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三方借兵
2019-10-18 21:37:47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诸葛明把王来凤扶上马,并一再嘱咐道:“千万记住,两日后的天黑时分,大王庄的人要在白河的江面上,准备观看一场夺宝大战!”
  于是,王来凤策马疾驰而去!她是带着一股甜蜜的心情折回大王庄的,这与她来的时候,完全是两种不同的心情。
  王来凤走得很快,她一出老河口市镇,立即策马疾驰,因为,单就由石泉镇沿汉江而下直到白河,就要一天多的时间,只要自己在路上随便一耽搁,就什么都全完了。
  送走了王来凤,诸葛明急急赶到江边,不远就见方老丈正在仰首翘脚地朝着这儿望。
  诸葛明一招手,人也快步来到方老丈身前。
  “上船吧!”
  跟着诸葛明来到小船上,就在后船尾搭起的凉席棚下面舱板上,方圆圆已把茶沏好。
  诸葛明点点头一笑,道:“谢谢你啦!”
  方圆圆嫩脸一低,娇笑道:“诸葛明先生,请喝茶!”
  方老丈与诸葛明二人一坐下来,就听方老丈道:“你看到下游的那条船了吧?”
  诸葛明在江上帆影交错中,看到一艘巨舟。看样子,恐怕要在五里之外的江面上。
  诸葛明一皱眉,道:“真是出人意料,竟然只隔一日他就来了。”
  一面又自言自语地道:“这可以证明一件事,通江堡前晚出事,这条大船上面的人绝对不知道,否则,他还会来吗?”
  方老丈问道:“咱们要不要过去看看?”
  诸葛明道:“这样吧,你稍等一下,我去去就来。咱们再摇过去看看这条船是个什么光景。”
  诸葛明说完,立刻跳下岸,很快又回到了广来大饭店里。他找来了掌柜的,问道:“半个时辰内,做出两桌上等的酒席,酒要陈年老酒,要快一点,我在此候着。”
  广来大饭店的掌柜,立刻吩咐厨上,全体动员起来。
  诸葛明要了一张大红帖,自己就在上面大笔一挥。
  于是,诸葛明不由得哈哈笑了。
  只听他自言自语道:“应该是可以吧。”
  相当的紧凑,半个时辰刚到,一连的五个小二,一个挑酒,四个挑菜,跟在诸葛明的身后,来到江边。
  四担佳馔,一担酒,全上了船。诸葛明只留两个小二陪在小船上,其余三人又折回饭店。
  于是,方老丈摇着小船,朝着五六里外的那艘豪华大船上摇去……
  汉江的水才由红转清,如今似乎又要变色了,变成似有着呜咽的红色。而红色是血啊!
  方老丈把诸葛明与两个小二,自江上的来往大船中间,摇向了那艘越来越觉巨大、愈近愈看它华丽的江上巨舟,诸葛明不由得不惊叹有声……
  看不见红墙与绿瓦,然而,沿着大船的两舷,看上去足有两层楼房高的三十丈长的舱面上,朱红漆依旧把个四周粉饰得色彩夺目,就在一方方的玻璃大窗四边,金黄色彩陪衬中,各种雕刻图案,叫人倍感眼花缭乱而又目不暇接。
  就在这长方形的平顶四周,还有五尺宽的廊椽,三尺宽的玻璃珠穗彩色宫灯,每一根横梁柱头上,各悬挂了一盏,更显得气象万千。
  大船正中的摇橹洞,一边足有十二个,两边自然也有二十四个,加上前后两根巨型帆桅,不难看出这艘船在行驶中,速度一定相当得快。
  方老丈的小船尚未接近大船边,就见船上有个穿红色背心的大汉,高声喝道:“你们是干什么的?”
