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神秘莫测
2019-10-18 21:33:50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当天夜里,诸葛明就住在褚大少堡主的这艘“江上庐”上,不过他拒绝了几个女子的“善意侍候”,舒舒服服地睡了一夜。
  没有人再去打扰他。
  除了该送茶水,送吃的以外,甚至连个同他多说一句话的人也没有。
  直到诸葛明吃过早饭,悠悠晃晃地走下船去,还没有人对他说上一句话,或问他一声。
  他好像与船上所有的人无关一般。
  甚至在他离去的时候,也没有再见到褚伟岳。
  不过,这一切对诸葛明来说,并不觉得太奇怪,因为,通江堡褚家的人就是这副德性。
  诸葛明离开了“江上庐”,离开了岸边,他却并未走去老河口的市集上凑热闹,而是直走到“广来大饭店”,他原先要住下后又被“挤出局”的大饭店。
  他这里才一上门,掌柜的先是一惊,顷刻间变了一副嘴脸,笑得像个弥勒佛一般,迎了上来。
  “客官,你回来了,快请坐!”
  一面高声道:“泡好茶!”
  诸葛明嘿嘿笑,连正眼也不看掌柜一眼,摆动着八字大步,坐在客堂正中的一张桌上。
  小二及时提了一副细瓷镶花茶壶,一边给诸葛明满满地斟上一杯香气扑鼻的好茶,一边嘻嘻笑地道:“客官,你可是要吃点老河口的名菜名酒?”
  诸葛明冷然道:“前倨而后恭,势力小人!”
  掌柜的一愣,苦笑道:“客官,你多体凉!”
  诸葛明冷冷笑道:“如今是不是在下投入‘通江堡’,你们就换成这副摇尾乞怜的德性?”
  小二一听,心里有数,多说必然自讨没趣。
  心念间,急急对掌柜一打眼色,回头笑道:“客官,你是知道,俺门这是火窝山上抱煤坑,弄个不好就惹火烧身啊!”
  一把揪住掌柜,诸葛明沉声道:“有件事情,你给我牢牢记住!”
  掌柜的几乎双脚离地,抖动双手,颤声道:“你请吩咐!”
  诸葛明咬着牙,道:“就在明后两天里,有个白白的大汉,长了一嘴尺半寸粗胡茬子的,他带有四个人,要来这儿找我,你可得好生替我招呼,不可怠慢,最重要的是不能叫任何人知道,否则老子一把火烧你个吊蛋精光。”
  “是!是!是!一定照你的吩咐就是。”
  掌柜的在诸葛明的揪提下,心中自有一份恼火。
  但诸葛明却在想:老子这是在替通江堡“修行”呢!
  于是,诸葛明长身而起,直往店外走去。
  只见小二紧赶一步,低问道:“客官,你不吃点什么再走?”
  一扭身,诸葛明的脸几乎碰上迎上来的小二,一咬牙厉喝道:“早饭已过,中饭未到,这个不前不后的时辰,你能叫诸葛大爷吃什么?王八蛋!”
  但当他正要转身的时候,突然对掌柜的道:“炮凤烹龙,血鳗翅羹,外带陈年花雕一坛,正午时分给诸葛大爷备好!”说罢出店扬长而去。
  诸葛明一步跨出“广来大饭店”的时候,也曾回头看到那块如今变成“广来犬饭店”的横匾,不由得有些好笑,因为那块银子仍在上面,只是难为了掌柜的,弄了些黑漆把那块原来发亮的银子遮了起来。
  诸葛明一走出“广来大饭店”,立刻朝着荒林走去。
  看来是有些荒僻,几棵老柳树根,有一半连在岸边而又缠扭在水面上,方老丈的那条小渡船,就拴在江边的老柳树根上面。
  方圆圆本来是在柳树下面张望呢,如今一见到诸葛明前来,当先跳上小船,口中还在嚷着:“爹,诸葛先生来了!”
