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乐极生悲
2019-10-18 21:28:52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且说诸葛明当众挥笔,写了一张纸条:“小弟投身大王庄去了。”
  随手折起纸条,递向掌柜,一面笑着说道:“这张纸条,烦掌柜你一定要交给与我同来的那个绕嘴胡子的大高个子,别人恐怕对我还不太熟悉。”
  掌柜的接过纸条,回道:“错不了,一定把条子带给那个粗壮的客官。”
  诸葛明随手取出两锭银子,往桌上一放,道:“掌柜的,算账吧!”
  “玉罗刹”王来凤一笑,道:“收起来吧,打从今天起,鸿运客店一切开销,全由大王庄负责,还用不到你自掏腰包。”
  诸葛明立即道:“这儿是专为招待西乡飞云堡的,我如今已不是飞云堡的人了。”
  “那你算是哪里人?”
  “石泉镇大王庄的伙计。”
  “既然已是我大王庄的人,就该听我的。”
  “玉罗刹”缓缓站起来,扭身一面向外走,一边道:“收起你的银子,马上提上你的行李,跟我回大王庄去!”
  诸葛明立即应道:“是,属下遵命!”
  其实,诸葛明也没有什么好收拾的,转身回房取出他的宝剑,跨上他的川马,便跟在“玉罗刹”王来凤马后,朝着石泉镇东北的大王庄驰去。
  说起来,只不过个把时辰,但在马程来说,才翻了两三个小岗,望过去,插天峰青紫山脉,连到了天边,插天峰下面的一条看上去总有个三四里长的山坡,就中的庄院,就是大王庄。
  单就那条山坡,“劈雷刀”王大寿就常对人夸,那是一条龙脉,风水绝佳,往后子孙们全靠这条龙脉,大富大贵呢!
  诸葛明一来到大王庄上的那个大场子,看到一群人,少说总有个二十多人,在赶搭一座戏台子。
  诸葛明心里明白,这是为唱三天陕西梆子大戏作准备。
  不用下马,跟着王来凤驰过庄门的高大门楼下面,直到正厅台阶前。
  于是,那个紫脸大汉王元霸,大王庄的总管,粗着嗓门问道:“诸葛兄怎么又折回来了?”
  “玉罗刹”王来凤哈哈一笑,道:“王总管,他在西乡不得意,是我把他邀到咱们庄上。他原本要折回老河口呢。”
  总管王元霸双眉一扬,道:“大小姐这是在挖西乡飞云堡的角儿,这不太好吧?”
  “玉罗刹”王来凤一笑,道:“他们原本来了六人,已经走了五个,就把他一人留在鸿运客店,显然他是个新手,不被重用。”
  站在台阶上,扭头回望台阶下的诸葛明一眼,又抿嘴一笑,缓缓说:“西乡飞云堡在试用他,大王庄不妨实用他。”
  总管王元霸道:“小姐的意思是……”
  “你不妨先掂一掂他的份量,再派他个角色干。”
  “就眼前?”
  “是啊。”
  一声苦笑,王元霸道:“大小姐,还是把庄主请来吧。”
  “爹在忙着,我看也是一样。”
  诸葛明这时候心中实在不是滋味,心中暗骂,道:“他娘的,如果真要来这儿找碗饭吃,还真的叫人有心酸酸方知糊口艰难之感。”
  突见总管王元霸一挽长衫前摆,双肩一松动,十层台阶,腰一拧已落下来。
  “诸葛老弟,人要混碗饭吃,就得有点实才。大王庄的规矩,王某人不能有违,你是拳腿上够劲,还是刀剑上造诣深?”
