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钱能通神
2019-10-18 21:31:12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两人对杀,却是两种心情而各有不同。
  一个是心情愉快,就等放对方的血了。
  另一个是宁可拼个血肉横飞,只要有一口气在,也绝不撒腿走人。
  诸葛明却冷冷地说道:“包大头目,这王八蛋还真够你折腾的,干脆我叫高二寨主给你加个劲,咱们也把他拴到大刀寨去,再慢慢地拆零件!”
  包文通一听,连挥刀猛砍,咧着大毛嘴道:“正合着我意!”
  高磊一摆手中大马砍刀,一挥而上。
  带着激电狂流般的威势,旋起了一束束耀眼刀芒,高磊出口连骂,手中却不稍歇地叫道:“王八蛋的,打劫打到大刀寨的头上,老子早就憋不住了!”
  姓左的抵挡包文通,气势上已有捉襟见肘之感,如今再加上个高二寨主,立刻陷入危机中。
  只见他双手抓紧刀把,挡了包文通的砍刀,招式不收又送迎高磊的,脚却更加沉重,只有跄踉之势。
  就在他一连又抵挡了十几刀后,姓左的双臂似已酸麻得抬起来都困难,又不敢松脱。
  突然间,包文通大喝一声,鱼鳞紫金刀电旋之间,一道光弧自地面斗然升起,就听“当”的一声大响,姓左的手上大刀,已脱手飞去。
  原来就在高磊一刀下压,姓左的挥刀上迎的时候,包文通却刀自下盘向上挥去,姓左的只有撒刀的份。
  快逾电闪般的冷焰,就在包文通的面前一闪而止。
  因为,诸葛明及时的一声喝止,姓左的一颗毛森森的脑袋,才没有落地。
  诸葛明冷喝一声,道:“拴起来!”
  两把大刀的冷刃,全都比划在自己的脖根上,就算再凶残,也只有凭人摆布。当然,只有一途可以摆脱,那就是一咬牙,一狠心,硬把脖子往刀刃上送。
  然而,姓左的并不这么做。他眼一闭,双手往后一送,不再言语了。
  一旁的诸葛明哈哈一笑,道:“他祖奶奶的,你倒是学的真快呀!老子被你们折腾的时候,那种样子,你全用上了。”
  一面高声叫道:“树林里找找去,我的那头马还得用它呢!”
  其实诸葛明找马,是为了自己先行赶到景阳镇去,为的是快些把个肚皮填饱。
  不多久,他的那匹马还真的牵出林外来了。
  诸葛明还未上马呢,高磊已清着喉咙说:“军师爷,你快马加鞭赶回景阳镇,好好吃点喝点,除除霉气。我们这就随后赶去,也好一同回山寨。”
  诸葛明哈哈一笑,道:“我就是这个意思。”一面跨上马背。
  包文通高声道:“军师爷,这个王八蛋,咱们真的要把他押回大刀寨再收拾?”
  诸葛明冷笑着望望姓左的,道:“这家伙可不是一刀之罪!”
  包文通道:“包老二很久没吃人心了。你在此守着,看我把他来个挖心生吃,一定会令你满意!”
  诸葛明正在沉吟,姓左的夜猫眼暴睁。
  于是诸葛明哈哈一笑,道:“押回山寨去!”
  就这么一句话,姓左的算是捡回一条命。
  因为,人在乱世其命本贱,然而姓左的活该命不当绝……
  诸葛明已经驰出十多丈远了,却听高磊在招众喽兵,快些上路。
  包文通道:“快走吧!野松林大概有不少狼等着大吃一顿呢!”
