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两头雄狮
2019-10-18 21:34:43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这时候,正好是午饭已过,晚饭还早,大饭店空档的时候。
  就在正中的那张桌子上,褚伟岳端正地坐在那儿,三个光头大汉,一排地站在他身后。
  诸葛明一看到褚伟岳,不由一笑,道:“大少堡主这时候找来,莫不是通江堡又死了什么人,要把这笔账算在我诸葛明的头上吧?”
  “误会,误……完全是误会!”
  诸葛明拉了一把椅子坐下来,道:“误会?那是找到凶手了?是谁这么大胆?”
  褚伟岳道:“找到凶手,那是早晚的事,这次来打扰,却是为了另外一件事。”
  诸葛明道:“什么事?”
  褚伟岳一笑,道:“诸葛兄是知道的,我的那艘‘江上庐’求才若渴,正在招募江湖奇士,武林高手,如今听人说,你有一位兄长到来,不知你的这位兄长可否愿意……”
  诸葛明当即以手制止道:“难,很难!”
  一面喝口茶,似在润喉咙。
  褚伟岳道:“有何难处?”
  诸葛明故意露出不满地道:“我老实说吧。别看我对我的这位大哥恭敬得像是有些过了份,其实我心里还真不舒服。”
  褚伟岳一笑,道:“那就说出来听听。”
  冷哼一声,道:“说出来有些塌我自己的台,可是我对大少堡主实话实说,像我的这种武功,比起我的这位大哥来,大概是二与一之比,唉!就算是两个,也不是他一人的对手。”
  褚伟岳双肩上挑,神采一扬,满面带笑地道:“好,好,好!”
  一面“呼”的一声,站起身来,道:“走!到你住的地方,褚伟岳不请自来。”
  诸葛明一笑,道:“大少堡主,你这是求才若渴,我心里明白,只是……”
  “坐下来,有些话我得事先同你大少堡主露露口气,冒冒口风,要不然,万一你大少堡主碰了钉子,对你,对我,全没面子,对吧?”
  褚伟岳一听,连道:“诸葛仁兄的这种想法很正确。”便又缓缓坐了下来。
  又呷了口茶,诸葛明道:“先说说看,你大少堡主是求的长久人才呢?还是临时卖命郎?”
  面露微笑,褚伟岳道:“什么叫长久人才?什么又是卖命郎?”
  诸葛明道:“长久人才,就是招入你们通江堡,永远为通江堡办事,当上一名武师总管什么的;至于临时卖命郎,很明显,替你大少堡主办完事以后,拿着应得酬劳,仆主关系到此结束。”
  微微一笑,褚伟岳道:“通江堡的规矩,想任‘通江堡’内武师或管事总管等职的人,世代都是在通江堡住的人,外人是不会招募的。但是,如果这人能赤胆忠诚,还要在我那‘江上庐’上有着不凡的表现,至少三年,才能被考虑收到‘通江堡’的。”
  诸葛明一听,心想,张博天也难以混入通江堡,看样子只有先登上他的“江上庐”再说了。
  心念间,诸葛明一笑,道:“已经有一半没有希望了。”
  褚伟岳一愣,道:“那另外一半呢?”
  诸葛明道:“那要看是做什么了。”
  褚伟岳道:“这个好办,当行动开始前,自然要向各人说清楚的。”
  诸葛明一听,不由一笑,缓缓站起身来,道:“走!咱们去试试看,我帮腔,至于成不成,全看我这位大哥的了。”
  在诸葛明前导、四个光头大汉护卫下,褚伟岳才刚刚来到二门的廊上,就看客房门开处,张博天手握大马砍刀,走了出来。
  一看到诸葛明走来,张博天高声道:“兄弟,你没有麻烦吧?”
  诸葛明一笑,立即迎上前去,尚未开口呢,就听张博天骂道:“这群王八蛋是干什么的?”
  有人敢骂褚少堡主,这还了得!
