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钱能通神
2019-10-18 21:31:12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太阳已经落山了,但大地仍然很亮,显然这是炎热夏季应有的现象,因为,夏天总是白天的时间久一些。
  就在这时候,自景阳镇的“悦来客店”门前,一辆鸡公车,“吱吱咛咛”的走出镇外。细看那辆鸡公车,前面有个大汉拉车,车后面,两个车把中间,另一个大汉,扭着个大屁股,身子前倾,吃力地推着。
  鸡公车的后面,高磊领着十名喽兵,扛着大马刀,紧紧地跟着。
  就在鸡公车的两边,各绑了一只木箱子,显然,那就是赎诸葛明的万两银子。
  夜,越来越静,而使得鸡公车的“吱咛”声更加的响亮,响亮得连一行的脚步声都被淹没。
  风,慢慢地加大,而使得沿路的树木发出“哗啦”的声音,令人倍增无限惆怅。
  在距离景阳镇大约二十多里的一个大斜坡上,一大片象树海般的黑松林里,诸葛明正被五花大绑着拴在一棵老松根上。实在说,这一天他过得可真够惨的了。
  先是这伙强盗,尽拿他消遣。有几个三四十岁的大汉,还拿他当女人般的寻开心,单就这股子窝囊,就叫他好一阵子不舒服的。
  尤其在这伙人吃东西的时候,竟然没有一人送一点食物给他,甚至还把吃的在他嘴边磨蹭,那种得意与狂妄,诸葛明全放在心上。
  因为,他是个智者,又何必去找眼前亏吃?
  当然,心中的忿怒,足以培养他的报复情绪。
  本来,他是个不愿杀人的武士,但眼前这伙人,似已失去人性,他们的残酷与杀戮,令他厌恶,厌恶得甚至不愿用眼睛去瞧。
  于是,这一天里,他虽然没有吃到东西,甚至也没有喝口水,但他却尽量闭眼睛,把饥与渴,溶化在心中,而产生一种心理,一种如何报复的心理!
  也就在二更天的时候,诸葛明四周的人,全都集中在那个姓左的身边,听候那个尖头鹰鼻大汉吩咐着。
  诸葛明想听,但他却一点也听不到。
  突然间,两个手持钢刀的大汉,一闪而来到诸葛明的身边,动作粗暴,还真叫诸葛明吃一惊。
  两个大汉动作熟练地用那条绊马索,把诸葛明拉到一棵老松树上面,牢牢地捆在松树上。
  诸葛明低头往下看,少说也有四五丈高。
  只听一个握刀大汉,把手中钢刀架在诸葛明的脖子上,笑着说:“伙计,你下去吧!这儿有我一个就够了,只要他敢哼出一声,我就把他的脑袋砍下来。”
  于是,另一个伙计顺着树干溜到地上。
  诸葛明一眼望去,隐隐约约地看到这二十多个壮汉,扇形一般分散开来,在姓左的身后面,却跟了十来个。
  这些人就在姓左的率领下,慢慢地移向官道边。
  于是,二十多人全都隐入树后面,消失不见。
  诸葛明在树上面,有些忧心,因为他知道张博天的脾气,他是一块不打弯的钢,说不准领着大刀寨的人,一哄而上,自己就算死定了。
  当然,他也想到了包文通,那也是个刀口上见真章的莽汉,如果这档子事不加思索就硬干一场,自己就是这场撕杀中的牺牲者,那是毫无置疑的。
  尺半香一更次,如今第二炷香就快燃完,眼看着就要燃第三根香了。
  突然间,远处的坡后面官道上,先是一阵“吱咛”声。
  没有多久,就见一个汉子,急速地跑进松林来,只见他喘着大气,道:“左爷,来啦!”
  姓左的急问道:“来了多少人?”
  “一辆鸡公车,后面跟了十个人,有一个大汉领着。”
  于是,姓左的大汉“呵呵呵”的笑了。
  围在他四周的人也全都笑了……
  姓左的一挥手,十几个人悄悄地溜出树林,成钳形向往来人的地方包抄过去。
  迎面的坡道上,出现了一辆鸡公车,在十个喽兵的护送下,朝着这片黑松林中走来。
  折了一个弯,鸡公车突然间停下来了,因为再上坡,就是大片的黑松林,乌黑八七的。
  有道是,穷寇莫追,逢林莫入。高磊心里明白,自己押运的可是一万两银子,在没有弄清楚以前,这一万两银子是绝不能轻易离开自己眼皮的。
  于是,高磊的鸡公车停下来了。
  跟在高磊身后的十个喽兵,立刻间双手抱刀,团团地围在鸡公车四周。
  “朋友,该露露相了!”高磊扬声高叫。
  嘿……
  那声音像夜枭,听起来令人起鸡皮疙瘩。
  高磊是干什么吃的?岂能把这种枭声放在心上!他在心里暗骂,龟孙子们也不打听一下,明敞着小鬼找阎王老子的麻烦来了。
  就在他冷笑中,侧面的林中,走出一个尖头带着个巨大鹰钩鼻子的大汉,他那两只像猫头鹰似的眼睛,死死地盯在高磊的脸上。在他的身后,跟了十七八个持刀壮汉。
  就在相距不过三丈远处,两方这才对上话。
  “东西带来了没有?”
