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两头雄狮
2019-10-18 21:34:43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当诸葛明二更天转回到老河口的时候,天空中挂了个好大的月亮,好象要从天空掉到汉江一般,把个灰蒙蒙的汉江,照成了水连天。
  诸葛明一走进“广来大饭店”,迎面就见通江堡大少堡主坐在大厅的正中那张桌子上。在他的后面,一列站了四个豹头环眼的光头大汉,四个人全都只穿着一件豹皮背心,巴掌宽的镶铜扣腰带,把个饭包肚皮勒得朝外鼓,好像就要鼓破一般。
  诸葛明似是一惊,旋即哈哈一笑,缓步走到褚伟岳桌前面道:“大少堡主,你这是在等人?”
  褚伟岳僵硬的脸上,生生被他挤出一个笑。但诸葛明却发觉那个笑,只是皮笑肉不笑,有点像木乃伊的脸。
  低而含威地带着质问的味道,诸伟岳道:“不错。”
  “不是等我吧?”
  “正是等你阁下。”
  哈哈一笑,诸葛明道:“三天才只过了一天呢!”
  “我知道,只是有件事,却令我寝食难安,所以我不得不来找你。”
  诸葛明淡然一笑,道:“那一定是叫老河口震动的大事了。”
  冷冷一笑,褚伟岳高声道:“给诸葛大侠倒茶。”
  于是,一个小二立即抹椅擦凳,替诸葛明斟上一杯香味极浓的茶。
  就着鼻子,诸葛明闻着茶,边道:“沾大少堡主的光,如果不是太少堡主在座,广来大饭店的这种好茶,还真不容易喝到口呢。”
  嘿嘿一笑,褚伟岳有些凄迷厉色地盯着诸葛明,道:“通江堡自从遇上你诸葛大侠,三天之内死了四个堡丁,伤了一个,你阁下也未免太辣心了吧。”
  诸葛明一听,当即回道:“大少堡主是贵人多忘事,应该说是死两个,伤一个才对!”
  阴沉的双眉打结,褚伟岳冷冷地望着诸葛明,道:“今日过午不久,两个通江堡的人被劈死在汉江,难道不是你的手笔?”
  诸葛明一怔,道:“我为什么劈死通江堡的人?”
  这是一语双关的话,褚伟岳当然明白,但他却深深知道,总不能说是自己派人盯他的梢吧?
  于是,褚伟岳一咧嘴道:“这么说来,死在江中的二人,不是诸葛大侠杀的了?”
  诸葛明不悦地道:“花着你褚大少堡主的银子,嘴巴上冒的油还没有干呢,怎么会杀雇主的人?这说得过去吗?”
  打个哈哈,褚伟岳道:“诸葛大侠说的也是,单就那一席‘炮凤烹龙,血鳗翅羹’的冠绝菜馔,也不该对我的手下施杀手。”
  诸伟岳重重地放下茶杯,厉喝道:“谁又敢在老河口的地面上,杀我通江堡人的?”
  缓缓地站起来,诸葛明道:“大少堡主,是谁下毒手,杀了通江堡的人,这档子事可与我诸葛明不相干,如果褚大少堡主没别的事,诸葛明要回房歇着了。”
  褚伟岳一摆手道:“请便!”
  诸葛明走人二门。
  褚伟岳气呼呼地领着四个半赤上身的光头大汉,大踏步地走出“广来大饭店”。
  进入客房,诸葛明一把拉住小二,沉声说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小二大吃一惊,被诸葛明抓的手臂开始痛起来。
  “客官爷,你放手,我知道的一定告诉你老的。”
  拉了一张椅子坐下来,诸葛明道:“说吧,我在听着。”
  小二先伸头在房门外看了一阵,翻身掩好房门,一溜烟来到诸葛明的身边,拿起茶壶比划着倒茶的模样,低声道:“大少堡主派出跟从你的两个人,不知被何人杀死在江中了。”
  诸葛明一惊,突然为方氏父女二人担心起来。
  但他仍自言白语地道:“跟踪我?哼!”