  诸葛明跳上船,正迎着方老丈弯腰走出舱门。
  “等你吃早饭呢,还以为你不来了呢。”方老丈笑说。
  诸葛明一看船头,不由一笑道:“看样子你们还未曾吃嘛!”
  方圆圆缓缓地掀开食盒,里面四样小菜,第二层,却放的是一盘小笼蟹黄包子,另外一锅江米小粥。
  她轻盈地为诸葛明先装上一碗粥,边轻声道:“一大早我没有预备酒,等中午时候再喝吧。”
  方老丈笑道:“中午我陪诸葛壮士好好地干几杯。”
  诸葛明微微一笑,道:“中午就不用准备了。”
  “为什么?”方圆圆边往外端小笼包子边道:“东西全都办齐了,再过半个时辰,我就要做了呢。”
  诸葛明道:“中午有人请,不吃是傻子。”
  方老丈边喝着江米粥,随口道:“诸葛壮士应酬,咱们中午随便吃些算了。”
  哈哈一笑,诸葛明道:“咱们中午全有份,‘广来大饭店’大概已在为我们准备了吧。”
  方圆圆娇柔的眼神望着老父。
  方老丈淡然一笑,道:“老河口的‘广来大饭店’是已有三十年的老字号,当初是家小饭铺,随着老河口的发达,广来饭铺成了大饭庄子,如果问我老头子何时进过广来大饭庄,大概是在二十年前的事吧。”
  “如今距离正午,还有那么两个时辰,早饭少吃些,等中午时候,咱们空着肚子装好的。”
  一面哈哈大笑,诸葛明又道:“方老丈,你听说过有条通江堡的豪华大船,叫做‘江上庐’的?”
  “诸葛壮士,你看过通江堡的‘江上庐’?”
  “不错。”
  “最好离那条船远一点!”
  “为什么?”
  “因为那条船太华丽了!”
  “太华丽又有什么不对?”
  “太奢侈华丽,很容易产生罪恶,我听说那条船上布满了机关。同样的,那条船上也养着许多不正经的女人。”
  缓缓地放下碗,方老丈又道:“一条豪华的船,本来没什么,但是一条布有机关的船,就不简单,听传说死在那船上的江湖人物,还真的不少,你可得躲着些。”
  诸葛明淡然一笑,道:“除了通江堡的那条豪华大船外,我听说在这汉江上,还有一条极为神秘的大船,上面的装设布置,听说是唐璜典丽,美伦美奂,只不知方老丈见过这条巨舟没有?”
  方老丈一怔。方圆圆却道:“诸葛大侠说的那艘好似水上仙宫的巨舟,我们是见过一次,看样子好像是一艘畅游五湖三江的大船。那晚上就在这老河口的江中心,船上面笙歌齐鸣,彩灯透着两舷琉璃窗直照水面上,好像还有人在船中婆娑起舞呢。只是……只是我们原想划近去瞧着,却被大船上的人喝退了。”
  方老丈又道:“我猜八成是哪家王公大臣,在畅游中原华夏,才有那种派场。”
  诸葛明边饮着茶,边问道:“近来通江堡在招募武士,方老丈听说过没有?”
  方老丈摇摇头道:“这倒没听说过。”
  方圆圆道:“通江堡那么多的武士,他们还招武士,难道他们想造反?”
  诸葛明一笑,道:“咱们吃过中饭后就分手。诸葛明拜托方老丈父女,替我打听一下,通江堡‘江上庐’在招募武士干啥?诸葛明还有三天自在日子,每天我会设法来这柳树林下一次,与贤父女二人会一面,听得你们有何消息。”
  方老丈道:“成,我会把船摇向通江堡的那条河里,看看有没有办法打听出来。”
  日正当中,正好是烈日当空,天气有些酷热,老河口的市镇上,人们尽朝着荫凉地方躲,甚至有些人跳到江边的水中,只冒个脑袋在水面上。
  诸葛明却不为烈日所苦,他甚至嘻嘻哈哈地领着方氏父女二人,朝着不远的“广来大饭店”走去。
  就在诸葛明才进入“广来大饭店”,早有两个小二快步迎上来,只是小二却露出一副吃惊地样子。
  听听随后自楼上快步下来的掌柜,吃惊地道:“客官,你的客人还未来?”