  高磊一笑,沉声一拍鸡公车,道:“一万两银子,一个蹦子不少!”
  只见尖头大汉一摆手,一面说:“瞧瞧去。”
  于是,又见那个年老的喽兵,闪身而出,一迳到了鸡公车旁。
  高磊手一拦,冷笑道:“人呢?”
  老者手一指身后,道:“人就在林子里,就等你们这一万两银子一到,我们就立刻放人。”
  高磊摇头道:“大刀寨可不是一群驴蛋,在没有看到我们的人以前,这银子你们不会那么顺当地拿走。”
  突然间,尖头大汉呵呵狂笑,道:“王八蛋回头看看,你们能走得了吗?”
  高磊根本不用看,他心里有数,你小子顶多不过三十人,有什么值得耽忧的。
  心念间,高磊摇头道:“朋友,你要银子我要人,如今我送来银子没见人,你觉着公道吗?”
  “公道?哈……公道还会干强盗?”
  “那是说咱们双方有一方不讲信用了?”
  尖头大汉粗声道:“天底下哪里来的公道?什么才叫信用?老子做事一向讲求银子第一,安全至上。”
  高磊冷笑道:“那就说说你要如何的安全至上?”
  尖头大汉夜猫子眼一亮,道:“一万两银子全揣到我这弟兄们的腰包里,等我们进入松林后,立刻把你们那个姓诸葛的放出来。”
  高磊抬头望望天,月儿正当中,脸上突然有了笑意。
  于是,高磊高声抗辩道:“朋友,你别打哈哈了!我怎么知道被你掳去的人是死是活?我看不到没关系,总得叫我听听他的声音吧?”
  尖头大汉略一思忖,道:“既然你不见兔子不撒鹰,那就送你一颗定心丸。”
  一摆手,对一旁的人道:“进去,叫那个财神爷叫一声。”
  高磊忙道:“我要听三声,而且要大声。”
  嘿嘿一笑,尖头大汉骂道:“他娘的!就照着他说的,大叫三声!”
  于是,一个持刀大个子抹头冲入树林中消失不见。
  一见这情形,高磊心里明白,这批王八蛋也想的真绝,当场把一万两银子分给每个人,然后分头往这黑松林中一藏,谁也没办法找到他们。
  突然间,树林中的诸葛明还真的高声在大叫。
  诸葛明的声音叫的很高,调子也拉的长,一声出口,必然用尽胸中之气,然后稍一歇息,又叫出第二声,就在他第三声叫完的时候,那把架在他脖子上的钢刀突然一按,低喝道:“够了,别再出声了!你他娘的一天没吃没喝,想不到还有这么大的劲头喊叫。”
  他话声刚落,树下附近一闪而窜出两个壮汉,明晃晃的钢刀在树下打闪。
  “谁?”
  “兄弟,分银子了,还不快去!”
  诸葛明立即发觉树下的人,头上挽着红巾。
  诸葛明就在看守他的大汉低头看的时候突然奋起双脚,踹向大汉的腰眼。
  大汉遇袭,急忙双手抱住树干,钢刀已落到树下面。
  诸葛明双手被绑在树上,双脚也被捆着,但却仍能伸展自如,如今大汉手中没有钢刀,岂能错失良机?
  于是,又一连并着双脚踹向大汉的肩头,终于把大汉踹落地上。
  就在大汉尚自惊怒而要开口大骂时,突然间,一束刀芒,一圈而至,他连叫还未出口,就已经人头滚落地上。
  “我可爱的军师,该下来了吧!”是包文通的声音。
  诸葛明苦笑道:“找个会爬树的,上来帮我一把,我的包大头目。”
  于是,就见一个喽兵,顺着树干往上爬。
  于是,诸葛明瘫坐在树枝间,一面道:“全身酸痛不自在,我得在这儿活活血脉。”
  包文通道:“军师爷,你只管往下跳,我在这儿助你一臂之力。”
  本来,三四丈高,诸葛明就算自树下往上纵,也不见得会难住他,只是他现在除了又饥又饿外,双手双脚几乎不听使唤,更何况他自马上摔下来,也受了伤。
  如今一听包文通的话,觉得尽在树上不是办法,于是一咬牙道:“大头目,你可不能打落水狗呀!”
  哈哈一笑,包文通道:“包文通不会搬石头砸自己脚丫子的,我整你,往后我就没好日子过了。”
  诸葛明一笑,当即道:“下来了!”