  诸葛明心中暗骂,龟儿子变的可真快,当初第一次着面,那种热络劲,又是送茶,又是让座。如今一听投靠你大王庄,马上又变了一种脸色,真他娘的够势利了。
  心念间,哈哈一笑,道:“诸葛明样样都懂,样样稀松,反正你大总管是主考官,你出什么题目,我尽力应着就是了。”
  总管王元霸的紫脸膛一冷,道:“那就先接我几掌吧。”
  诸葛明一看这王元霸,虎臂熊腰,个头也够高壮,拳脚上必然有一套。
  他一念及此,连衣摆也不提掖,缓缓退后几步,一抱拳,道:“总管请。”
  诸葛明“请”字一出口,王元霸的一双拳头,已忽掌忽拳捣向诸葛明的面门。
  诸葛明双肩耸动,双手不停见招拆招,潇洒地化解了王元霸的一轮攻势。
  突然间,王元霸大喝一声,道:“小心了!”
  就见他身子一顿,暴抬左足,当胸踢出。
  诸葛明一见足到,原地双腿一弹,左掌一按来足,一招“云鹤展翅”,奋力一个提纵倒翻,人已纵出三丈之外。
  总管王元霸一愣,道:“好功夫!”
  突见“玉罗刹”王来凤抛过一把银鞘剑,道:“看看人家的剑上造诣。”
  “唰”!一把精光宝剑已拔在手中,总管王元霸道:“咱们点到为止。”
  诸葛明缓缓拔出宝剑,笑道:“正该如此。”
  就见他一领剑诀,含笑又道:“大总管,你请进招吧!”
  王元霸跨步上前,一抖手中剑,在银芒打闪中,一连挽出三朵剑花,成品字向诸葛明前胸推去。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诸葛明长剑挥洒出一片剑网。
  于是,一阵金铁交鸣,二人一合即开。
  王元霸似乎难以相信这诸葛明剑上功夫,竟能一招之间化解他的“三元及第”。冷哼一声,手中银芒暴长,猛然间,又幻化出一道一道刃芒,宛如来自九天苍穹一般,四面八方向诸葛明罩来。
  诸葛明哈哈一笑,手中剑一抖,人已纵起三丈有余,半空中,只见他双手握剑,有如苍鹰搏兔般直射而下,其剑势之猛,下击之疾,王元霸自觉有心寒之感。
  于是,就见王元霸平地横移,银剑护顶,一闪而滑开二丈。
  就在一声“啵”中,诸葛明已双足落地,潇洒自如地倒提他那长剑,道:“大总管有心赏诸葛明一碗饭吃,才有意承让在下。”
  总管王元霸收起银剑,双眉紧皱的一步步登上台阶,一面喘声道:“这身本事,西乡飞云堡会放你走?”
  “玉罗刹”王来凤接过银剑,笑道:“普天下遗珠之憾的事何岂之多,不过正好叫我们大王庄捡到便宜罢了。”
  诸葛明一笑,道:“飞云寨没有大王庄的这种‘见面礼’,所以我只有干着急的份儿,总不能找人比划吧!”
  “玉罗刹”王来凤一笑,道:“总管,人交给你了。”
  王元霸一笑,道:“咱们这护庄武师,是有两个缺,如今诸葛老弟台一来,一个可抵两个,算是凑成十个了。”
  望着诸葛明抿嘴一笑,“玉罗刹”王来凤扭身走入正厅,回转后楼而去。
  于是,诸葛明摇身一变,成了大王庄的护庄武师。
  六月六,可真是个大顺的日子。因为,在这一天,不论是石泉镇的大王庄,西乡的飞云堡,甚至石泉镇上的鸿运大客店,全都是喜气洋洋,冠盖相望。所有的人,全都乐哈得合不拢嘴巴。
  当然,自叫天岭朝阳峰来的大刀寨七十多个“内藏钢刀,外表嘻哈”的人来说,自然也是十分的高兴。
  六月初六一大早,诸葛明奉派为大王庄的代表,率领着十名大王庄的庄丁,一路来到石泉镇的“鸿运客店”,店门外早有好几个蓝衣短扎的人,候在店门外。
  诸葛明才下马,早有人走上前道:“怎么你老弟说走就走!”
