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天罗地网
2019-10-18 21:40:09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宫舫大船上,气氛开始僵寂起来。
  突然间,一声金钟脆响……
  “当当!当当!当当!”
  这是宫舫大船上报时辰的更锣,也正是二更天已到。
  于是,就听一阵脚步声,由这十丈大厅的另一端传了进来。
  刹时间,就见一溜快步走进十名武士打扮的壮汉,全都是一色的大砍刀,傈悍地露出凹凸不齐的全身肌肉,一个个双手抱刀,分成两列,站在大厅正中那个硕大虎椅两边,面无表情地望着正前方,对于大厅另一端的张博天八人,直如不见。
  正在张博天几人望去,感到既惊奇又好笑的时候,突然间,对面人影打闪,只见一个锦衣大汉,青纱罩头,缓缓走入这间大厅,一摇三摆地坐到那张虎皮大椅子上。他的后面,正有一个蓝衫大汉,双手捧着一个锦盒。
  只听他一坐下来,便高声道:“二更已到,怎不见褚伦前来?”
  张博天忽然仰天哈哈大笑,道:“在下正是褚伦特使,生意买卖,我可以全权处理!”
  那人闻言,“呼”的一声站了起来,一面戟指张博天道:“你是何人……你……”
  张博天像个幻影,更像个幽灵,一飘而到了蒙纱人不过三丈远的距离。
  但护着蒙纱人的十个大汉,动作也快,反应更捷,只见原本分成两行的人,却一下子连成一行,举刀站在蒙纱人的正面,而挡住了张博天的去路。
  突听蒙纱人厉声叫道:“杀!”
  他杀字出口,正面的十个大汉如同筑了一座刀山一般,十把大砍刀,带着“咻咻”之声,朝着张博天挥去。
  于是,张博天身后的四武士与包文通、左不同、高磊,立刻挥刀迎上。
  一时间刀光霍霍,叮当之声不绝于耳!
  张博天双手抱刀,“阎罗刀声”绝招尽出,当场就叫他劈死两个。
  蒙纱人一看,扭身朝第二层梯阶急退,却不料张博天凌空一连两翻,已挡住蒙纱人的退路,冷笑道:“朋友,你走不掉了!”
  蒙纱人嘿嘿一阵冷笑,唰的一声,同样的大马砍刀,一挥而去,张博天一愣,想不到这蒙面人竟也有这么高的武功。
  于是,他一紧手中大马砍刀,直欺而上。“阎王刀声”的威势,确实不同凡响,它劈砍扫剁,拨挑挡砸,不但又狠又猛,更且是虚幻莫测,变化万千,他没有一招是守,尽是攻势。
  然而,迎面的蒙纱大汉,却似乎也非弱者,只见他双手挥动大砍刀,屹立如山神般,对于张博天的每一招式,对挡得那么恰到好处。
  刀声惊动了两船上面所有的人,也惊动了“江上庐”大舱中一堡一庄的人。
  突然间,方木船一拢而靠到了大宫舫边上,那么恰到好处地一弯而靠了上来。
  原本是个看上去装运货物的方木船,如今竟自大方木船上,
  像蚂蚁抢窝、群鸭争食般杀过来四十个喽兵。
  只见这些喽兵们,吆喝叫着挥刀直上,虽说一上来,就被大宫舫上守卫的人,砍落江中七八个,但终于还是被这些喽兵们杀上了这艘宫舫大船上。
  于是,就在宫舫上的人,正要抽回搭在“江上庐”上面的跳板之时,守在“江上庐”上面的二三十名喽兵,也及时地杀了过去。
  刀声“咻咻”不停地在这汉江水面上响着,与悠悠吹来的江风,成了一个协奏曲。刀声中,夹杂着哀号与惨叫!刀劈肉声血花飞,闷嗥哀叫袭人心,这正是人为财死的最明显例证……
  喊杀之声,配合着刀声、哀号哭喊与叫骂,带起的血肉散落,早已把这艘宫舫大船又加上了一层颜色。
  看来半个时辰过去了,金铁交鸣之声却有增无减。
  只是,大刀寨来的一众近七十名喽兵,看样子死的还真不少,因为只要仔细向倒在甲板上的尸体看去,一大半是头缠红巾的人,那正是大刀寨的标记。
  这时,“江上庐”大厅舱内的一庄一堡人,约莫着情况,正要一冲而出杀过去的时候,舱门边,却被诸葛明挡住了。
  听他诸葛明笑道:“各位稍安勿躁,呆一会自然要杀过去,只是时辰尚未到,何必过去替他们卖命?”
