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群龙相争
2019-10-18 21:38:29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汉江的水声。
  汉江沿岸的马蹄声。
  于是,二者汇聚成“汉江刀声”。
  来自岸上的,有两堡一庄的人马……
  白家堡上午时分,就由白家堡堡主、“大刀药王”白慕堂亲自率同白中天与白天虹两个儿子,以及三名白家堡武士在过午不久,赶到了安康镇。另外白家堡还出动两艘三桅大船,停在安康镇附近的江面上,就等白堡主登船了。
  另外一批,却是大王庄的人。他们在大王庄庄主“劈雷刀”王大寿的率领下,一众人包括了王大寿的的儿子“追云太保”王克飞、总管王元霸,与大王庄的五名武士,还有女儿王来凤是因为诸葛明的关系,一直吵着要来,终于也跟着来了。
  最后一批赶到的,正就是来自西乡飞云堡的巴耀东七人。他们在诸葛明的引导下,先到了白河镇的西街一家大客栈中,那个巨大招牌上写着“高升客栈。”
  一行八人,在诸葛明的安排下,先找房间歇着。
  诸葛明笑对巴耀东道:“堡主,你们七位且先歇着,我还得去找找看大王庄的人到了没有。如今距离天黑,约莫着尚有大半个时辰,这几百里跑下来,人困马乏,说不定二更不到,又得要动力使力,不先喘喘气,凭谁也不能上阵。”
  巴耀东道:“说的也是,那就辛苦你了。”
  诸葛明一抱拳道:“指望着事情顺当,大伙平安来,愉快地回去,就什么也都好了。”
  于是,诸葛明走出了高升客栈。
  他心里早就在想,自己如今可是标准的三重身份,弄个不好,鸡蛋也会变成石头,全砸到自己身上来。
  在大刀寨,自己是军师,连张博天那个有杀人狂的大流寇,也尊敬自己三分。
  然而,在白家堡,自己又是山大王,一个道道地地的强盗!
  当然,飞云堡与大王庄两方面,都认定自己是大王庄的武师,厚颜地说,算是大王庄大小姐王来凤的心上人。
  如今这三方面一搅和,自己也有些认不清自己是老几了。
  诸葛明一想及此,不由得谨慎起来……
  走在白河镇的街市上,朝着前面走,丹凤眼却忙呼着东瞟西望,转过弯角,朝北望去,汉江的水流就可以看个一清二楚的。
  诸葛明快步走到距离河岸不远的柳林下面,正碰到几个船上的伙计,扛着渔网、渔叉、船槁,朝镇上走去。
  诸葛明放眼望去,就在距离白河镇下游偏东的江面上,正有一艘如同水上宫舫的大船,抛锚泊在那儿……
  于是,他咧嘴笑了。
  那种胸中起伏不定,脸上又抹不掉的得意样子,几乎叫诸葛明笑出声来。
  于是,就见他一扭头,又折回白河镇。
  也真是巧,诸葛明才走人白河镇,迎面就遇了白家堡的大公子白中天。
  打了个哈哈,诸葛明对白中天一抱拳,道:“大公子也已赶到了,白老前辈呢?”
  白中天一笑,道:“诸葛军师,你尽管放心,家父已经来了,就在镇西头的那家‘高升客店’里落脚,正派我出来找你呢。”
  诸葛明一听,心中直叫,我的妈!
  但他反应极快,当即又是一笑,拉住白中天问道:“白家堡有没有船,在这白河镇的江面上?”
  白中天一看诸葛明神秘的样子,不由一怔,问道:“什么事?我们就是乘船下来的。”
  诸葛明道:“白大公子,你该到江边去瞧瞧,就在下游三里多一点的江面上,正有一艘巨型豪华宫舫停在那儿,大刀寨的船,只等天一黑,就会开过去了。”
  一面紧张地望望天色,又道:“时辰快到了,你们还是早点上船,怎么还能在客店里安享酒菜香味呢?”
  白中天又一怔,道:“那么咱们快去高升客栈,好叫家父快点上船!”
  诸葛明道:“这还用得了我陪大公子吗?”
  诸葛明一拉白中天,凑着白中天的耳根又道:“我们大刀寨的船,正就是老河口通江堡的那艘叫‘江上庐’的大船。你们尽管守着江面,慢慢移向下游的那艘大船附近,只等我们一冲上大船,你们白家堡的船,尽快地冲过来,咱们一鼓作气,一准马到成功!”
  白中天道:“诸葛明大军师你要到哪儿?”
  诸葛明苦笑道:“我如今就像玩逗角戏(布袋戏)那个人的两手,正抓了一把线,根根都得我拨弄一下。”
  诸葛明一笑又道:“我这么说,大公子该清楚了吧!”