  来的近四十个喽兵,也伤了七八个,还好全都能敞步走路。
  姓左的就跟在那一万两银子的鸡公车后面,他心里十分清楚,那的确是一万两银子,只是自己恐怕无缘花用。
  众喽兵虽然是白干一场,但却是打了一场胜仗。于是,有几个喽兵竟开腔唱上了小调。
  这些小调,是张博天传给喽兵的。而这一小调,是张博天当年在苏州平定反阉党乱民时一位帮助他的朋友教的。
  当天已亮,日出山的时候,大刀寨的人全到了景阳镇上,悦来客店早就备好吃的在候着。
  诸葛明似也恢复了原先的精神,当然他的俊脸上还真瘀了两三块,那得等个三五天才能复原。
  大刀寨的人,全挤在悦来客店里痛痛快快地一阵吃喝,诸葛明还特意让各人吃了酒。
  于是,该算银子的,一个也不能少,甚至还得多加小帐。大刀寨不能连兔子都不如,因为,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而景阳镇就在大刀寨的眼皮下,再说景阳镇按时送上粮食,已经是很不错的了。
  姓左的绳捆索绑,还真的引来了不少景阳镇的人围观,而姓左的却满不在乎,还眦牙咧嘴,抽着他那个大鹰钩鼻子冲着人们冷笑呢!
  于是,一万两银子大伙分着拿,当然又拿回山寨。
  车与马,留在景阳镇上。
  姓左的原本垂头丧气,怎么突然变了个样,他变得不在乎事小,一路上还不时的嘿嘿笑。
  “他笑什么?”
  “别他娘的急疯了!”
  喽兵们在议论,连诸葛明也觉着邪门。
  包文通与高磊二人咬着牙,只想上去给这姓左的一刀。
  就在过午不久,一众人等,这才上了朝阳峰。
  大伙全都有些累,只等回到山寨,填饱肚皮睡大觉了。
  于是,就在了望的喽兵吼叫中,诸葛明等一众人,全回到了大刀寨。
  大寨的茅屋前面,张博天两手叉腰,光着上身,只穿了一件宽松的裤子,登了一双拖鞋,大马金刀在那儿。
  先是,诸葛明上前抱拳,尚未开口呢,就听张博天呵呵笑道:“我的大军师,怎么会阴沟里把船弄翻了?”
  突然,就见张博天眼睛一亮,道:“阴司判,你是阴司判!”
  看着张博天快步走向姓左的,诸葛明立即道:“那个王八蛋不姓阴,他姓左。”
  张博天不由更是大叫,道:“那就错不了,阴司判就是左不同!左不同也就是阴司判!”
  一边说着,张博天一巴掌拍在左不同的肩头,笑骂道:“王八蛋你还没有死啊!”
  一声凄厉的苦笑,左不同道:“虽说没死,可也脱了一层皮。”
  诸葛明一愣。
  包文通与高磊二人更是吃一惊。
  守着一万两银子又入了库,高磊指着左不同道:“寨主,他是……”
  呵呵一笑,张博天道:“他就是当年在苏州助我平乱民造反,江湖人称‘阴司判’的左不同。”
  早有人帮着把左不同的绳索解掉。
  只听左不同悲壮地道:“张大将军,你是在哪儿找到这几个要命的脚色?差一点把我劈在黑松林。”
  众人在大茅屋一落座,张博天呵呵一笑,道:“其实他们也不是外人,全都是当年魏公公身边的好兄弟。”
  一声长叹,左不同道:“当年我帮你大杀乱民,总以为能杀出个好前途来,他娘的后来越杀越不对劲,竟然弄得天怒人怨,最后实在没办法,混成了翦径小贼。”
  “左老弟,咱们再次遇上,也算是旧缘未了,凑合着在我这大刀寨干,张博天吃肉,绝不会叫你光喝汤。”
  一面,张博天把大刀寨各人加以引见。
  诸葛明笑道:“在下有一事不明,想请你左仁兄指教。”
  “阴司判”左不同尖腮帮一翘,夜猫眼一翻,道:“诸葛老弟,左不同的命,如今有一半是你所赐,有什么事尽管问吧。”
  诸葛明低头皱眉,问道:“在下发觉你在进入景阳镇后,忽然变得心情开朗,这是什么原因?”
  左不同仰脸哈哈大笑,道:“这件事我不说你们还真糊涂,就在我听了几个喽兵,一路上哼着当年左某人最爱哼唱的那段越调腔,我就知道自己有救了。”
  一咧尖嘴巴,又道:“约莫着,你们这里面肯定有在苏州杀乱民的朋友,只要到时候我亮出招牌,我不信谁还会杀我!”