  小二正要离开,诸葛明又问道:“通江堡的大船‘江上庐’,你大概听说过吧?”
  小二点头道:“老河口的人全都知道,那是通江堡的豪华座船,每年通江堡堡主褚老太爷,总会乘上那艘船,五湖三江地遨游上一阵子。”
  “听说船上设有机关。”
  小二一听,急忙摇手道:“这我就不……不知道了。”
  冷冷一笑,诸葛明手一摆,店小二立即退出房去。
  看来危机就在自己四周动荡……
  直上通江堡,似乎很不容易。
  “江上庐”,这条船又透着神秘。
  诸葛明虽知道大刀寨的人已到了老河口,但他却疑惑,究竟是谁下手杀了跟踪自己的二人?
  当然,这个人一定是自己人。
  那么,是高磊?
  诸葛明一晃又到江边,他要找高磊去问问清楚,因为,如果不是高磊,而张博天他们未赶到,那么这问题就大了。
  夜里的江面上是静的,就连江面上的水,也好像未动似的,连个波纹也没有。
  沿着江边靠的大小帆船,望过去有如林樯,有些大船上的桅杆顶,还挂着灯。
  诸葛明在看灯,看一盏红色灯……
  一直走到一个碎石岸边,在离岸五六丈远的水面上,诸葛明找到了挂着绿灯的大方木船,只是大木船不知为什么锚泊在水中,而不是靠在岸边。抖手打出一块石头。
  于是船上的人高声问:“什么人?”
  “找高爷来!”
  高磊出现了,只见那大船在收缆绳,四五个人一齐猛拉着。
  就在距离尚有三丈远的时候,高磊奋力一纵,人已落在岸边上。
  “听着也是军师的声音。”
  诸葛明望着四周,然后向高磊道:“过午不久,可是你收拾了通江堡两个人?”
  高磊道:“情势所逼,不得不如此。”高磊比个杀人的样子。
  微微一笑,诸葛明道:“寨主现住哪里?”
  “与四大武士就住在老河口最北边的一家小客店里。”
  诸葛明又问题:“你船上共住多少人?”
  “三个头目与二十名喽兵,前后共有三十四人了。”
  “其余的?”
  “分由包、左二位率领,住到客店中了。”
  渚葛明点着头道:“随时紧密联络,等候出动!”
  于是,诸葛明离开了大江边,直奔老河口镇北的一家客店。
  快三更天了,客店的门关得密密的,就只有小客店的门口,挂了一个纸灯笼,红漆写了个“发”字。
  诸葛明找到了张博天。
  二人就在张博天的住屋,娓娓细谈了一阵,决定了对策。张博天在诸葛明临走时候,笑道:“我去是可以的,但必须要有周全的安排,这可就要看你大军师的筹划了。”
  诸葛明道:“寨主放心,我那个老祖宗诸葛亮,一脉相传下来,运筹帷幄,方能决胜于千里之外。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了。”
  张博天一笑,道:“时代不同了,当前咱们这种情形,就算你老祖宗诸葛孔明在,恐也要大皱眉头的。”
  诸葛明哈哈一笑,道:“真要威胁到咱们大伙,诸葛明答应寨主,杀他们个片甲不留,大不了咱们永远占山为寇。”
  张博天一挺胸道:“大军师,他娘的这可是你说的!”
  诸葛明道:“不错。”
  嘿嘿一阵有力的低笑,张博天道:“有你这句话,张博天就听你的。”
  诸葛明起身道:“依计行事。”
  于是,诸葛明走了。
  他走得很急,因为由镇北到镇南,还得找到方氏父女二人,如果不巧,还真的不容易找到。因为那可是一艘小船,随便在什么地方一靠,就难以叫人看得到。
  不过,诸葛明也想得到,方老丈总习惯地把小船靠泊在远远的僻静湾处。
  于是,他沿着岸边一路找过去,一直找到老柳林,还是未找到。
  无可奈何,他折回“广来大饭店”。
  时辰已是四更天了,诸葛明这才和衣而卧睡下去。
  诸葛明直睡到日正当中,才精神焕发地来到前厅楼上,他就找人多的地方坐下来。
  店小二一看到诸葛明,立即趋前道:“客官爷,你起来了,可要吃些什么样的大菜呀?”
