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金钱美色
2019-10-18 21:37:03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且说“铁扁担”褚伦太太就在这后堂屋的华丽卧房地道口,与大刀寨的几个杀人狂舌战,似乎把老命也豁上了。因为她想到,这帮山贼能冲杀到通江堡来,必然自己的丈夫褚伦已凶多吉少,否则怎能容这帮匪徒张狂。
  诸葛明为了尽早撤离这通江堡,更不愿见一众妇孺被杀,当即对褚夫人道:“事已至此,多说无益,在下保证不杀堡中妇孺。你快把通江堡的宝库地点说出来,也好让我们搜查。”
  冷冷一笑,褚夫人道:“一个杀人抢劫的盗匪,竟然也说出了‘保证’二字,岂非可笑!”
  张博天已不耐烦,厉喝道:“老乞婆,你不信也得信,惹火了张某人,杀你们一个鸡犬不留!”
  褚夫人灰发怒张,脸上肌肉颤动,双手紧抓铁拐。她正准备反唇相讥的时候,由地道中却走出一位少妇,只见她一冲上地道口,立即扶住褚夫人,一面急急道:“婆婆,事到如今,咱们又有什么说?让她们去看去搜,反正咱们又没有他们的失宝,又有何惧?”
  褚夫人一蹾铁拐,狠声道:“叫他们全上来吧!”
  于是,地道内缓缓走出一群妇女小孩子,总也有二十多个。
  其中两个少妇怀中,尚抱着不满一岁的幼儿。
  这些人径直走出地道,看到五个手中挥着血刀的毛头大汉,尤其左不同的那副判官样,全都不敢正视。
  褚葛明立刻对那少妇道:“叫她们不用怕,就在正屋候着。”
  张博天喝问道:“通江堡的金库在什么地方?”
  褚夫人怒道:“就在这下面,你们自己去看去搜吧!”
  诸葛明对那少妇道:“就烦夫人带路吧。”
  少妇面无表情,缓缓领着众人往地道下面走去。
  诸葛明对左不同道:“左兄就在上面守着。”
  张博天早跟着少妇走人地道中……
  诸葛明、包文通与高磊三人,也跟在后面,急急赶去。
  地道的壁上,正燃着琉璃灯,每三丈远就有一盏,这地道全是青石铺地,青砖为壁,通风好,洞内又干燥,望到洞底,至少有十丈那么深,看上去这个地洞至少有两丈高三丈宽,一排放了些桌椅。
  那少妇领着张博天等四人,来到左洞中间,看上去并未有任何宝物金银在。
  就在几人正自疑惑的时候,就见那少妇在壁边的一块青砖上一推,立刻间,青石壁在“咔咔”移动,渐渐露出一个门来,一个足够两人进出的石门。
  张博天往里面看,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心中暗骂这“铁扁担”褚伦,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有了这么一大堆金砖还不满足,竟然还要谋得非份之宝。
  诸葛明让少妇带路,五人进入褚伦的这间巨大的宝库中,高磊与包文通全看傻了。
  如果打造几个金人的话,这宝库中的黄金足够打造个十个八个还有余!另外在进门处,十几只钢条木箱中,全放的银锭,那更是不计其数。
  在一个红木架子上,放了两只紫檀木箱子。张博天立即抱了下来,打开一看,全都是各种宝器饰物,各色宝石,翠玉玛瑙,有几颗闪闪的夜明珠,最惹人眼。
  张博天一打眼色,诸葛明立刻会意,当即对少妇道:“还有其他藏宝地方吗?”
  那少妇正色道:“只有这儿才是我家藏宝地方,你们找到失宝没有?”
  诸葛明一笑,道:“我们确实没有找到。”
  少妇不客气地道:“那就请各位离开吧!”
  哈哈一笑,张博天道:“咱们上去说吧。”
  一面,张博天对高磊与包文通道:“你二人各扛一个。”
  少妇冷冷地道:“还是露出原形了。”
  诸葛明一面往外走,一边冷然地道:“通江堡杀死杀伤许多大刀寨的兄弟,俺们没有下令把你们这宝库搬空,你们应该谢天了!通江堡联络黑道,每年都要做一次伤天害理的事,大刀寨的兄弟放过了通江堡的妇孺,你们更该谢天谢地!如果还为这两箱东西唠叨,那可是真的在自取灭亡了!”
