智地多想想,觉得我诸葛明这个飘零的浮萍,值不值得你的关爱。要知道江湖上的风浪何其险恶,像我这种漂浮在浪头上一般的人,今晚脱鞋上床,明早就不一定会穿上。生与死对我诸葛明来说,早已是麻木的了,所以我要你回转大王庄,好生多想想,有一天你有了决定,那必然是一个十全十美的决定,也是会使你幸福的决定。”
  把手伸向岩石上向外冒着的泉水,诸葛明又道:“另外就是你必须折回大王庄,设法试探老庄主的意思。如果老庄主能摒弃门户之见,你我算是真的有缘份,否则,即将有不堪想象的后果。”
  于是,王来凤缓步走到诸葛明的身边,低声道:“诸葛兄说的这两个原因,我全明白,那是为我好。”
  一面又道:“咱们走吧!”
  并肩骑着马,王来凤望着诸葛明的那个宽额头,又道:“第一个原因,已经不存在了,因为我早已决定了,否则我怎么会冒然的追来?”
  一面含笑一拢马缰,又道:“至于第二个原因,我看得出,爹对你印象不错,不过我还是听你的。等过石泉镇的时候,我回大王庄去。”
  哈哈一笑,诸葛明心里有说不出的兴奋。
  于是,二人拍马直奔西乡附近的飞云堡而去。
  而诸葛明在奔驰中,却也正在计算着如何折腾这西乡的飞云堡呢!

相关热词搜索:汉江刀声

下一篇:第九章  黑中吃黑
上一篇:
第七章  乐极生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