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扑朔迷离
2019-10-18 21:27:15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三月和风暖洋洋地吹刮着沿河边的一排排杨柳枝。靠一个不算高的斜坡上往河的尽头望,天晴视界好的话,能看到河口与汉江的接头处。点点的帆影,一滑而溜过河口,约莫着河口到这山坡,也有个五七里地远。
  一座恢宏高大的城堡,就依着这个斜坡西面矗立着,它那灰黑的堡墙,总也有个三四丈高。那条连着汉江的河,把这个大城堡围了一半,看上去城堡一半像是在水上似的,其实城堡的墙是沿着河岸岩石砌上去的。
  通往城堡的一条宽马路,两边是高高的山坡,中间马路则像是山沟一般。
  由低处往上走,直到快与山坡等高的时候,有一座青石牌坊,正面牌坊石柱下面,蹲了四座石狮子,牌坊横梁上,拱托着一块镶金字篆体石匾:“白家堡”!
  过了这座石牌坊,沿着宽马车道,两旁尽种着各种奇花异木,走过一座城墙桥,抬头看去,四五丈高的堡楼子,像座庙一样带着威严与冷峻的气势。
  进入这座堡门,像个小街市一般,住了四五十家住户。
  春耕已过,就等着收成,白家堡的堡楼下面,正有几个老人,人手一只旱烟袋,拖拉个没有后帮的拖鞋,蹲坐在两边的石条凳上,天南地北地说古论今呢。
  几个老人身边,还有两个小男孩,手里拿根火绳,帮着老人嘻嘻哈哈地点旱烟。
  太平的日子对人们就是福,近些年天下大乱,这些老人能混过来,说起来也算不容易了。
  如今几个老人“巴叽巴叽”地抽着烟,微闭着双目,享受着堡外飘进来的花香,那份自在劲,何异神仙?
  正所谓:“神仙无妙方,只知欢乐不知愁!”
  空中的云不多,一块块的像被风吹起的破纸片,午后的时光就从这些云隙间洒下一条条金色耀眼的光芒,有点刺眼。
  从白家堡接汉江河口不远处,一艘大木船上,黑鸦鸦地坐了四五十人,这些全都是一色的青衣大汉,斜背着大马砍刀,其中还有二十来个大汉的膝前,竖着一块老牛皮盾牌,看上去这些人神态冷漠,连高声说话的人也没有一个。江风拂面,但拂不去他们那种凛烈的肃煞之气,江水悠悠,却带不走他们的残杀决心。
  如今这条原本是白河小镇裘四爷的大方木船,正由高磊同他的七八名江上兄弟撑驰着,稳稳地锚泊在白家堡河口处不远的岸边,就等红日一搁在山顶上,大方船就直驰进通往白家堡的这条河。约莫着天一黑,大木船就会靠上白家堡的后堡石墙边。
  张博天不在船上,他的四大武士也不在。
  大刀山寨上的军师爷,与归顺张博天麾下的包文通二人,却坐在舵旁边高磊跟前。
  这是诸葛明投人大刀山寨后,第一次用兵。对他来说,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也因此他拟了这次偷袭计划。
  当然,为了这次行动,诸葛明举着他的“铁口直言”那个破卦摊子,在这白家堡摆了一天卦摊。
  远远的,他看到了白家堡里面白慕堂的那所巨大宅子,红墙绿瓦,青石台阶拱托着一座雄伟的门楼子,两扇特大的木门,两边一对石狮子,那样子还真够气派。
  高大红墙的另一面,有个侧门,看样子那儿是个马厩,不时地有马匹出进。
  大白天,白家堡的堡楼上,有人看守,晚上堡门一关,也只有一个人守着,另外就是一个更夫,也住在门楼上,时辰一到,更夫就会由堡楼上走出来。
  自从诸葛明自白家堡回去以后,他立刻调兵遣将,连张博天也全听他的安排。
  于是,大刀寨全体出动了!