  一顿之后,瞄着捋须的张博天,又道:“想不到会在这儿遇上张大将军。我要是知道你们全窝在这儿,左不同早就不‘请’自来了。”
  于是,大茅屋里传出一片笑声。
  诸葛明不但未杀“阴司判”左不同,相反地,张博天特别吩咐,所有大刀寨,当天晚上大吃一顿,算是给左不同压惊连带接风。
  叫天岭上落日红,朝阳峰在欢声雷动,因为这些杀人不眨眼的强人,只要有酒,一个个全成了大天二。
  大茅屋中,张博天听诸葛明把西乡的飞云堡详细地说了一遍,当然他略过了与王来凤的一段情。
  当然,左不同也知道了张博天失宝的事,他还真的为张博天直叫“可惜”。
  于是,左不同一口答应张博天,帮他把宝寻回来。
  左不同担任了与包文通一样的大头目,就凭着他们的剽悍与泼辣狠劲,张博天心里有数,汉江沿岸在他张博天的失宝未寻获之前,就休想有太平日子过了。
  朝阳峰的大刀寨,就在诸葛明回寨后,大家一阵商议,最后下了一个令人意料不到的决定。
  他真的够折腾人了。因为,高二寨主带着他那十名原本在汉江撑船度日子的人,又找到他们的那条大木船,朝着距离西乡十多里的飞云堡撑去,就等通知攻向飞云堡。
  另一面,张博天采取诸葛明的方法,就在喽兵中间,找了几个过去走江湖的人。
  也真的那么巧,一找就是十多个,其中有耍刀卖艺的,表演气功的,耍猴子与数来宝的。
  人事上一安排就绪,诸葛明于第二天过午,就下了朝阳峰。
  因为他对于西乡飞云堡的这一仗,也仅仅只能运筹帷幄,而不能正面对敌。
  诸葛明在飞云堡巴家的眼中,是地道的石泉镇大王庄的护庄武师,那是自己人。自己人是不会领着一群盗寇侵犯飞云堡,否则连大王庄也别想再去了。当然,王来凤的这段情也全完了。
  诸葛明知道,此去更不能再找上安康白家堡,自己只能绕道去老河口附近的通江堡。
  而通江堡却在五六百里外,骑马疾驰,也得骑上个一两天的,更何况有一半路还是绕着大山转。
  且说西乡飞云堡堡主巴耀东,自从大王庄的王来凤前来报信以后,还真的提高了警觉而加强戒备。飞云堡就住着巴耀东一家人,全部人数,总也在四五十人。
  飞云堡在形势上看,就好像建在龙头上一般,如果想进飞云堡,也只有从飞云堡的正门出人。
  原本飞云堡只有在夜晚,堡楼上才有两个人看守,如今连白天也是二人把守。总管巴长春更把堡内的武师,分成五组,夜里每个更次,就由一个武师领着五六人,在堡内巡逻,每个人都是随身带着刀剑而不稍懈。
  如今的戒备,不能说不够严密,更何况巴氏兄弟二人的武功也相当了得!
  西乡镇的飞云堡虽不能说已到了草木皆兵,风声鹤唳的情况,但却无形中有着“刀兵将起”的感受,于是,飞云堡的人失去了笑意,代之而起的是一种僵冷得有些不近人情的味道。
  就在一个烈阳当空而万里无云的天气里,飞云堡前面弯弯扭扭的山道上,迤洒着来了一批江湖卖艺的。
  有一辆鸡公车,由一个大胡子老者推着,车前面有根绳子,搭在一个年轻人的肩上。
  二人使出全身力气,弯腰弓背,哼呀咳的推车爬坡。
  鸡公车的后面,有挑担子的,扛着刀枪剑戟的,最后面一个担子,挑了一对猴子,另外就是一只木箱子。
  这些人算起来,也不过十二人,单就看他们的装扮,显然全是江湖落魄,随处讨个肚子饱的穷汉子。
  一行人还未曾来到飞云堡的堡门呢,就见由飞云堡中迎面快步走来一人。
  只见他暴伸双手,极力一拦,高声道:“各位老乡,你们这是干啥子的?”