  就在褚少堡主的冷笑中,身后立刻窜出两名光头大汉,朝着张博天扑去,口中厉喝道:“狗蛋的!竟敢骂少堡主。”
  就见二人抡动手中大砍刀,带起阵阵“咻咻”之声,幻出一束束窒人冷焰,飞旋而袭向张博天的面门。
  诸葛明正要伸手拦阻……
  却听褚伟岳冷笑道:“先掂掂你这位大哥的份量,褚伟岳也好出个价码。”
  张博天听得仔细,不由心中冷笑,大马砍刀不稍停,大马砍刀也不客气,只听他大吼一声,双手握着刀把,一挥而上,三把刀聚集了一声震天价暴响。只见张博天的大马砍刀,如同雨后高岳彩虹般,吞没了另外两股散落的光束,紧接着,这股彩虹摆尾中,发出一声“嘭”!
  就见一个光头大汉满脸是血,另一个光头大汉双手捂着肚子,在地上翻滚。
  原来,张博天故意在褚伟岳面前露一手,所以他施出他的绝艺“阎罗刀声”。
  就在一刀挥出后,张博天并不收招,却快不可言地把个刀把头,戮力捣向右面大汉头部,同时暴伸右足,狠狠地踹在另一大汉的肚皮上。
  那可是足穿牛腹的一脚,即算不把这光头大汉踢死,十天半月怕也是够受的了。
  张博天丢下二人,挥刀又杀向另外两个光头大汉。
  却及时被诸葛明拦住。
  褚伟岳哈哈一笑,道:“一招之间,伤我两个护卫武士,真叫褚伟岳开了眼界。”
  于是,诸葛明拖着张博天不放,一面道:“大哥,你误会了。”
  “误会?大哥刀一出,不杀个十个八个人,那可是不过瘾的事!”
  “杀也不能杀自己人啊!”
  张博天似是一愣,急问道:“你说他们是自己人?”
  诸葛明一笑,道:“目前算是小弟的朋友。”
  张博天一指地上的两个尚未站起来的光头大汉道:“那他们为何挥刀要杀我?”
  “误会,全都是误会!”
  张博天似是无可奈何,道:“既然兄弟你这么说,那就算他误会好了。”
  于是,诸葛明把张博天引见给褚大少堡主。
  哈哈一笑,褚伟岳立刻对身后的一个光头大汉道:“把他二人扶回‘江上庐’去。”
  一面摆手,对张博天笑道:“咱们前厅楼上雅厢中一谈,如何?”
  张博天咧开毛嘴一笑,道:“请吧!”
  于是,三人一齐登上“广来大饭店”的二楼,在掌柜的特意招呼下,来到一间布置相当华丽的房间。
  褚伟岳对掌柜道:“七凉茶,要冷的。”
  诸葛明心想:什么叫七凉茶,大热的天,哪儿来的冷冰可食?
  三个人才一落座,就见一个小二,干净利落地来到房间靠壁处,解下一根长绳子,一声不哼地随手拉着那根长长的绳子。
  于是,一阵阵的凉风,从三人的头上向下面扑。
  张博天与诸葛明举头望去,头顶上两丈高处,正挂着一张布制的大扇面,如今正就在小二的操纵下,一前一后地扇个不停,如果不细看,还真像一张大棉被呢。
  就在三人坐下不久,另一个小二托了一个纯白的瓷盘子,盘中放了一个大瓷碗,是盖着的,另外又放了三只小瓷碗,看去全都是几乎透明的景湘瓷器。
  这小二的动作相当利落,只见他每人前面放了一个小碗,然后取出一只银勺,掀开大碗,把碗中的透凉七色茶,盛入小碗中,这才退了出去。
  张博天心中暗骂,他娘的,有钱真是好,只等坐着张嘴,想吃什么,天上就会掉下什么来。
  捧茶入口,清凉脆甜,那股子凉味,还真有些钻心入肺,八成这些茶是沉在深井底下的。
  边喝着茶,褚伟岳道:“诸葛仁兄,该替在下引见引见了吧?”
  张博天当即道:“不用引见了,我叫张博天,你不就是通江堡的大少主吗?”
  褚伟岳道:“你认识我?”
  哈哈一笑,张博天道:“大少堡主的‘注册商标’,不就是四个光头武士吗?”