  这日也是诸葛明认为的黄道吉日。
  云层像是越来越少,而山顶上的太阳也接上了山头,遥对着江东边天上的大半个圆月,由光芒的对照中,显然月光即将取代落日的余晖。
  接江河口上,高磊的大木船启动了,一溜而进入通往白家堡的这条并不算宽敞的河。
  这时候的白家堡前面,青石牌坊下面,张博天亲率四大武士,以及二十多名喽兵,拎着大马砍刀,笔直地站在青石牌坊下面。
  一个喽兵,快步地走近白家堡的堡楼下面,正逢着一个堡丁在关堡门。
  “干什么的?”
  堡丁看来人手中拎着刀,原本只是先关半扇门,却急急地又把另一扇门也关上,只露尺半宽个门缝,注视着那名喽兵。
  “快去通报白慕堂,大刀山寨寨主,正在你们的那座石牌坊下面,等他回话。要是晚来,当心爷们杀进堡里,鸡犬不留!”
  堡丁一听来的是山寇,“叭”的一声,把那个足有半尺厚的大木门合起来,一面急急地高声叫道:“有强盗呀!强盗来了!”
  于是,堡楼上的大铜锣响起来了。
  人们差不多大都在屋里饭上桌,就等张口了。突然锣声传来,这可是快两年没有的事,难道又在闹流寇?
  于是,堡里所有的人都走出屋外来打听。
  老爷子白慕堂走出大门,威风凛凛地捋髯站在青石台阶上。
  他的儿子白中天与白中虹,分站在他的身边。
  望着气急败坏的堡丁,白慕堂问道:“什么事敲警锣?”
  “老爷子,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白中天喝问道:“究竟什么事,快说!”
  “强……强盗来了!”
  白慕堂一惊,急问:“在哪里?”
  “就在石坊下面。”
  “来了多少人?”
  堡丁一愣,嗫嚅道:“我没有到堡楼上看,就急急赶来禀报老爷子了。”
  白慕堂立刻道:“赶快招集所有的人,抄家伙跟我走。”
  于是,就见那名堡丁沿路一阵吆喝着。
  还真够快,就在这灰蒙蒙的夜晚,转眼集合了五六十人,刀枪剑戟全出笼,一阵哄叫中,全跟在白老爷子身后,来到了城堡下面。
  老爷子白慕堂领着几个护堡武师,以及两个儿子,走到堡楼上,朝着远处的青石牌坊望去。
  两旁的斜坡一目了然,坡中间的马道,也躲不了人,就只牌坡下面,顶多站了二十多人。
  于是白老爷子笑了……
  “当年闹流寇,一上来就像蚂蚁抢窝,黑鸦鸦的尽是人头与刀头。如今你们看,就只那么二十来个毛贼,也敢来我白家堡撒野。”
  白中天一笑,道:“说的也是,要不然他们怎会等着天快黑了再找上我们白家堡来?”
  白慕堂一摆手,道:“走,跟我迎上去,单就同他比比人数,也好叫这些不长眼睛的知难而退!”
  于是,“呀”一声,堡门大开,白慕堂老子撩袍拎刀,在一众堡丁的簇拥下,大敞步地朝着石牌坊走去。
  两旁边,早有人点着灯球火把,嚷嚷着逼近石牌坊。
  一看来了不下五六十人,张博天咧嘴笑啦!
  他就担心白堡来的人少,因为人越多,就证明堡内人越少,那么,诸葛明他们就……
  白家堡的青石牌坊下面,双方面碰上了面。
  张博天身后的四大武士,全都敞着毛森森的胸膛,肩上放着大马砍刀,虎视眈眈的,就等砍杀。二十名喽兵,青衣短打,腰缠布带,大马砍刀抓在手中,迎着灯光,一闪闪的在晃动,好像那把大马砍刀有了生命似的,就等着喝人血了。
  白慕堂中间一站,沉声道:“如今已是承平世界,怎么又出了你这些妖孽,敢情又要造反不成?”