  白中天一笑道:“好,你去忙你的,我这就去通知白家堡的人,马上再登船就是。”
  望着白中天的身影,诸葛明吁了一大口气。
  但他却知道,自己如今站的地方,乃是走向北面江边的要道,自己可得躲着些。
  于是,诸葛明绕道来到一个高坡顶上,因为,他必须要找找看,江中帆樯林之中,有没有“江上庐”的消息,如果包老二把事情弄砸的话,那后果谁也不敢多想。
  夏日的白天,原本来得快而去得慢,红不溜唧的大太阳,就在白河镇的西边,越显得大如圆隆隆的火盆一般,照得人们的脸,就如同上了一层颜色。
  诸葛明站在土坡顶上的几棵桑树下面,伸手遮挡着西面即将落山的夕阳,朝着江面望去……
  就在那金星不断地闪耀辉映的江面上,远远地,他望见了通江堡的那艘“江上庐”。同时间,他也看到了大刀寨高磊的那条方木船。
  于是,诸葛明笑了。望着“江上庐”驶来的方向,诸葛明立即纵身赶去,因为他必须要做最适当的确切的安排。
  如同一阵风一般,诸葛明忍着疲累,来到了江边上。
  就在他急急地寻找下,他雇了一条小快船,把自己送到江中行驶的“江上庐”旁。
  张博天一看来了诸葛明,立该招呼高磊,把船驶出航道,暂时抛锚。他要听一听他这位军师,又有些什么袖里乾坤或锦囊妙计。
  诸葛明一登上“江上庐”,张博天立即把他拉进那个曾设有翻板的大舱厅中。
  “寨主,看到那儿了吧?”
  张博天道:“看是看到了,如何行动,就等你安排了。”
  诸葛明立即道:“你这里设法找个小船,送个字条到那艘大船上,告诉他们,十万两黄金已备好,但却因避人耳目,必须等到二更天,大家两船互靠,开始交易,不过……”
  诸葛明想了一下,又道:“咱们可不能派任何人去送信,只能告诉小船上的人,就说咱们是通江堡大船就行了。”
  张博天不解地道:“何必这么麻烦,王八蛋既已露面,咱们何不干脆杀过去!”
  诸葛明一笑,道:“寨主,如果我观察得不错,那条大宫舫上,每个人俱都是武林高手。如果不好好安排,吃亏的可是咱们。到了那时候,不要说宝物无法夺回,恐怕连老命,全得搭上。”
  张博天一怔,道:“真要是这样,咱们的人手可就成问题了。”
  诸葛明道:“寨主,为了这人手不足的问题,这两天半的时间,我一路又去了一趟西乡飞云堡和白家堡。”
  张博天一愣,道:“你去找他们干啥?”
  诸葛明一笑,道:“找他们来帮忙呀!”
  张博天道:“我不信他们会不记前嫌?只要他们不来拖咱们的后腿,张博天就感激他们不尽了。”
  诸葛明正色地道:“寨主,这就是我急急上船来见你的主要原因。”
  张博天道:“说说看是怎么个安排?”
  诸葛明道:“时辰不多,咱们长话短说。”
  一面向外看看天色,诸葛明很快地又道:“寨主,你要知道,我已经搬来了飞云堡堡主巴耀东,他领着飞云堡总管巴长春,以及飞云堡的五名武师,正在白河镇上的高升客栈歇着呢。”
  张博天不解地道:“以你看,他们不会临时整咱们的冤枉?”
  诸葛明一笑,道:“我敢拍胸脯保证!”
  一面,诸葛明又指向江面,道:“如今还有白家堡的人,他们在白慕堂的亲率下,如今可能已登上他们白家堡的两艘三桅大帆船,就等在江面上支援咱们了!”
  一巴掌拍在诸葛明的臂上面,张博天咧嘴笑道:“他娘的!有时候我实在疑惑,你是不是诸葛亮投胎,特意地到这个世上来帮我张博天的?”
  诸葛明一笑,道:“是不是诸葛亮投胎,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可要信得过我才行!”
  张博天一愣,不解地道:“大军师,你好像话中有话嘛?”
  诸葛明点着头,道:“不错!”
  “那就快说吧!”
  诸葛明道:“如今我还未碰上大王庄的人,不过我会把这两方面的人扭和在一块的。”
  微微一窒,诸葛明道:“只等我把这飞云堡与大王庄的人全扭和一起以后,就得委曲寨主,亲自去接这些人上‘江上庐’来。”
  张博一怔,摇头道:“不妥!不妥!”
  “为什么?”
  张博天声若洪钟地道:“我张博天是个什么样的人,我自己太明白了,三句话不对头,就要动刀子,我能去吗?”
  “寨主非去不可!”
  “说个理由我听听?”
  诸葛明一笑,道:“理由太简单了,你只要对他们说上两句好听的,他们就会替你卖命,帮咱们把宝物夺回来!”
  张博天一听,不由右手握拳,重重地捶在左手掌上,一面狠声道:“好!低头一次又有何妨?你说,咱们何时去见那一堡一庄的人物?”