  王大寿点头道:“那你就在这舱门守着,只要时机成熟,你打声招呼,我们就杀过去!”
  于是,一庄一堡的人,又全都退了回去。
  突然间,诸葛明望见两艘三桅大船,朝着这大宫舫船上冲过来,他知道那一定是白家堡的船,不由露齿一笑。
  如今的情形,正如同诸葛明所预料,那艘宫舫大船上的每一个人,全都是武功一流的高手组成。因为,大刀寨家的喽兵,在一股凶残无比的奋力砍杀中,即算是两个对杀一人,也是无法讨到便宜。
  只是这大刀寨的喽兵中,不少凶如虎狼之辈,在他们身上掉肉淌血的时候,不但不退,相反往往会凶性大发,形同拼命一般,一冲而上,奋力抱住对方。
  也因此,宫舫大船上的武士,不少人就是与敌同归于尽而倒下去的。
  宫舫大船上的外面,砍杀与呐喊之声,震动江面,而上层大舱厅中,却更是到了惨不忍睹的地步。
  首先就是左不同的狂叫声,因为这位“阴司判”左不同,他面对的神秘蒙面人的卫士中,一个个的武功也都十分厉害。一上来,左不同就发现自己大马砍刀所招呼的敌人,其身法十分灵活,左不同所挥出的大马砍刀,不是被阻,即是劈空,过不多久,左不同已大为不耐烦,他鹰目怒瞪,鹰鼻抽耸不停,尖嘴巴不停地喝叫……
  对面的敌人,却只是一个劲儿地咬着牙齿,在“咯咯”的齿声不断中,与左不同纠缠在一起……
  也许二人在拼斗一久之后,力气有些放尽的样子,所以刀法上均已有着迟钝的现象。
  就在这时候,“阴司判”左不同双手一紧手中大砍刀,一面高声大骂,道:“去你娘的!”
  就听“当”的一声大震,对面敌人的大马刀,竟然一下子被左不同砍飞。
  左不同眦牙咧嘴,正准备一刀活劈这个大个子,却再也料不到对方也十分凶悍,非但不退,反而像个幽灵一般,一冲而抱向左不同。
  本来,在这种情况下,大砍刀既被砸飞,应该本能地躲闪或逃走,然而却大出左不同意料之外的,对方竟然不退反进。
  这时候,左不同的双手已把大马砍刀高高举起,正准备借力劈下呢,突然被这大汉一环双臂,抱了个结结实实。
  论身材,二人差不多,论狠劲,算得上是半斤八两,因为左不同的刀,在被抱之后,已无法再劈下来,而对方竟在环抱以后,竟毫不迟疑地张口朝着左不同的喉管咬去。
  左不同无法用力,却挡不住使用刀把。
  只见他开气吐声,就在对方一口咬住脖根的时候,竖在空中的大马砍刀的刀把头,用力砸向对方的头顶上……
  就听“嘭”的一声脆响,刀把头正砸在对方的脑壳上,只是由于那人的头偏着,左不同的那一砸,并未把对方砸昏,相反地,就在那人头上冒血而一哼之间,顺势又把咬在左不同脖子上的大嘴巴,又向里移进一寸。
  于是,左不同又急又痛,“哇哇”大叫,而刀把头在对方毫不松口中,不停地奋力狂砸一通直到对方大汉的脑浆流在左不同的前胸。
  左不同砸死了对方,但自己也正在“泄气”,因为他这时候连扭开那大汉的双手都无力使出,而咬在他脖子上的那人,依然咬着不放。
  就在一阵喘息过后,左不同才奋力把对方推开来。
  那人是倒了下去,但那人在口离左不同的脖子时候,却狠狠地带走左不同脖子上一块肉,而使得左不同的喉管自外面也看得一清二楚。一股鲜血,也自左不同的脖子向外面冒。
  高磊正与一个大汉拼斗得十分惨烈,他本来还有伤在身,如今发觉左不同像个血人,朝自己这边冲来,立刻高声喊道:“左头目!快退出去,包扎要紧!”