  张博天嘿嘿一阵笑,笑得人起鸡皮疙瘩。
  “你?怎么会是你?”白中天满面惊异地指着张博天。
  冷然收起笑容,张博天沉喝道:“不错!是我,你总算还认识我。”
  白中天脸色一沉,道:“你好没有良心!”
  “你闭嘴!”
  白中天大怒,道:“要不是我救你,你早就暴尸荒山了,想不到你却来个以怨报德,难道你是头狼?”
  张博天更是怒不可遏地道:“放你娘的屁!张博天恩怨分明,心里并没有忘了你那几包药,可是你知道我张某的代价是什么?”
  白中天人一怔,张口结舌。
  却听张博天厉声道:“一大堆金砖珠宝,一大堆价值连城的珠宝,你知不知道?嗯!”
  冲前一步,戟指白中天又道:“那可是上百弟兄们下半辈子养家活口的,你说该怎么办?你是自己拿出来呢?还是张大爷血洗你这白家堡?”
  白中天总算听出一点来龙,可是仍弄不清去脉,不由冷笑道:“姓张的,这我就糊涂了,你丢了宝藏,关我白中天什么事?”
  嘿嘿一阵冷笑,张博天道:“张大爷早就知道你会来这么几句话,不过你也不要把张大爷当成个算盘子儿,恁你姓白的拨弄。老实说,你不把那批宝物交出来,明早的太阳,你们全白家堡就别想再见着了!”
  白中天大怒,道:“姓张的你凭什么说我白中天盗了你的宝藏?”
  张博天冷然地道:“终南山叫天岭上一年没几个人上去过,然而仅有的人,却是你!是你白中天。而且你又是专门在荒山上拨拨找找的,不是被你弄走了那堆宝藏,还会是谁?”
  白中天一听,不由大怒,道:“好哇,原来你是硬往我白中天头上栽赃!”
  白慕堂一捋嘴上白髯,道:“我儿子如果得了宝藏,老夫如何不知?”
  张博天哈哈一笑,道:“父子同谋,一句话两张口,张博天不会相信的。”
  白慕堂冷凛一笑,突然声若洪钟道:“白家堡没有做亏心事,信与不信那是你的事!”
  夜枭般的一声大笑,张博天道:“这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不听刀声不心慌。”
  就见他“唰”的一声,拔出背上大马砍刀。
  白中天自不愿血染白家堡,急忙伸手一拦,道:“姓张的难道单凭臆猜,就能人人以罪?”
  张博天道:“这种事情难道要我找来三头六面的加以指认?”
  突然间,白中天冷冷地戟指张博天道:“这么一说,我忽然想起一桩事来。”
  张博天大眼一翻,道:“可是宝藏的事?”
  白中天猝然喝道:“吴猎户吴超夫妇二人,可是你下的毒手?”
  张博天嘿嘿冷笑,道:“杀吴超,也不过是杀鸡儆猴。你若知道张大爷是干什么出身,你姓白的就会知道没什么值得你大惊小怪的了。”
  白慕堂厉喝道:“报个名出来!”
  张博天一笑,脸上似乎突然平静很多,只听他平平淡淡地道:“当年也不知是什么人,送给张大爷一个不太雅的外号,叫什么来着?”
  张博天扭头问身后的欧阳泰。
  像在打擂般的,欧阳泰的凹嘴一咧,高声道:“阎王刀声!”
  白慕堂一惊,急道:“难道你就是魏阉贼手下那个助纣为虐残害忠良的杀手?”
  张博天又回头一咧嘴,轻松的道:“孩子们,你们听听,今天还有人想起我这姓张的!”
  白中天大怒,道:“真是一群祸国殃民,恬不知羞的东西,大明江山全毁在你们这群龟儿子们的手里!”