  诸葛明一拍桌子“哼”了一声道:“昨天才不过吃了姓褚的一顿大餐,他娘的,就惹了一身是非。”
  眼一瞪,对小二道:“原来姓褚的还真心痛花银子,算了,随便给诸葛大爷弄两样下酒菜就行了!”
  其实就算是随便弄上的几样菜,也比其他客人吃的不知要精致多少倍,而酒却仍然是陈年花雕。
  就在诸葛明这么大吃大喝的时候,突然间,店门口来了张博天,只见他绕嘴短须在抖动,声若宏钟,一把大马砍刀,扛在他那既厚且宽的肩头上,大敞步地来到店里面,粗声高叫道:“小二!”
  小二没有到,却是诸葛明已在回应:“是大哥吗?”
  张博天已不再理会小二,哈哈大笑,旁若无人地来到诸葛明的桌前,一屁股坐了下来,一面仍高声道:“咱们杀了那群王八蛋后,你怎么不告而别,做大哥的找得你好苦。”
  诸葛明立刻叫小二重做几盘好吃的,更抱来一坛陈年花雕,二人大吃大喝起来。
  看着诸葛明对他这位大哥的那种奉承恭敬的样子,简直到了让人侧目的样子。
  这在别人看来,也许诸葛明有着什么忌讳,要不然诸葛明不会每杯酒都亲自替他这位大哥斟,又不会说话显得那么低声下气。
  尤其在二人吃过以后,诸葛明还替他的这位大哥拿着大马砍刀,这情形叫人透着不解。
  于是,张博天大摇大摆地来到诸葛明住的房里。
  二人关起房门,张博天嘿嘿笑道:“刚才咱们在前厅上,你老弟的那种表现,还真叫我疑惑,仿佛就是我儿子。”
  诸葛明道:“越像越能钓到大鱼,咱们这网已下,就等收网了。”
  张博天道:“我可是依你军师的吩咐,全都通知几处人马,就等事情发展了。”
  于是,二人就在诸葛明的房中“大声喧哗”,尽说些没影而又吹牛的话。
  只听张博天道:“放眼当今江湖,还没遇到人眼人物。”
  诸葛明立即奉承地道:“我诸葛明就佩服大哥的神威呀!”
  于是,二人一阵哈哈大笑。
  一个时辰过去了。
  快两个时辰了。
  连屋里的诸葛明也在奇怪,怎么还没有动静?
  就在二人感觉乏味不耐烦的时候,店掌柜哈哈笑着在诸葛明的房门口高声道:“诸葛大侠,请出来一谈如何?”
  诸葛明露齿一笑。
  张博天低声道:“鱼上网了!”
  房门“呀”的一声开了。
  诸葛明看得真切,因为在掌柜的身旁,站着个光头大汉,豹皮背心宽腰带,正是褚伟岳的四个跟班之一。
  “大热的天,掌柜你有啥子事?”
  光头大汉抱拳道:“主人在前堂等你阁下呢。”
  诸葛明自言自语地道:“三天原本自在日子,却不料过得反倒不称心。”
  一面回头对房中的张博天道:“大哥,你歇着,小弟去去就来。”
  房中的张博天粗声道:“你去吧!”
  听起来好像是在下命令,听得光头大汉一愣。
  于是,诸葛明举步来到前面大厅上。

相关热词搜索:汉江刀声

下一篇:第十五章  伯仲之间
上一篇:
第十三章  神秘莫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