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群龙相争
2019-10-18 21:38:29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王大寿移目向诸葛明看。
  只听诸葛明道:“回庄主的话,张寨主确有诚意,只等夺回失宝,所借加倍奉还!”
  王大寿一听,心中不由大叫可惜。想想当时姓张的要是强借十万两该多好?可惜他只借了五万两!唉,如果五万两不是银子,而是黄金,那就更叫人满意了。
  但表面上,天大寿却面无表情地冷然道:“好吧!指望着他能归还借银就成了。”
  张博天道:“王庄主,你尽可放心。”一面双手在腰上一拉,那根“十宝彩带”已拎在他的手上。
  哈哈一笑,张博天道:“这条‘十宝彩带’,就是我失宝中的一件,通江堡堡主‘铁扁担’褚伦,以一万两黄金所换,如今他们正准备以十万两黄金,交易另一件宝物,却被我一眼在褚伦身上发觉此宝,为了失宝,我血洗褚家堡,如今总算把那活儿引到这白河的江面上来,就等我找上船去呢!”
  张博天把“十宝彩带”递在巴耀东与王大寿二人手上,二人都看得直傻眼。
  嘿嘿一笑,张博天道:“那些金砖宝物,当初由二十名大汉押抬,四箱宝物中,任何一件,皆价值连城。二位的那点借银,又算得了什么?”
  张博天此时几乎成了巴耀东与王大寿二人心中的财神爷,因为,越有钱的人,他们就越是尊敬他。也许这个世界上的穷人太多了,有让有钱人看腻的关系,所以有钱人看到穷人,总是怕“穷沾身”似的疾言厉色而退避三舍。
  如今张博天“大”话一说,随便一件失宝,就是价值连城,怎不让二人脸红耳热心痒痒?
  于是,巴耀东开始举杯向张博天祝贺,那样子就像是多年的好朋友一般。
  王大寿更是不甘落后,也紧跟而上,举杯恭祝张博天,早日找到失宝列入“富人”林中。
  张博天喝着酒,拿眼瞟向诸葛明,不由心中暗笑……
  原来诸葛明正拿那双丹凤眼,在“侍候”王来凤呢!
  如果说真正有成就感而满意的,大概只有诸葛明一人。因为他导了这出戏,而且是相当成功的戏。如果说因为王来凤的关系,才让诸葛明面露满足感,那才真的会让诸葛明暗中笑破肚皮!
  终于,飞云堡的人与大王庄的人,在张博天与诸葛明的引导下,来到了江边。
  望望天色,距离二更天已不到一个时辰。就时辰的安排上来看,直到目前为止,诸葛明布置得天衣无缝而恰到好处,凭谁都多少流露出满足感。
  就在十七人正准备登船的时候,诸葛明突然低声对王大寿道:“庄主,飞云堡来了七人,我们大王庄又何必来九人?”
  王大寿一愣,道:“诸葛武师,你这是什么意思?”
  诸葛明道:“庄主,你想想,依目前的情况看,显然免不了一场厮杀,而飞云堡借给姓张的,是黄金一万两,换句话说飞云堡是为两万两黄金拼命!而我们大王庄,也只是白银五万两,加个倍数,也没有他们一半多,何苦豁上九人?”
  王大寿微点着头,道:“依你看,咱们该把谁留在暗中或干脆不要上船?”
  诸葛明当即道:“首先得把大小姐留在客店中。”
  一面又解释道:“船上搏杀,全是些亡命的大男人,大小姐去,就太不适合了。”
  王大寿道:“行!难得你心思细。”
  一面回头把王来凤叫到身边,王大寿道:“来凤,你可不能上船,那些船上的汉子,还用不到你去对付,快回客栈等着,三更一过,我们就会折回来!”
  王来凤一听,正要再说什么,突见诸葛明走近她身边,低声说了几句。
  也不知诸葛明说的是什么,只见王来凤“啐”了一口,什么话也没说,脸一红,扭头朝镇上的高升客店走去。
  他究竟说了些什么话?
  王来凤为什么那么听他的?