  左不同夜枭一般,尖叫一声,道:“老子非把这个船放火烧了不可!”
  就像阴司里冒出的幽灵一般,左不同一扭身,抢到与高磊搏杀的大汉身边。那大汉以为左不同要退出大厅呢,却不料左不同突然大喝一声,大马砍刀反手劈砍,就听“咻”的一声紧跟着那大汉扭头到一半,便已无力地垂下了手中大砍刀。
  原来左不同一刀把那人拦腰劈断,而高磊却及时地一脚把那人踢倒在毛毡上面。
  高磊急忙去扶左不同,却不料左不同像疯了一般,一张苍白的脸上,尽是血滴,脖子上像山石中的血泉一般,一股一股地往外冒血。
  只见他推开高磊,大叫一声:“杀!”
  像狮吼!更像一头受伤的熊!
  只见他挥动手中大马砍刀,又一拼而上,迎着就近与欧阳泰劈砍的大汉举刀冲去。
  “咻!”大马砍刀在闪动中,一束刃芒一圈而撩向左不同,但却被左不同一把拖住那人的左臂,而对方的大砍刀,正劈在左不同的左臂下方,看样子是砍到左不同的胯骨上方了。
  左不同死死拖住那大汉不放,欧阳泰骂道:“我操你祖奶奶!”一刀片砍下对方的一颗大脑袋。
  于是,就听“砰”的一声,左不同与那大汉,双双缠着倒在毛毡上面,只见那没头大汉脖子上冒的血,正灌向左不同的脖子里,只是左不同并不避让,因为他已经鹰眼凸出,尖下巴仰得高高地死去。
  欧阳泰一声断喝,立刻朝着另一个与令狐平对杀的大汉扑去,二人这时候合杀一人,似乎应该胜算在握,但在对方的刀法变化莫测中,也只能把令狐平原本处于劣势扯个子手。
  而包文通,在对方的纠缠中,一时间也真的拿对方没辙。看来蒙纱人的十个武士,全都非泛泛之辈。
  也就在这时候,突然传来一声极为凄厉的惨叫,高磊适时地望过去,却正发现司马山斜着身子,向壁边倒去。司马山的一条右臂,连肩被劈砍下来,大量的鲜血,立刻就是一大片。
  高磊大怒,高声骂道:“狗娘养的,吃高爷一刀!”
  只见他连窜带跳,一下子冲到那大汉身边,正遇上那人挥刀斩向司马山。
  一束耀眼的芒彩,在窒人的刀声中,狠狠地圈过那大汉的脖子!
  没有喊叫!
  更没有号!
  在高磊的偷袭得手中,那人“咚”的一声,倒了下去。
  但却不料与上官中对杀的那人,在挥刀中,刀背却是那么恰到好处地捣在了高磊的脑袋后面。于是,高磊大叫道:“我的眼!我的眼!”
  他不辨东西南北,挥刀乱砍一通,在别人看来,他仍然是圆睁双眸,然而,他却东撞西穿,那样子就像个睁眼瞎子,跌跌撞撞的。高磊在别人无法顾及的情况下,冲出了宫舫大船的舱门,他仍然挥动手中大砍刀,但也不过才冲出不到十步,便一头钻到汉江里了。
  高磊跌落水中,诸葛明在暗处看得十分真切。他不由发出一声冷然的笑……
  就在这时候,宫舫大船最上面的甲板上,双方仍然在十彩灯光与汉江的月色中,杀得十分惨烈。对方倒下去的人,与大刀寨的喽兵,成了三与一之比。
  于是,六十多名喽兵,真正全身的,已不过十名而已,而宫舫大船上的守卫,也已不过五六人了。
  时机已到。
  契机必须把握。
  守在暗处的诸葛明,立刻一挥手,召来了一堡一庄的人,大叫着冲杀过去。
  白家堡的两艘大船,也适时靠了过来。
  于是,三方面的人,全扭结在一块了。
  那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尤其是在这个时候,更是一股千真万确的生力军!
  只是,当这二十多名雄据一方的武林高手,冲杀过去的时候,他们全都遵照着诸葛明的指示。
  那个令人惊奇不止的指示!