  那人正是张博天,只见他一指客店内,又一笑,道:“全都来了,约有四十多个。”
  高磊高声道:“这可好,你本来是客,如今摇身一变,竟然真的成了喧宾夺主,哈……”
  大刀寨的人全笑了。
  当然,跟在诸葛明身后的人,也全笑了。因为,他们以为这几人全都是西乡来的,西乡不正是新到的诸葛明武师以前落脚的地方吗?
  于是,诸葛明一挥手,道:“你们在外面等着,我这就进去招呼人家远来的客人。”
  大王庄的庄丁,全都留在屋外面。
  诸葛明却领着大刀寨的几个剽悍的大个子,走入鸿运客店。
  客店中,西乡的人一个个穿戴得十分体面,其中也有几个带着刀剑的武师。
  诸葛明一进到店中,便抱拳高声道:“在下诸葛明,特由大王庄来侍候各位。大王庄原本有屋子,就是觉着不太隆重,我们庄主才特意把西乡来的贵宾们,安置在这儿,不周之处,还望看在一家人的份上,多多包涵。”
  就在一阵寒喧之后,西乡人又把诸葛明身后的大刀寨大汉们,当成了大王庄的人。
  诸葛明如今可是“正”字大王庄的护庄武师,每说起话来,也自然的多,只听他对一众西乡人,侃侃而谈道:“大王庄如今正上演大戏,那可是陕西有名的‘赵打雷’梆子戏,昨天已经演了一天,是暖婚戏。今天的戏码,听说是‘姜子牙下山捉群妖’,晚上是压轴戏的‘大登殿’,俺们庄主说,白天叫姜子牙把妖魔捉走,晚上的洞房花烛夜,新人就会‘鸾凤和鸣,百年好合’了。”
  西乡来的一众人等,一听这诸葛明的话,还真的拿诸葛明当成了一家人,攀肩拉手,搂腰搭臂,那份亲热劲,看在门口的大王庄庄丁们的眼里,谁还会怀疑这位新武师的“来路不明”?
  于是,就在一阵热络的交谈之后,诸葛明发话道:“此去大王庄,走路得一个多时辰,咱们可不能耽搁正午拜堂时辰,那可是大吉大利的时辰,烦劳往后通报,该起轿了吧?”
  于是,没多久,鸿运客店门口的两个店小二,抬了一根五丈长的大竹竿,上面缠绕了密密的一层“蚱蜢鞭”(当地人称小而响声大的鞭炮),噼哩呱啦地响起来了。
  八抬大花轿,缓缓自鸿运客店内抬出来……
  最前面,十名穿戴整齐的大王庄庄丁,成两行在前面缓行,跟着就是一对门旗分两旁,后面又是两个人,合抬着一个磨盘大的铜锣,一路打着。铜锣后面,又是八旗牌,以及两个挑子,每一挑子里面,各放着一只面盆大小的红色盆子,里面放的四色果,这后面就是八人抬的大花轿,“吱呀吱呀”的,就见那顶一上一下的大花轿闪动,新娘子一准会被晃得七荤八素而不知东西南北。
  花轿的后面,有两匹精壮的川马,马上骑的正是飞云堡主巴耀东的两个儿子,巴雄飞与巴振飞二人。
  二人的后面,全都是两人一抬,数一数正好十二对,看上去全是箱笼衣柜,全套家俱,但谁也会相信,巴耀东的掌上明珠巴金花,一直受乃父宠爱,这箱子里面包不准全部是金银珠宝。
  这些嫁妆队后面,又跟了六名大汉,那是六名“问题人物”,当然,诸葛明不说,谁也不会去问。
  石泉镇大王庄庄主娶媳妇,而媳妇又是门既当、户也对的西乡飞云堡堡主巴耀东的女儿,这可是地方上的大喜事。除了贺客以外,跟着去看热闹的人却也不少。
  像这种热闹场面,主人家自然欢迎人越多越热闹,也更能衬托出一个喜气来。