  褚伟岳打个哈哈,道:“不错!老河口远近,都知道我褚伟岳这四大武士。”
  诸葛明一笑,问道:“大少堡主,如今人你是见了,准备做何种打算呀?”
  褚伟岳一笑,道:“雇用一月,价码与诸葛仁兄相同,但却必须每晚天黑时分,到我的‘江上庐’来报到,事成之后,论功另有重酬。”
  张博天道:“什么事?不会是缺德事吧?”
  褚伟岳道:“江湖上的事,难说谁缺德,因为,江湖上本来就是人吃人,至于通江堡雇用各位,干的更不是什么缺德事,二位尽管放心。”
  诸葛明试探着问道:“大少堡主,能不能透个口风?”
  褚伟岳摇摇头道:“我不能说,也不敢说,这要等行动之前,由家父当众宣布。”
  张博天与诸葛明还真憋的不是味道。
  人,是最具好奇心的。褚伟岳越是这样,诸葛明越要摸清“通江堡”的这个阴谋。而张博天,白胖的脸腮一抖动,浓眉一扬,道:“兄弟,你说了算数?”
  褚伟岳挤出个神秘微笑,缓缓站起身来,道:“好,咱们这就算说定了!”
  一面高声道:“掌柜的!”
  门帘掀开,广来大饭店的掌柜,一闪而入。
  “柜上支一百两银子,给这位张爷暂时花用,他们的一应吃喝,都得随他们的意。”
  说罢,褚伟岳一抱拳,缓缓走出门去。
  张博天与诸葛明相视一笑。
  趁着掌柜的去取银子,诸葛明问一旁的小二,道:“贵店这凉茶是哪里弄来的?”
  小二一听,笑道:“本店后院有一十丈深井,水面距井口不过一丈,但水却十分深。据说井水通江,全老河口也只有两口这种井,其中一口井,就是在‘通江堡’中。”
  一顿之后,小二道:“所以通江堡就是有了那口通江井才取名叫通江堡的。”
  哈哈一笑,诸葛明道:“原来是这么回事。那你们这‘广来大饭店’,就该取名叫‘通江大饭店’才是呀!”
  摇摇头,小二笑道:“像这种通江井,井底水如冰,是别的井所没有的。而通江堡的那一口井,发现在先,所以我们就不便再叫通江这个名字了。”
  这时,掌柜的捧着一百两银子进来了。
  张博天也不客气,一把抓起布包,对诸葛明道:“走,兄弟,咱们快活去!”
  两个人哈哈笑着,径直走出广来大饭店。
  张博天与诸葛明二人并未去寻乐子找快活,二人自江边沿着江岸间晃荡,偶尔会仰天哈哈大笑。那情形,叫人看了,以为是两个老朋友在郊游一般。
  但实际上,诸葛明却是在寻找方氏父女二人,因为他很想知道,有关水面上的一切情报。
  而张博天,却在观看形势。过去,他同戈正二人,安份守己地窝在距离老河口不远的武当山,即使耳闻通江堡的横行,他们也只一笑置之。
  本来嘛,他与戈正就等着那批宝物出洞,各当各的亿万富翁,谁还愿意管那些鸡毛蒜皮的事?
  如今却大为不同,通江堡是他张博天的下手对象,这就不能不把形势仔细观察了。
  就在“江上庐”附近不远的水面上,诸葛明一眼看到方氏父女二人,正摇橹朝着岸边来。
  诸葛明当即高声道:“船家!船家!”
  方氏父女二人答应着,朝岸边划来。
  诸葛明的声音大,当然也惊动了“江上庐”上面的人。
  “我二人想在这江面上一游,约莫着一个时辰,多少银子呀?”
  “客官,你随意给吧。”方老丈的声音。
  于是,诸葛明与张博天二人,登上了方老丈的小渡船。
  坐在渡船上,方氏父女二人在一起,诸葛明与张博天二人在船头指东指西,那样子不正是有兴作江上游吗?