  也只有诸葛明心里明白,因为,王大寿与王克飞问他,他也只是哈哈二笑,没有开腔,他能说吗?“船上有些人没穿衣裳裤子”的这句话,他是不能对王大寿说的。
  于是,一条快船,把岸上的这些人全送上了“江上庐”,那艘原本是通江堡的大船上。
  这时的“江上庐”上面,灯火通明,五光十色的灯,高挂在两根巨桅上,显得十分气派。
  黑暗中,遥望向三四里外的江面上,一条巨大的宫舫大船,更是灯火通明,有如一颗硕大的宝石一般,发出万丈光芒而令人目迷。
  两条豪华大船,就在这月夜中,把个白河镇的汀面上,增添了令人眩目的颜色。有些人还站在岸上指指点点,叹为奇景呢!
  然而,谁会知道,两条粉饰高贵与太平的大船,马上就要有一场舍死忘生的拼斗?
  于是,高磊指挥着“江上庐”大船,慢慢地起锚了。
  不远的方木船,也加以伪装,缓缓地在江心移动,看上去船面上装的是些货物之类的东西,谁也看不出方木船上竟然藏了四十名喽兵。
  缓缓地移往江心航道,高磊把“江上庐”的桅帆只扯起半帆,因为顺风而来,四里不到,很快就会赶到那艘宫舫大船附近,但因距离约定的二更不到,只怕就会引起宫舫大船上人的疑心。
  这时候张博天等大刀寨的人,面对着登上船来的大王庄飞云堡的人,还真的有些尴尬。才没有几天的工夫,如今竟来个化敌为友,携手合作来对付强敌了。
  江湖中的事,本来就波谲云诡,瞬息万变而不足为奇,眼前既然成了一个线上的人,当然只有笑脸相迎,即使包文通与左不同笑不出来,也得勉为其难地把两张毛森森的马脸皱到一块而挤出个“皮”笑出来。
  诸葛明在“江上庐”大船的船头上,环视着附近的江面上,他在看附近的两艘三桅大船,当然那是白家堡的船,但他却微笑着望向另一艘小快船……
  那是一艘看上去是在江面上“夜钓”的小渔舟,看来好像是在悠哉游哉的样子!
  而那个小船上,却只有一个长髯汉子。
  会是谁?
  终于,高磊把“江上庐”大船,驶近那艘宫舫大船附近江面。
  立刻,那艘宫舫大船上面的彩灯熄了一半,然后就见三十多名披甲大汉,快步自舱底登上了宫舫大船的顶端平顶四周,大砍刀在彩灯下散发出闪芒,令人望而生畏。
  单就这个架式,就够吓唬人的。
  张博天看得清晰,不由冷冷地道:“这群王八蛋!等着挨宰吧!”
  于是,他缓步走人舱中大厅,得意地对一堡一庄的一众人等笑道:“看对方的架式,也不过就那么三五十人。”
  他一顿之后,又道:“各位这次赶来助威,张博天十分感激,只等二更一到,咱们就会靠上去,不过……”
  张博天犹豫着又道:“这件事原本是大刀寨的事,自应由大刀寨的人去卖命,各位尽管在这‘江上庐’大船上等着,暂时不必动手!”
  张博天话一落,王大寿与巴耀东对望一眼,心中在透着不解,不知张博天为什么有此一说。
  却听张博天哈哈一笑,又道:“到时候大刀寨的人,在我一声大吼中,奔杀而上,如果对方真的有两下子,张博天再劳动各位,摇手一助。”
  巴耀东道:“俺们既然来了,自然得由你张寨主安排了。”
  王大寿也道:“你说怎么办,俺们就怎么干,竖横能把你的失宝弄回来,我们拿了你借的,大家平安分手就成了!”
  张博天一笑,道:“开酒!”
  立刻,就见两个喽兵,抱出一坛密封的陈年花雕,另一喽兵,捧出一大盘景德镇透亮细瓷碗,一个个放在大厅的长方铺绿绒的檀木桌上。
  就见那个抱酒坛的喽兵,当众打开酒坛,一碗碗地倒满酒。
  张博天当先拿起一碗,举得高高的,只听他豪情万丈地当众道:“来!咱们大伙干这一碗酒,祝咱们马到成功!”