  诸葛明回道:“我是通江堡的,有事特来转报。”
  于是,就在小船即将驶近的时候,就见大船上面,突然伸出一根头上带钩的长竹竿,牢牢地把小船拉靠在船的一边。一个小二,把船上的绳索抛向大船。
  于是,就见自大船的舱中,走出一个相貌威猛的大汉,大敞步走到了船边上。
  诸葛明攀上了大船,抱拳对那大汉一礼,道:“请通报一声,通江堡的信使,有要事求见!”
  只听大汉道:“我们也才刚由汉口赶到,正准备吃饭。有事且在此候着,等我们主人吃完饭再说。”
  微微一笑,诸葛明道:“那敢情好。我们堡主在临行时,特别订了两桌酒席,说是谢罪的,眼下我已带来了。”
  诸葛明一说完,立刻叫两个小二把小船上的酒菜,全搬到大船上来。
  却听那大汉一摸嘴巴,微笑道:“那好!我就去替你转报一声。”
  大汉正要转身,诸葛明急着又道:“兄台慢走!”
  大汉一愣,扭头问道:“还有事?”
  诸葛明一笑,随手在怀里一摸,拿出那张红帖,一面双手往大汉手中一递,一面道:“这是我们堡主的亲笔字条,烦兄台代呈你们主人。”
  大汉面无表情地接过红帖,转身进舱内。
  诸葛明这时候才把这艘巨舟看了个仔细。心想,这哪会是条船,简直就是谁家把厅堂搬在这大船上一般,也许一些人去吃饭了吧,所以舱面的廊下看不到太多的人在,也只是船头与船尾各有五名持刀大汉来回地梭巡而已。
  没多久,传报的大汉微笑着走出来。
  诸葛明迎上前去,大汉道:“酒席我们收下,你随我进去。”
  一面手指着两个小二道:“你们在小船上候着去吧。”
  于是,沿着右舷长廊走到船尾,诸葛明这才把入口地方看了个清楚……
  只见有两根盘龙巨柱,柱中间分上下两层,如果要登上层,就得顺着两边登上五层梯子,如果是下层,又由正面向下走五层梯子。
  只是这下层的隔间已隔得相当明显,那是住的地方,而上层,却被收拾得像个大客厅。
  诸葛明被带到上层来,绕过一个挡门屏风。诸葛明不由一惊,只见足有四丈宽十丈长的这一层里面,靠两边摆放着湘潇座垫紫檀木罗圈大椅,正中靠里面,摆着的全是绿玉面大桌子,厅上原本铺着厚毡,但却又在中央,铺了一张大虎皮,大虎皮的后面,更铺着两张小虎皮,每个虎皮的头,正昂首向外,眦牙咧嘴。
  这时候,正是午时,但这间大厅顶上,却在一闪一闪的,不知是什么东西在发光。
  大厅两边,正各有五名彪形大汉,一个个臂粗腰圆,双目如电,死死地盯着走进来的诸葛明。
  诸葛明才一进入这上层大厅,就听一个浓重的声音。不知发自何处,但却十分清楚地道:“你们堡主也太没有耐心了,老夫不过晚到一日,他就西去安康。”
  诸葛明朝空一抱拳,笑道:“我家堡主确有要事,所以特命小的在此恭候大驾。堡主的意思,汉江风光奇佳,请你们移驾白河江面,两日后的晚上,通江堡的‘江上庐’大船,就会在白河停留的。”
  诸葛明一顿,似是有些讪讪地又道:“我们堡主已备下十万两黄金,希望大家出自诚意。”
  冷然哼了一声,那声音又传出来,道:“老子若无诚意,岂会老远地由汉口赶来?”
  诸葛明道:“话不是这么说,上一回我们堡主花一万两黄金买的‘十宝彩带’,上面就少了一个金片。”
  哈哈一笑,只听那粗重的声音又道:“天底下谁都知道,买宝买真,只要褚伦买的是真品,就算少一个金片,又有什么关系?”
  “瑕疵一有,价值就会大不相同了。”
  “好吧!等这次在生意成交以后,俺就再设法补偿他。”
  诸葛明一抱拳,道:“那就多谢了!”