  诸葛明道:“时辰不多了,先得雇个小船,把信送到那艘巨大的宫舫上面去,然后咱们下船,我可要把话说在前面……”
  张博天道:“有话你就快说吧!”
  诸葛明一笑,道:“在飞云堡与大王庄人面前,我诸葛明可不是你大刀寨的军师爷!”
  张博天哈哈一笑,指着诸葛明的鼻尖,道:“好小子,你是骗死人不偿命啊!你说吧,我该怎么称呼你?”
  “大王庄的诸葛武师,干的是护庄保眷的差事!”
  张博天又是哈哈一笑,道:“就这么的!我全记牢了。”
  于是,沿江边,诸葛明又雇了一艘小快船,带着诸葛明的信函,划向了三里以外的那艘神秘而又豪华的宫舫上。
  天色慢慢在黑,但还可以分辨出当面十丈外来的人。
  白河镇上的街市,有些在上门板,但不少店门帘前却挂了一盏明灯。
  张博天与诸葛明两人并肩在白河镇上朝着西头走去。突然间,迎面一个女子的声音,清晰地传过来。
  诸葛明放眼望去,心中在叫,乖乖!
  原来迎面来了大王庄的大小姐王来凤。
  只听王来凤高声道:“明哥,我还以为你没有赶来白河呢。”
  突然间,王来凤竟闭嘴不言,惊愕地望着诸葛明身旁的张博天。
  诸葛明一笑,道:“凤妹,我也正在找你呢!”
  王来凤充满疑问的妙目,盯在张博天的身上,问道:“这位不是折腾过我们大王庄的大刀寨山大王吗?你怎么会同他混在一起?”
  诸葛明一笑,道:“凤妹,咱们来这白河镇的目的是什么?”
  “不就是等他们找到失宝,归还他们借咱们大王庄的银子吗?”
  “这就对了!为了今晚大家站在一条线上,各有目的,各取所需,大家就得开诚布公地好好商量一下,你说对吧?”
  王来凤冷冷地道:“要如何开诚布公?又怎么同他商量?”
  诸葛明当即急道:“凤妹,时间已经差不多了,你快把咱们大王庄的人,全都带到西头的高升客栈,飞云堡的人全在那儿等着呢!”
  虽有一脸不悦之色,但王来凤仍然急急地调头而去,一面搁下最后一句话,道:“我爹他们全来了。”
  诸葛明也朝着王来凤的背影回了一句,道:“那是最好不过了。”
  张博天憋得有些白脸泛红,但诸葛明却似不见一般,领着张博天朝高升客栈而来。
  客店中,飞云堡的七人正在吃饭,一见诸葛明领着张博天进来,巴耀东不由色变。
  只见他怒指诸葛明道:“大王庄的人呢?你怎么会同他搅和在一起?”
  诸葛明道:“巴堡主,现在该是把误会解释清楚的时候了。”
  巴耀东冷哼道:“误会?领人在我堡里穷砍一阵,还能说是误会?”
  张博天一抱拳,道:“巴堡主,张某人的那批东西,如今在江面上,过去的不是,张某在此陪罪,只等我把那人收拾以后,飞云堡的借银,张某愿加倍奉还!”
  巴耀东一想,借一万两黄金,加一倍就成了两万两,这种赚头,到什么地方才能得到?诸葛明及时地插言道:“基于大刀寨确实失宝,张寨主又有此诚意,所以我才把张寨主引来,希望图个皆大欢喜。”
  于是,一张大圆桌,原本坐了七人,如今又加了两人。当
  然,小二立即又加了两双筷子。
  人说世上没有真正的朋友,当然世上也没有真正的敌人。利字当头,父子照样会打破头,权势争夺,兄弟阋墙。
  如今张博天就坐在巴耀东的右面,张博天一举杯,原本应该“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才是,如今眼是红了,因为三杯下肚想起江面上的宝物才红的眼。
  就在张博天与飞云堡的一众人等,各干了一杯酒之后,正巧王来凤领着大王庄的人,也进入这高升客栈。大厅上,王来凤一眼就望见诸葛明。
  诸葛明更是不怠慢,急忙起身迎上去。
  大王庄庄主王大寿大敞步走入店中,在诸葛明的指引下,来到巴耀东的桌前,不由得愣住了。
  因为,他只叫了一声“亲家公……”就见张博天正嘻嘻哈哈地冲自己咧嘴笑呢。
  巴耀东自然明白,他不等诸葛明加以解释,当即叫道:“掌柜的,马上再收拾一桌!”
  于是,巴耀东把飞云堡与大王庄的十名武师,全安排在一张桌子上,拉着王大寿坐在自己左面,一面呵呵笑道:“亲家公,张寨主如今找到失宝下落,他答应为了弥补咱们两家损失,愿意加倍奉还借咱们的,我想他这种诚意,咱们就不必再有什么计较了吧?”

相关热词搜索:汉江刀声

下一篇:第二十章  天罗地网
上一篇:
第十八章  三方借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