  一把接个正着,包文通没有立刻放下诸葛明,只见他双臂施力掂掂,一面“啧、啧”有声的道:“乖乖隆的咚!还没个娘们重嘛,可是饿惨了。”
  诸葛明道:“快去办正事。”
  包文通低声道:“是!军师爷。”
  只见他放下诸葛明,扭身就向树林外冲去。
  在他的身后面,一溜又冲出二三十名喽兵。
  且说高磊一听林中三声叫喊,心中一阵高兴,故意道:“他可是个文质彬彬的书生,怎么会叫出这种声音出来?”
  尖头大汉一听,双眉紧皱,黄眼珠一翻,骂道:“你他娘的再细琢磨琢磨,一个人饿了一天一夜,会不会是那种声音?”
  “不象,一点也不象。”
  尖头大汉大怒,骂道:“王八蛋,你要是惹恼了左大爷,老子人也杀银也要!”
  高磊一声冷笑,道:“动上家伙,不定谁死谁活……”
  一伸手,接道:“这么办,我打声口哨试试,也许他听到口哨声,就会有个回音,那么,这一万两银子就是你们的了。”
  尖头大汉道:“既然你这么说,也好,先打开木箱,让左爷看看你们装在里面的是银子还是石块!”
  哈哈一笑,高磊军刀砍断木箱上面的绳索,大马砍刀一插箱盖,立刻间,一缕缕银光,自箱中散发出来,是那么的诱人,怪不得那么多人为它拼命。
  四周围的二三十个大汉,全看直了眼,姓左的更是双肩耸动,不能自己。
  “那就快打声口哨,左爷等不及要拿银子了。”
  高磊用力吹出一声尖锐的口哨声,那是一声听来相当凄厉的声音,尤其在这种深夜里,更令人毛骨悚然。
  长长的一声口哨声才落,立刻间得到了回音……
  不过,那不是诸葛明的回音……
  更不是一个人的回音……
  而是一溜从老松林中一冲而出二三十个喽兵的反应,那种听起来比高磊的口哨声还凄厉的喊“杀”声!
  包文通率领的喽兵,还真的与高磊这帮押银的喽兵,配合得天衣无缝而恰到好处。
  这真是瞬间主客互移的变化,更是出人意料的情况。
  包文通的三十个喽兵,以极快的手法,把姓左的二十多人全包围起来。
  姓左的不由大怒,遂高声叫道:“杀!”
  其实他不必叫这么一声“杀”!因为,包文通早已挥起他的那把鱼鳞紫金刀劈砍而上。
  夜风啸啸,树影摇摇,月亮似是羞见人间杀戮,适时来了个云掩月。
  包文通一连劈倒三个,正面拦住尖头大汉。
  二人一上来更不打话,两个大灰熊一般的大汉,立刻间缠斗在一起。
  高磊大声叫道:“大刀寨的儿郎们,使把力一个也不能放走!”
  他边说边杀,一脸别人身上冒出来的血,但他却剽悍地伸出巴掌一抹,成了个关公。右手钢刀,见人就砍,完全恢复他当年在锦衣卫奉命杀人时的水准。
  黑松林变成了杀人场,刀光的霍霍声不亚于山谷中吹来的风声。剑影的锐芒,真与天上的月光争辉。每个人的身上全都染了血,当然已分不出是谁淌的血。
  这么的对杀对砍,渐渐成了两个杀一个。
  然后成了三个活劈一个。
  然后,有几个眼尖腿快的,哭喊着冲人树林中逃去。
  于是,才不过半盏茶的工夫,老黑松林边的砍杀,成了一个对一个。所有受伤的或没有受伤的,头上均束绑着红巾的大刀寨人,全都围着他们的大头目包文通,看他怎么来收拾那个姓左的尖头鹰鼻大汉。
  就连高磊,也袖手旁观,不再插手。
  一个对一个,也只有那么两个剽悍的大个子,就听二人暴吼之声不断,凌空挥劈的大刀,疾如光电般对砍对杀。那声音,还真像是铁匠铺传出来的声音。
  要知任何一种拼杀,气势相当重要,也就是士气最要紧。如今包文通心中可笃定的很,一大群大刀寨的人围着看,自己这回算是露脸了。
  当然,这可与他在安康时候被张博天杀的“哇哇狂叫”,“丢盔卸甲”,自又不同。
  只见他双手挥动鱼鳞紫金刀,一刀快似一刀,把个姓左的大汉逼得只有退后,哪有还手之力?
  姓左的心里明白,今晚上可真的栽定了。如果还能活着离开,自己非得出家当和尚,好生念经谢天地了!
  只是他却又不甘心,自己上的这个当,也太窝囊了。就算能活着,难免会想起这档子事。
  于是,他咬紧牙关,硬拼包文通,反正他是豁上了。有道是“将军难免阵上亡”,手上既拎着刀砍人,也要等着有一天别人来砍自己,刀口上混日子,永远都是盼过了今朝期不得明天,他奶奶的自己也杀了不少人,早就捞够本还有得赚了。

相关热词搜索:汉江刀声

下一篇:第十一章  萍水相逢
上一篇:
第九章  黑中吃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