  狠狠地白了诸葛明一眼,少妇不再多说了,她知道一个被人捏住脖子的人,只有听命的份了。
  几人走出地道,全都到了正屋,一群仆妇孩子,全围在褚夫人四周,一个个面露惊恐。
  褚夫人一看两只大宝箱被人扛出地道,不由大怒,却及时地被地道中走出的少妇拦住了。
  “宝物多了,不一定就是福,婆婆,让他们拿去吧!”
  褚夫人铁拐一踬骂道:“你们这些杀胚,找到你们的宝物了吗?”
  张博天戟指夫人喝骂道:“老乞婆!你以为大刀寨是一般流寇?如果是的活,你们早已没命了!那一地窖的藏金,还会一分不少地给你们留着?你做梦吧!”
  人一面说着,大马砍刀往地上一插,“哗”的一声,石砖铺的地,竟然被他插入三寸,大马砍刀颤抖着刀身。
  张博天双手解开缠在腰带上的“十宝彩带”,双手托着,喝问褚夫人道:“如果褚伦没有盗取我们的宝物,那你该告诉我,他怎么会有这条十宝彩带?”
  他逼近褚夫人跟前,又低沉地道:“让张某人再告诉你,当年大王李自成的玉带,正就是这‘十宝彩带’,而我……我就是大王手下大将,人称‘阎王刀声’张博天!”
  猛扭头,指着那两箱扛出地道的宝物,又道:“扛走你们两箱珠宝,等你拿我的失宝来交换!”
  褚夫人一听,原来面前这个白净微胖,浓眉大眼汉,竟然就是当年跟杀人如麻的流寇“阎王刀声”。想起当年,再看他现在,似乎已改变不少,自己不能不说尚有一丝幸运。
  心念及此,她指着那条托在张博天手中的“十宝彩带”,既惊且怒地道:“想不到这条‘十宝彩带’,竟然给通江堡带来这么大的灾难!只可惜这条‘十宝彩带’,并非我通江堡之物。”
  张博天与诸葛明等人,全都一愣。张博天更是大怒,以为这老太婆在狡辩,不由骂道:“放屁!这明明在褚伦身上取下来的,你还敢狡辩?”
  褚夫人气得在发抖。一旁的少妇当即道:“那确实不是我们通江堡的东西。”
  她喘口气,缓缓地道:“大约半年前,我记得那天下的雪很大,正午时分,老河口来了一艘大船。那是一条有如江上皇宫的大船,它美丽而豪华,气象万千,比我们通江堡的‘江上庐’,不知要高贵多少倍。我丈夫褚伟岳,特地回堡里把我公公请去,就在那艘大船上,我公公以万两黄金,赎得这条‘十宝彩带’。最近听说那大船又将到老河口来,所以我公公特意准备十万两黄金,准备再买一顶珠冠,我似乎听说珠冠上有颗龙眼,在灯光下能发出万道霞彩。”
  张博天直不楞登地望着诸葛明,傻兮兮地道:“大军师,如之将何?”
  诸葛明叹道:“只怕已把蛇惊走了呀。”
  张博天一急,道:“咱们快收兵!”说罢,当即往屋外走去。
  突然,诸葛明指着褚夫人道:“你媳妇说的,正是我们失的宝物,如果那大船上的人来联络,你最好找人连夜赶往景阳镇,找悦来客店的王掌柜,等我们寻回失宝,你的这两箱宝物,我们会马上送还。”
  看样子也只有如此了,因为褚夫人已看得出来,这帮“找宝”的流寇,可能真的在寻宝。
  当张博天等人全部退出褚伦巨宅以后,发觉大刀寨的众喽兵全都在巨宅前面的大空场上持刀戒备着。
  诸葛明当即高声道:“大伙退回船上去!”