  只是,大王庄的人,再也想不到,在这些人当中,竟然会有七十多个危险人物混居其中。
  而这些人,也全都是混在自石泉镇跟来看戏的人群中。他们看上去一个个嘻嘻哈哈,两手空空,没有看到有一个人带着家伙的。
  打老远,就听到锣鼓喧天声,正是梆子戏在“闹锣”。那股子热闹劲,从大王庄前面的大场上四周的桑树上,每棵树全挂着一串鞭炮,就可以看得出来。
  就在八抬大花轿快要进人大场子之时,花轿前面的大锣声便狠命地敲打,而两个牛嘴火炮,“咚咚”两声冲天冒火时候,大场四周的桑树下挂的鞭炮,也全都点燃起来。一时间六十棵桑树开始冒出火烟来,配合着高大戏台子上的锣鼓点,大王庄立刻就热闹起来。
  就在一个高大的庄门楼子下面,花轿停了下来。因为由此再穿过正厅前面的空场子上,一溜铺了一条大红毯,沿着红毯的两边,还有二十四个花童在分站着。
  于是,花轿的轿帘子被掀起来了。
  就见“追云太保”王克飞,一身新郎打扮,快步走近轿门,像个老鸡抱窝般,暴伸双手,去搀扶缓缓自轿内顶着盖头往外移的新娘子巴金花。
  如今的巴金花,可真的名副其实成了“金花”。除了一头的凤冠霞披之外,伸出的双手,金光瑞芒,叫人眼花,那条玉带上,更是彩霞四射,全都是镶着名贵宝石,就连那双偶尔露出个鞋尖的绣花鞋,也金光四射。
  于是,正厅上的人全挤到台阶前,望着缓步走过来的一对新人。
  于是,炮声加上人声,锣鼓声掺杂着陕西梆子戏的“加官进爵”吉庆戏,立刻间大王庄进入了热闹的高潮。
  诸葛明跑前走后,还真的够忙乎的。
  当然,诸葛明的表现,完全是“两种掩护,一个目的”。所谓的两种掩护,就是尽在“玉罗刹”王来凤面前求表现,更在总管眼皮下,把西乡来的远客,招待得无微不至,甚至他还坐下来,同西乡飞云堡的人,闲聊上一阵,这情形看在总管王元霸的眼里,就觉着这新来的武师诸葛明,可不是就来自西乡嘛。
  庄门的大广场上,正有着远近来的两三百人,挤在戏台前面看赵打雷的陕西梆子。
  也就在早场的“加官进爵”才一唱完,就见总管王元霸当着众人等高声叫道:“今天是敝庄大喜日子,承蒙各乡亲前来致贺,没什么谢的,大伙进宅子里喝杯水酒,彼此热闹热闹,完了再来看戏!”
  王元霸这一吼,还真的管用,当先就把最远道来的“客人”
  全招呼到那所高高的门楼里面了。
  不过,这些远道来的客人不是别人,正就是来自叫天岭朝阳峰大刀寨的一伙强盗。
  六七十人一起哄,马上戏台前面走了个空。三百多人,连着唱戏的,全冲入庄内,这才看到正厅前面的那个像是演武场,而且诸葛明已在那儿露过几手的场子上,已经摆了三十张大圆桌,且酒菜全都摆上。
  这可是免费招待,不吃白不吃。
  于是,三百多人全自动,马上把场子上的桌子,填得满满的。
  酒席还真不赖,全是石泉镇鸿运客店大厨师们的手艺,好多人吃得捧腹打噎,看样子连晚上的饭也全预支了。
  足足的吃了一个时辰,这才让场子上的锣鼓点子,把一众人引到戏台前。
  在距离戏台正面,搭了个布棚子,棚子内安放着十多张太师椅,一张横桌面上,放的十锦香果与茶水。大王庄庄主“劈雷刀”王大寿,正率领着一众武师,把远自西乡来的巴耀东两个儿子,请在正面椅子上。
  于是,正台戏开锣了。
  戏台上贴出的戏码:“姜子牙下山捉妖!”