  也就在这时候,只见那个通报的大汉当门一站,向内禀道:“启禀大爷,酒席已摆好。”
  又听那粗重的声音道:“你回去吧。吃过饭我们就把船开往白河江面去。”
  一顿之后,又道:“赏他二十两银子,送他下船。”
  诸葛明当即又高声道:“在下谢赏!”说完当即随那大汉,走下船去。
  小船在方老丈的摇橹下,离开了大船,诸葛明深长地透了一口大气。
  “你看到那人了?”方老丈问。
  诸葛明摇着头道:“没有,我也只听到声音,如果从声音上判断,那人应该有五十多岁年龄。”
  小船把诸葛明与两个小二送到岸上,诸葛明随手掏出十两银子,每个小二一锭,一面道:“你们这两张嘴巴可要闭紧。”
  两个小二大喜过望,一面笑道:“客官爷,就算有人伸手在我二人喉管里掏,也掏不出一个字来!”
  “那就好,快回去替我备好马,五斤酱牛肉,再加一袋酒,我要马上离开一阵子。”
  两个小二立即朝着广来大饭店走去。
  诸葛明这才笑道:“时间紧迫,我得连夜往西赶,顺当的话,咱们再过个几天,就会碰面,诸葛明希望到时候能天下太平。”
  方老丈一笑,问道:“可是要去找上午时候的那位姑娘?”
  诸葛明一笑,道:“大王庄的大小姐,我怕高攀不上。”
  看了一眼方圆圆,只见她正低下了头,那是一种相当惹人怜的表情。女人若具备那种表情,男人是很难不被溶化了的。
  于是,诸葛明无奈地一笑,道:“贤父女保重,我这就上路了。”
  方圆圆的妙目,突然精光连闪,嘴巴微启……
  那是想说话的样子,但对诸葛明而言,方圆圆的表情比之她开口说话,还叫他心动。他不由深深地看了方圆圆一眼,这才一咬牙走向镇上而去。
  诸葛明来到老河口的广来大饭店,收拾妥当,立刻骑马沿着汉江沿岸,连夜纵马疾驰。
  这时候在他的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如何去说动安康的白家堡,让他们能多少出点力。因为诸葛明看得出来,那艘神秘豪华大船上,自守卫到神秘人物,全都是具有一身武功的人。
  要应付这些一身武功的人,那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像江海的浪涌,更像是一阵风,诸葛明连夜顺汉江往西赶,弯弯曲曲何止四百里,直到第二天天将正午的时候,总算是赶到了安康的白家堡地面上。
  诸葛明有些刘备过江战战兢兢的味道,然而,如果他不冒死前往游说,那么,未来一战,胜负实难决定谁属。
  当火毒的太阳,自头顶照下来的时候,诸葛明已来到通往白家堡的那个长斜坡上,坡西面宏伟的城堡,就矗立在那儿。那灰黑色的堡墙,高高地傲视着五六里外的汉江,那条通往汉江的河,依旧是悠悠地游过白家堡而朝着汉江流去……
  穿过像山沟般的宽马路,登上了山坡,诸葛明来到了白家堡的青石牌坊下面。四座石狮子,雄峙地蹲在牌坊下面,拱托着牌坊上的“白家堡”三个金字。
  抬头看,四五丈高的堡门楼子,就在宽道尽头。
  诸葛明不由露齿一笑,一挟马腹,立刻朝堡门驰去。
  正午刚到,但堡门楼地方风大凉快,又见那几个老人在闲嗑牙,除了说古论今之外,还提及两月前白家堡遭受的那次无妄之灾。
  当诸葛明来到白家堡的门楼下的时候,他已能顺着那条小街,看到白慕堂的那所深宅巨院。
  此时,自门楼下来一个堡丁,就中一站,拦住诸葛明的去路。但他再仔细一看,不由大吃一惊,立刻叫道:“你不就是那批山寇吗?怎么又来我们白家堡?”