  鸡公车往地上平放着,肩上取下攀肩带子,推车老者向来人一抱拳,道:“大爷,俺们这全是跑江湖卖艺的,如今路过贵堡赏几个盘缠,还请你大驾通报一声。”
  来人摇手嚷道:“回头吧,各位!如今飞云堡正在办正事,谁也没有心情看热闹。”
  老者一脸懊恼地道:“这可怎么办,原本我们要去西乡镇的,可是大伙全都仰慕飞云堡巴老爷子,特意折到飞云堡来的。”
  一面指指天,又道:“大爷,你看嘛,这时候也该是吃饭的时候了,难道还让我们这群无根的人走到西乡?”
  只见那人低头一想,道:“这么办,我进去同总管商量一下,看看他的意思,如果他点头,自然就会放各位进堡的。”
  老者一听,直是作揖打躬。
  于是,来人一溜烟走人飞云堡的那座堡门内。
  遥遥看着飞云堡的人,老者面露微笑。一众十二人,也全都沿着道边,坐在草地上,就等着进堡去表演了。
  才不过半盏茶时辰,飞云堡总管巴长春,穿了一件丝棉白上衣,松宽的白长裤,头上顶着个宽边草帽,踢拉着一双棉鞋,走出飞云堡来。
  也只有他一个人,连刚刚进去传话的那个人,也没有跟着巴总管再出来。
  就在这时候,卖艺的十二人抬头望着那高高的堡墙垛上后面,至少站了二十多人,正往他们歇腿地方指手划脚,看样子还真的加强防备呢?
  巴总管一直到了这十二人跟前。
  只见他先打个哈哈,然后问推车老者道:“老乡,演个一场下来,大概要多少银子?”
  老者双眉一挑,道:“讲价钱,那就一个钱也不值,所以说俺们这仅是跑江湖卖艺混口饭吃。如果说值钱,那就无价,要等爷们看了,值多少随意赏。”
  巴总管二笑,道:“老乡,你这是给我姓巴的虚晃一招,说了半天等于没有说。”
  一顿之后,又道:“这么办,老乡你就说个大概,一场下来,你们在沿江码头地盘上,能收个多少?”
  哈哈一笑,老者道:“巴大爷,有道是货卖识家,有人看了我们的玩艺,摇摇头扭头就走,一个铜子儿也不给,我们也不能拉住人家强求。可是一遇到识货的行家,一掷三五两银子的也不少,当然,这全得靠运气了。”
  巴长春哈哈一笑,道:“老乡,你总算有了底价,只要你能说出个底价,巴某也好交差了!”
  一边随手在衣袋里一掏,道:“老乡,你收着吧!这可是二十两银子,算是你们各位来飞云堡一趟的赏银。”
  老者一惊,当即道:“这如何能使得,无功不受禄呀。”
  总管巴长春一笑,心想:你们这群王八蛋,装扮的可真像,要不是大王庄家大小姐通知,飞云堡还真的要上你们这群龟孙子的当了呢!
  心念间,不由冷然一笑,道:“老乡,你们不是无功,单就老远的走来巴家飞云堡,就是看得起我们的巴老爷子,只此一桩,就值这些银子。”
  他看了其余几人一眼,又道:“只因飞云堡中正有事在办,不便请各位进堡,还请各位体谅。等过个一阵子,飞云堡太平了,天下也太平了,巴某也要用骡车把各位拉到飞云堡。”
  话已说绝,再说就要露出马脚了。
  但即使是这样,大刀寨也算在计谋上有了决定。
  因为,这原也是诸葛明的一招试探,并没有指望着这十二个人能进入飞云堡。
  而真正闯进飞云堡的,却是另有其人。

相关热词搜索:汉江刀声

下一篇:第十一章  萍水相逢
上一篇:
第九章  黑中吃黑