  附近“江上庐”的豪华大船上,窗口边,褚伟岳看得真切,一面冷笑着道:“是该好好游玩一番,对于一个即将结束生命的人,总是要善待他们的,哈……”
  褚伟岳在“江上庐”的舱中狂笑。
  而张博天与诸葛明却在方氏父女的渡船上面笑……
  小渡船渐渐进入江心,诸葛明与张博天喝着方圆圆送上的香茗,诸葛明道:“方老丈,这一天里,可有什么风吹波动的事情?”
  方老丈边划着船边道:“昨晚似乎有几个骑马的,登上了通江堡的那艘‘江上庐’,至今未有人下船来。”
  “啊!可看清楚是些什么人?”
  “天黑,没看清楚。不过那个大少堡主对这些人,好象十分恭敬。”
  诸葛明双眉打结,对张博天道:“是不是通江堡里面的人?”
  一面望着江上来往大帆船,又道:“通江堡把武力集中在他们的那艘豪华大船上的,可想而知,他们要对付的人,必然也是在水面上的了。”
  张博天道:“这倒是有可能,那咱们该去通知高磊,叫他准备着。”
  诸葛明道:“如果我猜得不错,仍然掌握在姓褚那小子的手里。”
  一顿之后,诸葛明对方老丈道:“抽个空,你溜到离老河口码头不远的下处碎石湾去,高磊就在那大木方船上,告诉他,叫他随时把船备好,船上的人,都得等着厮杀。”
  摆摆手,招呼方老丈把船摇回岸边。
  张博天掏出那“白捡”的百两银子,塞在方老丈的小船舱里,一面笑道:“方老丈,我虽是大刀寨的寨主,可是我同高磊兄像是穿一条裤子。如今你是他姐夫,又有这么一位标致的女儿,水面上的生活也该收收了,如今咱们这是一家人,这百两银子,算是对侄女的见面礼。”
  方圆圆迎着张博天深施一礼。
  方老丈道:“银子我厚颜收下了,只等你们这码子事一了,我会带着圆圆,找一处地方落个根的。”
  于是,小船在诸葛明的特意安排下,靠在“江上庐”的附近。
  就在张博天与诸葛明二人一登上岸,就听诸葛明高声叫道:“船家!收起来,多的银子就不用找了!”
  于是,就见一块碎银子,“当”的一声掷在小船的甲板上面。
  方老丈连声称谢,又将船划向江中而去。
  通江堡的那艘船,就在二人的眼皮下面,但二人却视而不见。
  诸葛明还高声道:“大哥,回广来大饭店去,哥儿俩好好醉上一醉。”
  张博天也笑道:“说得也是,你最是清楚大哥了!大哥的酒喝的越多,杀起人来也特别利落!”
  于是,二人相对哈哈笑了……
  但是,“江上庐”的船舱窗边的褚伟岳,这次可没有笑得出来,因为,他预感自己雇的是两头大雄狮,而这头大雄狮的两张利齿和暴露的大嘴,并未朝着通江堡的敌人噬去,而是朝他褚伟岳扑来。
  有了这种预感,褚伟岳又如何能笑得出来?
  于是,他重新把船上各人,招集到他的那个大而豪华如寝宫的舱房中来。
  围着那张铺着绒布的大长桌,四周坐的尽是凶神恶煞般的大汉。
  只见这些人中,穿着不一,僧、道、俗全有。
  褚伟岳桌头一端坐了下来,先环视了各人一眼,然后缓缓道:“通江堡与各位的关系,正如同水与鱼,各位替通江堡出力卖命多年,这一年一次大买卖,马上要出发了,这一次可不比往年。”
  他顿下来,看看在座六个人的反应。
  然而,六个人没有一个有异样反应的。
  褚伟岳一笑,又道:“今年的这桩买卖,对方可是个神秘而又棘手的人物,老实说,到现在也只有看到过是个蒙面大汉而已。”
  六个人还是不作任何反应。
  褚伟岳笑道:“对手太强,下手不易,家父特叫我又招了两个帮手。”
  此言一出,六个人不约而同地露出冷凛的眸芒,直逼向褚伟岳。为什么有这样的反应?

相关热词搜索:汉江刀声

下一篇:第十五章  伯仲之间
上一篇:
第十三章  神秘莫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