  六十名喽兵,井然有序地朝着通江堡外退出,而堡里的大火,也慢慢地熄了,高磊着人找到了那辆双白马篷车,把两箱珠宝放上去,张博天等五人,全都乘车直奔大船。
  一众人等上了大船,当即将船离岸,直放汉江。
  张博天就在褚伦坐过的那张椅子上,直拿拳头砸那张长桌子,四周坐的诸葛明、左不同、包文通、高磊,全都在唉声叹气。
  诸葛明无奈地道:“失宝未获,汉江刀声何时停!”
  包文通道:“他娘的!想不到失宝还在另一艘大船上,这又会是谁呢?”
  张博天忿忿然道:“你们想想,单就一顶珠冠,就值十万两黄金,那几箱宝物,共值多少,可想而知了!”
  左不同道:“咱们就在这儿等,早晚会等到的。”
  诸葛明道:“不可!而且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老河口。”
  左不同道:“为什么?”
  诸葛明道:“老河口是个水旱码头大地方,咱们在这儿已经杀了不少人,往南水路几百里处,那可是汉口,如果来了官家,咱们还是难与相抗的。”
  张博天道:“以你又该如何?”
  诸葛明道:“咱们先回朝阳峰,整顿兵马,再招一批人,至少再有个百来人,下回咱们再来。兵多将广,可不愁一举得手。”
  微微一顿,面含微笑,又道:“咱们在此广放眼线,只要探出那艘大船行踪,立刻传报回寨,到时候就不怕对方逃跑了。”
  张博天微点着头道:“行是行,不过好像咱们听说那船不是在三两天内就会来到吗?”
  哈哈一笑,诸葛明道:“经过咱们昨夜一闹,说不定那条大船就不会再来这老河口了!”
  高磊急问:“为什么?”
  诸葛明嘴一咧道:“能拥有那么一艘大船,必也有三几艘小型快船,如果我是大船主人,必然会在大船将去的地方,事先派出小船探路,只等一切平安,才放大船过来。”
  一面看看这破舱房,又道:“咱们昨晚一场斗,绝难逃敌人眼线,为了给敌人一个定心丸,咱们一入汉江,立刻直驶上游,也许会骗过去。”
  张博天一拍巴掌,道:“对!说得是有道理。”
  一面对高磊道:“二寨主,快去看看人都折回来没有?咱们得马上放船入江去。”
  高磊当即起身,走出大舱。
  于是,“江上庐”大船,就在高磊的掌舵下,在十名经验丰富的高磊亲兵拉帆中,缓缓驶入汉江。大船的后面,拖着高磊的大方木船。而木船上,七八个原来在“江上庐”上面服务的女子,正可怜兮兮地萎缩在方木船的矮而宽的大舱中。
  直到正午时分,大船在高磊的驾驶中,已驶出老河口五十里外。诸葛明把方木船上的七八个女子,召到了“江上庐”上面。
  诸葛明面对这八名女子,含笑每人塞了十两银子,缓声道:“等把你们送上岸,雇辆车回老河口去。不过有件事,我得请你们帮忙。”
  几个女的直点头,心想,只要不杀头,脱裤子也愿意。
  诸葛明一笑,道:“替我注意一艘大船行踪,那是一艘像水上宫殿的大船,比这‘江上庐’还要大而华丽的大船。”
  当即有个女的道:“大王说的这条船,半年前我们全见过。”
  诸葛明道:“见过最好。你们只注意它的行踪,一有消息,立刻告诉老河口‘广来大饭店’的掌柜。”
  八个女子齐齐点着头。
  于是,“江上庐”停了下来。
  放下一只小船,送走了八个女子。
  同时间,也送走了诸葛明。
  只是,诸葛明在临走的时候,特别把包文通也带下船。临走他对张博天道:“设法尽快招兵买马,约莫着没有个一两百人,就无法对付当前这个大敌。”
  于是,“江上庐”又拖着方木船,朝汉江上游驶去。
  而诸葛明在走到岸上以后,领着八个女子,在包文通的指认下,来到沿江边的一个小镇,立刻雇用一辆大篷车,把八个女子送走。
  包文通望着远去的马车,不由摇头道:“真可惜!”
  诸葛明道:“可惜?你在打她们的主意?”