  那堡丁一说,几个纳凉的老人,扭着屁股,一头闯进城堡,一个个脸全吓白了。
  微微一笑,诸葛明欠身道:“烦劳通禀一声,大刀寨诸葛明有要事求见白堡主。”
  那堡丁似是并不怕诸葛明,只见他戟指诸葛明,冷冷道:“朋友,回头吧!你这是黄鼠狼向鸡拜年,没安好心。”
  诸葛明一笑,道:“回头可以,如果将来白家堡出了翻天大事,可就不能怪我没有提醒你们啊!”
  诸葛明一面缓缓地在调转马头,一面自言自语地道:“好人难做啊。”
  诸葛明尚未走出两丈远,突听那堡丁高声道:“你等等!”
  诸葛明一笑,马身不转,只扭回头道:“你可是想通了?”
  “好吧!你就在这儿等着,我找人去替你通报一声。至于我们堡主见不见你,我可就不清楚了。”
  诸葛明边把马身调转边又道:“最好快一点,我还有要事待办呢。”
  也就在这时候,早由小街里面走出四五个手持长矛的壮汉,
  一下子把诸葛明围了起来。
  其中一个戟指诸葛明骂道:“龟儿子!上回就是你假扮算命,摸进我们白家堡来。如今竟敢一个人直闯而来,真没有把我们白家堡放在眼里不成?”
  诸葛明面带微笑,双手扶在鞍桥上,笔直地坐在马鞍上,一面看着这几人道:“各位还是省省劲吧!大刀寨并非山寇,更非土匪,否则上次那场搏斗,白家堡早完了,你们各位,也早就不在这个花花世界上了!”
  诸葛明说得一点不假,三月底的那场仗,白家堡确实没有死人,大刀寨更没有洗劫白家堡。
  几个围住诸葛明的壮汉,彼此望了一眼,其中一个问道:“上次你们硬借我们堡主两万两银子,看样子是不是花光了,你们又要来打主意了?”
  诸葛明哈哈一笑道:“拧了!这回不但不是来借银,相反的,是来偿还两万两银子的!”
  几个壮汉一听,还真的面面相觑。
  就在这时候,堡丁已由里面跑出来,道:“你请进吧!堡主在候教呢!”
  诸葛明一笑,几个围的人也让出路来……
  诸葛明放马缓缓朝着对面那栋巨宅驰去。小街道两旁边,早有许多人在廊前站着,看来至少有一百多人,男女老幼全有。他们一个个丢下刚刚端起的饭碗,全挤到外面看这个大刀寨的人。
  只是谁也不会相信,诸葛明这副模样,会是个杀人放火的大山贼。
  诸葛明不由暗忖,自己究竟是什么角色?如果两边的人这时候鼓鼓掌,面带笑容,那该是个什么场面?可惜这些人既不鼓掌,也没有笑,就算自己想对他们笑一笑,也无从笑得出来,更何况他们并不真的知道自己是谁?
  除了马蹄声外,就只有偶尔的一下咳嗽声。诸葛明缓缓到了红墙前,青石阶边,就见白中天站在大红木门口,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
  诸葛明这才翻身下马,白中天当头就问道:“请问贵姓?”
  诸葛明把马缰挽在桩上,道:“在下诸葛明。”
  哈哈一笑,白中天道:“大刀寨的军师,快请进!”
  诸葛明对于白中天的这种转变,大惑不解,就连跟来的几名持矛挥刀壮汉,也觉着奇怪。
  就在白中天的礼让下,诸葛明来到白慕堂的大厅上。那座气派万千、庄严而宁静的大厅上,白慕堂夫妇二人和女儿白如玉及儿子全在大厅上。

相关热词搜索:汉江刀声

下一篇:第十九章  群龙相争
上一篇:
第十七章  金钱美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