  诸葛明冷笑道:“客人?喏,就我们三人。”
  掌柜的苦笑道:“客官,你没有忘记吧?”
  “忘记什么?”
  “你点的大菜呀!”
  诸葛明一瞪眼,道:“当然没有忘记,炮凤烹龙,血鳗翅羹,都齐全了吗?”
  掌柜的道:“齐全是齐全了,只是你们三位,如何吃得完?”
  “吃不吃得完,那是我们的事,你只要照着吩咐,把这几道大菜端出来就没你的事了。”
  早有小二打开布帘,把三人让进一间一二楼最大的雅厢内。
  诸葛明三人径直走人这间雅厢中,三人不由全都一怔,只见正中的一张大圆桌上面,海碗四只,倒盖着四只大盘子,粉红色的桌围巾,摸一摸还是绒的,四个穿着甚为干净的小二,分站圆桌四个方向。
  诸葛明三人才走到桌边,三个小二立刻双手扶椅,恭让三人入座。
  一张大圆桌,分坐三人,那些原本雕刻有人物的红木椅子,高高的椅背,上面还铺着锦缎垫子,完全是红底金花,配合着桌面,真可说是相得益彰。
  再看那桌子上的杯盘碗筷,全都是银子打造,看上去全都有细致的花样附镶在上面,一件件全都是晶光发亮。
  方圆圆美眸顾盼,不由抢着说道:“爹!”
  方老丈以手示意,轻摇着头。
  就在三人坐定以后,一个小二,立刻手持精巧银壶,为每人把酒酌上。
  诸葛明就着杯子一闻,浅笑道:“不错!正是陈年花雕。”
  只见他高举酒杯,笑道:“咱们先干一杯!”
  及时地,桌上的莱盘上面的大银碗打开了。
  诸葛明三人停杯中途,全拿眼睛欣赏着四大银盘中的佳馔,在袅袅上升的白雾中,数种不同的香味,飘散在空中,令人闻之垂涎。
  诸葛明吃过“炮凤烹龙与血鳗翅羹”,他也是在当年曾偶尔吃过,如今也只是随意的“闲话一句”,却不料老河口的“广来大饭店”还真的端得出来。
  诸葛明一看,脸色一整,指着桌上四大银盘中的四种颜色四个形状的大菜,沉声说道:“找掌柜来!”
  其实不用找,广来大饭店的掌柜早在留意着,闻言一掀帘子呵呵笑着走了进来。
  诸葛明又把杯子向方氏父女礼让道:“干!”
  放下酒杯,诸葛明冷然地对掌柜的说道:“报报你这菜名来!”
  店掌柜搓着双手,额头微见汗湿,眯着笑脸,道:“客官,你早上点的‘炮凤烹龙,血鳗翅羹’,小店总算全都办齐全了,你吃吃看,这四样就是炮凤。”
  呵呵一笑,诸葛明道:“雄雉为凤,白马为龙,百年老鳗血煨翅,这些全是世间绝馔,吃一次足慰平生,我希望你们不要把这些佳料糟踏了!”
  一面举筷对方氏父女道:“来,咱们尝尝‘广来大饭店’的手艺如何?”
  一边,掌柜的在一旁唱念着每一盘中的菜意,听起来全都有名堂,四个大盘中,合起来才只一个“炮凤”而已,下四盘,必将更多,因为那是白马一匹,怪不得三人一进店门,掌柜的大吃一惊,因为只这几样,足可以让十几二十人吃个肚皮发胀呢。
  诸葛明三人就在“广来大饭店”中,吃得津津有味,而店掌柜又不停地加以样样唱名的解说,不停地道出千奇百怪的做法的时候,突然间,广来大饭店的门外面,一溜的进来了十一个人。
  只听为首的一人高声道:“掌柜的!”
  “广来大饭店”中,这时候已有八成座,连楼上的也坐了不少人。
  然而,这个大汉却边走向店中,边叫道:“掌柜的在不在?”