  那是一出大戏,全武行,天神全被姜子牙搬借下凡,一一大战凡间妖怪,其中,赵打雷的嗓门最大,虽然他扮的是姜子牙,但他仍能爆出闷雷般的喝叫声,往往会吓得群妖打哆嗦。
  只听他喝道:“人间出了妖一群,
  闹得天廷不太平。
  姜子牙八十修成道,
  我修成了道哇——哎;
  修成了道哇!我要捉妖精呀——哎!”
  于是,就见一个半裸上衣的女妖,双手持着一对四尺大剪,一冲而上,狠狠地剪向姜子牙!
  就见赵打雷怒喝一声,直如晴天霹雷,姜子牙扭身上了一张桌面上。于是,女妖就与天神打在一起。
  就是这出姜子牙捉妖,就捉了足足一个多时辰,直到日头落西,姜子牙才把世间的妖捉光。
  但大王庄却怎么也想不到,赵打雷不但没有把这妖怪捉去,反而弄来了一批要命的。
  就在第二天的响晚,夜戏已完,西乡镇飞云堡的二位少堡主,领着飞云堡的人连夜离开大王庄折回石泉镇的鸿运客店。
  大王庄上的人们,在这一连三天的忙碌中,人疲马乏,同时在石泉镇来看“赵打雷”梆子戏的人,全都受到招待而吃了大王庄的流水席。
  诸葛明的表现,可真是恰到好处,因为他以大王庄武师的身份,竟然在西乡镇的两位少堡主前面,混上了交情,尤其在巴雄飞与巴振飞二人,有意无意间讨好“玉罗刹”王来凤的时候,诸葛明成了二人的“情报贩子”。
  只是,当诸葛明把有关巴氏兄弟的情报,添酱加醋的再提供给王来凤的时候,总会使得王来凤嘻嘻哈哈的,笑弯了腰。
  当然,这是有原因的。
  巴氏兄弟的长相,算得是够雄的,但却在相貌上,难以得到王来凤的喜悦。
  巴雄飞年已二十五,巴振飞也有二十四,但二人对王来凤有着非常的热爱,也因此,诸葛明就把握这个关节,立即把巴氏兄弟给拉拢到手。
  如此一来,大王庄的人,越觉得诸葛明是西乡飞云堡的人而疑虑尽除。
  然而,诸葛明心里十分明白,王来凤对于巴氏兄弟,一个也不欣赏。因为巴雄飞的那副长相,实在够叫人伸舌头的,他那窄而塌的前额下面,吊丧眉加上一对下垂的眼角,硬把个胆鼻大嘴巴的厚实相,弄得有如一个心机沉沉而又似奸诈的人。
  巴振飞的相貌,虽说也有点吊丧眉,可是还看着不太惹人厌,但他的右耳下面,却长了几粒肉葡萄,使人觉着,这不是多此一“长”?嘛!
  “玉罗刹”王来凤也正好利用诸葛明的这种“穿针引线”为巴氏兄弟“热诚服务”的机会,还真的同诸葛明聊了几次,而每次都觉着这诸葛明可爱。
  因为,诸葛明见多识广,说出的话,风趣有致而恰到好处,女孩子们听起来,有如在听“音乐盒”,叫人醉醉的有着舒服感。
  再加上诸葛明的那对会说话的丹凤眼,尽在他那高额头下面“瞻前顾后,左撩右瞄”,早把个王来凤吸得心泛桃花而不能自己。

相关热词搜索:汉江刀声

下一篇:第八章  一往情深
上一篇:
第六章  男欢女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