  于是,大厅舱中,看上去飞云堡与大王庄,真的像是要与大刀寨打成一片了。
  放下酒碗,张博天叫人去找来诸葛明。
  而诸葛明却一直不在这间原本豪华的大舱厅上,为的是舱中还有其他大刀寨的人,万一有人叫他一声军师,岂不吓坏一庄一堡的人?
  如今张博天着人来找,诸葛明便对来人道:“我不方便进舱中,快把寨主请到船头。”
  于是,大船中走出来大刀寨的张博天。
  “你怎么不进去?”
  诸葛明道:“快把大刀寨的人集中起来,时辰到了。”
  张博天猛吸一口气道:“你是说咱们一靠过去就杀?”
  诸葛明道:“先知彼,再动手,才不致吃亏上当。”
  张博天道:“你的意思是……”
  诸葛明神秘一笑,道:“等船一靠过去,寨主先在欧阳泰四人的护卫下,登上那艘大船去。”
  张博天道:“我怎么开口呢?”
  “很简单,只说褚堡主为了十万两黄金安全,先派你到大船上做个安全准备。”
  “然后呢?”
  哈哈一笑,诸葛明道:“这就有两种可能发生:其一,对方不让你尽情在大船上搜看,而把你五人限制在一定范围内;其二,则是根本不让你上去查看。”
  张博天道:“如此一来,咱们该如何?”
  诸葛明道:“要应付这两种情况,咱们只能给他们来个‘欺敌’……”
  张博天急道:“快说呀!”
  诸葛明哈哈一笑,丹凤眼上挑,缓缓道:“寨主,这事我早已安排好了。”一面指指船中的三只木箱子又道:“所以你在大船靠上以后,立刻喝叫,把这三只箱子扛着,跟在你身后。”
  张博天问道:“三只木箱子装的什么?”
  诸葛明哈哈笑道:“石头,但你却要把它当成十万两黄金。”
  一巴掌拍在诸葛明的肩膀上,张博天笑骂道:“诸葛‘亮’,可真有你的!”
  诸葛明心在泣血,因为他正在这句“诸葛亮”的话中,有着无限的感触。
  如果,大明朝中真有个诸葛亮,那么,大好的大明江山,怎么会被一群奸贼弄个气息奄奄?
  于是,诸葛明又对张博天道:“寨主,你得略加准备,咱们这就要靠过去了。”
  张博天举头望去,可不是嘛,双方面船上的人,全都看得清清楚楚了。
  只听诸葛明又道:“不要忘了,扛木箱的三人,应该分别是包文通、左不同与高磊。”
  张博天道:“对,我们五个人再加上四武士,足够那王八蛋受的!”
  他正要转身回大舱厅,突然止步回头,道:“大军师,你呢?”
  哈哈一笑,诸葛明道:“等到事情差不多了,我的军师身份才能暴露,以免影响大局。寨主,你看如何?”
  一面缓步走近张博天,又道:“方木船上咱们那儿十个喽兵,我还要掌握时机,让他们杀上去呢。”
  张博天一笑,道:“不错!你等情形把他们调过来,咱们来他娘的一个大混战!”
  诸葛明笑笑道:“诸葛明正是此意!”
  渐渐地,两艘十彩缤纷而形状各异的大船开始接近。
  张博天也不示弱,就在“江上庐”的两舷,也安排了二十名抱刀赤膊的喽兵,算是稍显一些颜色。
  于是,就听船头上一声吆喝:“拉住!”