  包文通一摸胸毛,咧嘴笑道:“食也!命也!色也!性也!难道大军师不……”
  诸葛明一笑,道:“如今咱们一定要有自知之明,因为咱们这不是杀人放火的强盗,更不是当年流寇,就算是搏杀拼斗,也得师出有名。”
  哈哈一笑,又道:“等咱们这码子事一了,你姓包只要有能耐,十个八个可人儿,随你去讨,岂不令人更销魂舒坦。何必现在你给她们来个霸王硬上弓。”
  一巴掌拍在毛森森的大头上,包文通笑道:“说的也是,想想这一天也快到了。”
  就在这小镇上,二人又买了两匹马代步。包文通还挑个黑不溜的乌骓马,说是有当年霸王的威风样。
  二人出了饭店,包文通问道:“咱们如今要往哪儿去?”
  “老河口。”
  诸葛明一说,包文通一惊。
  “咱们这时候回老河口干啥?”
  诸葛明道:“守着江边看看那艘大船来了没有。”
  包文通不解地又问道:“如果那大船来了呢?”
  诸葛明道:“那就靠咱们两个了。”
  包文通一怔,道:“军师,你没有糊涂吧。在大船上的时候,你还口口声声叫寨主招兵买马,如今咱们两个人,会有个屁用。”
  诸葛明一笑,道:“全靠临场经验,再配以腹内机关。”
  包文通道:“好吧!你大军师不怕,我包二爷还怕他个鸟!”
  于是,诸葛明扬鞭一挥,包文通急忙纵马追去,二人直朝老河口而去。
  不过这一次诸葛明并未去老河口南面近江边的广来大饭店,而是找了一家北面的小客店住下,因为他似乎曾听说广来大饭店是通江堡褚家开的,如今褚伦已死,通江堡一夜之间全变了样,如果这时候到广来大饭店,就算桌上摆上满汉全席,也恐怕吃得不自在而心惊肉跳。
  诸葛明与包文通住到了老河口北面的“老苟饭店”。当天晚上,二人还真的吃了一顿美味可口又实惠的晚饭。只因为这“老苟饭店”,是老河口唯一的一家以面食为主的饭店,专卖给由陕西河南两省下江的客商,所作面食特别地道,主要的小笼蒸包,一共四季三色,每一季皆自不同,但仍然有三种肉馅,有地上走的猪牛羊肉馅,河里游的鱼虾鲜肉馅,素的则是粉丝豆腐黑芝麻馅,肉色豆腐皮与二斤重的大菜心馅,大多是出家人吃的。
  吃这“老苟饭店”的小笼包,喝起酒来不用叫菜,酒足的时候,肚皮也饱了。因为边喝着酒边吃着小笼包,自是另有一番味道。
  诸葛明与包文通二人,吃完就睡,因为折腾了整整一天一夜,任谁全得要歇上一歇。
  二更天刚过不久,诸葛明睁开眼来,他推醒包文通,轻声道:“包兄,你歇着,我得出去瞧瞧。”
  包文通道:“睡吧,赶着天明还要办事呢。”
  诸葛明道:“我在奇怪,咱们在通江堡既杀人又放火,那通江堡不过是隔着江距这老河口十来里,怎么这儿一点动静全没有?”
  包文通一皱眉,道:“你说的有道理,是该去探听一下。”
  “你睡吧。顶多一个更次,我就会回来。”
  诸葛明走出“老苟饭店”,溜达着出了老河口街市,朝着江边寻去。
  江上月明依旧,看上去与昨晚没有分别,樯林泊岸,似乎也比昨晚少了许多,仅只码头边上靠了不到十艘三桅帆船,江中也只抛锚泊了几艘渔船而已。
  老河口靠南的几家骡车店与骆驼栈房,似乎也是空荡荡的样子。
  但是,诸葛明却并未找到他要找的人,不免心中有些担忧起。
  于是他决心闯一闯广来大饭店,如果传说是实,何妨再整一整这广来大饭店?

相关热词搜索:汉江刀声

下一篇:第十八章  三方借兵
上一篇:
第十六章  引蛇出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