  因为,就在这“江上庐”上的大舱房中,诸葛明当面露出一块玉牌,且对一庄一堡的人,笑道:“我姓朱,不姓诸葛!我的全名叫朱戈!也是先帝的堂弟!”
  一面又一正脸色道:“汉室天下,就沦丧在这批自私自利、丧心病狂人的手里!凡我炎黄子孙,都有消灭他们的义务,重振汉室江山,需先把这些流寇余孽除尽!”
  朱戈的声音铿锵而有力,丹凤眼环视着长方桌四周的人,一字一泪地又道:“诸葛明,诸葛明!其实我叫朱戈,明室后裔,各位如果有后汉决心,就请等他们双方拼至最后,咱们再一举围杀过去,一个也不留!”
  朱戈话一完,王大寿当即道:“禀王爷,我们大王庄愿效前驱!”
  巴耀东也一抱拳,道:“王爷,真难为你了,飞云堡全听你指挥了!”
  这真是令人无法想像的大转变。
  谁会想得到,诸葛明竟然是明室遗孤?
  就在宫舫大船上的战斗炽烈进行中,而在船尾部,却有一个蓝衫大汉,手上捧着一个锦盒,朝着远处的一个小船尖叫招手。
  于是,那小船一摇三晃地划到了宫舫大船的尾部。
  奇怪的是那宫舫大船上的打斗,对于那个小船上的摇船人直如不觉一般。
  只听大船上的持锦盒大汉,先是向小船人丢下一个金元宝,急急的道:“快送我下船!”
  摇船的接过金元宝,立即往怀里一揣,然后点头笑道:“你这位大爷,准备到哪儿?”
  “岸上,快!”
  只听那人笑道:“好!那就快把东西先传下来。”
  大船上的大汉,立刻一边弯腰向下面递,一边低声道:“小心点!”
  小船上的人接住那个锦盒,还真的小心放在船板上。
  于是,就见宫舫大船上的大汉,跨步船栏杆,一长身,就往小船上落去。
  然而,就在他身落中途,突然间,小船上的汉子冷冷一笑骂道:“他妈的!”
  紧接着,“呼”的一声,打横里挥来一钢锏。
  就听“叭”的一声,一只十六斤半,三尺半长的钢锏,正落在那落下来大汉的脑袋上。
  小船上的汉子,并未让落下来的大汉掉在小船上,像踢一堆棉花一般,一脚踢向那大汉的尸体,嘴里还狠声骂道:“去你妈的!”
  于是,“扑通”一声,水花四溅,落下的大汉已被他踢落在江中,悠悠地朝着下游漂去。
  这条小船又是什么来历?
  小船上的汉子又是谁?
  这好像是个谜,然而什么谜也全是人弄出来的,因为它是人弄出来的,在没有人知情下,要想解开这个谜,大概只有出谜的人才解得开。
  而这个解谜的人,大概就只有朱戈了。
  那只小船悠悠离开了宫舫大船,却保持在一定的距离内,守着宫舫大船的船尾附近。
  也就在这时候,宫舫大船上的最上层外面,突然间喊声大震
  “杀!”
  “杀!”
  原本已接近尾声了,大刀寨的人所余不过十多名,而宫舫大船上的卫士,也不到六七名,全都已精疲力尽,刀出已不再掀起刀声,抡砍已没有锐芒……
  突然间,又由“江上庐”上冲出这些一堡一庄的生力军来,十几个喽兵,正自高兴,而对方六七个卫士大惊之下,王大寿领的大王庄的勇土,与飞云堡巴耀东率领的勇士,在朱戈的激励下,一个个士气大振,抱着为光复汉室社稷的精神,一冲而杀了过去。
  白家堡的人,也一冲而上,朝着上面杀去。
  于是,这三方面的人,在一个“消灭祸国殃民流寇余孽”大前提下,全都奋不顾身,一冲而上。
  刀声“咻咻”!不停地撩拨出阵阵血花。
  嗥声不断,哀号凄厉而令人毛发悚然。
  也不过一瞬间,一众十多名喽兵,与六七名宫舫大船上的卫士,全都被砍杀在这顶端的甲板上面。
  于是,一众人等,分两批,把宫舫大船的前后两个出口,全堵了起来。

相关热词搜索:汉江刀声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上一篇:
第十九章  群龙相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