  一条细缆绳抛在空中,那细绳的一端,用布包了一个小如鸭蛋的沙包,一经施劲,沙包即将小绳带向对面大船上面。只见这小绳的另一端,却连在一根粗缆绳上面。
  很快就见对面宫舫大船上面的几个大汉,急急地把“江上庐”大船上抛出的粗绳拉了过去。
  就这样,一连地拉过三条粗缆绳,牢牢地把两条船连紧在一起,看样子有些像生死不渝的模样。
  两条大船才靠紧,就见宫舫大船上一根美仑美奂、宽逾三尺的跳板,搭上了“江上庐”的甲板上。那是一个红漆跳板,带着扶手,上面连了四盏玻璃灯。
  就见由宫舫大船上走过来一个衣冠甚佳、态度大方的中年大汉,呵呵笑着走过跳板来。
  就在这时候,从“江上庐”的上层大厅,迎面走来张博天,在他的后面,跟着四武士,然后就是包文通、左不同与高磊三人扛着木箱子。
  迎面施了一礼,那人很有礼貌地道:“请问褚堡主……”
  张博天一笑,也抱拳一礼,道:“我们堡主马上就来,只命在下,先把这十万两黄金送过你们船上。”
  只听那人哈哈一笑,道:“褚堡主很有信用,既然这么说,那各位这就请吧。”
  张博天一挥手,一面回头道:“十万两黄金,可不是小数目,慢些扛,扛过三箱,还有七箱,等扛完了,你们马上回船去,这儿可用不到你们在搅和。”
  包文通三人唯唯诺诺。
  当然,来的人与对面船边的几人,也全听得真切,看样子这件大买卖,马上就要开始了。
  张博天跟着来人,全都上那艘灯火通明的宫舫大船上面,立刻进入第一层的大厅舱里。
  绕过那个挡门屏风,就在这四丈宽的大厅上,那人把张博天让到一张铺着湘绣座垫的紫檀木罗圈大椅上,立刻,就有一个一身天蓝绸短打扮汉子,双手捧着一个茶盘,来到张博天面前。
  只见这人相当干净利落地把个细瓷茶盅放在张博天那张绿玉面桌子上,然后躬身而退。
  张博天脚下踩在厚厚的地毡上面,虎目暴瞪望着正中的那张大虎皮的虎头,与两张小虎皮,不由得声声冷笑,心想,这不全是我张博天的宝物换来的吗?
  不经意地伸手摸了一下桌面上的细瓷盅,突觉手中一凉,扭头看去,却见瓷盅内正是人参白木耳,有些糊糊的样子,就是不知如何弄得这么凉兮兮的。
  正准备拿起来喝呢,却见刚才那人急步又走到上层来。
  张博天放下瓷盅,却听那人道:“不知褚堡主几时过来,我家主人正等着呢。”
  一面只见三只铜条木箱子,不由又问道:“另外尚有七只箱子,为何不一起扛过来?”
  哈哈一笑,张博天道:“一切全都准备好了,我们堡主言明,一等贵主人出来,我们堡主立刻过来,另外的七箱黄金,也会马上送到。”
  只见那人微一皱眉,道:“既然这么说,那我就再去传报一声。”
  望着那人走去的背影,张博天咧嘴一笑,低声对身后的四武士与包文通、左不同、高磊三人道:“看我手势,咱们一拥而上,杀他娘的一个措手不及。”
  于是,几个人跟在张博天后面,磨掌擦拳。
  当张博天领着包文通等人,走过大船以后,诸葛明立刻走人“江上庐”的大厅舱中。
  王大寿一看到诸葛明,立刻问道:“诸葛武师,两个船全都靠上了,怎么没有一点动静?”
  巴耀东也道:“他们那些龟儿子们,到底在搞啥名堂?”
  诸葛明一笑,当即道:“各位,搏杀之前,总是会不寻常地先平静一阵子,就如同天亮前会黑上一阵,是同样的道理,不过……”
  他神秘地一笑,又道:“识时务,分清敌友,是咱们当前最关紧要的事,等一会儿他们双方接上火,动上刀子,咱们能帮则帮,不能帮则保活命要紧,因为他们双方可算得一丘之貉。”
  王大寿与巴耀东微点着头,却又听诸葛明道:“话我不能说得太露骨,各位斟酌着办吧!”
  他有些神秘兮兮地对这大舱厅中的人看了一眼,一闪身又退出去了。
  诸葛明为什么要临阵说上那么几句话?
  他似乎陡然间变成了个神秘人物。
  然而,汉江上的刀声将起,这不正是他诸葛明的杰作?
  谜!
  谜样的人物。

相关热词搜索:汉江刀声

下一篇:第二十章  天罗地网
上一篇:
第十八章  三方借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