  张博天一竖大拇指,道:“好!好!姓白的,你先培养培养一些动刀子的情绪,然后再挥刀砍杀,才够味道。”
  白慕堂冷笑道:“念你们已是穷途末路,白慕堂不为已甚,要知道十里之外,就是安康,只要我一声令下,你们这二十来人,一个也逃不走。
  趁着还没有在我这白家堡犯下什么大错,快滚吧!”
  白中天立即道:“不!爹,吴超一家人死得好可怜,我不放过这姓张的,我要他留下来抵命。”
  张博天嘿嘿笑,慢慢的……
  笑声渐渐地大了……
  笑声里充满了无比的怒声,像打雷,又像狂涛击石一般地一波一波,散布在夜空里……
  于是,响应着他的这大笑声中,白家堡内起了呐喊声。
  立刻间,白家堡内的火光冲天而起……
  白慕堂大惊,这才知道上当。
  但张博天没有等白慕堂把人手分散,立即示意欧阳泰出手。
  欧阳泰早就等得不耐烦,立即刀一挥,在他那粗犷的脸上,掠过一抹血腥的兴奋,大马砍刀高举着……
  “杀!”
  震天价的喊声,同时在二十个喽兵口中发出来。
  焦雷般的杀声蓦然爆起自白家堡。
  这形势成了里应外合,气势上白老爷子带来的五六十名手持刀枪剑戟的堡丁,先就有些萎缩的味道。因为他们不知道贼人是怎么摸进白家堡的,更不知道摸进去多少人?如今大伙全把注意力集中在白家堡外面,谁又会想到堡内会摸进去贼人?
  白家堡的人进退失据,而张博天的二十名喽兵,在他与四大武士的率领下,挥动着雪亮的大马砍刀,目影下,宛如千百道寒光布成的彩芒,厉烈而凶残。
  于是,就在这白家堡前面不远的石牌坊下面,杀声震天地劈杀起来。
  张博天挥动大马砍刀,拧身迎向白慕堂,欧阳泰与令狐平,则分迎上白中天与白中虹二人。司马山与上宫中,迎着白家堡的几名武师,对砍对杀起来。
  于是,白家堡的人在狂杀中,拨出二十多人折回堡中,准备硬拚。
  当然,大伙全期望着摸进白家堡的人,不会太多,顶多像石牌坊下面的二十个喽兵,就谢天谢地了。
  火光越来越大,白家堡似乎要变成一座“火堡”,因为对砍对杀在石牌坊下的人,已不需要高空的月色,更不需要什么灯球火把,全都看得一清二楚。
  白老爷子也算是用刀名家,“大刀药王”的名号,在这川陕道上,并不是虚幌而来的。白家堡尤其在这安康一带,名震江湖,白慕堂的人面广,交情够,谁会敢来白家堡一捋虎须。
  当然,张博天这位当年的“阎罗刀声”,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因为他的失宝,把他原本要修心养性的打算,全都赶到九霄之外。他这是在找人拚命,谁碰上就只有认倒楣的份,就算是救过他命的白中天,也照样劈砍不误。
  张博天一上来,就要速战速决,只见他在火光照耀下,双手举着大马砍刀,哼咳有地尽往白慕堂的身上招呼。刀锋散发出的刀芒,还真应了他那“阎罗刀声”的外号,每一刀全带着窒人的剐响声。
  面对这种杀手,年高六十的白慕堂,身形左右不断晃动,手中一把泛紫的砍刀,尽在张博天的刀身上迎击。但他心念堡中安危,刀法上已布满了虚飘与急躁。
  欧阳泰正迎劈白中天,才不过几招下来,突听白中天高声道:“白家堡的兄弟们,大伙使把劲,消灭这些流寇余孽,我进堡去接应了!”
  他话声一落,一连“唰唰唰”三剑,才一逼退欧阳泰,人也几个弹纵,朝白家堡内冲去。

相关热词搜索:汉江刀声

下一篇:第六章  男欢女爱
上一篇:
第四章  血肉横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