  “在,在。”一个小二见过十一个人,全都拎着大马刀,自是不敢怠慢,一面把十一人往楼上的大客间让,边笑容可掬地道:“请上楼,我们掌柜的也正在楼上呢。”
  一阵脚步声,还真巧,全都进入紧邻诸葛明的房间。
  只见一个小二,一掀诸葛明的雅厢门帘,直拿眼睛示意店掌柜。
  “什么事?”店掌柜才这么问,突听隔壁的大汉中,有人厉声道:“叫掌柜的来!”
  声音是那么得高,诸葛明听了个真切。
  于是,诸葛明咧嘴笑了。
  只听他高声笑道:“哈哈!来的可是高仁兄吗?”
  “谁?”是高磊的声音。
  “几天不见,连我的声音也听不出了吗?”
  “哈……哈……”
  一阵大笑后,只听高磊叫道:“军师爷吗?高磊来了!”
  于是,高磊在前,十个水上部下,全跟在高磊身后,朝着诸葛明的房中走来。
  诸葛明一看高磊带了十名手下,全都来了,不由抚掌大笑道:“巧!巧!真是再巧也没有了!”
  于是,诸葛明把方氏父女介绍给高磊。
  却不料方老丈在见到高磊后,不由一阵热血沸腾,颤抖着双手,双目发直,哆嗦着声音道:“你……你……你……”
  高磊先是一惊,突然一拥而上,暴伸双臂,一把搂住方老丈,双目垂着泪水,道:“姐夫!”
  久久地,两人像是沾在一起了。
  方老丈哑着声音道:“整十年了。”
  “不!姐夫!你记错了,是十一年了。”
  “对! 十一年了!”
  突然间,方圆圆在二人身边低声道:“舅舅!”
  高磊正在激动地抱住姐夫呢,突听方圆圆叫,更是一惊,扭头望着这位秀色绝丽、娇美如花的外甥女。
  缓缓地,也是怔怔地,高磊伸出双手,抚着方圆圆的双肩,不知如何开口,方圆圆眨巴着泪眼,又叫了一声“舅舅!”
  方老丈含泪笑道:“你离开的时候,圆圆才十岁呢。”
  突然间,诸葛明哈哈大笑,道:“看来我今天的这桌佳馔还真派上用场了!”
  一面急急招呼各人入座。
  这时候店掌柜的一看,突然加了十一个大汉,不由高兴地道:“这原本是喜庆大宴,想不到还真的带给爷们团圆庆!”
  房中四个小二立刻忙碌起来。
  高磊等十一人,不要说是吃过,就算看也未看到过,当然,更叫不出盘中菜的名堂了。
  方老丈面对高磊道:“兄弟,那年你都快三十了,荒年乱世,日子难混,你不哼一声就走了。第二年,你姐姐就撇下我父女二人,一病不起,十年岁月,总算把圆圆拉拔大了。”
  高磊叹道:“也真是难为姐夫了!”
  不过,高磊在流寇中混了个水军副将,只可惜没干几天,天就变了,变得应了那句“败者为寇”的俗话,也因此他对过去十一年的原本辉煌的日子,只轻描加淡写地嘟哝了两句而已。
  倒是方老丈,把圆圆的遭遇与诸葛明的相助说了一遍,甚至把诸葛明的侠义之风,大加赞赏地夸耀一番。
  高磊立即举杯,走至诸葛明面前,流着感激的泪道:“军师爷,高磊感激你!”
  他不多说,话说多了,反而有失感激的颜色。
  诸葛明一饮而尽,边笑道:“高爷,我是冒打误撞的,算不了什么,倒是你们亲人相聚,值得大加庆祝!”
  于是,高磊的十个心连心的手下,一个个为高磊及方氏父女举杯祝贺。
  这真是一顿极具意义的欢宴,少说也吃了一个多时辰。

相关热词搜索:汉江刀声

下一篇:第十四章  两头雄狮
上一篇:
第十二章  甘投虎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